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559章 大佬(二合一)

第559章 大佬(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133更新时间:2018-12-30 07:30:34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所谓导演喇叭,不过是一种导演权利的彰显,不过……周申那个专用的喇叭可不是虚名。

  他是有认认真真在上面贴了一张写有“导演”两字的纸条。

  这个喇叭很贵,质量很好,从排舞台戏剧那会就跟着自己了……周申有些幽怨的看了眼阿甘的背影,只剩下一个念头。

  古人诚不欺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或者说,狗改不了吃屎,阿甘改不了强势……

  摄影机已经停止工作了,剧组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看了过来。

  “鲍老,刚才有拍到特写吗?”甘敬举着喇叭冲着鲍德熹的方向喊了一声,随后又对已经离自己不远的汤惟说道,“表情状态不过关,重来一遍。”

  汤惟看了一眼阿甘,默默的转身回到了街道起始的位置。

  甘敬重新默默的蹲下。

  周申等了一会没见他发号施令,从副导那里拿了喇叭,喊了一声:“Action。”

  ——圣诞节,佳节团圆,文佳佳孤身一人。

  汤惟走在路上,嘴唇抿紧,眼神从路过的房区飘过,脚步有些拖沓。

  “咔。”甘敬这回都没站起来,举着喇叭说了句,“再来遍。”

  汤惟冲他点点头,没说什么,仍旧回去。

  可是另一边的经纪人罗萱有些不乐意了,她瞪了一眼阿甘所在的方向,心里琢磨,为什么汪总还没给他打电话。

  如果打过了电话,一定不会是这个样子。

  罗萱拿出了手机,翻了翻通信簿,犹豫了一下没有打出第二遍,不过堪堪要把手机收回去的时候,她忽然眼睛一亮,悄然的把手机对准了阿甘方向,按下了录像键。

  “咔。”甘敬歪着头。

  “咔。”甘敬举着喇叭。

  “咔。”甘敬来回走动。

  终于,罗萱录的都忍不了,直接冲向仍旧要默默重新开始的汤惟身边,大声的对着阿甘怒道:“到底哪里演的不行,你倒是说啊。这样一遍遍是什么意思?”

  甘敬耸耸肩,说道:“这是制片和演员的事情,你搀和什么?”

  “我是她的经纪人。”罗萱冷笑一声,“汤惟说不了的话,我自然要说。”

  “难道经纪人可以在节目录制的时候打断录制,难道经纪人可以在片场现场打断演戏计划?”甘敬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怎么没见过这样的经纪人。”

  “你如果对我们有意见,你可以说出来。”罗萱一边说着这话,一边暗地里碰了下汤惟,红白脸是要两个人来的。

  “我当然有意见。”

  “你不说出……嗯?”罗萱一愣,按理说阿甘这样的影帝、这样的制片人,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对剧组内一个成员有意见呢。

  这没按剧本来啊!

  “不过不是你们,而是你,我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可以这样浪费大家时间?”甘敬的语气里仍旧没什么感情色彩。

  “阿甘,我继续演。”汤惟这时说道。

  甘敬瞥了她一眼:“你不用演了。”

  这话一出,罗萱和汤惟心中都是悚然一惊。

  来了,终于来了,阿甘是要换人吧?

  甘敬继续缓缓说道:“这几遍演下来,我能看出你试图用不同的方式演绎这个角色在这种情况下的心情,但总是感觉不太够。原本是想看你能不能悟出来的,既然不行,那我就给你示范下。”

  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甘敬迈步走向服装道具组,不过转身前看了眼罗萱,拿出手机按了几下给汪强发了条短信。

  “这段演的不好。周导,我来给汤惟示范下。”

  阿甘这么一说,除了罗萱,其他人都来了兴趣,尤其是看他走进了临时的换装化妆间。

  周申暂时性忘却了自己珍爱的导演喇叭,鲍德熹则是琢磨着等下要不要开摄影机。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

  罗萱等的有些不耐烦,她感觉到口袋里手机在震动,刚要拿出来的时候见到化妆室的门开了,就没去理口袋里的电话。

  等到那道有些臃肿的身影从暗影里走到光亮处,所有人心里都是一声赞叹。

  来了,终于来了。

  阿甘接了一头长发,身上的衣服正是和此刻汤惟身上的一样,看脸上似乎是在极短时间内上了些淡妆,脸部线条柔和了很多,鼻侧颧骨也打上了高光粉。

  专业化妆师和足够合理的搭配,甘敬这幅女性扮相打个6分也是说得过去的。

  站在汤惟身边的罗萱在短暂惊愕过后,一声冷笑:“怎么着?这货还觉得他演女人也是奥斯卡级别的?”

