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838章 顺势(二合一)

第838章 顺势(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231更新时间:2018-12-30 07:33:46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酒的文化源远流长。

  中俄之间的合作与博弈也是如此,当然,有段时间是叫中苏。

  曾经有过那么一件轶事,苏老哥派人来京商谈出售战机事宜,因为不想出售先进的苏-27便把事情推诿到酒桌之上,这是天寒地冻苏老哥惯用的外交手段之一。

  彼时还是大校的林虎将军一人喝倒了苏老哥家的十七位将军,最终在酒桌上的较量胜了一筹。

  阿文恰好是看过这段故事,只是她在看过之后是当成名人事迹的夸大其词的,简单算一算就知道嘛,一个人是一瓶酒的酒量,十七个人那就是十七瓶。

  一个人喝十七瓶!怎么可能?!

  今天,这个莫斯科大雪纷飞的晚上,阿文看着面前一片狼藉的酒吧,冷不丁的就想起了那个故事。

  此刻莫斯科电视台仍旧站着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他们在苦苦支撑,似乎觉着只要再站一会就能看到那个东方男人的倒下。

  酒吧里放着柔和的音乐,阿文却觉得曾经喜欢的这首歌当真不符合气氛。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树叶也不再沙沙响。”

  “夜色多么好,令我心神往。”

  这是在上个世纪家喻户晓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阿文因为父辈的原因对它很熟悉,此时听着音乐看着老板的战斗情不自禁的哼了起来。

  不过,很快,她就站起身来走到了酒保边上。

  “换首歌。另外,要不要打电话叫救护车?”阿文想起了老板之前的嘱咐,现在看来,地上这倒下的人不会酒精中毒吧?

  “什么歌?不用的,他们就是喝醉了。”酒保随意的说道,转而倒是有些忧虑的对着阿文说道,“倒是你的朋友是不是应该叫辆救护车?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喝法。”

  “呃……《国际歌》。”阿文踌躇了一下,刚摸出手机忽然瞧见了老板回望过来的目光,那是分外清醒的模样,于是,她又把手机给塞了回去。

  酒保耸了耸肩,走了几步去切歌了。

  ——从来没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当《国际歌》唱到这里的时候,电视台还站着的人就只剩下两个了,其中就包括副台长伊万诺夫,甘敬“嘣”的一声又开了一瓶伏特加,看了一眼摇摇晃晃的两个人。

  他走了两步,到了第一个人面前把酒瓶口对向这人的鼻下,酒味蔓延。

  砰!

  最后一口酒香压倒了这人。

  甘敬为之一笑,看向了副台长伊万诺夫,迈着稳定的步伐走了过去。

  伊万诺夫的脸已经是通红,不是臊的,是酒闹的。

  “你、你……”他打了个酒嗝,右手在空中摇晃着指向阿甘。

  甘敬这就没把酒瓶递过去了,自己抿了一口酒,哈哈一笑:“还撑什么?倒,倒,倒。”

  这是属于伊万诺夫的最后一根稻草。

  咕咚,他也倒在了地上。

  至此,莫斯科电视台前来这家酒吧的人全部被喝倒在地,周围原本就在的其他客人情不自禁的站起鼓掌。

  哗啦啦,哗啦啦,十来个人围观客人的掌声久久不息,他们看到了一场异常彪悍的拼酒战斗!这是他们本地人也少见的!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生中总是会遇到几个奇异令人难忘的朋友,即便到现在,他们还经常去送上一束百合花呢。

  甘敬对于掌声已经习以为常,微微欠身示意,高声喊了一句:“晚上的酒水我请了。”

  “乌拉!”

  “乌拉!”

  甘敬放下酒瓶,笑意盈盈的走到了阿文身边。

  阿文小心翼翼的在老板眼前比划了两根手指:“老板,我是谁?这是几?”

