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923章 喳喳(二合一)

第923章 喳喳(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142更新时间:2018-12-30 07:34:42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公元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农历正月廿一,宜开市。

  谭家京剧社的开年汇演定在了这天的晚上七点。

  甘敬昨天睡得晚,但是睡眠质量不错,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半,简单洗漱一番之后出门准备吃早午餐,他不担心客人们的饮食,因为都是之前吩咐好的。

  “咦,老科,你这黑眼圈,呃,你这疑似黑眼圈是怎么回事?”甘敬有点纳闷的看到正在打哈欠的科比,“昨天没睡好吗?还认床?”

  狗子哒哒哒的走过来在餐桌边绕了一圈。

  甘敬喝了两口豆汁,惊奇道:“你半夜不睡觉是出去干啥呢?”

  科比被问的也有点惊奇:“你怎么知道我出去了?”

  “你吵到我的狗了啊。”

  科比看着阿甘这样一副理所当然回答的模样,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其中的逻辑关系,过了一会之后他决定描述下自己早起的见闻。

  “凌晨四点的京城,我看到了道。”

  嗯?这货有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意思。

  甘敬一边喝豆汁一边听着科比早起的描述,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到的华夏文化句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凌晨起来迷迷瞪瞪,反正听了一会之后大致是这么个意思。

  清气上升,浊气下沉。

  凌晨四点,阴阳混成。

  “成吧,今天天气是一般般,你吃过饭就睡个回笼觉吧,晚上还得登台呢,你要是把我这舞台汇演给搞砸了,动画特效费用就得加钱了啊。”甘敬安抚了下没见识的老外,吃了早餐就开始在庭院里开嗓。

  因为之前推迟,所以他会连续登台三晚,也算是以大师之功为京剧开个新气象。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如果京剧没有新的观众进来,那迟早会死亡。

  现在,一部得到了奥奖的京剧纪录片正是引来了活水,当然,活水能不能源源不断还要看谭家京剧社的后续作为。

  相较于传统戏园子,谭家京剧社目前做的东西都是前所未有的,大胆对武侠小说进行改编且有意考虑某些经典影视作品的京剧化、结合了网络进行宣传和包装、积极参与对外交流活动……

  现在在京剧圈里已经是有个隐隐的叫法,谭家京剧社是在搞“新京剧”,幕后推手自然是那个电影大咖阿甘,也是老谭这辈子收下的最后一个弟子。

  可偏偏,这最后一个弟子还真就成了事!

  难道冥冥之中自有钦定?

  外界的一切想法都不被甘敬所在意,荣誉、诋毁、猜测、漠视都只是旁人的,他自己只要一步步往前推进就行了。

  晚上六点二十,京剧社的后台极其热闹,要登台的演员、来访的同行、影视圈捧场的朋友,以及篮球圈的退役名宿。

  “噢,这是什么?抹在脸上会有伤害吗?”

  “哇,真是神奇。”

  “声音怎么变了?”

  科比满场溜达,十分新鲜,他没想到电影大咖阿甘的背后还有这样一面,真是很有东方神秘文化的韵味。

  跟着这位篮坛名宿负责沟通交流的是京剧社的二师兄,他满口流畅的英文丝毫没有障碍,对于某些京剧的专有名词也是信手拈来。

  这些年,谭家京剧社的足迹也是遍布全球了,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只能是微笑、say hi,到了后面自然就有一批人认真钻研交流语言。

  现在,这种为老外介绍京剧全程无碍的交流在京剧社的自己人看来都是常事,可是在来访的外面同行看来那就了不得了,赫然就是一股大家风范,原本是被调侃着的所谓“新京剧”似乎真的来了。

  晚上七点钟,汇演准时开始,甘敬先顶着一副妆容上台开场聊几句。

  “大家新年好,感谢各位观众的捧场,感谢诸多好朋友的捧场。”甘敬一身长袍,拱手道谢,“本来说是年前的,后来碰见点事,没法子就到现在了,希望今天大家伙听的高兴,谢谢各位了。”

  甘敬再次鞠躬道谢,他迎着掌声摆了摆手,转回后台,第一幕戏不是他上。

  “哟呵,我看刚才下面坐着不少德云社的人啊。”甘敬向小师妹谭珊说道,“乍一看,我还以为是到德云社看相声了呢。”

  谭珊笑道:“人家爱听戏,怎么着还不欢迎啊?”

