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869章 崩溃(二合一)

第869章 崩溃(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116更新时间:2018-12-30 07:34:05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翌日,上午。

  王传君出现在了甘敬面前。

  “嚯,人是挺高的啊。”甘敬打量着这位演员,“颧骨也挺高。”

  随即,他有些惊奇的看到这位王传君竟然是有点羞涩的笑了笑,这和圈内的普遍性格可不同。

  “甘总,我昨晚连夜看了剧本,感觉故事挺精彩的,路上我还顺便买了一本原著。”王传君拍了拍自己的背包,里面鼓出来的形状似乎就是书的模样。

  “朋友都叫我阿甘,在剧组里也不用这么喊我。”甘敬纠正了一个称呼,看了看稍远位置在调试各种机器的工作人员,示意了一下,“往这边来,我把导演喊过来,你来的挺快的,等下给你上个妆,看看情境表演怎么样,没问题的话那你就在这边待个把星期吧。”

  王传君点点头,没有什么异议,单单是昨晚视频和今天这几句的接触,他觉着阿甘似乎不像是其他人说的那么高冷。

  两人一起往边上走。

  甘敬没话找话的说道:“上部戏拍的什么啊?”

  王传君小心的答道:“《大仙衙门》。”

  甘敬想了想,确认道:“没听过,古装喜剧?”通常而言,这类电视剧演员都是沿着一条路子走,正剧的就是一直正剧,喜剧的就一直喜剧,只有咖位再大一些或者本人动力很大之后才会改变。

  “对。”王传君很简洁。

  真是有点内向啊,甘敬心里嘀咕了一句,觉着资料中的印象和面前正主的差异还是挺有趣的。

  不过他对于这种差异并不反感,屏幕上对于人物性格的演绎和探索都只是屏幕上的,私底下演员只要不是反人类的性格,那和自己有什么干系。

  很快,导演曹宝平也过来了。

  今天这场算是一场复试,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那这个角色就彻底定下来了。

  “先来段疯疯癫癫的戏。”曹宝平现在可不像是昨晚在阿甘那全面放出话语权了。

  甘敬坐在一边点头,试这种情景戏是没错的,他对于王传君的外在条件已经是认可了,可心里对其演技还有些不太了解。

  这种时候,他又重新成为制片人。

  王传君放下背包,倒不怯场,他昨晚连夜翻了发过来的部分剧本,心中已经有个大体概念,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内要表演其实还是靠多年的积累。

  “Action。”甘敬适时的喊了一句。

  听到这么一声,王传君的脸立即就是一搭,他选择了最为标签化的一个表情——唇角抽动,与此同时,他的眼神也暗淡下来,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前走着。

  甘敬和曹宝平细细的观察着,许久没有出声,王传君绕着圈的走,他不见这两人说话,心里略有点急,稍一思考间又发出了声音。

  “嗬呃,嗬呃。”王传君发出意味不明的低声呼喊。

  “停吧。”曹宝平挥了挥手,扭头问阿甘,“你感觉怎么样?”

  甘敬往椅背上靠了靠,思虑着皱眉道:“差些意思。”

  王传君心中一紧,但此时也不好插嘴。

  曹宝平用目光示意阿甘继续往下说。

  “演的有点浅吧,剧本角色毕竟不太熟,嗯,也可能是有些受限于之前的角色。”甘敬想了想,又道,“不过应该能调教好。”

  王传君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曹宝平刚要点头,忽然又见阿甘挥了挥手。

  “等下。”甘敬目光对上王传君,歪着头问了一句,“不爱吸什么粉什么麻吧?”

  “啊?不,不接触那些东西。”王传君茫然了一下才明白过来阿甘的意思。

  “行,没问题了。”甘敬冲着导演点点头。

  相对于王传君的不解,曹宝平对于情况自然是了解的,他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那这个角色就定了吧,王传君啊,好好研究下剧本,没事的时候可以多和阿甘沟通沟通,他对剧本了解的通透。”

  甘敬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同王传君握了握手:“欢迎来到《烈日灼心》剧组。”

  王传君连忙双手握了过来:“谢谢甘总,谢谢曹导,我会努力的。”

  “嘿,进组第一件事,记得不要再喊甘总了。”甘敬又一次提醒。

  王传君点点头,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角色给演好。

  ……

  《烈日灼心》剧组开始了正常的运转。

  王传君虽然是备用挑选过来的,但他入组倒也没有太晚,跟上了磨合的步伐。

  一部电影想要拍的好,那就得演员和导演彼此都领会意图。

  曹宝平执导的名声虽然不如张一谋、陈凯戈等人,但也绝对不可小觑,更何况,他还是这部片子的编剧。

  所以,进组几天之后,王传君又发现了一个现象,阿甘真的不像是传说中那么霸道,不是那种戏霸!

