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目录>

第20章 :喝多了

第20章 :喝多了

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作者:桃花朵朵香字数:4021更新时间:2015-09-10 13:02:50

   她这是在挑战他薄弱的自制力!

  “我抱你回房休息。”

  “不吃点东西,再休息吗?”听说做那件事是挺耗体力的,不吃点东西怎么能行。

  裴修远一想也是,“你坐好,我去热菜。”

  “你会么?”

  “我……”裴修远刚想说什么。

  只见路漫伸手从盘子里拿了一块肉吃,“温温的不凉,还能吃。”

  “那就先吃点东西。”裴修远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夹菜喂食。

  路漫接连着吃了好几口,“别光顾着让我吃,你该多吃点,毕竟你才是出力的一方,再说我可以自己吃。”

  虽说路漫没有做过,可是在这个社会,那还有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尤其她有一个写小说,又是腐女的好朋友,跟侯青青同居的这一个月,她什么钙片,a,的都看过了。

  “什么?”裴修远微怔,什么叫他才是出力的一方?

  “你……”路漫你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最后任性道,“总之你要吃饭!”

  “好。”裴修远也不多问。

  路漫眼巴巴地看着那盘辣子鸡,却怎么也夹不到,急的不行。

  微醉的她,少了平日里的拘谨,懊恼的样子像个可爱的孩子,看的裴修远心头发软。

  帮她夹了块,“张嘴。”

  “谢谢。”路漫眼前一亮,张开嘴要吃,谁知,这到嘴的肉还能掉下去!

  不甘心,她从桌子上捡起来,用手拿着放进嘴里。

  这鸡肉是她昨天晚上就用辣椒泡制,放到冰箱里,今天做起来非常的入味,香辣的让她吃完肉连骨头都想吃掉,于是手抓着骨头,使劲吸啊吸……

  辣的舒爽!她闭上眼很是舒服的享受。

  吸完之后还用舌、尖甜、了一下唇瓣。

  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身、下的男人,看到她那般销、魂吃法,一双黑眸黯的有多很,多炙热!

  吃完之后,路漫眼巴巴地看着裴修远,那求喂食的小模样,让他的自制力几乎崩溃。

  “还要吃?”暗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山雨欲来的风暴。

  “嗯嗯。”路漫急忙点头。

  “好。”

  “你真好。”路漫笑的憨憨,平常没喝过什么酒的她,这次喝了差不多一杯的威士忌,刚开始还好,现在更晕晕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裴修远夹来一块鸡肉。

  路漫立刻张开嘴,跟等着喂食的小稚鸟一样。

  她以为美食会到她嘴里,谁知,裴修远的筷子一转弯,美食到他嘴里了!

  路漫撇嘴,一双大眼泪眼汪汪地控诉他。

  说好的给她好吃的呢?怎么到他嘴里了!

  裴修远只咬了半截,摇晃着嘴里的食物,示意她想要吃就咬上来。

  刚才还万分委屈的路漫,立刻笑开颜,凑上前去咬他嘴里的食物。

  咬住食物,她就往嘴里拽。

  裴修远也没有狠咬,任她拽过去。

  她依旧吃的很销、魂。

  他看得身体越来越紧绷,发热。

  “我要喝汤……”路漫指着鱼汤娇声道,连着吃了好几口辣的,她想喝点汤。

  “好。”

  裴修远帮她盛汤。

  醉的已经手脚不稳的她,连个勺子都拿不好,喝了一口汤,浓白的汤汁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来。

  裴修远看的喉结蠕动,咽了口唾液。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路漫抬起头不解地问道。

  “我怎么看着你?”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

  路漫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好像我是你养来要宰杀的猪,等我吃饱喝足后,你就会把我宰了吃掉。”

  裴修远嘴角微扬,这比喻虽然不好听,但是很形象,很符合他的本意,不动声色道,“你想多了。”

  他不会宰了她,他只会吃掉她而已。

  “是吗?”路漫挠着头,一脸的天真,是她想的太多?

