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目录>

第18章 :我若不离你便不弃吗?

第18章 :我若不离你便不弃吗?

小说:豪门隐婚:老婆别闹了作者:桃花朵朵香字数:4029更新时间:2015-09-10 13:02:49

   “我很开心你和我有一样的认知。”薄唇微扬,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我对你有一条要求希望你能做到。”路漫抬眸看向他。

  裴修远等着她的要求。

  “对婚姻忠诚!”这是她唯一的要求。

  裴修远听到这里还挺开心,觉得她这是在乎起他,想要独占他,谁知……

  “它、日、你若有真正爱的人,可以跟我说,我会成全祝福你们,请不要做脚踏两只船这种事。”她最容不得背叛,不喜欢她,不想要她,可以说,她会放手离开,不要让她当傻子,不要把她的信任当成戏弄她的资本!

  裴修远的心微沉,她这是还在乎着那个人,没有从他给的伤痛里走出来。

  不过这不是让他不开心的主因,主因是她的轻易放弃,他不想他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东西。

  路漫接着道,“我也会做到这点,我会对咱们的婚姻百分之百的忠诚!”

  “我若不离,你便不弃吗?”黑眸定定地看向她。

  路漫看着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她在书上看到这句话时,认为这是一个人对自己所爱的人,倾她所有给的承诺,等于把自己完全地交出去,只要对方要她,她便一直是他的。

  可她不爱他,他也不爱她。

  她也不想把自己交到别人的手中,喜怒哀乐由对方掌控,随时都可能会被人从高处推下来,那种痛,她不想再尝受。

  她沉默不语。

  他的眸色黯下去,很久之后她还是不说话,他把视线调向远方。

  空气沉默的很是僵硬。

  收回视线,裴修远看向低着头不语的路漫,轻轻抬起她的下巴,让她和他对视。

  对上他那样的眼神,路漫有些慌乱,不敢跟他对视,眸子看向别处。

  “老婆,看着我。”他的声音很温柔,可却也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逃不开,路漫只能对上他的眸子。

  “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对我说好。”依旧是轻柔的语气,却像是一座山朝她压来。

  她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想逃开,却不知道该怎么逃。

  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转眼一个多礼拜就过去了。

  路漫在网上开的工作室,主要是接一些私人调查账目的事,对方把账目传来,她查看账目是不是有问题,这种活实在是太少了,从开始到现在她一共接了三单,而且报酬很低。

  裴修远在第三天的时候就给了她一张无上限刷的副卡,她花钱不愁,可这不是她的钱,她不想当一个被人养的米虫。

  人一无聊就没有精神,没有精神就干什么都不起劲。

  一天吃完晚饭,裴修远去处理公事,她打开电视,无聊地一直换台。

  裴修远出来她还在换台,他走上前把她抱到怀里。

  在他无所不用其极地吃豆腐的情况下,她对他的亲密举动已经习惯,不再像刚开始那样身体僵硬。

  “怎么了?”

  “没事。”路漫习惯性地回答。

  裴修远叹了一口气,“你这满脸写着你有心事,却跟我说没事,你真有把我当老公吗?”

  听他有些生气的话,路漫急忙道,“我是真没事,我只是太无聊了!”

  “你是想去工作吗?”裴修远是何等人,早就看出她的心思,只是他有些不愿她去上班,所以一直没有开口,不过看她这么无聊,无精打采的样子,他不忍了。

  “嗯。”

  “我们公司刚好有个会计离职,要去试试吗?”让她工作也得放到自己的羽翼下。

  刚好离职……

  这么巧合的事,路漫自然不会信。

  “不要因为我,让别人失业。”这样走后门得来的工作她不会做。

  裴修远乐了,“老婆,你想太多了。”

  路漫撇嘴,“那有这么刚好的事。”

  “是真的恰好,我们财务部有个会计怀孕了要离职,我没找到合适接替的人,一直没有放她,你要是去刚好解放了她。”

  “你一大总裁,小部门的事都这么关心么?”

