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915章 好坏消息(二合一)

第915章 好坏消息(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079更新时间:2018-12-30 07:34:38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第89届奥斯卡最佳记录长片初步入围名单的宣布也宣告着甘敬在美国的工作告一段落,他没有第一时间返回国内,先是举行了一个颇为盛大的晚宴感谢己方团队的人,也又一次以之作为和奥奖评委交流沟通的方式。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把生理需求列为最低层次,把自我实现需求列为最高,中间依次需求、社交、安全需求。

  这种公关晚宴正是满足了评委们较高的需求层次,而且,它和外面的酒宴还有所不同,评委们对于影帝影后见的可以说是不少了,但是像阿甘这样的富豪影帝,那还是有些稀罕的。

  这就像吃饭的时候旁边坐着的是超市老板与马云的区别,即便饭还是一样的饭,逼格却是上去了。

  也因此,很多人一边心里是喊着“独立精神、独立精神”,面上一边是笑容灿烂、乐于交流。

  主客尽欢,就是如此。

  等到把所有需要这种时候打招呼的方方面面都捋了一遍,甘敬才是踏上了返程的航班。

  这一趟他的工作时间都是花在了《东方艺术的落幕》的竞争上面,对于各个影视公司的剧本只是寥寥看看就直接拒绝了。

  递过来的剧本里要么是故事不行,要么是人设不行,即便是到了现在,好莱坞里专门为阿甘而定制的角色仍旧不多,尤其是在百日红于亚洲慢慢输出神话世界观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西方影视行业巨头不傻,很多时候它们只是认为构不成威胁,没有必要去处理,并不是不知道百日红是想要做什么。

  “甘哥,《烈日灼心》到前天的时候票房是7.2亿了,再来一个月,没准还能再拿6亿票房呢。”苏赤霞可能是在这一趟行程结束之后最为轻松的人,她这样的助理要想老板未想、做老板未做,不可谓不辛苦。

  现在,也算是坐在收获的归途上,她的注意力就不用那么集中了。

  甘敬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个消息,随后又摇摇头,说道:“春节是在1月份,《烈日灼心》会遭到春节档的冲击的,大过年的,大家的选择面是会喜庆点的。”

  他瞥了一眼戴着耳机不知道在看什么视频傻乐着的杨爱严,又说道:“所以,喜剧才最好卖啊,没什么时间限制,大家什么时候都愿意乐。”

  苏赤霞想了想,笑道:“那甘哥和星爷的那部《我要打官司》一定能成绩不错。”

  甘敬耸耸肩,想着现在的星爷应该还在操心剪辑呢,道了一句:“希望吧。”

  “嘎嘎。”

  一声怪笑打破了两个人的聊天。

  甘敬的眼光再次从杨爱严身上扫过,砸吧了一下嘴,这家伙……没心没肺的。

  从洛杉矶飞回京城的航班很久,这一次在美国几乎是全程忙碌,偶尔休息的时候也挺忙碌,这会坐在飞机上望着窗外的白云悠悠,甘敬的心情有些说不上的放松。

  “甘哥,你在想什么?”苏赤霞好奇的问道。

  甘敬没转脸,仍旧是看着窗外,悠悠的说道:“我在想要不要换个没那么多话的助理。”

  苏赤霞吐了吐舌头,不打扰自家老板了。

  白云悠悠,蓝天依旧,转眼这一年又快要过去了。

  距离公历的2017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

  这一年感觉过的好快,明明之前好像还在公司的新年年会上,转瞬间,百日红又过是一年。

  “希望一切都顺利,希望百日红明年依旧那么红。”甘敬在天上利系统默默许了下一个愿望,不知道这样的祈愿对于系统来说算大还是算小。

  12月17日晚,甘敬携团队回国入京。

  “小苏,你把杨爱严送回去。我跟师兄们,还有师妹,一起去看看我师父。”甘敬在地下停车场嘱咐助理。

  “那后面几天的行程都怎么安排?”苏赤霞询问工作内容。

  “这个先不用排了,到时候再看。”甘敬拍了拍杨爱严的肩膀,说道,“好小子,我在飞机上才知道你居然是把公司里的姑娘给追上手了。可以的,这快过年了,记着别失了礼数,什么事该定的就定了。”

