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目录>

第19章 :吃大餐

第19章 :吃大餐

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作者:桃花朵朵香字数:4065更新时间:2015-09-10 13:02:49

   路漫也没在意,毕竟人家都是靠真材实料考进来的,而她是走后门进来的,被人瞧不起,背地里说闲话也是应该的。

  不过她不觉得自己不能胜任这个工作,虽说她学历不强,可她对自己的工作能力是很有信心。

  当初路漫有考到美国的大学,但是那年刚好是慕家最穷困潦倒的一年,为了照顾慕母她只能选了海城一个三流的大学。

  她过去的种种都跟慕家有关,想要彻底把过去摒除真的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能让时间来淡化那过去。

  快下班的时候,路漫接到电话,是裴修远打来的,她走到楼梯间去接。

  “下班在停车场等我,我们一起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她停车场等他,万一被别的同事看到怎么办?

  裴修远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早晨你也看到了,我有专门的停车场,员工不让进的,你放心。”

  路漫想了想早晨来的时候确实没有人,“好。”

  “漫漫,我先走了。”李芬知道路漫的身份,一下班早早就开溜。

  “嗯。”

  李芬走后有个同事问路漫住那,要不要一起走。

  “不用了,我熟悉一下,等会再走。”她笑了笑道。

  “那我们就先走了。”

  她们一拐弯,路漫就听到。

  “你傻啊,你问人家住那?人家的身份是跟你同路的人?”

  李芬是财务部的组长,路漫接手她的工作也就是接收小组长的位置,这让原本一直等着坐组长位置的王楠很是不开心,不能明着说什么,背地里讽刺那是必须的。

  路漫笑了笑,继续看手中的文件,直到人走光,裴修远打来电话,她才下去。

  上车后,裴修远倾身帮她系上安全带。

  这个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绅士温柔的无可挑剔。

  “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

  “不用很拼,不用太在乎外人。”裴修远知道虽然没有人敢明着为难她什么,但是背地里看她不爽的人会大有人在,一些私底下的难听话,不免会传到她的耳朵里。

  “你这是在让我当摸鱼员工?”让她不用太拼。

  “我的老婆摸个鱼咋了?”裴修远一脸的理所当然,谁敢说不行,就灭了谁的模样。

  路漫的嘴角忍不住笑开花,他那宠人的语气,让人心里暖暖的。

  “我才不要当摸鱼员工,我会好好工作的!”在其位谋其事,工作走后门得来的已经不好意思,怎么还好意思不好好工作!

  “我是不是该好好奖励下,我这么勤奋工作的员工?”俊眉微挑。

  “是我该感谢你这个让我走后门的老板!”让她结束她无聊的日子。

  “那你要怎么感谢我?”裴修远倒也不客气。

  “请你吃大餐怎么样?”路漫想着今晚给他做顿大餐。

  “可我比较想吃你怎么办?”靠近她,黑眸因为欲、念,炙热炙热,一个多礼拜了!他天天抱着她睡,什么都不做!圣人都快被逼疯了!

  他靠的太近,属于他的独特气息,强势灌入她的心肺,让她感觉空气都是炙热的。

  “这……”她知道,他为她忍耐了太多,每天早晨他都要去冲很长时间的冷水澡。

  她知道她身为妻子,应该履行她妻子的义务,可……可……

  “好吧,吃大餐,就吃大餐……”裴修远故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这让路漫更加觉得愧疚,“对不起,我会尽快的!”

  “不用强迫自己……”大手覆上她放在腿上因为不安紧握在一起的手。

  他的手带着温暖,一下一下地磨蹭着,慢慢 驱散她的不安。

  他真的是一个很好,很温柔的人。

  路漫觉得自己是烧了八辈子的高香,才能碰到他。

  这么一想,心里更加觉得对不起他,她不能再这样下去!她要……她要……

  舍身就义!