  相反的是,他很有耐心,不管是主演们的交流还是和导演的沟通,这位影帝脸上从来都是笑眯眯的,说话也是不紧不慢。

  由此,王传君觉着自己也是可以找他请教一番。

  影视圈里不管是朋友也好、路人也罢,有人会传谣说阿甘行事霸道,有人会对他总是参与投资有过介怀,但从来没有人会对阿甘的演技提出质疑。

  这是阿甘立足之根本,也是王传君对他那天评价自己“演的有些浅”念念不忘的缘由。

  但,王传君虽然一直是在演喜剧,一直没有在大屏幕上有所发挥,可他也是有一颗演员的心的,这几天时间就是在潜心研究自己的角色,有了一定心得之后才愿意找上阿甘。

  三月二十四号,这天有场阿甘和邓超的戏,这段戏不难,属于剧组为两位主演预热状态的戏份。

  王传君打算等今天这段结束就和阿甘好好的请教一下。

  “嗨,滔哥。”

  在办公室片场外,王传君刚蹲在角落没多久,旁边也跟着蹲下一个人,他扭头一看发现是郭滔,连忙打了声招呼。

  “嗯。”郭滔应了一声。

  王传君看他心不在焉,稍微奇怪,但是没多说什么,自己和郭滔也不熟,还是静静看着阿甘和邓超对戏就好。

  上午十点二十,拍戏开始了。

  阿甘的妆容和扮相是最近几天一直调试方才确定下来的,导演、艺术指导、化妆老师,他们字磨合过程中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先把屏幕上究竟是出现什么模样的形象给确定下来。

  目前,阿甘被确定下来的就是稍长的胡须、到眉的刘海——他额头上的刘海不是那种娘里娘气的头发而是那种因为工作忙碌有些邋遢的刘海。

  作为一名老刑警,整部电影里的衣服是不同太费心的,就是警服。

  王传君在看到阿甘化完妆出场之后有些惊奇:“真像啊,这个妆挺……”他一下子没找到描述的词。

  旁边的郭滔回过神看了一下,说道:“画的挺硬气的,是有那种警察味。”

  “对,对,警察味。”王传君连连点头,转而又想,这是不是阿甘现在已经开始入戏了呢?化妆只是和他现在的精气神相得益彰。

  王传君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这样的疑惑。

  郭滔听后沉吟了一会,肯定道:“是这样,虽然还没开始,但阿甘现在肯定有沉浸到角色里的,你瞅他的眼睛,没事就瞧瞧。生活里喜欢瞧来瞧去的,放在小偷身上是贼眉鼠眼,是踩点,放在警察身上,那就是时刻收集信息,警惕犯罪份子啊。”

  王传君听他说的有趣,笑了笑,又把目光瞧准了阿甘,不过,耳边却听见了一声郭滔轻微的叹气。

  叹气声音真的很小,一度让王传君觉得是自己听错了,可是,眼睛余光是能瞧见郭滔确实是有心事的。

  “在检查一遍了,刚才那个收音的话筒好了没?”导演曹宝平吆喝了一声。

  又过了十来分钟,剧组的各个部门才彻底搞定,这段戏是可以开拍了。

  今天这场是阿甘和邓超在办公室里的对话戏份,前者对后者产生了怀疑,跟踪他之后亲眼目睹了他和另一位男性的不用打引号的不轨行为。

  这样的视觉和心里冲击对于老刑警来说还是蛮大的,不仅是部下性取向的问题,还有自己办案方向的问题。

  场记打板,拍摄开始。

  甘敬手里夹着烟,面对邓超三步远,深深的吸了一口,又用指头捻了下烟身,吐出一口尼古丁,说了自己的第一句台词。

  “草。”

  这样意外发现的情况还能用什么台词来表达呢?

