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968章 天降州长(中下)

第968章 天降州长(中下)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127更新时间:2018-12-30 07:35:12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甘敬对于网络关于自己戏份镜头的传播觉得还是蛮好笑的,这种容易被简单澄清的视频就是在为剧组省宣发费。

  有人省钱,有人逗乐,有人高声斥,有人博关注,也算一个小角落的芸芸众生态了。

  收工回酒店的当晚,剧组三巨头在晚饭后休息了一会就齐聚一堂,导演周申、制片人汉克斯、主角甘敬。

  甘敬剪了一根雪茄坐在沙发边缘缓缓吞云吐雾,他不喜欢抽这个,但是剧本里在房间里的镜头就是用雪茄来搭衣服和光线给出效果。

  昏暗的光线下,或是整齐的白衬衫,或是深色呢子外套,屏幕上出现的人物并不会做太多服饰上的变化。

  “老板,迅哥儿他们组团出门逛街去了。”周申放下手机看了一眼阿甘,对于他抽雪茄寻找人物状态的行为见怪不怪。

  很多演员都有这样那样的习惯来寻找人物定位,说的玄乎点,如果阿甘把雪茄在内心定义为切换人物的动作,那当他拿起雪茄的那一刻,他在这片小天地里就天人合一了。

  “嗯,他们在这边逛街自由。”甘敬轻轻把滞留在口腔中两秒钟的烟气吐出,慢慢点头,很多演员喜欢出国就是喜欢这样自由的逛街状态。

  汉克斯坐的稍远,他没说话是在观察着阿甘的动作表情,作为一位足够伟大的演员,他自然是能理解同为演员的状态的。

  “我觉得这几个镜头还是多用近景。”周申先说了自己的想法和考虑,“我们都知道,老板你的眼神和表情表达是很出色的,这是优势,完全可以展示给观众。这是我这几天画的分镜图,你们看看。”

  甘敬和汉克斯皆是起身,走了两步看到了导演画在纸上的思路想法。

  “图画的不错。”甘敬首先点评了一句。

  汉克斯认认真真把分镜图看完,思考着说道:“我认为如果以近景镜头为主,会失去整体上的的一个感觉,稍远一些,加工下画质,这样场景的整体味道就出来了。远景的还可以在不同时间增添房间里的摆置,像时钟其实不必虚化在画面上,直接摆上墙上就好。”

  “如果用实物的话,那可以采用后期配音的走针嘀嗒声。”甘敬先说了个不太重要的细节,随即扯过一张稿纸,说道,“远景是什么样的,汉克斯你说,我来画一张大家一起看看效果。”

  汉克斯微微一笑,他也拿过一张稿纸,说道:“我自己来画吧。”

  甘敬想了想,说道:“周申的画好了,咱俩各自画一张看看效果。”

  “行。”汉克斯答应了下来。

  差不多十分钟,两人就各自画好了。

  旁边喝茶的周申来了兴趣,打算比较一下这两位的功底,他放下茶杯凑上前,先看了汉克斯,嗯,这张分镜图画的很好啊,比自己还强。

  再看老板的,呃,也很不错啊,同样比自己强啊……

  周申略有些汗颜,自己可是导演啊,绝对科班出身的,虽说分镜图不是必备技能,可是……算了,不比较了,地位不一样。

  导演略微分神,随后再细瞧了两张画上不同的内容。

  两人用时虽短,但画的东西可不少,不过最主要的还是空间距离的表述,汉克斯差不多是入门处观看窗边的距离,阿甘则是客厅沙发处的位置。

  两种不同距离下的人像呈现带来的感觉是不同的。

  当然,不论是哪一种,等到了具体拍摄的时候都可以使用特写镜头拉近,现在要确定的是一种主体上的基调表现。

  “这么说,你们都觉得我这样的近景镜头是不好了?”周申首先是有点郁闷的确认了这一点,开口询问。

  汉克斯点头,甘敬称是。

  周申情不自禁的翻了个白眼,干脆的把这两张分镜图放在茶几桌面上对比,他左右看了看,一会觉得汉克斯的远景能呈现的元素多,一会觉得阿甘的中等距离有着不错的表现力。

  一时间,房间安静,三个人都是在思考中神游天外,自我脑补着剧本里的故事镜头——主角坐在窗边,时而轻轻转动坐椅,时而倚靠在座位上抽着雪茄,他左手或是拿着文件或是拿着手机,镜头距离拉远拉近,人影变长缩短。

  哗啦,窗帘拉开。

  满室阳光,半明半暗的的光线消失不见,主角在最后站在了阳光下。

  三个人仍旧没有说话,彼此交换了下视线。

  还是甘敬先开了口:“汉克斯放在这个距离的镜头无疑是能容纳很多元素,茶几上堆砌的东西,沙发上搭着的衣服,我能明白汉克斯你的想法。”

  汉克斯保持严肃脸:“我也明白你既想要完整人物也想要推送表情的想法,但是我坚持认为单纯的光影变化就够了,你的表情可以用一个特写来补偿。”

  过了两秒,汉克斯强调道:“一个特写,只需要一个,多余的都不用。”

  甘敬皱了皱眉,其实按理说两种镜头选择都是可以用的,但是普通片子和好片子彼此间的距离就是镜头上一点点的优势堆积而成的。

  更不用说,很多影迷经常性的是被一个镜头感动到、震撼到。

  “要不,咱们今天加个班,周申你把老鲍喊过来,咱们试试镜头拍上那么一小段。”既然已经是在扣细节了,那就扣的更极致一些。

  周申“咳”了一声:“要不,老板,你喊鲍老吧,他脾气可不那么好。”

  摄影师鲍德熹论资历论能力都不虚任何人,所以颇有些恃才放旷,周申这种小字辈导演不太想听大牌的抱怨。

  甘敬听到他这样的话,很自然的拿起了桌上的分镜图,认真的和汉克斯继续讨论起镜头的优劣,顺带着,他冲周申连连摆手,都不愿意说话。

  快去,快去,速去速回!

  周申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默默起身去找这会也不知道睡没睡下的摄影师鲍老。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导演周申才和摄影师鲍德熹重新出现在了房间里。

  甘敬也不询问为什么请一个人会花了那么久的时间,他笑容满面的和老鲍沟通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换了身正装,还自己给自己上了上妆。

  当演员当的久了,什么都会一点。

  这个时候,是太平洋时区的二十二点四十二分。

  天色很晚,演员很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