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841章 护犊子(二合一)

第841章 护犊子(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206更新时间:2018-12-30 07:33:48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好片子未必有好票房。

  好的炒作却往往能收获一个不错的数字。

  甘敬现在算是深谙其中之道了,不过他仍旧是把前者视为基础,一次炒作或许能带来可观的票房,但是影迷观众又不是鱼、就七秒钟的记忆,他们下次面对烂片导演或者演员会很慎重。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杀人者的记忆法》是在十二月五日的周六晚上首映,这一天正是很多人工作日后准备放松的时刻。

  “今天有什么片子?嗯?《海绵宝宝:水兵陆战队》?《怦然星动》?《不可思议》?《杜拉拉追婚记》?《杀人者的记忆法》?媳妇,你想看啥?”

  “海绵太幼稚了,怦然是杨宓主演的肯定不好看,不可思议是王宝镪和小沈阳、大鹏……啊,王宝镪堕落了啊。杀人者这个一看名字就恐怖,就杜拉拉吧。”

  “好,来两张《杜拉拉追婚记》的票,再来一桶爆米花和两杯可乐。”

  “哎,等等,等等,《杀人者的记忆法》是阿甘主演的啊,还有黄渤和周咚雨,看这一部吧。”

  “行,两张《杀人者的记忆法》。”

  “最近太忙了,没注意阿甘的新片是这个啊,他和黄渤肯定是演技在线,吊打各路小生,不知道是关于什么故事的。”

  类似的对话发生在全国不同的电影院里,即便再是声势浩大的宣发仍旧是难以让所有影迷都知道情况,电影是生活的一部分,但不是生活的全部。

  不过相比较这种类型的影迷,绝大多数人是在看到宣发的时候就提前买好票等待入场的,电影自家平台的预售、猫眼的线上售票、支付宝和微信各自做出来的渠道,这些份额的数字其实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一部分。

  也再次证明,阿甘、黄渤、周咚雨三人联合是能扛起电影票房的,尤以前两者为重。

  晚上七点半,不同地方的影院是和京城首映式同步上映的。

  当百日红的标志出来时,不少观众是发出了会心的微笑,这两年令他们印象深刻的好片子不少都是打上了这个标志,有时候一时难以想起都看过什么电影,但不断出现的玫瑰花就仿佛暗示了“好片”两个字。

  当片头过后,黄渤出场,伴随着背景音乐,观影气氛很快就下滑到了符合悬疑片定位的地步。

  “我有点后悔买票进来了。”

  “咦,刘泰闵是坏人啊。”

  “刘泰闵原来是个坏警察。”

  “阿甘和周咚雨谈恋爱了,又有的剪辑了。”

  “李锦休又发病了,我嚓,黄渤演的真像是个神经病!”

  “两人打起来了。”

  “什么???刘泰闵是好的???黄渤这个坏人!!!”

  某位现场观影的单身狗观众有边看电影边低语的习惯,还好因为他所有的自语都是在随着影片紧凑环节的转折而动,也就勉强令旁边人忍住了动手的冲动——毕竟,话里是类似的心声。

  当影厅的灯光亮起的时候,很多人都有一种时间过得好快的恍惚感,紧接着就是对于电影末尾最大反转的讨论。

  “最后我看的有点迷糊,刘泰闵是死了?”

  “刚才那段,好像是李锦休的幻想,他总是在幻想保护女儿,但其实,他就是最大的恶人。”

  “这拍的有意思啊,最后一下子让我心里一惊。”

  “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

  从放映厅走出来的观众三三两两讨论着刚才的电影剧情,而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是不同影厅场次的观众。

  电影不是生活的全部,但坐在影院的两个小时就是这段时光的全部。

  ……

  甘敬在忙完了首映式之后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又完成了一件工作,他没有立即去关注票房成绩,而是像在媒体面前说的那样参加了京城里的文艺座谈会。

  文艺座谈会是干什么的?

