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669章 反刍(二合一)

第669章 反刍(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174更新时间:2018-12-30 07:31:50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京城五月中旬的天气不比巴格达那般炎热,不过也可以穿上夏季衣服了。

  甘敬回到这边的第一件事是好好的遛了一圈狗子,尽管它并不是很愿意,仍旧是被两脚兽逼迫的围绕着别墅跑了几圈,最后又被一把推进了泳池里。

  如此悄然的在别墅里宅了两天,甘敬方才感觉是驱除了从巴格达带来的一丝燥意。

  “狗子啊狗子,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甘敬坐在泳池旁边,享受着把脚泡在里面的凉爽,而狗子是两只前脚扒着泳池边,极其人性化的泡了一半的身体。

  “你这样不累么?”甘敬见怪不怪了,狗子这段时间休养生息,身体似乎没了什么异常,不知是不是这一阵也没玩游戏的效果。

  难道是游戏误它么?

  狗子伸出舌头,极其惜字如金:“说。”

  甘敬不顾它的高冷,摸了摸金毛的脑袋,说道:“回头我要买一个手持DV,没事的时候就把你拍进去,等到最后你要没了的时候剪辑出来一部电影的长度,包下一个影院,放给你看。”

  “你这样在我面前谈论死亡似乎是一件很不友善的事情。”狗子并不生气。

  甘敬不再坐着,往后躺倒,目光像是穿过了头顶的遮阳伞,有些悠悠的说道:“也许是这一趟在巴格达那边经常在新闻里看到伤亡新闻吧,在国内的时候那些新闻像是远在另外一个世界,在那边宾馆里虽然仍旧很安全,可却是会突然想到不远的地方就有人死去。”

  “这就是你要拍一条狗的理由?”金毛十分冷静。

  甘敬翻过来侧身注视着这只狗,真诚的说道:“你不仅仅是一只狗,还是我的朋友啊,这叫由此及彼,向死而生,毕竟,狗的寿命是比人要短的。”

  狗子从泳池中爬了出来,故意抖着身子甩了两脚兽一脸的水,学着他的样子躺在一边,不过却是躺在阳光下的。

  过了一会,它才说道:“那好吧,我同意了。”

  甘敬露出一丝微笑,倒是没有因谈及这位朋友终将离开自己而感觉悲伤,毕竟那还是一个颇远的事情,他双手交叉垫在脑袋后面,喃喃自语道:“全程手持DV拍摄会很有生活气息,不用很有戏剧冲突,一个平淡的故事也可以很温情,名字嘛,可以是,一条狗的自白,或者,一条狗的一生。”

  “配音我会亲自给你配音,全程拟人化口吻,用你的视角来说话,嗯……大家不知道你是多聪明,但电影里是可以展现出来的。”

  一部即兴的影片计划在甘敬的脑海中扎根,他望着遮阳伞上面的条纹,渐渐在满脑子胡思乱想的念头中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暮色的凉风已至。

  甘敬睡的很爽,可是一直泡在泳池里的双脚却很冰凉。

  他爬起来瞧见狗子正在草丛边饶有兴趣的盯着隔壁墙上的狸花猫,也就没去理它,转身走进了客厅。

  客厅桌上的手机是关机状态,甘敬已经提前和经纪人打了招呼,这两天没啥事就不用给自己打电话了,不过饶是如此,开机后的手机还是卡上了几秒。

  “似乎是应该换手机了,这个小米跟不上了啊。”甘敬嘀咕了一句,作为品牌代言人,自己手上居然不是全新型号,这一点一定要严肃批评下负责这方面跟进的人,顺便展现下小股东满是主人翁的责任感嘛。

  甘敬握着手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他简单迅速的浏览了下,既有安迪Studio 8的消息,也有派拉蒙和福克斯的各种进度,更有国内朋友们和公司里方方面面的信息。

  随手回了两条消息,甘敬在心里排了排事件的优先程度,《爱我所爱》的剪辑和相关事宜是最为优先的,其次是百日红扩张之后的整顿,再后是京剧新编的排演,之后是电影宣发了。

  如果这部电影收割的票房足够有力,那么就可以尝试向外面输出更多的华夏元素,当然,在国内的地位也会更加的牢固。

  而在这之前,甘敬还要为这个目的做各方面的酝酿。

  从黄昏到凌晨,甘敬才算是把这两天的事情都处理了一遍,这已经算是很迅速的效率了。

  入睡前,他决定明天去拿个手持DV,带着狗子去中戏先拍摄一些它在校园里的片段,顺带着,完成一节中戏讲师的课程职责。

  ……

  “咦,阿甘?”

