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911章 讽刺(二合一)

第911章 讽刺(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051更新时间:2018-12-30 07:34:32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甘敬和初见的吴京一晚上喝了个痛快,嗯,详细点说,应该是自己痛快,对方略有些痛苦,后半夜的时光多是往洗手间吐去了。

  然而,第二天睡到中午才醒来的吴京却觉得这个晚上的酒恐怕是喝得最值的一次。

  在这个时间点上,剧组预算多出了四千万,阿甘私人注资两千万,特效延期付款两千万,如此可是帮了大忙了,最起码,房子不用抵押了。

  吴京瞧着窗外明晃晃的阳光一时间有点怀疑昨天是不是喝多了酒听错了话,这钱可是比自己之前从任何一家影视公司拿钱都要容易啊。

  叮咚,手机微信。

  “京哥,上面是我公司影视部门的虞彬,我让他加你了,两千万投资的事他会跟进落实。要是有什么意外情况,你微信上直接和我说就行。”

  微信内容恰似外面的阳光,吴京一时间斟酌着怎么回复才显得真心感谢。

  叮咚,第二条微信发了过来。

  “祝京哥新作票房大卖~”

  吴京呼了一口气,不再犹豫,也没多说,直接回了四个字:“谢谢阿甘。”

  “京哥客气了。”

  微信交流到此为止,各自手机都暂时恢复了平静。

  对于吴京电影《战狼2》的一笔投资如甘敬所说是从私人账户上走,不过负责这个事情的人还是得从自家公司里来,原本影视部门负责开拓国外渠道的刘焘被调去了杭州负责“盖园子”项目,现在顶上来的同样是业内资深人士的虞彬。

  这两人都算是升官了,百日红内部跟着刘焘过去了十来个人,他们将会确定杭钢影视主题度假区的大体风格,会一直保持着两边的互动沟通,而选择没过去的人自然也会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这就是公司处于上升开拓期的好处了,各有选择,都很满意。

  “甘哥,我想起来一件事。”苏赤霞是接替阿文的助理,她现在做事已经让甘敬觉得挺满意了,唯一有一条恐怕是需要慢慢适应的。

  这张脸吧还是没有阿文在眼前习惯,甘敬有时候说话的时候都会把名字喊错。

  “啥事。”甘敬只有宿酒没有宿醉,在稍事休息之后甚至去公司逛了一圈才回的别墅。

  苏赤霞路过懒洋洋的狗子身边,蹲下摸了摸它的脑袋才把茶水送到老板旁边,笑道:“想起以前听说,张伟建有段时间很低谷,房子都要断供了,后来是刘德桦帮的他,直接给了支票帮忙度过的难关。甘哥,这是真事么?”

  甘敬翻阅着文件,头也不抬的说道:“不知道真不真,没去求证过。”

  他说完这句,喝了一口茶又道:“应该是真的,华仔没得说的。”

  “我觉得甘哥这次帮吴京就像那个事。”苏赤霞人如其名,曾经就是因为行事仗义被另一家影视公司开了除,后来到了百日红恰逢阿甘换助理才被挑中。

  甘敬听到这种赞扬很是平常心的揉了揉脖子,说道:“这确实是帮了吴京一把,不过也没那么夸张,投了两千万,说多不多,剧组花钱跟水似得。”

  苏赤霞不乐意了:“不,甘哥,还有特效的钱呢,这里外里四千万,到时候赚钱了咱就只分两千万的份,这还不显境界啊。”

  甘敬为之一笑:“他这个题材能赚到钱么?挺难拍的,先别想那个了,帮我把后面的行程确定了。”

  《烈日灼心》的起始票房成绩不错,对于这个事甘敬是可以放心下来静待最终结果了,左右不过是赚多赚少,那么,一件需要他出面的事情就正式放在面前了。

  非著名导演杨爱严先生执导的京剧纪录片《东方艺术的落幕》在美上映勇夺340万美元的票房,志在角逐2017年2月份的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

  很显然,非著名导演杨爱严一个人搞不定这种事,那就需要全球著名华人演员甘敬同志的出面了。

  对于一部志在追逐奖项的电影来说,它首先需要解决的是一个问题,提名入围。

  17年的入围名单会在今年12月份公布,甘敬在之前已经让安迪在做这方面的公关工作,但是为了求稳,他和安迪都觉得还是需要露面壮壮声势,大声的告诉压根不懂东方艺术的评委们——这是阿甘参与的纪录片,它真的是一门艺术!不是忽悠你们的!