  回到家,裴修远接了个电话,就去书房处理事情,路漫则开始做晚饭。

  做好晚饭后,她从阳台上,剪了几支开的最美的虞美人插到瓶子里,放到餐桌上,又从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出来。

  然后去房间换了一件v领,稍带性、感的连衣裙。

  换好衣服后,她对着镜子深呼吸了好几口。

  今晚,就今晚!不用再拖,不用再等!要果断行动!

  越等,越没有勇气!

  再说,早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

  何必等着,每天都琢磨着怎么办!

  做足心理准备后,她就出来,在餐桌前等了好一会,裴修远还没有出来。

  本来就很紧张的她,越等越紧张。

  “喝口酒,喝口酒缓一下。”她倒了杯红酒,缓和自己的紧张。

  喝完一杯,裴修远还没有出来。

  想着等会他出来后,她要做的事,她就更加紧张,于是又倒了一杯酒。

  喝完之后,她还是紧张的不行!

  “怎么喝这酒一点都不管用?是不是红酒没有什么度数?”路漫嘀咕道,想了想她咚咚跑到酒柜前,从里面拿了一瓶威士忌。

  “这个应该会管用点。”说完,她倒了小半杯。

  喝完之后,感觉头晕晕的,紧张的感觉消失了。

  “还是洋酒管用。”她得出结论,怕自己喝多了会醉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又少喝了一点。

  路漫把餐厅的灯关了,点了几根香水蜡烛,蜡烛燃烧散发的香味跟桌子上虞美人的香气结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好闻的味道。

  让她更加觉得晕飘飘。

  又等了一会,裴修远还没有出来,她又不能去书房打扰他的公事,就拖着腮,无聊地等着。

  裴修远出来,看到的就是鲜花围绕,美人托腮的美景,于是大步上前。

  难得她这么有心,他却让她等。

  路漫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扬起一抹微醺的笑,“你好了。”

  “嗯。”

  “饭菜凉了,我去热一下。”说着她就站起来,却头晕脚轻的站不稳。

  裴修远一个箭步上前,稳稳地把她捞到怀中,看着她白皙脸上不正常的红晕,“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点?”路漫笑着,微醉的她笑起来,很是妩媚。

  看的他,心一动,下腹本能收紧。路漫也没在意,毕竟人家都是靠真材实料考进来的,而她是走后门进来的,被人瞧不起,背地里说闲话也是应该的。

  不过她不觉得自己不能胜任这个工作,虽说她学历不强,可她对自己的工作能力是很有信心。

  当初路漫有考到美国的大学,但是那年刚好是慕家最穷困潦倒的一年,为了照顾慕母她只能选了海城一个三流的大学。

  她过去的种种都跟慕家有关,想要彻底把过去摒除真的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能让时间来淡化那过去。

  快下班的时候,路漫接到电话,是裴修远打来的,她走到楼梯间去接。

  “下班在停车场等我,我们一起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她停车场等他,万一被别的同事看到怎么办?

  裴修远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早晨你也看到了,我有专门的停车场,员工不让进的,你放心。”

  路漫想了想早晨来的时候确实没有人,“好。”

  “漫漫,我先走了。”李芬知道路漫的身份,一下班早早就开溜。

  “嗯。”

  李芬走后有个同事问路漫住那,要不要一起走。

  “不用了,我熟悉一下,等会再走。”她笑了笑道。

  “那我们就先走了。”

  她们一拐弯,路漫就听到。

  “你傻啊,你问人家住那?人家的身份是跟你同路的人?”

  李芬是财务部的组长,路漫接手她的工作也就是接收小组长的位置,这让原本一直等着坐组长位置的王楠很是不开心,不能明着说什么,背地里讽刺那是必须的。

  路漫笑了笑,继续看手中的文件,直到人走光,裴修远打来电话,她才下去。

  上车后,裴修远倾身帮她系上安全带。

  这个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绅士温柔的无可挑剔。

  “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

  “不用很拼,不用太在乎外人。”裴修远知道虽然没有人敢明着为难她什么,但是背地里看她不爽的人会大有人在,一些私底下的难听话,不免会传到她的耳朵里。

  “你这是在让我当摸鱼员工?”让她不用太拼。

  “我的老婆摸个鱼咋了?”裴修远一脸的理所当然,谁敢说不行,就灭了谁的模样。

  路漫的嘴角忍不住笑开花,他那宠人的语气,让人心里暖暖的。

  “我才不要当摸鱼员工,我会好好工作的!”在其位谋其事,工作走后门得来的已经不好意思,怎么还好意思不好好工作!