  航班之上无聊,助理苏赤霞有些碎嘴的说了些公司的事情,那都是甘敬以前不知道的小事,听起来倒也觉得有趣。

  杨爱严听到这样的嘱咐,有些憨厚的嘿嘿一笑,摸了摸后脑勺,点点头:“嗯,我现在好歹也是百日红排名第三的导演了。”

  百日红一共签了三个导演,这一趟公关之旅,杨爱严自觉还是有些进步的,最起码这个心理建设是多了很多。

  “杨爱严啊,我说大导演有大胸怀,可不是让你臭不要脸啊,这两者之前还是要有所区别的。”甘敬语重心长的说道。

  一群人都笑出了声。

  杨爱严知道是在开玩笑,仍旧是在嘿嘿的笑着。

  两拨人分开,甘敬是和京剧社的人上了同一个方向的车,本来在美国、在飞机上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现在落在京城的地面上,他忽然有了种很强烈的想要向长辈汇报情况的冲动。

  谭家京剧社现在虽然谈不上红遍全国,但是自力更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当初卖了祖传四合院,现在并入百日红公关奥斯卡,也算是走了条不一样但更宽广的路子。

  师父谭远去世的时候一定想不到这样的场面吧?

  年观前去烧一烧纸,洒一洒酒,望他泉下有知,也觉欣慰吧。

  甘敬坐在车里稍显沉默的望着窗外,一如在飞机上的那样。

  人是很奇怪的生物,绝大多数情况下,甘敬并不相信有鬼神的存在,少数情况下,他宁愿鬼神是存在的。

  ……

  年到初一二,家家打斗叙。

  年到初三四,人客来来去。

  甘敬回京城的第一件事是去给师父谭山扫墓,禀告些许成就,然后他的第二件事是立即飞往了羊城,为当初养育自己的甘爷扫墓。

  从一个小保安变成一个大明星,时间也有八九年的跨度了,甘敬并不是年年都回羊城,说来惭愧,他甚至觉得记忆里的甘爷都有些模糊了。

  只是在看到墓碑上的照片时,他耳边恍惚又响起了福利院过年时甘爷爱絮叨的话。

  什么是打斗叙?

  甘敬到现在都不知道,只是听说好像是羊城这边客家人的说法,不过新年春节,左右不过是家和万事兴、国泰人安乐。

  这次回羊城,行程低调,顺带着,也是匿名的为福利院捐了一笔款,算是聊表过节心意。

  如此之后再回京城,压了两天的事情重新冒到了眼前。

  “老陈,我很想知道,第一季不顺利我亲自出马也就算了。为什么在第一季收视率不错、《闹海》电影也拿下漂亮票房的情况下第二季仍旧不好卖。”

  甘敬坐在老板椅上,让自己旋转起来,感觉借着这个动作能甩掉一点过年前的郁闷。

  “优酷那边肯定是没问题的,大家第一季合作的很好,对方已经是很有诚意的在聊第二季的续订。”老陈皱眉说道,“就是目前考虑的几个电视台态度都有些暧昧奇怪。”

  “暧昧?奇怪?”甘敬直接理解言下之意的问道,“这是什么人在捣乱呢?”

  老陈没回答这个,先说了另一个刚刚确认的消息:“总局那边虽然还没公布,但是现在已经确定会由《大唐玄奘》竞争明年2月份的最佳外语片奖了。”

  甘敬冷静的打了个响指:“不说得奖,它能入围我吃屎。”

  “使不得,使不得。”老陈关切的说道,“太严重了,真入围了我会笑一辈子的。”

  甘敬翻了个白眼。

  “另外,对于你再次拒绝了央视春晚的邀请,似乎有些领导也不是很满意。”老陈又说了个其他的消息。

  甘敬习惯性的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没说话,这已经是两个坏消息了,嗯,祈愿系统的效用呢?这是装死了吗?

  “还有,总局是换了两个分管领导。”老陈如此说道。

  甘敬仰了仰头,这好像是第三个坏消息,熟人总是比较好打交道嘛。

  “还有吗?还有什么消息一并说出来,你怎么一截一截的!”