  汤惟皱了皱眉,低声说了句:“你今天是怎么了?少说两句吧。”

  罗萱有点愤愤:“一看他就是在折腾你,等着吧,我已经给汪总打过电话了。”

  汤惟沉默不语。

  那边阿甘已经在抬手示意了,灯光、收音连续几遍已经把位置搞的轻车熟路,眼看这位制片大人是认真的,于是连忙准备。

  过了一分钟,各部门准备完毕。

  作为一名镜头下的演员才是甘敬最为擅长的,这些天一直在镜头后着实是有些憋屈,此刻他竟然觉得隐隐有些兴奋。

  这种兴奋不是因为要展现给别人看正确的演绎方式,也不是因为换了身女装,而是单纯镜头下的表演就让他很蠢蠢欲动。

  讲真,周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喊“Action”,他踌躇了一下,还是喊了一句“Action”。

  这个词就像是打开了一个开关,甘敬一瞬间的心潮涌动都消失不见,整个人不是如心绪似的昂扬,而是转为了沉静的内敛。

  肚子上塞了道具,扮作怀孕,身上的衣服则因为天气而略微显厚。

  不过甘敬只是往那里一站,一种女性婉约的姿态就钻了出来。

  掌管着摄影机的鲍德熹一声轻“咦”,默默给了个特写,随后又拉伸了下整体镜头。

  独在异乡为小三,怀孕时节无人陪。

  女版甘敬漫步在街道上,眼神游离在右侧住宅的圣诞气氛上——鲍德熹准确无误的用恰到好处的镜头记录下阿甘的这一神采。

  眼神是心灵的窗户,阿甘推开了窗,打开了内心世界。

  人的眼神是能传递情感的,就像一位毕业生重新回到学校,即便周围人穿的衣服没什么大差别,他仍能从眼神中分辨出刚入学的新生和浸润已久的老油条。

  也像是父母在某些时刻看子女的眼神,不用说话,就能知道痛惜、慈爱、骄傲、鼓励。

  甘敬的目光和自己脸上的神态搭配,他走在街道上,偶尔低下头轻轻的飞踢一脚,偶尔冲着圣诞树撇撇嘴,偶尔也像是想起了自己的落魄、唇上是个无可奈何的弧度。

  不过从第一步走动到现在为止,甘敬拖曳着大肚子的姿态没有改变,他就像是一位真正的孕妇,右手时不时的从肚子上滑过,里面孕育是骨肉,也是希望。

  孤独、无奈、遐想、自怜自艾,在这个寒夜无人的街道上,在这个满是陌生人的地界上,甘敬此刻只有肚中的骨肉与自己为伴。

  一直到,他看到了右边那辆熟悉的车,那是弗兰克的车。

  甘敬的眼神里陡然绽放出惊喜。

  至此,戛然而止。

  一段独自漫步的一人镜头,一段没有台词的独角戏,一段堪称教科书式的表演。

  不论是镜头后的周申、鲍德熹,还是旁边围观的吴锈波、汤惟、罗萱,他们在心里是服气的,对于这段表演也感觉是惊艳的。

  也许是因为之前阿甘男性角色的印象太过深刻,这陡然饰演了一段女性的戏份,这种固有认知和面前状况的对比冲突让这种惊艳愈发的令人感到难以置信。

  这样的惊艳,周申脑海里甚至立即冒出了不少剧本故事的苗头,《阿甘和他的妹妹》、《从他到她》、《她爱上他》……

  甘敬双手背到头上,慢慢卸掉了一头长发,只是看向汤惟,对一边的罗萱理都没理,问道:“怎么样?有区别吗?”

