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目录>

第209章 :他成了农民工

第209章 :他成了农民工

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作者:桃花朵朵香字数:2047更新时间:2015-09-10 13:03:45

   路漫的身体一顿,“好。”

  “你都不关心一下我的伤吗?”他伤成这样,她一句不问。

  “我不是医生关心也没用。”她来医院为什么,除了想跟他认真的谈谈最主要是看看他的伤,看到就行了,说关心的话没用,没有可能,何必给人想太多的机会。

  她头都没回,离开了。

  慕云海躺在床上,闭上眼。

  心上的痛,永远都比身体上的痛,要痛的很。

  门外三个人都有些焦急的等待,不知道他们两个在里面谈什么谈这么久,听到开门声,她们都看过来。

  只见路漫走出来。

  “走吧,绯月。”

  梁绯月微挑眉,不过什么都没问,跟她离开。

  “漫漫你等一下。”慕母喊道。

  路漫回过头。

  “既然你已经嫁给裴修远,就要守妇道,别跟我家云海纠缠不清!”慕母警告道。

  “谁跟他纠缠不清,是你家儿子……”梁绯月的话还没说话就被路漫制止。

  “好。”路漫不想跟慕母吵架,那没意思。

  离开医院后,梁绯月使劲戳了一下路漫的头。

  “你干嘛拦着我,我看那个老太婆老早就不顺眼了!”不让她说两句解解气。

  “没意思,你跟她一般计较干什么。”

  “我看你还是家奴心思,见不得人说她。”梁绯月哼哼道。

  路漫嘴角微抽了一下。

  “怎么回事?怎么不用解决你工作的事了?”

  “嗯,慕云海说不用了……”

  “算他还有点良心!”

  “他本身不坏。”路漫本能道。

  “路漫不会人家这么一退,你就觉得他不错,有些动摇了吧?”梁绯月皱眉。

  “动摇个毛,我只是就事论事。”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改变他做的渣渣事。”

  “人有选择自己想要的权利,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路漫笑道。

  “你不恨他?不怪他?”

  路漫摇头。

  “你不会到这个份上还护着他,为他着想吧?”以前路漫很护着慕家母子俩,不管做什么事都为他们着想的很周到,不管慕云海多忙,忘记她多重要的事,她都不会生气,还会为他找借口。

  “不是,我只是不爱他了,不爱,自然没有恨,没有怨。”

  “这样还挺有道理的。”梁绯月想了想点头。

  “必须要有。”

  “对了你下午有事吗?”

  “没事。”她现在没工作,能有什么事?

  “陪我去趟工地呗,我一个人怕怕的,有你这个女汉子保护我,我会很有安全感。”梁绯月搂住她的胳膊。

  路漫汗,“让我陪你,就陪你,干什么说我女汉子,我明明貌美如花,温柔柔顺。”

  “够自恋的啊!”梁绯月笑道。

  “你这么说好像是有点……”

  梁绯月开车带路漫来到西郊的一家工地,她现在的当事人,在这里被强、奸了,她需要来现场看一下。

  一到现场梁绯月就忙着勘察,路漫则没事四处乱看,忽然她看到一个背影很熟悉。

  她皱眉,本能上前想要确认,可还没有等她上前,那个背影的主人就回过头。

  这一回头,让她傻在那里!

  真是裴修远!

  只见裴修远穿着农民工的工作服,带着头盔,跟一个人抬着钢管走向正在盖着的大楼……

  她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看的心,一阵一阵的揪痛。

  “漫漫?漫漫?”梁绯月喊了路漫两声,路漫都没有哩她,她上前去晃她。

  路漫回过头,眼眶红红的。

  梁绯月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了?看什么看的这么入神,这还想哭?”

  “我看到裴修远了。”她的声音有些低哑。

  “看到他怎么不去打招呼还红了眼眶?怎么,难道你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不是。”

  “那是怎么了?”

  “他在工地干活,刚跟人抬着一个钢管进去了。”心疼,不自主的心疼,无法言语的心疼在她的心底弥漫着。

  梁绯月一愣,“不可能吧!”

  “可事实就是这样……”

  “他那么牛叉的一个人,就算破产了,也有的是公司等着招他,他不至于跟农民工抢工作啊!”梁绯月觉得怎么都没可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他开辉腾,好几百万呢!

  “现在四方集团是海城的一霸,他们若是想断修远的生路,那是没有人敢用他的,再说因为上次我入狱的事,虽然不知道他怎么解决的,可是我知道他被限制一年内不准出境,南宫伊又是只想利用他,如此他怎么能找到工作……”

  被她这么一说,梁绯月也觉得裴修远也真的只能走农民工这一条路了。

  “天啊!裴修远真是……”太能屈能伸了!看他那么淡然跟什么事都没有的人一样,没想到都已经到绝路,干起体力活了!

  曾经那么高高在上的人,如今竟干起这种活来!

  虽说劳动不分贵贱,农民工也是很可敬的,可这差距真的太大了!

  就连她都接受不了,裴修远他是怎么边干这种活,边那么高雅淡定的啊!真是……

  没法想象!

  “他在家表现的那么淡然,让我们不用担心,不让我去上班,说他能养的起家,我们不用担心生活,没想到他竟然来干这个……”路漫心疼的都哽咽起来。

  “好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你想想,你都曾经来工地上干过活,他一个大男人,身强力壮的干这个也没什么!”漫漫上大学的时候,为了给慕家还债,什么活都干,身兼数职,有时候工地却临时工,她都会来干。

  “不一样,我是穷苦出身,为了生存什么苦都能吃,可他打小就要风得风要雨的雨,他不该这样……不该吃这种苦……”她看不得,真的看不得,他吃这种苦。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是正常的事,相信以他的本事,这只是暂时的,不会一直这样!”梁绯月安抚道。

  “绯月,你说我是不是就是一个扫把星?我跟慕云海的时候,慕家倒了,我跟裴修远,那么大的裴家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倒了……”路漫不是迷信的人,可是曾经慕母对她说的那些难听话多少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事情又是这么的恰好。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