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778章 猎手

第778章 猎手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141更新时间:2018-12-30 07:33:03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两个主要角色第一次相遇的戏份在商定完毕之后在第二天就布置开拍。

  ——“真遗憾啊,好想看渤哥和甘叔的对戏!我这边的档期还得两个星期。”

  这是周咚雨在知道了消息之后在微信群里的感叹,不提私底下的感情,作为一名演员,她很期待看到这样两位演员的火花碰撞。

  之前《史上第一混乱》里黄渤和阿甘有过同框,但是那部戏不像这部戏里的角色这么有锋芒,给人的感觉也就不像是彼此飙戏,那里面,阿甘的角色承担更多的是一种把珠子串起来的责任。

  现在嘛,同场竞技。

  “剧本里咱们这个是雾天,现在这样拍,特效做出来的效果不会有问题吧?”黄渤上妆完毕后凑到阿甘面前,他对于特效了解的不多,但知道阿甘这个家伙是知道很多的。

  “没问题。好歹是拿过奥斯卡的公司。”甘敬昨晚睡的很香,今天起来之后也一直都没酝酿过情绪,但心中封存已久的那种在演《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时酝酿的东西有些蠢蠢欲动。

  “嗯。对了,有个事,我最近考虑在京城开个酒吧,以后大家玩的时候有个去处,怎么样?入个股呗?”黄渤聊起了其他的事。

  “可以,我要占大头。”甘敬不假思索的说道。

  黄渤笑了一声:“那到底是我开还是你开?”

  他心里有点嘀咕这莫名窜出来的掌控欲,说着话转头就去看阿甘,可脸上的笑容在看到阿甘的时候陡然一僵,心中悚然而惊。

  阿甘这会端端正正坐着、梳着一头整齐遮住额头的头发、嘴角带着一丝冷淡又神经质的微笑,赫然就是剧本里刘泰闵的感觉。

  刘泰闵是一个年轻、聪明、强壮有力的警察,他连续作案杀掉女人,逍遥法外,而但凡是连环杀人犯,心理或多或少的都有些问题。

  连环杀人和激情杀人还有所不同,那是缜密、是狡猾、是疯狂。

  那是和人类道德观背道而驰的东西。

  黄渤咽了口口水,感觉自己身边就坐了这么一个玩意儿。

  他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之前阿甘有部分粉丝无比期待阿甘去演恐怖、惊悚、悬疑片了,这说来就来的,特么自带精神病吧……

  “行。这个事收工后聊,我再去准备准备。”黄渤被震住了一下,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就离阿甘远远的,准备再多给自己一些时间。

  尽管他知道阿甘是个好演员,但没想到是这么好。

  上一部戏里的合作俨然就是另外一个人啊,而那部《史上第一混乱》还让阿甘是从香港捧回了一座金像影帝奖杯。

  这看现在阿甘的架势,自己要是被压了戏,那就有点太惨了。

  十五分钟过后,各个部门已经就位,道具车辆也都布置完毕。

  “渤哥,渤哥,来了嘿。”导演邱处机拿着一个大喇叭,兴高采烈的准备看两位影帝对飙。

  “等会,等会。”黄渤给出了一个回音。

  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期间,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有些无聊懈怠了,导演邱处机也和摄影师反复来回沟通了几次,只有阿甘,他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丝毫不为时间的流逝所动。

  “看甘老师,看,他拍戏的时候好敬业啊,我以后也要像他这样。”

  “我觉着甘老师大概是在保持状态,不同演员对于保持角色感觉的习惯是不一样的,也许甘老师就是喜欢静坐。”

  “这还得等多久啊,再过过,太阳下山光线太暗就没法拍了。”

  中戏的学生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他们这会倒也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就是想近距离观摩大咖的表演。

  终于,又是半个小时过去,黄渤缓缓转过了身,示意导演,他那边准备好了。

  邱处机看着黄渤的神色,看着他妆容上的些许白发和脸上的老年斑,知道这位也是入了戏了。

  “来,来,都打起精神了。”

  导演这次没拿大喇叭喊,他生怕声音太大把两位主演的状态都给惊没了,一个个部门的检查通知。

  五分钟,一切就位。

  咔。

  导演自己打板。

  甘敬起身,莫名的笑笑,钻进了路上前面的轿车,黄渤则是坐进了后面的皮卡。

  不同机位的摄影机开始工作,收音师站好位置,灯光组注意着光线。

  皮卡在一段距离之外启动,速度不快,以一个力度撞击了前面的轿车。

  黄渤饰演的李锦休因为伸手去拿副驾上的手机,在雾天的行驶环境下追尾了前面停下的车辆,他踩住了刹车,把手机塞进兜里,微微躬身的拿掉了安全带。

  推开车门,走向车头。

  前面轿车的行李箱因为被追尾而弹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整整齐齐被摆放在里面的工具、杂物,以及一个凌乱看着突兀的尼龙袋。

  黄渤在行李箱一步远的位置停住,他身体明显顿了一下,视线放在行李箱尼龙袋的尾端,一处还没有干涸的血迹。

  他没有犹疑的侧着身子掏出口袋里的纸巾把血迹捻在了上面。

  这个动作被反射在后视镜里。

  追尾事故,正常的车主都是会立即下来查看,然而甘敬坐在驾驶座,静静的用后视镜观察着后面皮卡走下里的人,观察着他侧身的动作,丝毫没有紧张感。

  机位靠近,拍着阿甘看后视镜里黄渤动作时脸上挂着的玩味笑容。

  黄渤收起纸巾,刚刚收好,抬头一看,轿车车主已经站在了面前,一个年轻的男人。

  两人谁都没说话,彼此对视。

  同类是能嗅到彼此熟悉的味道的。

  一个年老的猎手碰见了一个年轻力壮的猎手。

  罕有人烟、车后血迹、尼龙袋。

  黄渤微微佝偻着身体,皱起了眉头。

  甘敬脸上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带着一种刀刃上的锋利危险感。

  砰。

  甘敬一手把行李厢的车盖盖上。

  “你没事吧?”甘敬脸上的笑容浮现出来,不再是危险感,转而是一种刻意的假模假样。

  黄渤木然不答。

  甘敬低头看了眼行李厢,笑出了一声:“里面是袍子,突然撞到了我的车。我没事,你要是没事,那就走吧。”

  这时,他脸上的笑容再次有了变化,隐约是有种忍俊不禁。

  一种猎手面对猎物可以随意玩弄的忍俊不禁。

  可是,他面对的是人。

  一个患有阿尔茨海默、年老体衰的另一位猎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