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945章 表率(二合一)

第945章 表率(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059更新时间:2018-12-30 07:34:54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毒液:致命守护者》是一部漫改作品,主要内容是讲一位事业、感情双失意的记者得到了外星生物的关切,化身为一个拥有诸多能力的超级英雄。

  外星生物在剧本设定中是一种不能单独存在的智慧共生物,它的行事风格会因为宿主而有所不同。

  甘敬之前虽然出演过一部《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里的大反派,但是对于这种漫画里超级英雄的出演方式还是有所不熟的。

  一个漫画里的人气角色,究竟怎么样才会让多数人满意呢?

  甘敬思考过亦正亦邪的表演方式,他在过往的拍戏经历中有过很正的角色,也有过很邪的片段,但是怎么把握这种美漫里让观众接受的度仍旧是个值得正视的事情。

  只是……从生吃八爪鱼开始……这样一个开场还真是万万没想到的!

  喂,导演、制片,你们真的没有搞错吗?

  这根本就不是亦正亦邪!

  这压根就是特么的亦正亦谐!

  片场设置完毕,设备调整完毕,影帝化妆完毕。

  作为一名专业演员,甘敬是有足够的职业素质和心理建设的,武戏、吻戏、哭戏乃至一定程度的裸戏,他都行,其实这就是一个心理上的自我说服问题。

  你看这个八爪鱼,又软又滑,它的触手又多又长,完全可以想象为另外一种东西来替代嘛,这样就不会太难受了。

  比如……

  比如…………

  甘敬愣是没在脑海里调取到相近属性的东西,实在是平时就不爱吃这玩意,不过,没事,指鹿为马也不过是影帝的基本操作。

  心绪涌动只在瞬间,导演摄影统统就绪。

  这段被选为起始的戏份内容是主角埃迪在被命名为共生体的外星生物寄宿后经历的不适阶段,他脑袋不太清晰、举止行为失措、饥饿的慌不择食,这段戏是跑到餐厅找到了前女友寻求帮助,而这会她正和现男友一起吃饭。

  首段戏的基调就是要演出埃迪的无措,是为了和后面做出对比,当然,它本身也要有足够的看点,不然观众就会觉得无趣,就会跳戏,如果不是在影院,很可能会按下快进。

  常说演员在演戏前需要心理建设,戏里的角色实际上也是需要的,亦正亦邪是怎么个亦正亦邪法,角色是怎么成功、失败、幸福、悲伤的,观众是要看到这么一个过程才能更好的代入。

  “米歇尔,行了吗?”

  “阿甘,有没有问题?”

  导演鲁本询问男女演员,至于另外一位配角他只是抛了个眼神没有开口。

  “OK。”

  “没问题。”

  两位主演都表示可以随时开始。

  鲁本环顾了一下,示意场记打板。

  清脆的那么一响,现场从安静变为了自然的低声交谈声——餐厅这种地方的背景就是这样的。

  甘敬穿着黑色夹克、浆洗成灰白的牛仔裤一脸急切的推开了餐厅大门,他的头发乱糟糟的不知道几天没洗,进门时候的姿态是垮着腿,给人的感觉用两个字表达那就是,油腻。

  如果是四个字,油腻中年。

  如果是13个字节,Loser油腻中年。

  人到中年,失业没有工作、未婚妻选择分手,这正是最loser的一员,甘敬表现出来的角色状态还不错。

  他继续匆忙的打量,匆忙的冲上楼梯直奔前女友安妮的餐桌旁顺便单膝着地。

  未婚妻和她的现男友是坐在餐桌边吃饭,甘敬是在求人帮助的,而求人帮助的姿态必然不能俯视、不能高高在上,他从进门到单膝跪地掏出手机,一系列动作很自然很一气呵成。

  导演在监视器后面默默点了点头,阿甘果然是很不错。

  “嘿,你来这做什么?”

  “我对你没什么可说的!”