  大部分内容是用来扯淡的,列座的有同行、有政府人员、有市场专家、有文艺评论员。

  甘敬对于某些身份是不解的,实在搞不太清他们是做什么的,但是既然都参加了座谈会,那多少都还是有点身份。

  他以往不喜欢参加这种活动,这次主要也就是为了向外界释放信号。

  座谈会上,甘敬尽量控制自己发言的欲望,不愿太打扰一群人的高谈阔论,不过,到了最后,在被连续提问了几次之后,他还是稍微有些扫兴的说了句。

  “文艺工作是做出来的,照我看,偶尔聊聊还行,实践还是要多实践的。”

  甘敬把天聊死了,后面就没人提问了。

  一天的座谈会下来,他在回去的路上是接到了票房成绩的通知。

  周六晚上七点半到周日晚上六点钟,就算是一个完整的天数,《杀人者的记忆法》票房成绩是1.8亿华夏币。

  一个还算是不错的成绩。

  甘敬看着屏幕上的这个数字,简单的算了一下,觉得首周票房应该就够回本的了,那么接下来就是盈利时间,不过,这个月到了18号的时候会有黄渤、陈坤、舒琦三人的《寻龙诀》,据黄渤说,他演的感觉还不错。

  从5号到18号是两个星期的时间,第一周保本的话,第二周不知道能不能拿到两亿票房。

  甘敬是知道悬疑片这种类型的弱点的。

  同样的,在拍过第一部悬疑片《杀人者的记忆法》之后他也有在考虑《烈日灼心》应该怎么样避免这种票房市场上的弱点。

  前者用全片内容在最后为观众营造出了最大的反转,后者的剧本情节应该要想着怎么在让观众猜到最后结局的情况下依旧拉扯住观众的注意力。

  不太好弄,但是,值得尝试。

  甘敬脑海中转着应该是导演才考虑的事情,下一刻,他才忽然想起这部电影的导演,嗯,也不知道曹保平这位导演好不好相处。

  保姆车抵达了别墅。

  甘敬下车没进客厅,就在泳池边的躺椅上一坐,开始用手机刷起了微博,他是直接搜索了电影或者自己的名字。

  他发现微博上最近发表的相关评论其实是比较能真实反应观众态度的。

  大概刷了四十分钟,甘敬看到了不少的好评,但也确实是有不少人表示对于这样的题材不感兴趣,准备等网上出了资源再免费观看。

  这种就比较无奈了。

  眼看手机快没电了,忽然有周咚雨的电话打了进来。

  “恭喜啊,甘叔,又一部电影成功了。”女孩首先给了祝贺。

  “还行吧,中规中矩的成绩。”甘敬的标准稍微有些高。

  不过,周咚雨打电话过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这个事,她在聊了两句之后说了正题:“甘叔,二十号的时候是金马奖,你有得到邀请吗?”、

  “啊?”甘敬在心中过了一遍,“好像是有。”

  一般情况下,他都是会收到各大电影节的邀请,但囿于档期和安排,他是不怎么出席的,这次的话,二十号嘛……

  “甘叔,是正常邀请吗?”周咚雨又问了一句。

  “啥意思?”甘敬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女孩于是追问道:“有没有颁奖嘉宾的邀请?”

  原来是这样,甘敬明白了,周咚雨到现在为止获得过一次国际上的影后奖项,那次就是自己为她颁的奖。

  这种情况下,官方为了营造气氛往往会邀请有特殊意义的人,当初,自己是刚拿到戛纳影帝的华夏人,所以才会有找自己给同是华夏人的周咚雨颁奖。

  现在嘛,自己是她的老板,是她的大哥大,如果被找去颁发影后,那言下之意还是比较明显的。

  “我就记得是有邀请函,但肯定不是颁奖嘉宾。不过,颁奖嘉宾的名单公布了吗?还有半个月时间呢。”甘敬的思路清醒过来,这次宝岛的金马奖《七月与安生》是有入围,周咚雨是有一定希望的。

  周咚雨语气稍微失望:“没公布啊,但我想着你这种大佬说不定是提前收到或者有内幕消息呢。”

  甘敬哑然失笑:“有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你的。嗯,金马奖,既然都入围了,我就不在媒体上吹风了吧,不然万一真得了,别人一定会说是有我的因素。”

  这部《七月与安生》虽然不太符合甘敬的审美,但确实是周咚雨自己接到的本子,包括百日红的注资都是在她确定接下来之后才跟进的。

  如果能拿奖,这部电影是她出道以来除了《山楂树之恋》而参演的百日红最淡痕迹的作品。

  周咚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拿奖,但她心里是想要这个奖项的,既有演艺事业上的追求,也有个人心理上拉近和甘叔距离的期盼。

  如果、如果再贪心一些的话,得奖是由甘叔亲自颁发,那就最棒了!

