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920章 感言(二合一)

第920章 感言(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323更新时间:2018-12-30 07:34:40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瑞士的冰天雪地颇是让人心旷神怡,不过即便是在这天高人远的地界也是有华夏新年佳节的气息。

  时至今日,经济的高速发展让不少有条件的家庭选择外出过节,而出国在外最为体现春节气氛的着装莫过于红火的唐装了。

  甘敬在这片滑雪场就见到了好几个不同家庭的相似唐装,有种撞衫的蜜汁尴尬。

  过节一线牵,珍惜这段缘,出来玩的人当然都认识阿甘,也或开朗或含蓄的请求了合影。

  甘敬没什么架子,这种时候当然不会扫兴,他在拍了几张之后干脆是组织了一波来这边度假的华夏家庭拍了一张大合照,然后把这张合照放在了自己的微博上。

  这是大年三十以来他第一次更新动态。

  ——祝大家新年快乐。

  很正常很普通的动态,结果还小小的上了下热搜,大家很好奇阿甘现在身处的地方,因为背景中还有外国人在观望。

  很快,因为有合照中其他人的微博发布,阿甘所在的滑雪场被确定了下来,一群粉丝“叫嚣”着要飞去国外来一场邂逅。

  甘敬本来没怎么在意,可是看到这些人在自己评论下讨论的热火朝天,甚至有的粉丝都晒出了订机票的截图。

  这一下,他就有点坐不住了,赶紧又更新了下,表示自己即将离开格林德尔瓦尔德滑雪场飞往美国洛杉矶,一是为了自己公司【阿甘在这】的事务,二也是打算再去迈阿密的沙滩晒晒太阳,这边二月份的温度有二十来度很是适宜。

  这一趟的行程将会持续到二月底才回转国内,《东方艺术的落幕》在之前已经被揭晓,成为了竞争奥斯卡最佳记录长片的五部作品之一,而最终奖项的揭晓是在2月26日。

  “怎么样,狗子,体验过寒峰也体验了骄阳,这是不是你狗生中最难忘的时光。”甘敬躺在沙滩的遮阳椅上吹着海风,只有一些细微的感叹,有钱的感觉还挺好的。

  出道这些年一直忙忙碌碌,花钱也有也还真是花大钱,可是具体到生活上主动去体验多奢侈的消费好像也挺少的。

  嗯,车子人家有送,那是代言的。

  嗯,衣服人家有送,四季全都不通。

  衣食住行,好像也就别墅买着算是花费比较大的了,至于吃嘛……

  甘敬凝神想了想,平时还真没在意这个,一般都是别墅区外面订制的服务,味道都挺不错。

  “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狗子趴在柔软的沙滩上,忽然对刚才阿甘说的话给了回应,“可能就是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吧。”

  甘敬的心一下子被触动了,他侧过身,掀开脸上大大的墨镜,感动的说道:“是吗?没想到居然是这个?”

  狗子同样侧过身,把狗头对准了阿甘,说道:“是啊。我从来没想到两脚兽居然也会说狗语。”

  “……”

  世界之大,人生乃至狗生之玄奇可见一斑。

  有的时候,甘敬真的很怀疑这只狗独自一狗在家的时候有在偷偷上网看相声——这只狗又不是干不出这样的事!

  如此度假到二月中旬,元宵一过,国内已经是开始复工了,原本似乎是保持了默契而在网络上休战的几方人又开始频频发声,甘敬这种时候就只是静观其变了。

  其实,骂战也好,舆论也罢,这些声势看着大,看着你来我往,但归根结底还是要落在实质证据、实际动作上。

  待到奥斯卡颁奖前夕,网络平台上的声调就隐约有了变化,不过甘敬已经顾不上那个,他要率众迎接准备已久的奖项结果了。

  从导演周申到大师兄谭山、小师妹谭珊,他们都是在元宵一过就立即抵达洛杉矶的,差不多有半个月时间,他们就着一直没有停止的公关活动紧急突击了一波然后直到前夕已经是控制不住的紧张了一个星期。

  一群唱京剧的走上最知名电影奖项的红地毯,还要面对全球观众的注视,这样的跨界实在是有有点不得不紧张。

  “师弟啊,你说我要是在镜头前笑的僵硬怎么办啊?”

  “师弟啊,你说我要是在那么多观众面前丢脸了怎么办啊?”

