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目录>

第186章 :对她,特小心眼

第186章 :对她,特小心眼

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作者:桃花朵朵香字数:2057更新时间:2015-09-10 13:03:40

   尤其,他们又是这么开心的跟她过生日,大晚上的不睡觉,这么多人等着她,都是那么的兴奋,让她怎么能说得出要走的话?

  “漫漫姐姐,我们还有排演节目喔!”

  路漫长的漂亮,人温柔,有能力后又经常回来看孩子们,对谁都一样,给他们买好吃的,好玩的,新衣服,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很喜欢她。

  孩子们载歌跳舞,都开心的很,最后还拉着路漫去跳舞,而慕云海是那个伴乐的,他上高中那会,最为流行吉他,他最拿手的也是吉他,他没少拿吉他为路漫唱情歌。

  月光下,她在孩子们中间跳着,而他随意坐在草坪上笑看着她,弹着吉他,缓缓开口,

  小酒窝长睫毛,是你最美的记号

  我每天睡不着,想念你的微笑

  你不知道你对我多么重要

  有了你生命完整的刚好

  小酒窝长睫毛,迷人的无可救药

  我放慢了步调,感觉像是喝醉了

  终于找到心有灵犀的美好,

  一辈子暖暖的好,我永远爱你到老……

  《歌词出自,林俊杰的小酒窝。》

  他的声音很低沉好听,又是有感情的唱,自是十分的动听。

  这首歌出来的时候,他就觉得这歌是专门为他量身打造,让他唱给她听的。

  她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酒窝,特别的漂亮,那长长的睫毛也是他的最爱。

  她对他亦是那么的重要,他更会爱她到永远。

  所以,他最爱对她唱这首歌。

  以往每当他唱起这首歌,她总会双手托腮静静地看着他,那双眼睛,是含情脉脉。

  就像,网上说的那样,那样爱人看你的眼神……

  这气氛,这美好,好像回到了过去,过去的时候,他们经常会一起来这里,他弹唱,她跟孩子们一起跳舞。

  毕竟是曾经深爱过的,此时的气氛,那熟悉的歌声,说路漫一点的感觉都没有,那是骗人的。

  不过那感觉,只是感伤。

  感伤这世事难料,说好的白头到老,以为的一辈子,谁知,人生还没走到一半,他们就各自成家了。

  不管现在变得怎样,没有人能抹去过去,那美好的记忆,永远都像灿烂盛开的花那样存在着。

  孩子们闹腾到快十二点,才肯去睡觉。

  “每次跟你们玩,他们都玩的特别疯,特别开心,怎么催都不去睡觉。”院长笑的很无奈。

  路漫抱歉道,“是我们不好来的太晚了。”

  “一年一次的生日,自然要玩的开心一点,晚一点。”院长感激他们肯来陪孩子玩都感激不过来怎么会怪他们。

  “院长……”路漫刚说要走。

  “对了,你们两个前一阵子不是说要结婚吗?日子定下来了没?可别忘了给院长我发请帖。”院长是很想参加他们两个的婚礼,他们两个都是难得的好孩子,她想要看到他们幸福,最好能快点生个小宝贝。

  “到时候绝对不会落了院长您的。”慕云海笑着道。

  “对不起院长,我们已经各自结婚了。”路漫说的很直接,不想让任何人认为他们两个将来还能有什么。

  “什么?”院长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一脸的惊愕。

  “我跟他已经各娶各嫁了。”路漫再度说的很明白。

  她这么直接的话,让气氛变得很尴尬。

  慕云海是被拆台的尴尬,难堪。

  院长是不明白,这么好好的恩爱的一对,这么就分开了?

  …………

  裴子辰平常十点多就睡觉了,今天这都快十二点了还没睡。

  “爸爸,你说后妈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跟侯阿姨吃饭,至于吃到这么晚吗?”他还等着祝她生日快乐呢!这一会过了十二点,就不是她生日了!

  “回房睡觉去吧。”十二点之前,她是回不来了,过了十二点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他精心准备的礼物还没有送出去呢!

  “放着明天送也一样。”

  “明天就不是她生日了啊!”裴子辰撅嘴。

  “那就明年生日的时候再送。”

  “明年……”裴子辰还想说什么,可看到爸爸那样的脸色没再说下去,爸爸也很期待后妈回来,她不回来,爸爸也没有办法啊!

  真是的,后妈这是去那里了?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回房睡觉去。”

  “嗯。”裴子辰没再墨迹。

  福利院……

  “院长我们该走了。”

  “嗯。”院长想问什么,但觉得人家的私事也是不该问的,也就没问。

  这次慕云海没有墨迹,直接把路漫送回去,他了解她,知道她的底线在那里,所以进退特别有度。

  路漫一心想着快点回家,也就没让他把她放在原来说的路口,而是放到小区门口。

  看到她下车后一路小跑回去,慕云海的眸色黯下去。

  曾经的她,看到他都是一路小跑,跑向他,可现在的她,是一路小跑,离开他。

  那迫不及待可真伤人。

  他注视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不见,才驱车离开。

  路漫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半。

  打开门,屋里一片漆黑,她松了一口气,好再他没有等她。

  她也不打灯了,凭着记忆,摸索着回房。

  可就在她要走到房间的时候,开放厨房的等突然亮了!

  这把她吓了一跳!

  本能捂住胸口看过去。

  只见,裴修远坐在餐桌前,他的表情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可寻,这样的他,与笑容可掬的他判若两人,他笑时,如春风般烂漫,而平静时的他,只是冷峻,幽幽冷冷的,像山间的风、溪涧的水,或是,并不想打扰任何人,却让人移不开视线,不可能忽略的一座巍巍高山

  。

  路漫在看到他手旁的未拆封的蛋糕时,心猛地一紧。

  难道他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在等着她回来过生日?

  忽地一股浓浓的愧疚感涌上心头。

  她走上前,“怎么不开灯?”

  “开灯招蚊子。”他一脸高冷的说出这样的话。

  明明是只有黑暗才能压制他每过一分钟,就更加焦急的心。

  路漫,“……”

  “小辰睡觉了?”

  “不睡觉,等到你明天?”他抬眸淡讽道。

  他说过,他对她,特小心眼,真大度不起来。

  《今日身体不适先更两更剩下的白天更。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