  “老婆,你也太不相信你家老公了。”裴修远有些郁闷,他在她老婆心目中的形象是这么不值得相信。

  路漫,“……”

  她只是不相信巧合而已。

  “老婆,你愿意去解放那个可怜的孕妇吗?”

  “这个……”跟他在一个公司上班,人家都知道她是总裁夫人,这样……还能愉快地工作吗?

  “老婆你知道财务部是公司的核心部门,我需要一个放心的人去那里工作,你帮帮你老公可好?”

  他话说到这个份上,路漫若是再拒绝,就对不起夫妻这俩字了。

  “我不想让人知道咱俩的关系。”

  “你这是要玩地、下、情?”裴修远挑眉。

  路漫汗,“我只是不想那么高调,你不是要找放心的人去吗?要是人都知道我是总裁夫人,那还怎么好好工作。”

  裴修远垂眸,随即抬眸,“有道理,就这么办!”

  “好。”路漫很开心能说服他。

  一会后。

  “那我以什么身份进去?”裴氏集团是个很难考的公司,一个职位常常有一百多个人去考,当初她也有去考过裴氏的会计,但是因为学历的原因,第一关就被刷下来了。

  “你想以什么身份进去?”

  “以那个孕妇的的朋友身份怎么样?”这样又不高调,又符合她空降的身份。

  “好。”

  裴修远是个行动派,隔了一天路漫就被财务部经理带到同事的面前。

  “李芬,你带着她认识认识新同事吧!”

  李芬,裴修远口中的孕妇,他朋友的妹妹,路漫以李芬朋友的身份进来,自然由她来带领介绍,前天晚上两个人见过面,聊过天,一见如故,于是成了真的朋友。

  “这是我的好朋友路漫,以后你们就是同事,大家要帮我多照顾照顾她喔!”李芬向大家介绍。

  由于李芬的身份有些小特殊,所以大家对她都是很客气,对路漫也跟着客气。

  所以欺负新人这种事是不会有的。

  不过背地里瞧不起,那还是有的。

  “我很开心你和我有一样的认知。”薄唇微扬,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我对你有一条要求希望你能做到。”路漫抬眸看向他。

  裴修远等着她的要求。

  “对婚姻忠诚!”这是她唯一的要求。

  裴修远听到这里还挺开心,觉得她这是在乎起他,想要独占他,谁知……

  “它、日、你若有真正爱的人,可以跟我说,我会成全祝福你们,请不要做脚踏两只船这种事。”她最容不得背叛,不喜欢她,不想要她,可以说,她会放手离开,不要让她当傻子,不要把她的信任当成戏弄她的资本!

  裴修远的心微沉,她这是还在乎着那个人,没有从他给的伤痛里走出来。

  不过这不是让他不开心的主因,主因是她的轻易放弃,他不想他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东西。

  路漫接着道,“我也会做到这点,我会对咱们的婚姻百分之百的忠诚!”

  “我若不离,你便不弃吗?”黑眸定定地看向她。

  路漫看着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她在书上看到这句话时,认为这是一个人对自己所爱的人,倾她所有给的承诺,等于把自己完全地交出去,只要对方要她,她便一直是他的。

  可她不爱他,他也不爱她。

  她也不想把自己交到别人的手中,喜怒哀乐由对方掌控,随时都可能会被人从高处推下来,那种痛,她不想再尝受。

  她沉默不语。

  他的眸色黯下去,很久之后她还是不说话,他把视线调向远方。

  空气沉默的很是僵硬。

  收回视线,裴修远看向低着头不语的路漫,轻轻抬起她的下巴,让她和他对视。

  对上他那样的眼神,路漫有些慌乱,不敢跟他对视,眸子看向别处。

  “老婆,看着我。”他的声音很温柔,可却也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逃不开,路漫只能对上他的眸子。

