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目录>

第238章 :真生气

第238章 :真生气

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作者:桃花朵朵香字数:2039更新时间:2015-09-10 13:03:53

   “你爸爸怎么独霸没有人权了?”路漫本能道。

  “爸爸回家说咱们家没有破产,他怎么能说破产就破产,说不破产就不破产呢?那有人这样的!他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啊!让我有那么大的心里落差,让我在学校被人欺负退学!在我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严重的创伤!我以后的人格不健全,这都是爸爸害的!所以,我不能再跟在爸爸身边了!”裴子辰一脸的气愤!

  路漫,“……”

  “后妈,我说的对吧!”

  “是对……”她也觉得裴修远太过分,太没有人权,太自私霸道!

  “那就是了,所以,你会支持离家出走对不对?”

  “这个不行!”路漫急忙摇头。

  “那你是想要我流落街头?”裴子辰的小脸顿时垮下来。

  “我是想让你回家。”

  “我不要回家啦!我都说要离家出走了,这样回去多没面子,以后我就更没有人权了!绝对不回去!”

  “可你这样……”

  “你要是不愿意让我在这里,我走就是了!”裴子辰说着就要往外走。

  “你这样出去,还不把你给冻死!”路漫急忙把他给拽回来。

  “那你是要把我留在这里?”

  “这里没有住的地方,我把你送回去好不好?”

  “没事,我不嫌弃跟你住一间。”裴子辰大方道。

  路漫,“……”

  “漫漫,你就让他留下吧!这么可爱的一个萌正太,要是出去,被别人拐了怎么办!”侯青青急忙道。

  裴子辰嘴角微抽,他这么聪明怎么会被人拐走?

  不过看在她是在帮他说话的份上,他就不吐槽她了!

  他们这样,路漫还能说什么?只能让裴子辰住下。

  怕家里人会担心他,她打给老夫人,说裴子辰在她这里,让她别担心。

  “漫漫,修远会这么做,其实……”老夫人想为孙子说好话。

  “对不起奶奶,我想要睡觉了。”路漫拒绝听任何有关裴修远的话。

  挂断电话,老夫人看向她家孙子,“光是听就能听得出来她真的很生气。”

  “嗯。”

  “那你不去她的门外守着回来干什么?”老夫人不知道既然他那么重视路漫,费这么大的心思都是为了留住她,现在她那么生气,都不回家了,他不是去门外守着,却还回家,还能在这里坐的住!

  “她现在很生气,正在气头上,我说什么她都不会听,我去守着只会让她心烦意乱休息不好,休息不好会更心烦,不如给她个安静的空间,让她消消气。”

  “我说你,你根本不了解女人,女人生气的时候让男人滚,不是真让他滚,她生气,你紧抱住她,死缠烂打说点好听的,很快就不气了,你这样离她远远的只会让她更生气,更不想搭理你!”老夫人觉得她家孙子真的很不了解女人!

  不过也不能怪他,因为他接触的女人简直少的不能再少,除了王楠就是路漫了。

  王楠因为她的出身,因为自卑,整天想着怎么讨好修远都来不及,怎么会跟他生气,所以,他不懂怎么哄女人,真的很正常。

  裴修远怔了怔,“会是这样吗?”

  “当然是!别忘了奶奶也是女人,也年轻过!”这个世界上有那对夫妻不会吵架,当初她跟丈夫也很火爆呢!

  “可她看起来那么的生气,感觉再多看我一眼,她就会爆炸一样,我若紧抱住她,她手里要是有刀都会毫不犹豫地扎向我。”这样的她怎么可能是他说两句好听的就能解决。

  “这么生气?”

  “嗯。”

  “那你麻烦大了,这是真生气了,真生气的女人很恐怖,你处理不好,你们俩就完了。”

  裴修远,“……”

  “明天,我先去找她一趟,她怎么也不会把我拒之门外。”这一段时间让老夫人对路漫有了很透彻的了解,知道她是个很尊老爱幼的人,也从不迁怒于人,她再生修远的气也不会不见她。

  裴修远眸色黯然,此时的她谁都会见,唯独不会见他。

  第二天,海城的新闻爆炸了!

  先是报道现任的海城首富德高集团总裁石惊天,昨夜受袭,重伤入院的消息。

  很快又报道出,石惊天的后妈跟弟弟的不伦之恋。

  据说德高前任总裁也就是石惊天的父亲,看到这个消息后,气的中风入院了。

  今天的新闻是石家的独家秀。

  侯青青为了证明自己还是关心这个社会,不是完全的宅女,有订海城的日报,所以看到今天的报道,把报纸给路漫,“这不是咱们裴**oss的报复吧?”

  她知道是石惊天让路漫知道真相的。

  路漫扫了一眼报纸没说话。

  侯青青知道,她这是默认了。

  “裴boss就是厉害啊!分秒干掉海城新首富!”她一脸的崇拜!

  以前,她就很崇拜裴修远,现在更崇拜了!因为裴修远完全符合,她喜欢的那种霸道,腹黑凶残的男主,裴修远,就像漫漫说的那样,她们都以为对他是了解的,其实,她们根本不了解!他根本不若他外表表现出来的那般谪仙般的亲和善良。

  用四个字来形容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看来咱们家裴boss也很生气嘛!”

  “被人拆了台,他当然生气。”路漫冷哼。

  “什么被人拆了台?”裴子辰洗漱出来只听到这句。

  “没事。”

  裴子辰嘴角微抽,为什么他们都明明有事却用没事就可以忽悠小孩子?

  “你们的卫生间也太小了,那水管也太老旧了,这种地方你们是怎么住下去的?难不成贫民的接受能力就比较高?”他知道问也没用忍不住抱怨卫生间,刚才他怎么拧都拧不动那个水管。

  路漫跟侯青青俩人同时嘴角微抽。

  “嫌弃这里旧呢,我不介意立刻送你回家。”路漫没好气道。

  “我嫌弃是嫌弃,不过,正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为了我将来牛叉叉闪亮的生活,这个苦,吃吃也还是可以的。”开玩笑,他怎么可以回去!

  “……”

  在她们准备吃早饭的时候,门铃声响了,侯青青坐在最边上她去开门。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