  “我是不是该好好奖励下,我这么勤奋工作的员工?”俊眉微挑。

  “是我该感谢你这个让我走后门的老板!”让她结束她无聊的日子。

  “那你要怎么感谢我?”裴修远倒也不客气。

  “请你吃大餐怎么样?”路漫想着今晚给他做顿大餐。

  “可我比较想吃你怎么办?”靠近她,黑眸因为欲、念,炙热炙热,一个多礼拜了!他天天抱着她睡,什么都不做!圣人都快被逼疯了!

  他靠的太近,属于他的独特气息,强势灌入她的心肺,让她感觉空气都是炙热的。

  “这……”她知道,他为她忍耐了太多,每天早晨他都要去冲很长时间的冷水澡。

  她知道她身为妻子,应该履行她妻子的义务,可……可……

  “好吧,吃大餐,就吃大餐……”裴修远故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这让路漫更加觉得愧疚,“对不起,我会尽快的!”

  “不用强迫自己……”大手覆上她放在腿上因为不安紧握在一起的手。

  他的手带着温暖,一下一下地磨蹭着,慢慢 驱散她的不安。

  他真的是一个很好,很温柔的人。

  路漫觉得自己是烧了八辈子的高香,才能碰到他。

  这么一想,心里更加觉得对不起他,她不能再这样下去!她要……她要……

  舍身就义!

  回到家,裴修远接了个电话,就去书房处理事情,路漫则开始做晚饭。

  做好晚饭后,她从阳台上,剪了几支开的最美的虞美人插到瓶子里,放到餐桌上,又从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出来。

  然后去房间换了一件v领,稍带性、感的连衣裙。

  换好衣服后,她对着镜子深呼吸了好几口。

  今晚,就今晚!不用再拖,不用再等!要果断行动!

  越等,越没有勇气!

  再说,早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

  何必等着,每天都琢磨着怎么办!

  做足心理准备后,她就出来,在餐桌前等了好一会,裴修远还没有出来。

  本来就很紧张的她,越等越紧张。

  “喝口酒,喝口酒缓一下。”她倒了杯红酒,缓和自己的紧张。

  喝完一杯,裴修远还没有出来。

  想着等会他出来后,她要做的事,她就更加紧张,于是又倒了一杯酒。

  喝完之后,她还是紧张的不行!

  “怎么喝这酒一点都不管用?是不是红酒没有什么度数?”路漫嘀咕道,想了想她咚咚跑到酒柜前,从里面拿了一瓶威士忌。

  “这个应该会管用点。”说完,她倒了小半杯。

  喝完之后,感觉头晕晕的,紧张的感觉消失了。

  “还是洋酒管用。”她得出结论,怕自己喝多了会醉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又少喝了一点。

  路漫把餐厅的灯关了,点了几根香水蜡烛,蜡烛燃烧散发的香味跟桌子上虞美人的香气结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好闻的味道。

  让她更加觉得晕飘飘。

  又等了一会,裴修远还没有出来,她又不能去书房打扰他的公事,就拖着腮,无聊地等着。

  裴修远出来,看到的就是鲜花围绕,美人托腮的美景,于是大步上前。

  难得她这么有心,他却让她等。

  路漫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扬起一抹微醺的笑,“你好了。”

  “嗯。”

  “饭菜凉了,我去热一下。”说着她就站起来,却头晕脚轻的站不稳。

  裴修远一个箭步上前,稳稳地把她捞到怀中,看着她白皙脸上不正常的红晕,“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点?”路漫笑着,微醉的她笑起来,很是妩媚。

  看的他,心一动,下腹本能收紧。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