  老陈低头回想了一会还真是想到了一个:“杭钢新区那边的拆迁进度低于预期。”

  甘敬站起身,摆了摆手:“老陈,过年前这些坏消息就够了,要是还有什么坏消息你就都自己处理了,除非是百日红破产这样你处理不了的!”

  “最近是有点不太对啊,可能……”老陈说到一半沉吟不语。

  “可能什么?”

  “可能是需要找个大师给指点指点,没准是风水变了。”老陈是香港来的,他从小就很受香港风水的习俗影响。

  甘敬侧头注视老陈正经的脸色,过了一会惊愕问道:“你是认真的?”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老陈安之若素。

  甘敬慢慢坐回了老板椅,轻轻挥了下手:“好,准了。”

  老陈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错愕道:“啊?”

  过了一会,老陈纳闷道:“你怎么这么干脆的答应了?”

  甘敬把文件往旁边挪了挪,喝了口半温不热的茶水,蓄势,起身前倾,咆哮了一声:“我找了个一个这么迷信的总裁!我能怎么办?”

  老陈:“……”

  甘敬坐下,老陈喝茶。

  双方选手各自冷静了一番。

  “《烈日灼心》十亿票房的庆功宴,百日红公司年会,《我要打官司》的剪辑商榷,公司整年的业绩汇总,这些应该是年前让人比较轻松的事了吧。”甘敬掰着手指数了一番。

  “《我要打官司》你打算放到哪个档期?春节档肯定是来不及的。”老陈询问。

  甘敬在心里默默推算了一番时间,答道:“五一差不过,就是不知道倒是竞争大不大。”

  “华谊那边的官司下来了,终审判决,咱们输了。”老陈想起一个事。

  “嗯,该赔钱赔钱,挖人有风险嘛,不过今年百日红业绩这么好,这批人都做的相当好。把刘焘他们的违约费赔赔,判下来了咱就认。”

  老陈起身走了两圈:“竞业方面倒是还好,刘焘现在去管园子那边了,等时间一到,他不论是继续管园子还是回影视都行。钱反而是小问题。听说华谊那边是想推个片子和咱们较较劲呢。”

  “和我们较劲?和《我要打官司》?”甘敬觉得有些好笑,他自觉这片子拍的不错,等到票房时也就是一个好与更好的关系,“他们要推什么片子?”

  “冯晓刚嘛,听说是用以前系列,可能是《手机2》吧。当初03年的时候《手机》就卖的挺好的。”老陈思索了一会,“不过也许是个全新的故事,就是套了层皮吧。当年它能拿票房冠军,现在还想拿的话可得问问咱们了。”

  甘敬耸肩:“无所畏惧。”

  办公室里,董事长和总裁继续聊了聊好消息和坏消息,彼此为对方做了下心情疏导。

  等到老陈出去之后,甘敬把椅子滚到了落地窗边,对着下面的风景开始琢磨明年除了《我要打官司》之外应该再做一部什么样的片子。

  迅哥儿不听劝的去拍了一部清宫电视剧,明年档期该空出来了。

  渤哥之前是跟着剧组过一遍副导的瘾,他明年如果不导戏的话也能有档期。

  再加上自己,这样就能立出来三个主要角色了。

  不过,暂时没有合适的剧本啊。

  甘敬想着这样的事情,打算等过两天先和这两人提上那么一嘴,然后在着重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剧本故事。

  一天的时间里都是宅在办公室里度过,不过,这一天甘敬也不是全然都是在处理工作,他在分神之余又瞧了瞧网上对于《烈日灼心》的评价。

  大部分都是持赞赏态度,少部分是瞧见什么地方不合心意了直接就是全盘否定——这在网上倒也是常见。

  正常下班时间,甘敬今天没坐保姆车,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坐了地铁往家里赶,他戴了墨镜帽子,窝在角落里面壁思过,对某些惊疑和猜测的眼神视若无睹。

  叮咚。

  微信上的连续收到了几条消息。

  “老板/甘哥/甘叔/阿甘,看微博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