  “阿文二。”甘敬言简意赅。

  阿文犹自不放心,试探着问道:“老板,听说莫斯科的医院是这里最漂亮的建筑,要不,今晚我就欣赏欣赏本地风光?也好不容易来一趟莫斯科嘛。”

  甘敬哭笑不得,阿文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走了。”他拿过外套裹在身上,招呼了一句,“战斗结束,回去了。”

  “那、那他们怎么办?”阿文觉得老板是真没大碍,一点异常表现都没有,转而有些忧虑满地的毛子大汉。

  “放心吧,我们酒吧通宵不关门的。”酒保适时说道,“他们明天醒来会支付给我们一笔过夜暖气费。”

  阿文:“……”原来还有这样的一条龙业务收费。

  她转身看见老板已经推开了门,连忙拽过自己的外套快步追了过去。

  外面大雪飘扬,精神为之一爽。

  “老板,咱就这样走了?”阿文的声音在雪花中显得有些闷里闷气。

  “嗯,等明天他们找上门吧。”甘敬答道,忽而玩心一起,在街上滑了起来。

  “那他们要是反悔了怎么办?”阿文大声的问道。

  甘敬“跐溜”一下往前滑了好远,头也不回的说道:“应该不会。”

  随后又补了一句,“凭直觉。”

  阿文有些不放心,可是稍稍一想,现在也没办法了,人家就在酒吧里躺着呢,估计是叫也叫不醒,说啥也没用了。

  “等等我,老板,慢点。”

  她稍微一分神,前面的老板就滑了好远,不过,阿文只是追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前面的老板已经是滑了一个大跟头,跌掉了阿甘的玩闹心。

  莫斯科的雪势到了第二天终于是停了下来。

  不过,甘敬的身边却是热闹了起来。

  “阿甘,这是我们的录制间,设备也是很先进的。”

  “这位是我们电视台的王牌主持人。”

  “来,为你介绍一下制片主任,他会负责你们片子的播放和剪辑,影片内容的审核他也不会负责。”

  “播出是没问题的,但是收视率并不能保证。”

  匆匆一天过去,甘敬到了晚上才算是安静下来,然而,这种安静也没持续多久,一轮新的拼酒在双方迅速达成初步合作意向之后重新发动起来。

  相比较上一晚,这一次,彼此都客气了很多,伊万诺夫等人已经见识到了阿甘的诚意到底是有多么猛烈,这次也就不会自讨其辱了。

  其实,双方继续采取合作才是个双赢局面,但人的选择往往不是那个最优解。

  甘敬这次过来除了伏特加的诚意也是带了合作上的诚意的,莫斯科电视台已经支付了的定金部分会由百日红计算到电视剧二轮播放的采购价格里。

  过了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喝酒的这一晚,甘敬就又赶时间的踏上了回国的航班。

  为了保持敬意,伊万诺夫等人是亲自开车把阿甘和他的助理给送到了机场。

  坐在航班之上,甘敬在起飞的时候看着转晴的天空,心中诗兴大发。

  “来时巴拉巴拉,去时乌拉乌拉,一瓶伏特加,诚意……”甘敬卡壳了,顿了顿,点头道,“诚意呱呱呱。”

  “好诗。”旁边坐着的阿文简短评价,随即很迅速的岔开话题,“国内好像有舆论开始试探情况了。”

  甘敬一首顺口溜去了诗兴,注意力很快就到了阿文说的话上。

  阿文组织了一下语言,把候机时才刚得到的消息整理了下。

  ——京城一家影视公司被查,据说牵扯到圈内的几个项目。

  ——今年百日红最后一部作品《杀人者的记忆法》的宣发活动中,阿甘突然消失不见。

  ——据说,百日红的影视项目牵扯其中。

  作为华夏影视圈的超一线巨星,甘敬绝对属于最勤快的那一拨,作品宣发活动也一直跑的很勤,而今年和黄渤强强合作的悬疑片早在拍摄时候就开始蓄势,到了正式宣发的时候更是给人一种铺天盖地的感觉。

  可是,眼看宣发活动还剩下已经公布日程的几个城市才结束,阿甘却临时变动行程没有参与活动。

  于是乎,一些细微的猜测就慢慢冒了出来。

  新媒体时代,什么人都能说话的,但是百日红的新媒体部门还是察觉到一些蛛丝马迹,比如一直为华谊说话的某微博大V、一直明里暗里贬低百日红的某公众号。

  不用太过怎么思考,因为挖人而弄出过不痛快的华谊恐怕就是相当乐见其成的并推了一把的。

  “现在已经有消息说,你是被官方控制住了呢。”阿文向身旁活生生的老板汇报道。

  甘敬看着棉花糖般的云团若有所思,过了几秒钟之后他说道:“除了华谊,其他公司没准也插一手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那尿性。”