  这不是在开玩笑,奥斯卡所有的评委当中听过京剧这个词的人恐怕都很少,真正懂这门艺术的不知道有没有几十个人,就这个数目还得算上里面的华人。

  “甘哥,纪梵希后天过来拍新款要两天,公司项目要有一天会,为了防止有什么其他事,机票就订在11月10号,行么?”苏赤霞翻着行程表,现在阿甘的行程表安排起来其实不算难,但是就是容易有突然的事情把预定好的给挤开。

  一旦挤开了,那就得协调原本定下来的事,这是苏赤霞自从接手阿文成为助理以来做的最多的内容。

  “没问题。”

  苏赤霞认真把行程表做了双份备份,然后离了老板有段距离的开始安排各种事情,公司这边的、美国方面的、欧洲代言的……人在家中坐,全球事情来。

  一直就这么忙着,保持着声音不打扰老板的距离,苏赤霞到了晚上八点钟才忙完。

  “老板,这京剧能在美国奥斯卡上拿奖么?这要是拿奖了,杨爱严不立时就成名导了啊?”苏赤霞的心里一直是有个疑问。

  要说这京剧,国内懂得人都慢慢少了,百日红冷不丁拎了个纪录片直奔美国奥斯卡,这不是闹呢么?

  真能拿奖?那可真是闹!

  面对自己助理的疑惑,悠悠把文件放在一边的甘敬不觉意外,这种疑惑恐怕是很多人都有的,哪怕是谭家京剧社的众人恐怕也是不相信能拿奖。

  “小苏啊,所以,这一趟你跟我去美国除了助理这个任务之后,你还担负着一个任务。”甘敬不紧不慢的坐在了餐桌边,“你就用这么个小DV来记录我们备战竞选奥斯卡纪录片的过程。”

  苏赤霞没说话,一脑门子的问号。

  “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这个奖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好歹是有奥斯卡的名头呢,单单是加上这么个称呼,纪录片回国再重新上映就得能卖一波。美国那边的评委都不用想了,肯定是不懂京剧。”

  “不过,我懂他们啊。左手美元,右手名气,撬开入围还是比较容易的。安迪他们的钱一直在使劲,名气嘛,我的名头是已经打出去过的,线上视频、采访都有放出去,这一趟过去是要巩固巩固,毕竟入围之后还要角逐嘛。”

  “让你记录这个过程呢,是我觉得有趣。奥斯卡6000多个不懂京剧的评委在公关阵势下选出来个京剧纪录片,不有趣么?”甘敬笑意盎然。

  苏赤霞看着老板提到京剧就停不下来的样子,有点呆愣的答道:“没觉得有趣,就是、就是好像挺讽刺的。好歹也是最有名的电影奖啊!”

  甘敬撇撇嘴,打了个哈欠:“到底是讽刺谁呢?是需要公关和存在韦恩斯坦这样人的奥斯卡,还是讽刺一个需要别国奖项来推广的本国艺术?”

  苏赤霞又愣住了。

  “开饭,开饭。”甘敬敲了敲餐桌。

  晚餐很简单。

  松茸蘑菇、煎蛋卷、鸡汤面条,这是中午就做好只需要简单热一热就好的,不过虽然简单,但这是因为食材本身的味道就已经足够动人。

  松茸蘑菇是野生的食用菌,肥厚鲜美,香气自足。

  煎蛋卷是加上了龙虾和鱼子酱,一口咬上去,那是钞票在燃烧。

  鸡汤面条,醇正老母鸡,浓郁汤汁还夹杂着党参的味道。

  甘敬花了十五分钟解决战斗,最终评价道:“味道不错。”

  苏赤霞张了张嘴,想邀功说下菜式的不容易,但又闭上了嘴,说这个有什么用,看老板吃饭的效率就不是老饕。

  “我觉得吧,要是把一路推京剧纪录片上去的过程给记录下来,没准还能去竞争下后年的纪录片。”甘敬吃饱喝足之后心情不错,“那可就更讽刺了。”