  汤惟一直显得有些安静,安静的乃至于有些沉闷,这会却连连摇头,脸上是难以置信,最终心里翻滚的情绪化成了一句话:“演的真好。”

  内行人,才对刚刚糅合在一体的种种情绪姿态更为赞叹。

  甘敬点点头,老气横秋的说道:“那就这么演。”

  “我怕是演不到你这样的程度。”汤惟竟然有些泄气了,刚刚那么多遍的重来她一直没有说什么,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来尝试演出让阿甘满意的戏份。

  可是,真正的演技大咖动了动手,她才发现哪怕是女装,这阿甘也出色的不像话。

  这还怎么办?

  汤惟深呼吸几口,有点被打击到了。

  甘敬冲她笑了笑,安慰道:“这还有导演呢,还有摄影师呢,你以为请他们来是干什么的?”

  优秀的导演和摄影师是能扬长避短的,像刚刚鲍德熹对于阿甘的镜头就和之前几遍汤惟镜头的处理有所不同,而周申嘛,也对两者有所不同。

  前者他是在心里喊了“666”,后者则是喊了“还阔以”。

  甘敬稍微过了一把瘾,掏出了肚子上的道具,转向罗萱时已然是换了副表情,皱眉道:“你怎么还在这?”

  罗萱在他表演的时候就不说话了,见他开始没搭理自己倒觉有些安心,可是这又忽然来了一句,顿时就愣住。

  “我、我先回酒店。”

  一份好的表演是难以遮掩的,演员终究是要靠实力说话,罗萱在见证了女装阿甘和汤惟表演的对比后,心里也缺了些底气。

  甘敬先是点头,随后说道:“我已经通知了汪总,这个剧组你不用来了。”

  罗萱脸色一白,犹自有些不信,可是口袋里之前被她忽略的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这一次,她可没有在不当回事。

  拿出来一看,正是安乐影片汪强打过来的。

  罗萱默默的接听,听着里面仍旧温和的语调,末了却在挂掉电话的时候叹了口气。

  “好的,我明白了。”罗萱捏紧手机,避开了阿甘的眼神。

  甘敬看了看罗萱,又看了看汤惟,问了自己的这位女主角:“继续下去?”

  汤惟咬了咬嘴唇。

  一部《色·戒》让她成名,可随之而来的封禁也带走了她不一样的演员之路,在被公司送到英国学习的时间里,她的心态是有足够的沉淀和磨炼的。

  轻言放弃,这不是汤惟的风格,女人内里的韧性她是有的。

  “幸好,你不是女演员。”汤惟摇头,复又点头,“当然继续。”

  “很好。”

  甘敬当先举步去化妆间换了衣服,重新拿着那个导演喇叭蹲到了原来的位置。

  过了一会,汤惟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这一遍,仍旧是喊停,然而却不会有一位经纪人冲上来打扰了。

  这一晚,仍旧是没过,可不论是其他人还是当事人都不会有不服气的了。

  到了第二天,汤惟主动和剧组说,这一段戏要往后放一放,她需要仔细思考琢磨一段时间,所以,白天就继续拍摄其他能拍的戏份。

  临收工前,汤惟已经先拍完了今天的戏份,她第一次主动的找到了阿甘。

  “甘哥,我想请教下昨晚那段独角戏的表演。”汤惟客客气气的姿态很低,她甚至不顾形象的学着阿甘蹲在旁边。

  甘敬正在低头按手机,闻言有些诧异,笑道:“之前好像是叫我阿甘?前倨后恭可不太好。”

  “达者为师,要得要得。”汤惟很认真。

  “其实吧,我觉得你还是对人物的理解不够透彻。”甘敬收起了发到一半的信息,信手捏来,“或者,你对这个片子纯粹当成商业片来演?”

  “说是形象有突破,但到了后面,她和你文艺角色还是有相通的。说回到昨晚的戏份,你的问题就是太割裂。拜金就拜金,伤心就伤心,高兴就高兴,一段一段的。可人不是这样,人是复杂的。这样说,你明白么?”甘敬的眼睛炯炯有神。

  汤唯若有所思。

  甘敬还想说什么,忽然口袋里的手机疯狂振动起来,是老陈打过来的。

  “阿甘,你的事发了!”老陈第一句话就很恫吓。

  甘敬茫然:“啊?”

  “你当个制片还能那么欺负演员?你们剧组谁拍的录像传到网上了!”老陈继续说道。

  甘敬更茫然了。

  要说自己欺负的演员……唔,是不是说汤惟?

  她这会正蹲在自己身边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