  “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对我说好。”依旧是轻柔的语气,却像是一座山朝她压来。

  她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想逃开,却不知道该怎么逃。

  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转眼一个多礼拜就过去了。

  路漫在网上开的工作室,主要是接一些私人调查账目的事,对方把账目传来,她查看账目是不是有问题,这种活实在是太少了,从开始到现在她一共接了三单,而且报酬很低。

  裴修远在第三天的时候就给了她一张无上限刷的副卡,她花钱不愁,可这不是她的钱,她不想当一个被人养的米虫。

  人一无聊就没有精神,没有精神就干什么都不起劲。

  一天吃完晚饭,裴修远去处理公事,她打开电视,无聊地一直换台。

  裴修远出来她还在换台,他走上前把她抱到怀里。

  在他无所不用其极地吃豆腐的情况下,她对他的亲密举动已经习惯,不再像刚开始那样身体僵硬。

  “怎么了?”

  “没事。”路漫习惯性地回答。

  裴修远叹了一口气,“你这满脸写着你有心事,却跟我说没事,你真有把我当老公吗?”

  听他有些生气的话,路漫急忙道,“我是真没事,我只是太无聊了!”

  “你是想去工作吗?”裴修远是何等人,早就看出她的心思,只是他有些不愿她去上班,所以一直没有开口,不过看她这么无聊,无精打采的样子,他不忍了。

  “嗯。”

  “我们公司刚好有个会计离职,要去试试吗?”让她工作也得放到自己的羽翼下。

  刚好离职……

  这么巧合的事,路漫自然不会信。

  “不要因为我,让别人失业。”这样走后门得来的工作她不会做。

  裴修远乐了,“老婆,你想太多了。”

  路漫撇嘴,“那有这么刚好的事。”

  “是真的恰好,我们财务部有个会计怀孕了要离职,我没找到合适接替的人,一直没有放她,你要是去刚好解放了她。”

  “你一大总裁,小部门的事都这么关心么?”

  “老婆,你也太不相信你家老公了。”裴修远有些郁闷,他在她老婆心目中的形象是这么不值得相信。

  路漫,“……”

  她只是不相信巧合而已。

  “老婆,你愿意去解放那个可怜的孕妇吗?”

  “这个……”跟他在一个公司上班,人家都知道她是总裁夫人,这样……还能愉快地工作吗?

  “老婆你知道财务部是公司的核心部门,我需要一个放心的人去那里工作,你帮帮你老公可好?”

  他话说到这个份上,路漫若是再拒绝,就对不起夫妻这俩字了。

  “我不想让人知道咱俩的关系。”

  “你这是要玩地、下、情?”裴修远挑眉。

  路漫汗,“我只是不想那么高调,你不是要找放心的人去吗?要是人都知道我是总裁夫人,那还怎么好好工作。”

  裴修远垂眸,随即抬眸,“有道理,就这么办!”

  “好。”路漫很开心能说服他。

  一会后。

  “那我以什么身份进去?”裴氏集团是个很难考的公司,一个职位常常有一百多个人去考,当初她也有去考过裴氏的会计,但是因为学历的原因,第一关就被刷下来了。

  “你想以什么身份进去?”

  “以那个孕妇的的朋友身份怎么样?”这样又不高调,又符合她空降的身份。

  “好。”

  裴修远是个行动派,隔了一天路漫就被财务部经理带到同事的面前。

  “李芬,你带着她认识认识新同事吧!”

  李芬,裴修远口中的孕妇,他朋友的妹妹,路漫以李芬朋友的身份进来,自然由她来带领介绍,前天晚上两个人见过面,聊过天,一见如故,于是成了真的朋友。

  “这是我的好朋友路漫,以后你们就是同事,大家要帮我多照顾照顾她喔!”李芬向大家介绍。

  由于李芬的身份有些小特殊,所以大家对她都是很客气,对路漫也跟着客气。

  所以欺负新人这种事是不会有的。

  不过背地里瞧不起,那还是有的。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