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935章 片段(二合一)

第935章 片段(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098更新时间:2018-12-30 07:34:48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大人物要有大人物的派头。

  这是甘敬把握剧本角色时结合的现实生活思考。

  当自己成为一个公众人物之后一言一行都会被媒体放大、被粉丝注视,那么,于己而言是四个字,谨言慎行——多少公众人物因为做不到这一点而被打落尘埃,人这种复杂动物,总是容易膨胀。

  对外而言,也是四个字,斩钉截铁。

  新闻发布会上要这样,电影首映式上要这样,公司年会上要这样,路演宣发上也要这样,哪怕,事情走向未必是按照想象发展,可是镜头下的自信最起码会感染到公司的自己人,以及相当部分的影迷粉丝。

  甘敬在处理《寒战2》里刘杰辉这个角色就是这样,作为一个新晋警务处处长,他在面临质疑的时候一定要有自信,要展现出警队老大的魄力,周闰发饰演的简奥伟哪怕质疑的再强烈,他也不能抡起袖子干啊,现实生活也没有这样的不是?

  ——噢,宝岛政坛除外。

  “不依常规和不合法,绝对是两回事。”

  “寒战行动,因为廉政公署才可以抓到李家俊。”

  甘敬只是看了一眼周闰发就面向了此刻坐在上面的群众演员,他们是立法会的高层,会是研讯结果的裁定者。

  尽管是要面临周闰发的询问,但甘敬只需要对这些高层负责才对。

  甘敬在说话回答问题的时候上半身保持不动,合拢的双手也没有变换,只是动了动头面朝的方向,这是在用肢体语言来表现人物。

  同时,他仍然在用语调来表现角色。

  面对周闰发从疾转缓的质疑,甘敬说出了这一幕最为重要的台词。

  “我认为,是因为我的升迁,严重影响到某些人的既得利益。”

  “我想借立法会这个听证会,跟这帮人说一声,香港,不是你们为所欲为的地方。”

  甘敬这话说的铿锵有力,表情严肃,与刚才的对比是放下了合拢支撑起来的手臂,这样镜头是可以拍到一个正式的上半身,犹如新闻发言一般。

  到了后期剪辑的时候,这段听证会的镜头会有其他人的观看反应,他们会从电视机里看到警务处长的发言。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这部片子所有表达的一个主旨。

  或许,这也是安乐影片汪强有信心影片过审的原因,有斗争,但胜利的是正义方。

  这段戏份到了这里还没结束,甘敬展现了自己的台词和细节功力,周闰发用了最后一个表情收尾。

  镜头是给了周闰发表情特写,他脸上有一丝很淡的似笑非笑,不注意看还有点品不出那个意思,但是这里如果给浓了情绪反而会失真。

  所以,当甘敬收工之后去看监视器里的画面时真是心里感叹了一声,周闰发还是可以的,之前的一些疑惑得是导演背锅。

  同样,周闰发对于第一次有合作的阿甘也很满意,这段戏只是牛刀小试,但很显然,阿甘功力不浅,对于人物的把握很到位,并不会把这样的上层人物处理的很做作。

  接下来的拍摄,甘敬就继续了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

  因为导演梁乐民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和尝试,所以中间略有些磕绊,但是大咖的自我调节能力都很强。

  实话说来,甘敬其实并不觉得《寒战2》里的人物角色有难度,它虽然标榜了是后港片时代的经典影片,可甘敬自我体验还是觉得比不上《无间道》。

  只是,如那样的影片是要靠缘分的。

  在这部片子里,三位大咖的表现都在水准线上,但甘敬收工之后自我琢磨总觉得差上那么一点。

  这一点,就是和经典之间的差距,可也不单单是演员表演状态就能解决的问题。

  剧组拍摄打乱了故事上的时间顺序,梁乐民眼瞧着阿甘表现的很好,临时是把影片末尾的戏份拿出来拍,这一段就是警务处长刘杰辉胜利之后对幕后黑手之一在机场所说的话。

  这个幕后黑手是警队前警务处长,经营着很大的政界势力,同时,他是控制了警队内部系统的相关采购公司。

  这段戏份就不是在片场,而是挪到了香港国际机场。

  剧组拍摄前是不得不清理了一下周边,尽管是有和机场方面沟通过了,可是来往的旅客不是不断驻足观看。

  “阿阿阿阿甘甘(破音)!”

