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960章 开篇

第960章 开篇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154更新时间:2018-12-30 07:35:03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一部电影的镜头是有限的,时间是有限的,怎么在这些有限当中尽可能的有条不紊的表达出更多的意思。

  这是一门深厚的功课。

  按照华夏话来说,言已尽而意无穷,这是一种表达上的技巧。

  拍一个镜头,给观众看一个镜头,他们看到第十分钟会觉得,噢,是这样。

  拍第二个镜头,把它放在第四十分钟作为对比,观众看到就会立时想起前面的画面,并且会感叹,这阿甘真不是玩意/这阿甘真黑/这阿甘包装的真好。

  这样就是画面镜头设置想要取得的效果了。

  而想取得最大的效果,那无疑是要让两者对比的足够强烈。

  甘敬没有系统的学习过执导,唯一一部独立执导的影片《只有你》不仅是玩票性质,还是一部翻拍片,不过,这样也有这样的好处,他总是在不断思考当自己坐在观众席上的时候是想要有什么样的体验。

  或者说,应该是有什么样的画面才能让身为观众的自己感觉到用了心。

  你这样一部《天降州长》找了那么多明星放在画面上,我就要买票么?

  不尽然。

  你这些明星是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化学反应才是看点。

  有什么是比热舞、享乐、激烈画面更能在开始鼓噪起观众心情的?

  当胡戈放声大笑,一把把怀中女孩推进泳池的时候,

  当周讯醉意熏然,歪着脑袋随着音乐节奏起舞的时候,

  当斯嘉丽眼放电波,从施瓦辛格身边拽过正在交谈的阿甘肆意拥吻的时候,

  一副名利场的众生态就从屏幕上蹦出来了。

  观众刚开始坐进影院就看到这样一幕开头,他们可能会怀疑,咦,胡戈看着老老实实的,是不是现实中就是这样?周讯是酒鬼吗?斯嘉丽和阿甘真有关系么?

  有着这样的联想没关系,接下来继续看,场景从酒宴上切换走,故事里会给出似是而非的答案。

  下午小半天的时间,甘敬一直是在和周申沟通探讨,这部片子不仅仅是要在国内上映的,同时也是要在美国和其他片子竞争,所以,不是说格调就一定不好,只在于外国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追捧?

  甘敬从这个角度说服了导演周申,于是乎,前面拍的素材画面就有了决定,那些都将作为备选,现在需要重新拍摄戏份。

  国内演员没有异议,国外的嘛,这就由甘敬自己来沟通了。

  好在,这几位里有档期充足的、有好说话的、有关系匪浅的,这个事就这么决定了。

  不过,今天晚上先拍摄的是酒宴尾声时的画面,施瓦辛格酒后建议甘敬可以换一个领域尝试一下新鲜的挑战,一直在好莱坞里已经没了乐趣。

  主角对此有些意外,但在询问自己经纪人、前女星之后自负的欣然同意,到了第二天,他立即就是宣布要竞选州长。

  这样设置自然是因为电影艺术上的夸张化了,不然,单是解释人物动机恐怕就得整整一部片子。

  傍晚的时候,甘敬和施瓦辛格、周讯分别对了词,然后晚餐时刻他没有吃太多以免影响状态。

  这个镜头对于阿甘和周讯的要求都是蛮高的,倒是施瓦辛格只要表现醉意和些许挑衅就好——虽然是架空背景,但屏幕前的观众都会知道这一位是当过州长的。

  这也算是意在言外了。

  电影是拍给观众看,那不少镜头都是可以借用这种错位感。

  晚上七点半,光线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机器、场景布置完毕,阿甘、施瓦辛格、周讯化妆完毕。

  三个人都没有过多的调整,直接是按时开始了拍摄。

  周申戴着耳机站在了监视器前,旁边满是围观的大咖。

  不得不说,即便周申已经有过数次这样的拍摄经验,可每一次被这些国内大咖围着,他心里还是会泛起一丝丝紧张感。

  咔。

  场记打完板之后迅速找了一个好的观看角度,他也是想要欣赏表演的。

  庭院靠近门侧的位置,甘敬手持高脚杯微微晃动,眼角皱起一些笑意,表情放松的看着泳池方向。

  周讯是坐在了不远处的长椅上,她翘起了脚尖,随着不存在的音乐节奏摆动——为了现场收音效果,配乐会在后期加上。

  施瓦辛格则是穿着一条花色大裤衩,衣着不整的端着酒杯踉踉跄跄的走进了镜头,走向了阿甘。

  “嗨,阿甘,一起来找乐子啊。”施瓦辛格仰脖喝了一口杯酒,夸张的喊道。

  甘敬稍有侧身,眼神搭在了他的脸上,那里是有个清晰的唇印,他露出一点不屑的说道:“阿诺德,你喝醉了。”

  旋即,他微微叹气:“还有什么乐子需要找呢?我已经腻了。”

  “哦豁,我们的好莱坞巨星腻了?我们的大天王累了?”施瓦辛格在强调电影里阿甘的身份,他踉跄走了两步,粗鲁的拍了下周讯的肩膀,继续带着醉意的说道,“你听见没有?阿甘说他腻了,嘿,我可不会腻。”

  “你当然不会腻,大个子。”周讯最为熟稔的那副笑吟吟的模样,有些沙哑的说道,“你不是阿甘。如果你一直收割全球票房,如果你一直被影迷喜欢,如果你一直被媒体追逐,你也会腻的。”

  施瓦辛格的醉意仿佛被撩拨了,他有些无脑愤怒的说道:“你以为我没有过吗?”

  甘敬是在台阶之上的,他无声的露出一丝笑容,对着施瓦辛格说道:“阿诺德,你没有过,你从来也没有过。或许,你将来会有吧,不过,我现在还真是厌倦了。”

  阿甘的眼神巡视整个庭院,这里应该是补上酒宴寻欢作乐的场景,现在虽然没有,但他的眼神很到位。

  施瓦辛格彻底被激怒了:“你是在激怒我吗?嘿,伙计,我说,你以为你什么都得到了吗?你能当议员吗?你能当州长吗?你能当总……”

  他打了个酒嗝。

  “无聊无趣。”甘敬简洁的仿佛施舍的给出回答。

  “不不不,政治才是男人最浪漫的挑战,权利才是男人最甘美的好酒。”施瓦辛格大笑道,“阿甘,你应该去尝尝鲜。我敢打赌,你做不到的。”

  酒意彻底袭上了他的脑子,他走了两步踉跄跌倒,嘴里还在说着:“去追逐权利吧,你追逐不到的……那才最大的挑战。”

  甘敬挑了挑眉,目光和长椅上的周讯一个对视,默契十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