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目录>

第80章 :我为什么要知道?

第80章 :我为什么要知道?

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作者:桃花朵朵香字数:2051更新时间:2015-09-10 13:03:06

   路漫不知道要检查什么,但本能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立刻躲到裴修远身后,紧抓住他的胳膊,“修远,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相信我!”

  “嗯。”裴修远淡淡嗯了一声,抬眸看向上来的佣人。

  她们都僵在那里,没人敢动。

  “修远,你要是认为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就让她去检查,如果检查没事,那这件事就算了,如果检查出有事,她必须离开裴家!”老夫人厉声道。

  老夫人的检查是指妇科检查,可以检查出来她有没有做那种事。

  “我相信她,不需做任何检查。”裴修远摆明要护路漫。

  “可我不信她!”

  “她是我的妻子。”言下之意就是他信就够了。

  “她是我裴家的孙媳妇,我必须要保证她是干净的!”老夫人坚持。

  “奶奶,云海他一直跟我在一起,至于这些衣服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也不知道,八成是那个佣人嫉妒路漫能嫁给我哥,弄来设计陷害她的!”王允熙虽然心里因为那个可能气的要死,可是在关键时刻,她还是知道,该怎么做!

  她知道奶奶一直不喜欢她,更不喜欢慕云海,她八成是想借着这次机会,把路漫跟云海一起赶出去,赶走路漫她不管,甚至还是开心的,可绝对不能让她把云海也赶走!

  老夫人没想到王允熙会这么说,她以为她的暴脾气肯定会大哭大闹的责问慕云海为什么会背叛她,或是像慕母那样,一口咬定是路漫勾引慕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护着慕云海甚至为路漫说好话!

  她错估了她的智商?

  “祖奶奶这肯定是误会!我爸爸那么好,后妈就是再脑残也不会跟姑父在一起啊!”裴子辰也跳出来说话。

  老夫人眼角抽搐了一下。

  “什么叫你爸爸那么好,她再脑残也不会跟姑父在一起?”王允熙被裴子辰这赤果果轻视的话惹恼了。

  “爸爸本来就比姑父好啊!”裴子辰理所当然道。

  “那里本来就好!”王允熙不服道。

  老夫人只感觉头上有乌鸦飞过,为什么?为什么事情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这个话题应该是重点吗?

  “够了!”她呵斥道。

  争论不休的王允熙跟裴子辰立刻闭嘴。

  “带下去检查!”这是这场戏的重中之重,必须要完成!她就不信,孙子在确定他们俩鬼混后还会要这个女人!

  “检查什么?”路漫不解。

  “检查你是不是不洁!”

  “我早就不洁了啊!”她早就不是处了,还怎么检查?

  裴修远嘴角微抽,她怎么这个时候犯抽了啊!

  老夫人万万没想到路漫会主动承认自己不洁,立刻道,“修远你也听到了!她都主动承认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快把她这个不三不四不洁的女人给我赶出去!”

  裴修远刚想要说什么。

  “奶奶,我跟你孙子都结婚这么久了,我怎么可能还是个纯洁的小处?我这样怎么不三不四了?”路漫怕老夫人,可在这个时候,她不能怕!她必须要往前上,她不能任人侮辱她!

  什么叫不三不四?她那里不三不四了!

  “你……”谁说她是处了!

  “奶奶,您这样怀疑我,等于在怀疑您孙子!我的名声不重要,但您孙子的名声重要啊!你领着这么多人来让我去做什么检查,这要是传出去多难听?人家会怀疑你孙子是不是有毛病!不然,这么帅,这么有钱,这么完美一个男人,他老婆却出、轨,这会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他有问题!如果您孙子被传出去有问题,他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她侮辱她,就等于在侮辱裴修远啊!

  这个道理怎么想不明白呢?

  人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她可倒好带着一堆的佣人跑过来!

  怎么滴,证明她出、轨了,让她很有感觉,很自豪?很光荣?

  “你……”老夫人再度说不出话来,因为她该死的竟然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你了半天她才想到一个理由,“你放不下对慕云海的旧情!你心有不甘!”

  “我放不下对他的什么旧情?我心有什么不甘?”路漫反问道。

  “你还爱着他!所以你不甘心他跟允熙在一起,你想把他抢回去!”

  “奶奶,我虽然笨了点,但脑子真的没问题,我为什么要放不下这么一个人?你看看他,你觉得他哪一点能比得上修远?他从到到脚从脚到头,哪一点能比的上?”

  “他当然比不上我孙子!”老夫人骄傲道,对于她来说,她家孙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人,没有人能比得上!

  “那不就是了,我有这么一个好老公,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要对我好,对我好,我为什么还念着一个人渣不放,为什么还要对他旧情不忘,为什么还要不甘心?为什么我傻、逼的偷、情还在自己家里偷、情?”用脚趾头想想这都有问题啊!

  老夫人再度无言以对。

  好一会后,“爱情不是用金钱外貌来衡量的,我家孙子再好,你不爱他,你就是想跟这个渣渣在一起!”

  “奶奶,您不是我,您怎么知道我是这么想的?”路漫反问道。

  “事实摆在眼前,不然你跟我说,为什么你们两个会躺在一张床上,为什么他还光着!为什么他的衣服在你的房间!为什么偏偏发生在修远出差的时候?”主动发问才有反击权。

  “我们什么时候躺在一张床上了?奶奶有看到?还有为什么他的衣服在这里,为什么他光着,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知道?”路漫大学的时候是辩论社的社长,她出去辩论那是无人能敌的。

  活到现在,她只输给裴修远过,别人还不曾输过!

  “……”她说的那么有道理,老夫人再度无言以对。

  不该是这样啊!事情不应该是现在这样!不应该!

  老夫人想象的完全不是这样啊!她在商场也是征战了一辈子,可以说这辈子什么事都是在掌控之中,唯独这次!唯独这次!她不知道是那里出了问题,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跟她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