  “阿甘,我要给你生猴子!”

  甘敬坐在沙发上一度以为自己是个小鲜肉,只是在听到了“生猴子”的粗犷声音后忍不住侧头去看了一眼,嗯,汉子什么的看着还挺彪悍的。

  影帝冲着粉丝挥了挥手,给予了假笑回应。

  “阿甘,笔芯,笔芯!”终于有女粉丝的声音了,听起来还算不错。

  甘敬略感欣慰,稍有些羞涩的比划了一个现在网上比较流行的姿势,随后赶紧又正了正脸色,这群妖怪,差点让自己破了功。

  拍戏,拍戏,这边要拍戏呢。

  导演梁乐民检查了一边场景设置,发现没什么问题之后一路小跑的到了阿甘身边:“阿甘,这粉丝围着不走,你和他们交涉一下。”

  “这在机场,他们一会就走了吧?”甘敬有点诧异。

  梁乐民说道:“刚才我听到有的旅客已经是改签机票了。”

  “……”甘敬有些无语,想了想侧身对那边围观的粉丝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粉丝们也纷纷回了个“嘘”……

  甘敬有些汗然,总觉着香港机场这边遇见的粉丝和国内碰到的不太一样,好像是更魔性一些。

  “行了,咱赶紧拍吧,争取不要来第二条了。看起来等下是要签名合影什么的,这改签的也是没谁了。”甘敬对于有些呆愣的导演如此说道。

  梁乐民回过神来连连应下,他一边往监视器那边走,一边回忆近年来听说了香港明星排场,似乎好像大概还真是没这么表现的,阿甘在港的粉丝还真是挺多的。

  这段电影末尾的戏份是两代警务处长的对话。

  甘敬对此的理解就是新派警察和老派警察的交锋,他饰演的刘杰辉是新晋提拔上来且出乎老处长蔡元祺意料的,因此是有了一系列事情的发生,而蔡元祺一方显然是失败了。

  场记打板。

  甘敬穿着合身的笔挺西装带着一种手下昂然迈向蔡元祺所坐的沙发,前任处长因为计划失败是要先出国避避风头。

  饰演蔡元祺的演员张国柱也是位老演员了,他在阿甘清晰的皮鞋声中抿嘴注视着当今警务处长的落座,注视着他翘起了腿。

  “蔡Sir。”

  “刘Sir。”

  “知道你走,特意来送你一程。”甘敬翘着腿、轻轻拍着手里的档案,脸则是微微往后仰,整个人呈现出来的状态是锋锐。

  这时镜头里面是从侧面拍摄,拍出来的两个单人沙发上前后两任警务处长的对峙,中间是个茶几,远处则是警察在清理周围候机旅客的背景。

  “我已经忘了,你以前有没有跟过我啊。”张国柱让右手在沙发边上招了招,带着几许笑意的摆出了自己的身份。

  甘敬脸上殊无笑意,抬了一点下巴:“我非常幸运。没有。”

  整个人的攻击姿态随着他轻微的动作和直白的言语已经做的非常到位。

  “你,不懂礼貌噢。”张国柱侧了下脸,收起了嘴角上的笑,他前面的话是试探的话,作为一个老辈的警务处长,他成长起来的年代是一个颇为混乱的时期,排资论辈、门生故旧是常态。

  相较而言,刘杰辉无疑是新派的。

  作为这样的对比,镜头下分占了画面两部分的两个人在穿着上也有强烈的对比,阿甘是最标准的正装,张国柱则是一个灰色的外套休闲。

  “大家都当过处长,自己人太讲礼貌。虚伪。”甘敬台词说的连贯,没有处理的凝重,就是在用一个平静的语调,只是他的表情仿佛斧凿刀刻一般,线条明显。

  两人继续言语交锋,甘敬依旧保持着自己略带攻击姿态的表情,言语上仍然沉稳,二郎腿翘的仍然蔑视。

  “我已经有足够证据,警队第三代电子通讯系统根本就是你的私人公司。”