  面对如此无措的大师兄,甘敬只能寄望于自己的实话能让他清醒冷静一下:“师兄,你放心吧,到时候大部分镜头应该都是给我的。你不用那么紧张,还有你们,师兄师姐师妹,请注意了啊,领队的是奥斯卡影帝。他们可能完全分不清你们谁是谁,就像你们看外国人脸盲似得。在这边,你们才是外国人啊。”

  谭山的表情有点垮。

  倒是小师妹的心理建设还强上那么一些,毕竟是渐渐养成了在直播镜头前叨逼叨、叨逼叨的经验。

  “大师兄,小师兄说的对。咱们啊,权当是来旅游一番,刷刷脸得了。”谭珊侃侃而谈,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甘敬投过去赞赏的目光,不愧是京剧女神,小师妹又长大了啊。

  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一番心理建设,一番战前动员,转眼到了第二天真正要开始的时候,甘敬赫然发现最紧张的人已经是变成了小师妹。

  镜头怎么对,步子怎么走,是微笑还是露齿,要不要挥手打招呼……女人就是事多!

  甘敬无奈,只能是不知道第几遍重复自己的经验,这一趟他是让小师妹走在自己旁边的,也算小小的提携,镜头再怎么特写,总也得匀一些给边上女伴吧。

  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四点半,等候已久的保姆车缓缓开动了,这是甘敬有点记不清的第几次奥斯卡经历,他的心情十分平静。

  这部《东方艺术的落幕》已经是到了这一步,很大程度上已经可以说是成功了,最后结果的揭晓只是让它定格为“成功”或者“更成功”而已。

  “杨爱严,我发现你倒是没我想象中的紧张啊。”临下车前,甘敬对不入流的小导演如此打趣。

  杨爱严确实是这群人中除了阿甘表情最为平静的一个:“反正也是拿不到,有什么好紧张的。”

  这句话招来了京剧社一群人的怒视,然而杨爱严依旧面不改色。

  甘敬没再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咋都是这玩意?等会颁奖的时候如果这货还不紧张,我立即登台喊爸爸,就是这么自信!

  走红毯,三步一停,五步一笑,七步一回头。

  只拿到了一个提名却来了将近十个人的《东方艺术的落幕》剧组是红毯上颇为引人注目的一个,不过确实如阿甘之前所说的那样,媒体记者都是纷纷把镜头对准了领头的阿甘,喊人停下脚步摆pose的名字也是喊阿甘的名字。

  小师妹刚开始踏上红毯的时候身体有点抖,她的手心一下子就出了汗,只是在走了几步感觉到小师兄的手掌稳固温暖又坚定之后她慢慢也就放松下来。

  全程走完,甘敬惯例是在尽头接受主持人的采访,剧组其他人就先一步进去找座位了。

  “阿甘,这次你获得提名的是一部纪录片,你是它的制片人,也有配角出席。我们都有注意到,你近年来没有在好莱坞退出新的作品,这是为什么?”主持人拿着话筒问道。

  甘敬笑的很灿烂,对着镜头答道:“我必须要观望一番,我怕在这里拍戏拍到一半就被特总驱逐出去。”

  主持人一愣,笑的花枝乱颤,国家新老大上任,这是一只黑天鹅,整个美国都陷入了困惑、茫然、愤怒、支持的不同情绪当中,而在获得胜利之前,特总对于移民法案有他自己的见解,甘敬浅尝辄止的调侃正是美国人很能接受的玩笑。

  此刻坐在电视机面前的观众们更是笑的开怀,一下子就觉得之前那个在领奖时很有趣的阿甘没什么变化。

  “后面的人来啦,我可不抢他们的镜头了。”甘敬看到主持人笑的听不下来,直接转身冲着后面走过来的梅丽尔点头致意了一下,随后又用一种刻意的声音嘀咕道,“该死,后面是梅丽尔啊,我可抢不了她的镜头!”

  女主持人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容又被阿甘给逗的绷不住表情。

  后面奥斯卡常客且今年又被提名最佳女主角的梅丽尔有些迷惑,她走到近前拍了拍主持人的肩膀,反应也很快,直接从主持人手中拿过了话筒,对着镜头一本正经的说道:“看起来劳拉是不行了,还是我来当主持人吧。等等,我是不是要把刚走的阿甘给追回来让他解释解释对我们的劳拉都做了什么?”