  “是。”

  “喔……”路漫说着挪动了一下身体,不知道什么东西,咯的她坐的好不舒服。

  她一动,明显感觉到他在颤抖。

  “你怎么了?”她关心道。

  “没事。”

  “喔……”

  “吃饱了没?”他问。

  “吃饱了。”她点头。

  “那咱们回房睡觉吧!”他已经等不及了!

  “不……不能睡觉!”路漫在想点头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她还有事没有做。

  “天黑了,吃饱了,不睡觉干什么?”

  对啊,天黑了不睡觉干什么?

  已经被酒精侵蚀的大脑有点不好使,路漫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滚床单!对了!我要跟你滚床单!”

  “你要和我滚床单?”

  “对啊!你看,我还特意换了一件衣服呢!”路漫挺起胸来让他看。

  v领的衣服被她这么一挺……

  再忍下去,就不是男人了!“好!咱们去滚床单!”

  第二天……

  路漫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参加体操比赛,各种姿势表演完毕后,她累的酸痛,连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然后她就想,她什么时候成体操运动员了?

  想啊想啊,想着想着就醒了。

  这些天已经习惯,他搂着她睡的她,醒来后被压的不能动,自然没有第一天的惊愕害怕。

  睁开眼没多久后,她突然打了个激灵!

  他们……他们……

  蓦地,昨晚的一幕幕在她的大脑中回放……

  做了!他们真的做了!

  有点不想面对醒来的他,她轻手轻脚地想要把他压在她身上的长臂抬开。

  谁知刚动。

  “再睡会。”裴修远搂紧她,好像她是大号的毛绒玩具那样磨蹭着。

  “还……还要去上班呢……”路漫忍不住有些结巴。

  “今天星期六不上班。”他怕她猛然上班不习惯,就让她礼拜五去上班,这样上一天班,还能在家再缓两天。

  现在想想他之前的决定简直是太英明,太有先见之明!

  今天,他只想跟她腻在床、上。

  路漫一想好像还真是礼拜六,不用拖着这疲惫的身体去上班,让她庆幸,却也有些尴尬。

  毕竟昨晚是她主动,她现在清楚地记得他们昨天晚上的对话。

  我要和你滚床单!

  这样直接的话,她都能说出来!她真是喝多了!

  想起昨晚的豪举,她就懊恼的不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她这是在挑战他薄弱的自制力!

  “我抱你回房休息。”

  “不吃点东西,再休息吗?”听说做那件事是挺耗体力的,不吃点东西怎么能行。

  裴修远一想也是,“你坐好,我去热菜。”

  “你会么?”

  “我……”裴修远刚想说什么。

  只见路漫伸手从盘子里拿了一块肉吃,“温温的不凉,还能吃。”

  “那就先吃点东西。”裴修远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夹菜喂食。

  路漫接连着吃了好几口,“别光顾着让我吃,你该多吃点,毕竟你才是出力的一方,再说我可以自己吃。”

  虽说路漫没有做过,可是在这个社会,那还有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尤其她有一个写小说,又是腐女的好朋友,跟侯青青同居的这一个月,她什么钙片,a,的都看过了。

  “什么?”裴修远微怔,什么叫他才是出力的一方?

  “你……”路漫你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最后任性道,“总之你要吃饭!”

  “好。”裴修远也不多问。

  路漫眼巴巴地看着那盘辣子鸡,却怎么也夹不到,急的不行。

  微醉的她,少了平日里的拘谨,懊恼的样子像个可爱的孩子,看的裴修远心头发软。

  帮她夹了块,“张嘴。”

  “谢谢。”路漫眼前一亮,张开嘴要吃,谁知,这到嘴的肉还能掉下去!

  不甘心,她从桌子上捡起来,用手拿着放进嘴里。

  这鸡肉是她昨天晚上就用辣椒泡制,放到冰箱里,今天做起来非常的入味,香辣的让她吃完肉连骨头都想吃掉,于是手抓着骨头,使劲吸啊吸……

  辣的舒爽!她闭上眼很是舒服的享受。

  吸完之后还用舌、尖甜、了一下唇瓣。

  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身、下的男人,看到她那般销、魂吃法,一双黑眸黯的有多很,多炙热!