  “没有,就觉得好玩而已。”

  谭珊又道:“前阵子我还听说老郭想要正式拜到麟派下面呢,那人家可就不是爱好者了,也是有名有辈的。”

  “诶?那他是要拜哪位老爷子?”甘敬坐在椅子上仰面问道。

  “是要拜赵麟童赵师兄。”谭珊很清楚圈内事。

  甘敬一愣,随即笑道:“那要是拜了,敢情我见面还能喊句师侄?”

  谭珊正色道:“按辈分那你就是正经的师叔啊。”

  甘敬眨眨眼,觉得世界挺有趣,他对京剧内部的师承派别完全不了解,平时更是全然没有走动,尤其让京剧社着手新编曲目之后不知道多少人看自己不顺眼呢。

  两人又聊了几句就听见外面的锣鼓已然是敲响了,第一个曲目《沙家浜》正在上演,这是谭家的拿手曲目。

  甘敬心有所感,起身走了几步轻轻掀起幕帘一角。

  从这个角度是瞧不见舞台上的演出的,但是他能看到观众席,整个京剧社满满堂堂,后排架设着摄影机,媒体记者们也时不时的举起照相机拍摄。

  “师妹,所以,紧跟着时代还是有效果的,对不对?”甘敬落下了幕帘,转身对自家师妹有些感慨的说道。

  谭珊是整个京剧社最前沿的京剧演员,她直播界混的风生水起,在网络潮流里她是传统文化的代表,在传统京剧里她是流行人物,对于一切变化体会最深。

  “我很怀念在四合院里的时光。”谭珊轻轻说道,“但是在京剧社看到满座的观众又打心里高兴。”

  “如果非让我选的话,我选京剧社。因为,师父看到这些也会很高兴的。”

  甘敬动了下嘴角,笑了笑,点点头。

  黑大个科比这个时候正好凑过来,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称赞道:“阿甘,你这里很有魅力,能拿奥斯卡果然名不虚传。”

  “成了,这话我都听你说了好几遍了,你们外国人不会换着法子夸么?”甘敬一边说话一边活动着四肢,“你把那几句中文练练好。”

  科比比了个OK的手势,这很OK。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甘敬第二个曲目《捉放曹》登场。

  大师出马,一切都很顺利,反响也很热烈。

  到了倒数第二场结束的时候,其他人都先下台,甘敬一个人留在了舞台上,接过了大师兄递过来的话筒,调匀了气息之后才说道:“今天有个朋友正好从国外过来,我瞧着机会不错,就想着让他也露露脸。”

  噔蹬噔。

  科比化着张飞的妆容登场了,他一边冲着观众席摆手,一边露出和脸上粉末一样白的牙齿。

  “介个是科比,来国内聊点其他事,昨天教了他几句他非说今天就能登台唱。那是骡子是马就走出来遛遛呗。”甘敬介绍前因后果,“我还和他打了个赌,就看你们掌声热烈不热烈,我才给不给他要做的动画打折了。”

  哗啦啦,还没开始掌声就很热烈。

  甘敬笑笑:“嘁,嘁,你们掌声小点,这傻大个是外国人,我才是咱们自己人,傻不傻啊你们。”

  观众席上一片笑声,大家看着旁边科比露齿的笑容,知道他没听懂阿甘在说什么。

  “Are you OK?”甘敬向科比询问。

  “OK。”科比自信回答。

  甘敬点点头,冲着后台比了一下,伴奏音乐就响了起来。

  ——外国人把那京戏叫做Beijing Opera,没见过那五色的油彩楞往脸上画。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

  ——黑脸的张飞叫……

  舞台上就站着两个人,甘敬从开口一直唱到这里,然后稍微变了变音调,伸手示意科比接腔。

  于是乎,这位黑张飞自信开口:“喳喳。”

  甘敬点点头,连忙把伸出去的手收回来,示意还是自己唱,然而还是唱的这么几小句:“蓝、红、黄、白,黑脸的张飞叫……”

  科比:“喳喳。”

  如是者三,科比一身袍子,划着妆容,愣是就发着相同的音节“喳喳”!