  周咚雨挂掉了电话,她没得到想要的答案,但仍旧是有了一个想法。

  “七亿,你过来一趟,我找你商量点事。”女孩喊来了自己的经纪人。

  她在完成了《杀人者的记忆法》宣发之后档期暂时空了下来,最近这段时间主要是研究明年的影片剧本,英雄小哪吒。

  “咚雨,咋了?我正和别人吹票房呢。”七亿是传媒出身,因为这个名字和百日红有所结缘,最终成功成为了周咚雨的经纪人,这一晃也有一两年了,两人相处的很不错,而且,她对于周咚雨的某些心思也是掌上观纹。

  “你这两天发点通稿。”周咚雨斟酌着说出自己的想法,“就说金马有意邀请甘叔出任今年的影后颁奖嘉宾。”

  “诶?定下来了吗?这是好事啊!”七亿一拍大腿,很是兴奋。

  “没有啊,但是我想让他去参与颁奖啊。”周咚雨白了经纪人一眼。

  七亿:“呃……”

  她试探着问道:“从不从公司的渠道?”

  周咚雨立即说道:“当然不从啊。”

  七亿咳了一声,慢慢说道:“是这样的,如果走公司渠道的话,就算金马奖没受压力,但这个事被老板知道了之后,他就会知道你想他去当颁奖嘉宾,而甘哥知道后,以他的能力来说,他开口说话了,金马奖会不给面子么?又不是白拿一个奖杯,就是去颁奖这样双赢的事而已。”

  周咚雨眼睛一亮,这种思维,好吧,当经纪人的都挺心黑的。

  她拍了拍自家经纪人,赞赏的说道:“行,就按你这样说的来。”

  七亿领命而去。

  周咚雨默默思索了一会,再拿起手机就是一众同行发过来的恭喜信息了,甘叔有甘叔的圈子,她当然也有她自己的圈子,毕竟是国内知名小花。

  ……

  舆论媒体上的消息,甘敬没注意到自家公司发出来的通稿,反而是被另外一件事给吸引了。

  香港金像奖和宝岛金马奖向来是国内两个重要的奖项,前者通常是四月份的第一个周六举行,而二月份公布入围名单,后者则是十一或者十二月举行,十月份公布名单。

  只是,在公布名单前,不少娱乐影视媒体就会对入围作品有所猜测,有的媒体猜得准,有的猜得比较随缘,这其中也是牵扯到一些关系的使用。

  任何一个电影节都是要养活相关一大票人的,关系近一些的猜得准就更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可以堪称是奖项风向标的存在。

  甘敬在拿到《杀人者的记忆法》首周3.1亿成绩单之后就把精力转移到公司神话系列的筹备上,他要在月底之前有个大略的认识随后就飞向美国了。

  这个时间,新媒体部的杨兰是拿着公关部门的舆论分析汇总找到了甘敬。

  “老板,金像奖的舆论对周咚雨不太好啊。”杨兰拿着厚厚一叠的分析资料。

  “怎么?竞争对手太强?”甘敬没听清,以为是说的金马奖,稍微回忆了下,“《刺客聂隐娘》我没看,《百日告别》也没看。”

  杨兰一听就知道老板说的是近期的金马,连忙纠正道:“不,是还没公布入围的金像奖,香港金像奖。几个媒体的预测里《七月与安生》都没入围。”

  甘敬有些吃惊:“入围都没入围?今年有谁?”他觉得这部戏里周咚雨发挥还是可以的。

  “汤惟,杨千嬅,张艾佳,林佳欣。”杨兰报了几个被预测的名字。

  甘敬对其中的两个名字都不熟悉,稍一思考,看向杨兰,问道:“香港演员?”

  杨兰摇头道:“两个香港,两个宝岛。”汤惟是经过政策成为了港籍演员的,也一直很受香港力量保护。

  甘敬皱了皱眉头:“这可就有些太护犊子了。”

  他连连摇头:“不好。不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