  米歇尔惊愕的说出了女角色安妮的台词。

  甘敬摇着头,语速急切甚至带有一丝哭腔的说道:“不、不,你是我唯一信任的人。”他这个时间点是刚刚拍摄到基金会的证据以及被附体遭受了追击,心态很不稳定。

  “你疯了吗?你在干什么?”米歇尔看了眼现男友,又看向这个激动的有点不太正常的前男友。

  “不,我闯入了生命基石!我想我被感染了!”甘敬表情突然亢奋,手上划了一半的屏幕忽然收回,他看向安妮的现男友,用手指指了指自己手机,口中发出了不明意义的音节。

  米歇尔把手放到阿甘额头,感觉了一下对自己的医生现男友说道:“温度很高。”

  甘敬突然猛然站起,往后一退碰到了正端食物上来的服务员,一边瞪大眼睛,一边伸手抓过餐盘的食物。

  “我现在情况很糟糕。”这句台词显得阿甘似乎稍微清醒了一些,然而,下一刻,他在餐厅顾客的众目睽睽之下把食物囫囵的往嘴里塞。

  这看起来绝不是一个正常人的动作。

  这段戏份里应该怎么让对手和观众认知到角色的不正常状态呢?

  甘敬选择的就是时而清醒时而迷糊,语无伦次和清晰自述无隙切换,最后……彻底把饥饿表现出来。

  这个中年失意男人在把餐盘里的食物塞进口里之后狠狠的咬了一口又猛然像是吐痰似得吐出去——不得不说,这个姿势不太雅观,餐厅里的顾客配合着发出了惊讶声。

  甘敬一把把食物放回了餐盘,对服务员说道:“这是死的,死的。”

  在共生体上身之后,他的食谱显然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坐着的安妮一脸茫然懵逼,无妄之灾的服务员就更懵逼了。

  甘敬左右环顾,视线放在了旁边餐桌的食物上,他快步走过去赤手从顾客盘里夺过来尝了口又重新扔下。

  这时,米歇尔和她的现男友站起来阻止阿甘的动作。

  甘敬咬着牙,面容狰狞的回身,右手一把按在了这个阻止自己的男人脸上,他狰狞着、犹豫着,片刻之后摇头道:“这个不行。”

  已经有些无意识的男人摇摇晃晃的甩开两个人的阻拦,换了一个餐桌,换了一种食物,然而依旧是咬一口、吐一口。

  “别这样,我要报警了!”服务员开始上前愤怒的呼喊。

  甘敬大口喘着气,伸手去拉开自己的夹克,大声道:“有人觉得热吗?”

  没有人回答,所有人都是惊讶、惊慌的瞧着这一幕。

  甘敬一把脱掉了夹克,露出了里面浅棕色的卫衣,他直愣愣的奔着楼梯旁鱼缸走去,然后一把就跳了进去。

  顾客们或站或坐的围观,米歇尔的男友在和服务员交涉不要叫保安和报警,米歇尔则是快步跟上阿甘。

  哗啦一声。

  整个人坐在了大鱼缸里。

  这下,舒服了。

  甘敬发出了压着嗓子的呻吟声,不觉得热了,他把脖子往后仰着,有点泡澡的意味。

  “你疯了!”米歇尔双手扒着鱼缸,低声的咆哮。

  “挽救人类!”甘敬语速急促低沉,“我道歉!”

  “道歉?我的上帝,我不是……”米歇尔一脸的愤怒。

  “我有一个计划!”甘敬斩钉截铁的说道。

  下一刻,两人压根不在一个频次的急促交流被他自己的动作打断了,甘敬猛然把手往鱼缸水面一拍,溅起水花逼退了米歇尔,然后……抬起头来手中就多了一只八爪鱼。

  这一秒,饶是甘敬拥有很丰富的表演经验,并且成功斩获了诸多大奖,他仍旧是忍不住从构建的角色上走出来了一下。

  然而,影帝就是影帝,不管是戛纳金棕榈的还是奥斯卡小金人,影帝就是诸多同行的表率!

  甘敬几乎是瞬间又重新成为剧本中的角色,失业记者埃迪。

  他一抬手一低头,八爪鱼的触角就塞进了嘴里。

  八爪鱼,软体动物,生命力极强,甘敬从来都不喜欢吃这个,嗯,熟的就不喜欢,现在变成了生的,那自然是双重的抵制。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是被拉长了,口腔里的触觉变得十分敏锐,滑腻的触角带来一种腥咸的味道。

  表率!表率!影帝!影帝!

