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目录>

第148章 :特别凶残的事

第148章 :特别凶残的事

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作者:桃花朵朵香字数:2025更新时间:2015-09-10 13:03:30

   “咱们还是别做的太绝了吧?”刘奎是个爽朗的性子,若不是跟裴修远有不共戴天的仇,他也不至于如此,他觉得把裴修远弄到这个地步,已经算报仇了。

  “什么叫绝?这根本不叫绝,这是他应得的!”慕云海冷声道。

  他的话得到两个人的赞同。

  三票对一票,刘奎也只能同意,跟他们继续来。

  裴家……

  裴子辰原本是很想要知道他们在车上做什么,可他爸爸回家后,对他做了一件特别特别特别凶残的事!让他再不想,想起那天的事,恨不得,那天就没有发生过!

  如果时间能倒流,他绝对会听管家爷爷的话,不上前,跟着他回家!

  他算是知道,什么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路漫虽然很好奇裴子辰为什么没有好奇地过来问,却也没有傻的去问他,他不问那天的事最好!她还省的尴尬了!

  时间过的很快,尤其是忙碌的时候,转眼就到了裴家一家老小收拾东西搬出裴家的时候。

  裴家给佣人的福利很好,可以说,在裴家的佣人都有十几年的资历,他们都是以裴家为荣,对裴家有感情的人,伺候了十几年的主子,就要走了,他们都是万般的不舍,看着他们一家人,都想掉泪了。

  “老夫人,就让我跟您过去吧!”一直服侍老夫人的刘妈,抓住老夫人的胳膊,哭着道,她伺候老夫人伺候了都二十年了,她以为是要一直伺候到老的。

  老夫人看到她这样,也是很感伤,“别了,夫人我现在养不起了。”

  这一句,自嘲无奈的话,说的让很多人都心酸的不行!

  尤其是裴修远。

  他家奶奶,在娘家时是一方大富贵,在裴家也是大富贵,一辈子的尊荣,到老了,却……

  “刘妈,你放心等着,我跟奶奶很快就会回来。”他淡声道。

  有他这句话,刘妈安心了不少,她家少爷向来说什么是什么,他们肯定能很快揪回来!“少爷,我们在这里等待着你们的回来,我们会把裴家照料的跟以前一样!”

  “少爷,我们都等你们回来!”佣人们听到刘妈的这句话后,都附和道。

  “好。”裴修远勾起一抹淡笑。

  路漫看这画面,心酸的不行,都红了眼眶。

  王允熙看到这画面,心里也不好受,她就要离开她从小生长的地方,开始她不知道会怎样的新生活,她是忐忑的真的很忐忑。

  而这忐忑是以前不曾有过的,以前,在哥的庇护下,她觉得就算天塌下来也都不会砸到她。

  失去哥的庇护,她真的好忐忑害怕,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慕云海冷眼看着这一切,好戏才刚开始不是吗?

  就在他们一家让人把东西装车的时候,从外面走来三个人。

  其中一个是裴家人都熟悉的,王特助,王霄,剩下的两个,都不曾见过。

  这三个人是王霄,刘奎,上官翼。

  裴修远看到他们三个,微挑眉,眸中闪过一抹不知名的光。

  老夫人是何等人,他们三个一出现,她就知道不是好事,她皱起眉,因为这三个人中有王特助,王特助是她家孙子最为信任的一个人,他为什么会以这样的姿态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王特助,你来干什么?是来帮我们搬家吗?”路漫问道,她也感觉到来者不善。

  裴子辰白了路漫一眼,“你是白痴啊?这么明显的一看就是来找事的人,你说他们是帮忙的!”

  这种时候,这种姿态出现的人,在电视里一般都是坏人!现实中也差不多啦!

  路漫各种汗,“是你白痴好不好?你没听到我是讽刺的语气?”

  “这还真没听出来。”裴子辰一副,你有讽刺吗?我怎么没有听出来?你分明就很天真很傻地以为对方是来帮忙的好不好!

  路漫,“……”

  裴家人早就习惯听到他们的斗嘴,倒是王霄三个人,听他们俩这对话,听的满头黑线,他们三个的气势很明显?长的很像坏人?怎么还没开口,就被认为是来找事的?

  不过,他们还真是来找事的!

  “裴修远,你想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王霄看向裴修远,讽刺开口。

  裴修远抬眸看向他。

  王霄觉得自己真是被他奴役的几年,奴役的习惯性的不敢于他对视,觉得自己低他一等,所以,明明现在这种他占上风的情况下,他竟然还被他轻轻的一眼,看的心慌了一下。

  有一种气势是天生的,不需要多说什么,只需一个眼神,就能让对方忌惮。

  “裴修远你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刘奎冷声道,万恶的人!终于得到他应有的下场!

  裴修远慢条斯理道,“以前,是没想过。”

  “这是报应!这是你的报应!谁让你为富不仁,滥杀无辜,冷血残酷!”

  路漫皱眉,他是在说谁?说裴修远吗?不可能!他说的人绝对不是裴修远。

  她是裴氏的财务人员,最清楚,裴氏一年捐多少钱!他绝对不是为富不仁,更不可能是滥杀无辜!

  裴修远笑起来,“滥杀无辜?你会用形容词吗?你小学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刘奎怎么也没想到,裴修远竟然会说这样的话,一时傻在那里。

  回过神后,他厉声道,“你敢说,你没有为富不仁,没有滥杀无辜吗?”

  裴修远挑眉,“有何不敢?”

  刘奎听到他这话,顿时炸毛了,“裴修远我一直敬重你是条汉子,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没种!做过的事都不敢承认!”

  “我做什么了?”裴修远一脸,他做什么了,他怎么不知道的表情。

  刘奎气急,“你不会得了老年痴呆了吧?怎么七年前的事你都忘了!”

  七年前的事?

  路漫皱眉,本能看向慕云海,这件事,跟他也有关系吗?

  “七年前,你他、妈因为个失恋,就兽、性大发,害死了那么多公司,逼那么多人去跳楼,跳海,你还说你不是为富不仁,不是滥杀无辜!你这样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