  唯有一声“草”方能表达郁闷和震惊。

  邓超身上的警服稍微有些松垮,展现出来的就是这个角色此时的心理状态——这是细节,能够让观众不自觉的感受到镜头想传达出来的信息,不过,绝大部分人是不会注意这个的。

  即便是场下观看的王传君,他也没留心咂摸这个。

  甘敬来回踱步,又吸了一口尼古丁,然后鼻孔喷着两行白气,往邓超方向靠了靠。

  他没去看自己这位下属的脸,目光朝向是俯视的四五十度,大约是能瞧见邓超的裤腿。

  两个人仍旧是没说话,甘敬停下脚步,鼻腔中发出了自己的第二句词。

  “哼。”一声短促的鼻腔吸气声,清晰准确的被收音话筒收入。

  “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种事儿的?”甘敬抬头了,看向邓超的脸,作为一名刑警,他聊天的习惯是要看到别人的神色,从而作为一种判断。

  邓超没有立即回答,他的目光稍微抬起就正好对上了甘敬,微微发白的嘴唇、两眼失神的目光、有些结巴的话:“应该、应该是中学那会。”

  甘敬这名刑警脸上这会不是审问犯人的神色,他左手没有拿烟的手摸了一把长出胡渣的下巴,继续问道:“那你们三个?”

  邓超这会的状态很棒,他回答的间歇性把握的很好,急速的两下点头给人的感觉是知道不好但又就是现实的样子。

  甘敬用手指夹着香烟缓缓往自己口中递,他脸部的肌肉往外鼓起,明显是咬牙动作带来的轮廓变化。

  背过身去,走了两步,甘敬把没吸完的香烟往烟灰缸里用力一捻,双手使劲揉了揉脸,似乎是想把那个画面从脑子里揉开。

  “其实这是你自己的事儿,你自己的生活方式。我、我呢,我可以尊重你的,这个、这个、取向。”甘敬侧身坐在了办公桌上,有点拧巴的用了这个词。

  他微微摇头,坐回位置上:“你别有什么心理负担,我呢……”

  演到这里,台词正常,表演正常,导演满意,各部门没出差错,可是当甘敬要看着邓超说完这段台词的时候,意外状况出现了。

  邓超抽噎了两下。

  甘敬心理怔了下,记忆里剧本上是没有这样反应的,可是实际对戏中演员是有更完美的动力倾向的,所以他嘴上仍旧打算说台词,准备说完之后看看拍的效果。

  反正,不行就再来一遍呗。

  可是,可是,邓超抽噎的两下仿佛是一个阀门,他的哭泣紧接着后跟上了。

  抽噎、小声哭泣、嚎嚎大哭。

  甘敬停住了表演,曹宝平也喊了停,一旁的经纪人赶紧凑过去,旁边的场务也适时的递上毛巾。

  哭声是那种典型男人式的哭声,嘶哑,崩溃。

  甘敬叹了一口气,伸手拿过刚才被自己按灭在烟灰缸里的半根香烟,重新点燃,往外走了走。

  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对戏的时候他就觉得邓超接戏接的很完美,失神的眼神、怔然的表情、僵硬的动作,一切都很顺畅。

  这是一个演员完全的进入到角色里了啊。

  “入戏了,今天估计拍不了了,得让他缓缓。”甘敬走出了布景办公室,正好看到了蹲在一边的王传君和郭滔。

  “刚才那段差最后两个镜头就过了,超哥演的真好。”王传君感叹。

  甘敬抽了一口烟:“嗯,他这个人物研究的透,如果能保持的话,国内一座影帝奖杯跑不了。”

  “是吗?”王传君问了一句。

  甘敬悠悠的吐出一口尼古丁:“八九不离十。我对戏的时候感觉棒,那绝大部分人应该都能感觉他人物身上的张力了。”

  他说完这句,目光看向了郭滔:“所以,滔哥,你不要掉链子!这是能拍出来的一部好作品!”

  这句话有些严厉。

  郭滔仄仄的点点头。

  王传君默默的咋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