  “诶,阿甘?”

  “阿甘来了?”

  “阿甘带着一条狗来了。”

  这天一早,甘敬开了一辆别墅车库里的车直奔中戏。

  刚刚牵着狗子迈进校园,甘敬就暴露在师生的目光之下。

  作为一名没讲过几节课的表演系讲师,甘敬算是目前最具学生缘的明星了——这边往来的演员、明星比较多,可是只要一来就会引起围观热度的大概就只有他了。

  “同学们,下午找间教室上课了,大家自行通知啊。”甘敬一番合影之后,冲着人群通知了一声,随后又补充道,“表演系的啊,表演系的通知就成了。”

  这句话显然为时已晚,随着他公布下午即兴教学,很多学生的手机上都收到了来自微信、QQ、短信、电话的通知。

  备受学生喜欢的阿甘绝不仅仅是因为自身的咖位,更是因为课堂上的各种干货,这位讲师是带着国际视野与好莱坞真实实践而来的。

  “哟,这是哪门的风把甘老师吹来了?”表演系主任郝戎迎接了这位老友,“快坐快坐,欢迎甘老师的大驾。”

  “你再这样我可就不来了啊。”甘敬嬉皮笑脸,“快,给我拿台DV,我要有教学实践。”

  “DV?今天这突然过来是因为在摄影方面有了进展?”郝戎有点疑惑。

  “对啊。”甘敬一脸严肃,“不过,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见见我亲爱的学生们,顺便用一台DV积累点素材留待后面的教学。”

  郝戎将信将疑,仍然是让一旁的学生会干部去给阿甘拿了台系里最好的DV。

  甘敬拿到手后很满意的操作了一番,他当然不是要占这个便宜,只是目的地是这边也就不想再去公司那边了。

  “对了,我打算在中戏这边做个学校和公司的实践联合,回头有学生想实习的就往我那边送,应该没问题吧?”

  郝戎立马答道:“这是好事,当然没问题,咱们学校一直都有这方面的资源。”

  “我意思是形成一个常态的联合。”甘敬强调了一下。

  “你还真是要把你们公司打造成中戏集中地啊?”郝戎笑了一句,仍旧答应,“双赢,没问题。”

  因为阿甘中戏讲师和之前工作室里周咚雨、陈小纭中戏出身,所以业内有把工作室称之为中戏收集地,其后虽然改组成了公司,内部的中戏成员却仍旧增加,很多人都很纳闷阿甘究竟为什么会青睐中戏而不是北影。

  “那你忙着吧,不用招呼我了,我带着狗子随便转转。”甘敬拍了拍郝戎的肩膀,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另外,帮我把U盘里的内容整一下,下午我要用。”

  瞧着阿甘走出办公室的身影,郝戎摇头失笑,这是把自己堂堂表演系主任当成他的助理来用了。

  郝戎官架不大,也没叫其他学生或老师来做,自己把U盘插到电脑上开始整理。

  “咦?原始数据啊。”

  “这是刚拍的新戏?还没上映就拿过来了啊。”

  “不,按这个时间算,吕克那边都还没剪辑好吧……真是……”

  郝戎的感叹和下午前来多媒体教室上临时表演系大课的学生们一样,这可真是干的不能再干的干货啊!

  下午两点钟,中戏多媒体教室满满当当的坐着老师和学生们。

  “老师好!”

  甘敬刚刚走进教室就被一声整齐的问好声吓了一跳,他有些赧然的牵着一条狗慢腾腾的走上了舞台。

  “咳,大家好,坐吧。”

  学生们坐下了。

  阿甘旁边的那只金毛也很正经的坐下了。

  甘敬三步并两步,走到第一排,把DV递给了一位男生,嘱咐道:“镜头开着,等下我讲课的时候就对着我的狗,主要是拍它。”

  “呃,好。”这名男生稍有些紧张,不知道甘老师的用意何在。

  “大家好啊。”甘敬重新回到了讲台上,“我这边刚刚结束了在伊拉克的新戏,快马加鞭回来之后的第一站就是咱们中戏。这是什么精神?”