  吃完之后,路漫眼巴巴地看着裴修远,那求喂食的小模样,让他的自制力几乎崩溃。

  “还要吃?”暗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山雨欲来的风暴。

  “嗯嗯。”路漫急忙点头。

  “好。”

  “你真好。”路漫笑的憨憨,平常没喝过什么酒的她,这次喝了差不多一杯的威士忌,刚开始还好,现在更晕晕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裴修远夹来一块鸡肉。

  路漫立刻张开嘴,跟等着喂食的小稚鸟一样。

  她以为美食会到她嘴里,谁知,裴修远的筷子一转弯,美食到他嘴里了!

  路漫撇嘴,一双大眼泪眼汪汪地控诉他。

  说好的给她好吃的呢?怎么到他嘴里了!

  裴修远只咬了半截,摇晃着嘴里的食物,示意她想要吃就咬上来。

  刚才还万分委屈的路漫,立刻笑开颜,凑上前去咬他嘴里的食物。

  咬住食物,她就往嘴里拽。

  裴修远也没有狠咬,任她拽过去。

  她依旧吃的很销、魂。

  他看得身体越来越紧绷,发热。

  “我要喝汤……”路漫指着鱼汤娇声道,连着吃了好几口辣的,她想喝点汤。

  “好。”

  裴修远帮她盛汤。

  醉的已经手脚不稳的她,连个勺子都拿不好,喝了一口汤,浓白的汤汁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来。

  裴修远看的喉结蠕动,咽了口唾液。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路漫抬起头不解地问道。

  “我怎么看着你?”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

  路漫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好像我是你养来要宰杀的猪,等我吃饱喝足后,你就会把我宰了吃掉。”

  裴修远嘴角微扬,这比喻虽然不好听,但是很形象,很符合他的本意,不动声色道,“你想多了。”

  他不会宰了她,他只会吃掉她而已。

  “是吗?”路漫挠着头,一脸的天真,是她想的太多?

  “是。”

  “喔……”路漫说着挪动了一下身体,不知道什么东西,咯的她坐的好不舒服。

  她一动,明显感觉到他在颤抖。

  “你怎么了?”她关心道。

  “没事。”

  “喔……”

  “吃饱了没?”他问。

  “吃饱了。”她点头。

  “那咱们回房睡觉吧!”他已经等不及了!

  “不……不能睡觉!”路漫在想点头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她还有事没有做。

  “天黑了,吃饱了,不睡觉干什么?”

  对啊,天黑了不睡觉干什么?

  已经被酒精侵蚀的大脑有点不好使,路漫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滚床单!对了!我要跟你滚床单!”

  “你要和我滚床单?”

  “对啊!你看,我还特意换了一件衣服呢!”路漫挺起胸来让他看。

  v领的衣服被她这么一挺……

  再忍下去,就不是男人了!“好!咱们去滚床单!”

  第二天……

  路漫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参加体操比赛,各种姿势表演完毕后,她累的酸痛,连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然后她就想,她什么时候成体操运动员了?

  想啊想啊,想着想着就醒了。

  这些天已经习惯,他搂着她睡的她,醒来后被压的不能动,自然没有第一天的惊愕害怕。

  睁开眼没多久后,她突然打了个激灵!

  他们……他们……

  蓦地,昨晚的一幕幕在她的大脑中回放……

  做了!他们真的做了!

  有点不想面对醒来的他,她轻手轻脚地想要把他压在她身上的长臂抬开。

  谁知刚动。

  “再睡会。”裴修远搂紧她,好像她是大号的毛绒玩具那样磨蹭着。

  “还……还要去上班呢……”路漫忍不住有些结巴。

  “今天星期六不上班。”他怕她猛然上班不习惯,就让她礼拜五去上班,这样上一天班,还能在家再缓两天。

  现在想想他之前的决定简直是太英明,太有先见之明!

  今天,他只想跟她腻在床、上。

  路漫一想好像还真是礼拜六,不用拖着这疲惫的身体去上班,让她庆幸,却也有些尴尬。

  毕竟昨晚是她主动,她现在清楚地记得他们昨天晚上的对话。

  我要和你滚床单!

  这样直接的话,她都能说出来!她真是喝多了!

  想起昨晚的豪举,她就懊恼的不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