  黑脸的张飞叫喳喳?

  这么个叫法?

  天然黑,叫喳喳。

  台下观众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待到第二遍之后全都乐翻了,尤其一群说相声的人最是合不拢嘴,这有点相声桥段的意思啊。

  到了第四遍的时候,科比不乐意了,推了一把旁边还要再来的阿甘,字正腔圆的用中文说道:“伙计,怎么回事啊你?”

  又是出乎台下观众的意料,笑声再次沸腾,实在是这个戏剧化的画面看着太逗人了。

  科比说完这句话,伸手一把夺过阿甘的话筒,仍旧是用中文说了句:“我行,我上。”

  甘敬往后退了两步。

  科比这才开口,音乐伴奏也从前面开始响起,他是从开头唱的。

  “外国人把那京戏叫做Beijing Opera……”

  一段三分多钟的戏歌,科比这个黑老外独自一个人唱了下来,几乎是没跑调。

  待到他完结的时候,台下掌声比开始还要热烈。

  甘敬“咳”了一声,问道:“唱得好不好?嘘,你们轻声点回答我。”

  “好!”震耳欲聋。

  甘敬摊摊手:“得嘞,打折打折。成了,我回去换一身再出来给老少爷们表演一出《霸王别姬》。”

  在掌声中,科比和甘敬回转后台。

  “怎么样?我看观众笑的挺开心的。我们唱得不是很传统的艺术吗?为什么他们会笑的这么开心?”科比尽管是按照嘱咐那么说了,但是还有些不理解。

  “因为唱得接地气,不错,挺好的,这次真得谢谢你。”甘敬踮起脚拍了拍老科的肩膀。

  “你一定一定一定要把我的动画做好。”科比想起了正事。

  甘敬笑道:“放心吧,绝对顶尖级别。”

  小师妹谭珊这时候举着手机走了过来,说道:“师兄,给直播间的观众们打个招呼吧,还有科比。”

  “嗨,多谢大家关注京剧,也希望大家能喜欢这门艺术。我身处京剧的现在,你们是可能的未来。”甘敬说的很正式。

  相较而言,科比就是用之前阿甘教的那一套中文说辞:“新年快乐,我是蜗壳。”

  弹幕遮屏了……

  “我来给师兄换妆,直播就先关了哈。”谭珊转了下前置摄像头,然后看到一串的“不要关”,她想了想,在征得师兄同意后把手机放在一边对准了自己这边。

  以往直播没有播过小师兄的上妆,其实没啥区别,但是妆容下的人不同,那热度也自然就不同了。

  很快,观看直播的人数就急剧增长,哪怕,这化妆的两个人都很沉默。

  晚上九点半,最后一出《霸王别姬》上演,在经过了前面的花絮笑声之后,最后一场再次彰显了当之无愧的大师本色。

  这是这个时代最巅峰的京剧唱腔。

  所有在场的人都有着这样一种强烈的感觉,随之而来的还有种熟悉的遗憾,这是阿甘啊,影帝阿甘。

  二零一七年谭家京剧社的第一天汇演落下帷幕,甘敬携谭家京剧社全体成员上台鞠躬感谢。

  闪光灯不断,掌声不断。

  甘敬心情很好,接着为粉丝观众签名合影,一直是折腾到接近十二点才算是完毕,而这时,郭德岗仍旧还在。

  “郭老师,一直被观众围着,不好意思,久等了。”甘敬之前有让大师兄招呼着,这会见了仍旧表示歉意。

  郭德岗是说相声的,这个口才实在了得,三言两语之间就去了生分,他自己就提到了要拜赵麟童老爷子为师。

  到了最后,郭德岗才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他想着和阿甘上台搭场戏,明天或者后天都行。

  甘敬对这个要求很惊奇:“郭老师,你在德云社台上不就直接唱了么?专程来我这边啊?”

  “你是大师啊。”郭德岗就回了这么一句。

  甘敬耐心等待了一会,这群说相声的,得多听两句才知道是不是在抖包袱。

  然而,并没有下文。

  “那成。”

  甘大师答应了下来,他很乐意接受能扩大京剧影响力的不同方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