  甘敬自问自答:“这是为了让表演薪火相传的精神啊,今天下午呢就是分享下这次拍戏的所得,免得过段时间我给忘了。”

  他操纵着讲台桌上的笔记本,背后屏幕上跟着放出了画面。

  “对了,上课得有主题对吧,今天这课的主题算是以一名菜鸟导演的身份来看一部电影的拍摄吧。”甘敬如此说了之后,又道,“这名菜鸟导演执导了一部影片,过了七亿哦。”

  台下的学生们发出了会心的笑声,阿甘是执导了那部周咚雨作为主角的《只有你》,最后是凭借他亲身下场的拉票才把票房拉到了七亿。

  “来看,这场戏是我和胡戈的戏份,前面重点是胡戈,后面则是待他领了盒饭之后的我。”甘敬点了开始,屏幕上开始播放电影里的那一出戏份。

  今天他带来的素材是已经挑选过了的,同时,这一节课仍旧是要求学生们没有带电子设备,甘敬并不担心一点半点的流露,即便是有,那也是变相的在帮自己宣传电影了。

  “胡戈的演技不容置疑,不得不说,他这一场是有出乎我的意料的。”甘敬说话间很自然把自己摆在了高位,而台下学生们也并没有觉得什么不适。

  甘敬侃侃而谈:“不过我现在要让大家看的并不是演技,而是他对镜头感和空间感的把握,这勉强算是演技的一部分吧,可我还是更多的愿意把它放在外面。”

  “暂停一下,大家看,这个机位的设置是在平视角色,胡戈这里的处理,他的表情铺垫和递进,以及眼神来回和我的交错,这里对镜头的把握很棒。”甘敬顿了顿,提醒了下,“大家都知道吧,这样机位下演员的视线焦点是很不容易把握的。”

  “另外,如果演员在这里出错了很不容易弥补,因为经常是到了剪辑环节才会被发现。”甘敬严肃的说道,“现在,我不说话,大家完整的看这一部分。”

  魔鬼在细节之中,甘敬以一名导演的身份去看戏份时并不会抛下自己演员的功力,这样对于演技和机位空间的敏锐是超出寻常的。

  五十秒的戏放完,有的学生若有所得,有的则是有些茫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真看出微妙的。

  甘敬站在台上洞若观火,只是说道:“大家回去之后可以多研究下类似的表演片段,这种细节有时候还蛮重要的,优秀演员就是一点点积累的。”

  至于回去之后学生们研究还是不研究,那就不是自己能管的了。

  “咱们继续,来看我这一段。”甘敬放的是接下来自己在和胡戈争吵过后夺门而出又回头看轰炸的表演。

  三十八秒过后,甘敬按下暂停,对着台下问道:“看出什么了吗?”

  不待台下回答,他摇头晃脑的以一名菜鸟导演的视角称赞道:“演的真好啊。”

  “……”

  一阵哄笑夹杂着口哨声。

  甘敬一本正经的说道:“一名演员要学会自我夸奖和自我满足。”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即便有时候观众会骂你都演的什么狗屎玩意。”

  台下的声音渐渐小了起来。

  ……

  中戏的课程一直持续到傍晚五点半。

  甘敬在一众人的依依不舍中拿过了DV,牵走了狗,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下午的这节课其实也算是自己的一场总结,就像在课堂上所说,优秀演员是一点点积累出来的,而从优秀迈向伟大同样如此。

  他很希望这个过程能有更多校园的学生们来参与,未来时刻,这些人中总能有人是与自己同行的。

  甘敬一边思考着,一边开车往回赶。

  忽然,他看到了前面交警靠边停车的手势。

  嗯,靠边。

  交警礼貌上前,对着摇下的车窗说道:“请出示你的驾驶证、行驶证。”

  O**K!

  甘敬一下子直接熄了火,默默的推开车门。

  我错了。

  即便我能在巴格达开装甲车,可在国内,我还是一名没有驾照的预备役司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