  这是甘敬的心理支撑。

  事实证明,心理支撑是有效果的,口腔的触觉在变得迟钝,甘敬饰演的埃迪进一步动作,用劲咬了一下口中的八爪鱼。

  求生欲望很强的八爪鱼动了动触角。

  甘敬感觉这只软体动物的触角似乎是碰到了自己的咽喉!

  “还要再忍吗?”

  “不要了。”

  甘敬电光火石间的念头完成了自我问答。

  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

  下一秒,甘敬从艺以来最夸张的NG出来了。

  “呕!”

  他吐了。

  “快给阿甘拿毛巾!”

  “赶紧把阿甘扶出来!”

  场记和助理慌慌忙忙的把影帝大咖从鱼缸里捞出来,现场变得有点混乱。

  甘敬用大块浴巾擦了擦水,漱了漱口,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重新被丢入水里的八爪鱼,它很闲适的趴在了缸底,悠然自得。

  事实证明,心理建设这种事显然也是有限度的。

  甘敬收拾了好一会才缓过来,这种生吃的戏份真是一个新鲜的挑战,从未尝试过,所以出了点小差错。

  “没事,没事,导演,这只八爪鱼显然是盐放的多了。”甘敬冲着关切的鲁本导演调侃了一句。

  鲁本幽默回应:“或许,我们应该给你加点芥末。”

  甘敬哈哈一笑:“嗯,这样我的表演就是自然而然的狰狞了。”

  鲁本微笑。

  过了会,导演问道:“要不,咱们今天就先收工,我们明天可以换点别的什么,比如鱼之类的。”

  甘敬呼了一口气,摇头明确拒绝道:“不用,不用换了,就用这个,一手抓不下的八爪鱼在镜头里还在不断蠕动,另一只触角被主角撕咬。这样的效果立意是没问题的。嗯,我只是需要适应下。对了,前面有没有问题?”

  鲁本想了想,这段戏份是稍微折腾了一下才NG的,但是现在一回想,阿甘吐前面的戏份好像是真没什么瑕疵,一个中年男人落魄无措的状态表演非常好。

  导演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没什么问题。嗯,阿甘,你会不会觉得剧本前面铺垫的戏份稍有些长?”

  甘敬喝了口助理递过来的茶水,笑道:“还行。为了树立这个主角人物,铺垫稍微有那么一点长,但是漫威是想做成一个系列片的,这样的铺垫就挺合理。大家考虑的肯定不是一部片子,哪怕稍微牺牲首部的一些篇幅也是值得的,从长远出发嘛。当然了,铺垫也可以用其他的点来不显得无趣。”

  得嘞,这个是明白人,鲁本心里嘀咕了一句,作为导演他当然也知道是这样的,只是牺牲了这部片子的开头没准是影响到票房成绩和口碑评价,下一部是容易拍了,可是下一部导演未必是自己了啊。

  本来还想借助阿甘的影响力试试缩短前面内容的……

  “也是。”导演鲁本最终是简单的承认了这一点,把一点小目的只化作了闲谈。

  一番休息和调整大概持续了四十分钟,甘敬重新补妆换衣,然后,拍摄继续。

  今天只是第一次拍摄,剧组的各个部门对于演员状态和习惯也在适应当中,刚才一番拍下来,演员当然是好演员,花絮也真是很花絮。

  制片人阿拉德在一旁看着的都有在考虑是不是可以用这个NG片段当作宣发材料了,不过他最终还是按捺下了这个想法,大咖的形象维系也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在没有征得同意之前还是不要破坏双方关系的好。

  第二遍拍摄开始。

  这一遍开始前甘敬是先小心翼翼的拿着八爪鱼估算了一下,到时拍起来能拿捏下触角长度,这样一口咬下去不会太有刺激性。

  有了这么一个不再大意的准备工作,有了第一遍NG的拍摄经验,这一次的表演就颇为顺利了。

  前面依旧稳定的表演状态,吃八爪鱼时的饥饿难当,人物不同状态的来回切换,这些表现的都很好。

  看天色,今天是还能继续拍摄的,不过第一天的戏导演和制片人都不打算拍太多,这段戏只算是小小的尝试,除了吃以外,阿甘的角色表现某得问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