  “来之前,保安局局长帮我请示过特首,我得到的指示是,基于香港稳定和警队声誉,可以有条件特赦你。”

  “一,李文斌继续过他的退休生活。二,一个月内你要卖掉所有通讯系统的股份。三,你离开之后,永远不能再踏足香港。能做到,特区政府将会暂时搁置起诉你的权利。”

  终于,言语上的交锋用上了实质的内容,而且一用就是很干的干货,甘敬在说完这最后一句的时候是把手中的档案仍在了面前茶几上,目光逼视面前的前任警务处长。

  张国柱表现人物的方式是坐着微小幅度的扭头,虽然简单,但看起来效果还算可以:“你要拿我和李文斌作筹码?你以为这样子就能保住自己的位置?”老派警察习惯拿筹码和位置来说话。

  甘敬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眼神有了一个明显的波动,他缓缓站起来,走了两步到了依旧坐在沙发上的张国柱身边。

  甘敬的表情在这一刻也有了变化,之前言语交锋上酝酿出来的情感终于积蓄到最后一句台词上面。

  “我不管你跟你背后的人部署了什么,我只给你最后一个命令。”他俯身逼视张国柱的侧脸,“Stop,and get out!”

  语调高昂,只是……甘敬在说完之后就喊了停。

  “导演,导演,我觉得我说这一句好别扭啊,我能直接用中文说不?”甘敬酝酿了半天的话用英语来总结就觉得不太对味。

  梁乐民屁颠颠的过来,咂摸了一下,说道:“这几个很好啊,很能表现气氛和强烈的情绪。要不怎么说?用中文,‘停下,滚开’?这样说好像那股范不太足。”

  甘敬看了一眼没说话的张国柱,又看了一眼导演梁乐民,他自己在口中重复了几遍。

  “Stop,and get out……停下,滚开。”

  这样说好像是有点别扭,说起来好像不太能一以贯之。

  “阿甘,我监视器里看你刚才挺好的啊,香港这边是有历史的,说几句英文都很正常。”梁乐民劝解道,他不觉得这里需要改动什么。

  甘敬微微闭眼,体会着警务处处长酝酿情绪到顶点的状态,那种时候用中文应该怎么表达呢?

  嗯,想一想,想一想,阿甘,用你聪明的大脑想一想。

  甘敬做着自我鼓励,然后,真就起到了作用。

  “导演,最后那么一个片段重新拍下,我试试。”

  梁乐民点头,没多说什么,重新屁颠颠的回到了监视器面前。

  摄像头继续工作,张国柱坐回了原来的沙发。

  甘敬慢慢走到了前任处长的身边,弯腰发号施令:“我不管你跟你背后的人部署了什么,我只给你最后一个命令。收手!”

  甘敬这一次的处理就是顿了顿,语气也不如刚才强烈,更多了一些低沉,随后吐出了最后三个字:“滚远点。”

  Stop翻译为收手,Get out翻译为滚远点。

  甘敬觉着这样说起来通顺多了,最后的蔑视和愤怒感也挺充盈到位。

  “OK,没问题,阿甘,咱就用这一版。”梁乐民从善如流,作为一个比较沉默寡言的导演,他心里的思虑还是挺多的,这种小细节极擅于听从大咖们的意见,更何况,阿甘这样演好像确实好一些。

  甘敬一直板着的角色脸终于放松了下来,露出微笑和宝岛演员张国柱握手,夸奖道:“您演的真挺好的,很有味道。”

  “阿甘,客气了。”张国柱话不多,紧紧的握了下手方才松开。

  对很多演员来说,阿甘的大名可真谓是如雷贯耳,而真合作之后又有名不虚传的感觉。

  这段戏结束的还算顺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它会放在电影的最末尾。

  甘敬谢过了剧组工作人员,转身一看,依旧围观的粉丝们已经翘首以待了。

  这些追星风格和内地不同的粉丝,甘敬在走过去的时候略觉打怵,生怕他们做出一些不雅行为,不过好在人到近前之后倒是回归理性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