全本言情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目录>

第619章 :太过无用

第619章 :太过无用

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作者:桃花朵朵香字数:2041更新时间:2015-09-10 13:05:28

   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竟还被吓醒?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也再也睡不着,他起来到了一杯酒喝。

  此时的侯青青,还在电脑前努力奋斗着。

  第二天早晨裴家……

  “修远,子璇有消息吗?”老夫人知道自己还有个重孙子后,就把孩子的名字起为子璇。

  “奶奶你不用太担心,很快就会有消息。”裴修远安抚道。

  “我昨夜做梦,梦见你爷爷了,你爷爷把我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我说太过无用,竟让我裴家子孙流露在外,不知道在何处受苦……”老夫人说着竟眼眶红了,丈夫去世这么多年,她从不曾梦到过丈夫,好不容易梦到一次,却是在训斥她,她就想,莫非他地下有知,知道这件事,觉得都是她的错,所以才会托梦于她。

  对于另一个重孙子的失踪,老夫人虽然表面没什么,可却是相当的自责的!

  她是一个很注重裴家子孙的人,尤其这孩子还是在她的眼皮子地下,被她的人抱走,她真的是很自责。

  她这样的心态,路漫跟裴修远都知道,他们也都很是安慰她,但是有时候人即使被安慰即使知道不是自己的错还是忍不住的自责。

  “奶奶你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才会这样,爷爷他没有怪你,你对这个家很尽心,你做的很棒!很棒呢!”路漫安抚道。

  “再怎么也比不上丢了自己的重孙子……”老夫人梦见她的丈夫后就一直睡不着,越想越自责,越想越难受。

  “奶奶我感觉马上就会有子璇的消息,相信您孙子,您孙子什么时候都不曾哄过您,好好吃饭,好好养身子,等子璇回来了,你把他这些年没有受的宠爱都加倍还给他就行了。”裴修远说着给奶奶夹菜。

  “你真的有这种感觉?”老夫人听到孙子这样的话,心没有那么沉重了,向来,他说什么,那结果肯定是什么。

  “嗯。”裴修远回答的很是肯定。

  “祖奶奶我也有这种感觉!我感觉我们很快就能找到弟弟!”裴子辰跟着肯定道,安抚老夫人的心。

  “真的吗?要是这样就太好了!”老夫人相信她的孙子,也相信这双胞胎之间有一定的心灵感应,小辰宝贝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很快就能找到她那可怜的小璇。

  “肯定是这样。”路漫跟着安抚。

  “那我立刻让人装修小璇的房间,等他回来就能住了!”老夫人兴奋道。

  “嗯,奶奶要把房间弄的好好的再准备一些孩子需要用的东西。”裴修远说道,给他奶奶忙碌,省的她想那么多。

  “好!”

  饭后,路漫帮裴修远准备公事包,然后送他去上班。

  “你这样给奶奶希望,万一一时半会找不到孩子怎么办?医生说奶奶最近的身体不如之前好,我想肯定是思虑过度,让她寝食难安导致的,我怕一段时间找不到孩子,奶奶会越发的自责,到时候身体会越来越差。”路漫担心道。

  “怎么,你不相信你老公?”裴修远挑眉。

  “不是不相信,我只是怕意外,怕奶奶会受不了。”其实这也是路漫的怕,她怕意外,她不敢期待,这些天她都不敢提孩子的事,她真的很害怕担心。

  “你跟奶奶一样不用担心,相信我,我很快就能把孩子带回家!”裴修远说的很是肯定,很自信,他那样的表情语气,都让人不自主地信服他。

  “嗯。”

  “那我去上班了。”

  “恩。”路漫等他离开后,心情还是有些沉重。

  当裴修远的车驶出裴家后,裴修远的神色也变得有些沉重,他是有那样的感觉,可现在却没有确切线索,他有信心能找到孩子,也能等,可他奶奶的身体等不了,从知道孩子是双胞胎到现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奶奶已经消瘦了很多,昨夜都做起那样的梦来,再来十天半个月,她会不会夜夜噩梦寝食难安?

  “有没有在孤儿院找到跟小辰相似的孩子?”裴修远问道。

  “目前还没有消息。”董迷还没有接到有相似的消息。

  “不用要求很像,有点像的年纪高低差不多的先带过来给我看看。”裴修远沉默了一会道。

  “是。”

  刚结束谈话,董迷就接了个电话。

  “少爷,找到当年的助产士了。”

  当年跟路漫接生的有三个人,一个助产士一个医生,一个护士。

  医生虽然死了,什么都问不到,还有助产士跟护士。

  裴修远除了让人从医生儿子当年被绑架的方向下手,还去寻找这两个人。

  护士一家五口在几年前出交通意外死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剩下的希望就在助产士那里。

  “立刻把她带过来!”

  “玄风说已经带到西郊别墅。”

  黑色的房车一个紧急掉头,朝西郊别墅驶过去,很快就来到。

  助产士看到裴修远很是害怕,自责!

  不等裴修远问,她就急忙开口,“裴先生当年的事,我也是迫不得已!”

  裴修远不语等着她的解释。

  “当初我跟李护士还有医生的家人都被绑架了,对方威胁我们,不那么做就把他们撕票,我们不得已,才三人联合起来把孩子偷走,这些年我一直都很自责,老夫人对我们那么好,当初孩子出生后,给了我们那么大的红包,让我们……”助产士说着说着就崩溃的哭了起来,这些年心里的自责,压力,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老婆怀的是双胞胎吗?”

  “不,我不知道,我只是助产士,我是在您夫人送到产房的时候,才接到威胁电话。”助产士急忙道,之前她就没有接触过路漫。

  “那个护士呢?”

  “护士也是不知情,她跟我一样是在您夫人生产的时候才接到威胁的电话,只有医生是知情的!”助产士说道。

  “医生的儿子是在我老婆怀孕初的时候被绑架,很快就放了,她是个单亲妈妈,她儿子被放了,她为什么还要隐瞒,她有没有跟你们说,对方拿着什么持续威胁她?”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