  红毯镜头摇摇晃晃的追踪着刚走不远阿甘的背影,随即就见这位东方巨星很仪式感的摆了摆手,又是一片笑声。

  等到甘敬落座的时候,整个《东方艺术的落幕》剧组都在用钦佩的神色来看这位大咖。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啊?”甘敬边坐边笑。

  小师妹谭珊吸了一口气,严肃道:“我总算知道师兄是怎么厉害的了,我看你,心里就冒出来四个字,游刃有余。怪不得你是影帝!”

  甘敬嗤笑了一声:“我是影帝那是因为我的演技和……嗯,我的公关。刚才那些只是入乡随俗的玩笑罢了,听听就得了。”

  谭珊最近有在困惑于自己的直播,忍不住问了个问题:“这是人设吗?”

  甘敬被问的愣了一下,想了想才说道:“谈不上吧,我不会在节目或者采访里刻意去塑造啥形象,西方式的小玩笑也只是让大家相处的都愉快一些而已,甚至都谈不上长袖善舞,总不能说一个知道两边不同文化的人就是要凹人设吧。”

  “嗯,我懂了!”谭珊握了握拳。

  甘敬完全没懂小师妹是懂了什么,只是眼神注意到隔着一个座位的杨爱严已经是在深呼吸了。

  “杨爱严,等会要真拿奖了,你上去说感言啊。”甘敬饶有兴趣的给了一个突袭。

  正在深呼吸的杨爱严一下子就破了功,他甚至是都被空气给呛到了。

  “什、什么?我?我,我不行。”不入流小导演涨红了脸,声音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不是老板、老板上去的吗?”

  甘敬点点头,很自然的说道:“是啊,之前是这么说的,不过我刚刚改了主意。”

  谭珊:“……”

  “我看你就是欺负我杨爱严!”——这句话闷在了心里没敢说出来,杨爱严愣神了半晌不见阿甘有多的话说出来,顿时知道了这一位怕是认真的。

  小导演“芳心大乱”,第一下想到的是国内经典台词,感谢CCTV,感谢MTV,感谢KTV……不,不能这么说,可,那到底应该怎么说?

  杨爱严仿佛是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

  “扑通!扑通!”

  “嘣!”

  杨爱严左扭右扭之下是口袋的手机杠到座位,他的心忽然平静下来,用手摸了摸手机,拿出来瞧了瞧微信,看到了自家女朋友赵希闵的头像。

  他知道女朋友这会一定是在观看奥斯卡颁奖典礼的直播呢。

  “老板,我等下上去说啥都行吗?”杨爱严怯生生的问了一句。

  甘敬点头道:“你到上面骂他们特总都行啊。”

  杨爱严吸了一口气,心中的想法一下子落实下来。

  最佳记录长片作为奥斯卡奖项中不上不下的一个奖项,它的颁奖是颇为靠前的,也就是说,《东方艺术的落幕》剧组上下并不用忍受正常的煎熬。

  这对这群新人们算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可是,当奖项真正的确定下来的时候,杨爱严一下子软了。

  他自觉双脚狠狠的蹬了两下地愣是没站起来。

  “本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东方艺术的落幕》!”

  这个宣布的声音如梦似幻,但又清晰的回荡在耳边。

  杨爱严喘了一口气,发觉老板真是没有站起来领奖的架势,他只能是硬着头皮强行站了起来,慢慢迎接着掌声走到了舞台上。

  “我、我、我……”

  杨爱严卡壳了,他能看到台下很多大明星疑惑的眼神,也隐约能瞧见老板的表情——似乎是有点恶趣味,太任性了!

  “我要谢谢剧组上下的成员,要谢谢京剧这门伟大的东方艺术,没有他们就不会有这部作品的诞生。但在这一刻,请允许我向电视机面前我的女朋友赵希闵求婚,用这座奖杯!”

  杨爱严口条忽然顺了起来:“我很喜欢她,她也很喜欢我。我也很感谢我的老板,没有阿甘就没有我,我、我想邀请我的老板出任我的证婚人……”

  镜头打了过来。

  甘敬有些惊奇,眉头微微上挑,笑着点了点头。

  杨爱严傻傻大笑,举了下奖杯,鞠躬下台。

  这一出不伦不类的感言算是硬生生抢到了一些风头,哪怕女方压根不在这里。

  甘敬忍住笑,不知道国内媒体会怎么报道这个事,嗯,不管怎么说还是拿到了,嗯,还不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