  苏赤霞没有立即答话,默默的想了一会之后蹦出来一句话:“这是正在行使电影的讽刺职能。”

  甘敬一怔,开怀大笑,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别,别,可别是给电影乱加职能不职能的了。”

  “电影就是电影。”

  ……

  “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

  “鸠山设宴和我交‘朋友’,千杯万盏会应酬。”

  在飞往洛杉矶的航班上,苏赤霞时不时的就听见阿甘哼唱几句,她不是都能听懂,有的听着觉得挺朗朗上口有意思,有的就觉得是挺聒耳的。

  在快要降落的时候,苏赤霞又听见老板兴致盎然的唱了这么几句,终于好奇道:“甘哥,这几句还挺应景的,千杯万盏会应酬。”

  甘敬抿嘴一笑,仍旧哼唱,没有接话。

  抵达洛杉矶已经是晚上了,机场灯火通明,远处却是一片漆黑。

  “这边晚上温度倒是比我想象的要低。”甘敬伸手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外套,揉了一把脸,精神了精神。

  “阿甘啊,你在亚洲搞得风生水起,怕是都要把好莱坞给忘了吧。”安迪一见面就是巴掌拍在了这位亚洲巨星的肩膀上。

  甘敬笑道:“怎么可能忘掉好莱坞的风景,今年奥斯卡我还登台拿奖呢。怎么?不拿记录奖当奖啊。”

  一行人边走边聊,引起了不少路人的驻足拍摄。

  “我看你是需要自己再接一部冲击影帝或者最佳影片的电影了。”安迪微微吐槽,“别人转型最早也是四五十岁,你这马上就变成一个纯幕后了。”

  “别介,我在国内还刚杀青了一部电影呢,我演的挺舒服的。”甘敬说的正是《我要打官司》,剧组拍摄时他和周星星的对手戏一直挺舒服的。

  “阿甘,你是全球巨星。”安迪强调了一句。

  甘敬“嘿嘿”一笑:“我还是全球富豪呢。”

  安迪安静了,盖园子大拿、主题公园巨擘、花钱不眨眼巨头阿甘,说盖园子就盖园子,这都是自己亲眼见证的,恐怖如斯。

  “哎,爱咋咋地吧。”安迪没法子了。

  甘敬安慰了一句:“我又不是息影了,主要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本子不是。”

  安迪摇摇头,转而开始汇报自打杨爱严携作品来美上映的事,这边是他全程操手的,公关活动也是经验丰富的,到目前为止,反应都还良好。

  “入围把握大么?”甘敬问了一句。

  “之前做过的调查来看,应该还可以。”安迪顿了顿说道,“但回本可能比较难,一部奥斯卡纪录片的光环在美国电影市场不太容易激起浪花,录像带收藏的也谈不上多。”

  甘敬点点头,这是正常的,每年影帝影后可能不少人能有印象,但往下的奖项,纪录片啊、电影剪辑啊、服装设计啊,这些除非是有心关注的,不然也就当场看个热闹,很快就忘记了。

  当然,对于个体来说,一个这样的光环就足够吃一辈子了。

  杨爱严要是拿奖了,他回国发发通稿,名气一下子就能是有个爆炸式的攀升,路人印象和现在绝壁是天上地下,不过,执导能力这种事就得另说了。

  甘敬现在还没有让这个家伙独立执导的打算,一是能力上的瑕疵,二是心理上也有待锻炼。

  “杨爱严怎么样了?”在坐上车后甘敬关心了下自家的导演苗子。

  “精神状态不稳定,有时候很亢奋,有时候又很萎靡。”安迪给予了描述。

  旁边坐着的苏赤霞一下子笑出了声,这要不知道前因后果,听着就像是描述精神病人似得。

  甘敬瞥了一眼,大致明白自己助理是在笑什么,他点点头:“晚上见见他吧,得先给打个预防针,别到时候来个范进中举那才有的乐呢。”

  “中举了,那就是名导了。”苏赤霞说了一句。

  “哼,差得远呢。”甘敬不轻不重的评价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