  “不过这个事倒是可以稍微用一用,正好电影快上映了。”甘敬想到的是当下情况里可以利用的点,这种事是要做出回应,但回应的时间点是可以把握的。

  影视圈里这种操作其实是比较常见的,丑闻、恋情、剧组等等因素都能拿出来炒作,不过有的操作实在太没诚意,拍戏时在一起,票房扑街就分手,emmm,太直接了。

  甘敬就不干这种事,他最起码是专门飞到莫斯科了不是,来回机票还好些钱呢。

  “现在的时间倒还是能参加两场活动,但既然人家黑我被抓了,那就顺从一下吧。”甘敬很快就定下了主意。

  这是硬生生要蹭到自己身上的料,那就让它来贡献点票房吧。

  航班降临在首都国际机场,甘敬悄摸摸的先去卫生间待了一会,随后才在阿文的掩护下快速离开。

  “喂,渤哥啊,后面两场活动我就不参加了,看看能不能拉点票房。要是有媒体问起来,这个事你就不用回应了。”

  “喂,迅哥儿啊,啥?我好好的,去了趟俄罗斯,嗨呀,没跑路。那都是瞎传的,我刚到京城,在高速上呢。”

  “喂,老陈啊,黑文冒出来了是吧,你让杨兰准备准备,在首映日的前一天再大规模回应一下。现在就不痛不痒的说一声就成,做戏做全套嘛,收集几个黑的太过分的黑公关,到时候一起告一波。黑也要按照基本法啊。”

  刚上了车,甘敬就坐镇高速遥遥指挥,他记得之前有过一回类似的事,惹得朋友纷纷在媒体面前为自己打包票,这次就先通知他们一声免得造不起势。

  甘敬通知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又特别在微信上嘱咐了新媒体部长杨兰一声,随后就靠在座位上闭目沉思起来。

  这部电影上映完成之后再顾着公司新电影的筹建就要飞赴好莱坞了,派拉蒙的《Padana》、迪士尼三部动画的配音,差不过得忙到二月份,嗯,这次春晚也可以是在美国组织华裔录制海外祝福,也不知道导演组会不会同意。

  京城夜色如幕,甘敬的车驶入市里像是水滴入海,没有波澜。

  “因为税务问题,阿甘已经被监视居住,不得离开住所。”

  “起底百日红,这家公司背后的资金秘密。”

  “套取国家补贴?圈内人士揭秘内幕消息,百日红高投资电视剧下的逻辑链条。”

  不得不说,公关写的东西还真是似模似样的,三分真七分假混杂在一起的内容说的是井井有条、难辨真假,再加上百日红公司的含糊回应,一时间,关于阿甘的情况盖过了对电影的注意力。

  这种情况下,提前被阿甘打了招呼的人自然不会乱说,但,有一个人居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力挺。

  “甘哥人很好啊,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乱说,但你们看甘哥做了那么多慈善也没多在嘴上宣扬啊。单凭这一点,我就觉得你们一定是误会了。他应该是在国外忙着呢,我这样的都经常忙得什么也顾不上。没回应?没有做过的事情凭什么就非要澄清呢?”

  刚刚从韩国回来的张艺星意外被记者堵住,因为之前《极限挑战》收官战的关系而被询问到对近期有关阿甘言论的看法。

  “嘿,你没和艺星说啊?”黄渤在看到新闻后第一时间打给了阿甘。

  “我以为你会说啊,好吧,这实诚孩子,我给他打个电话解释一下。”甘敬也很意外张艺星会在这样的关头说话。

  要知道,碰见这种事情,艺人说不定就因为言语不慎染上一大波黑呢,就算是确定男女朋友的圈内人遇到了坎都不一定会为彼此发声。

  甘敬这一下是真觉得张艺星人不错,是个可以照顾的小兄弟。

  随着首映时间的临近,甘敬半主动半被动的休息了几天,终于在十二月四日这天出现在公众面前。

  ——嗨,去俄罗斯推销了一趟电视剧,我好好的呢。

  这是甘敬发的微博,随即他在自己这条微博下发了个评论:我好好的,有的人可就难好好的了,律师函了解一下(手动狗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