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四百六十四章 用力(二合一)

第四百六十四章 用力(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354更新时间:2018-12-30 07:29:37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一个合格的演员,熟读自己角色的台词,没问题。

  一个优秀的演员,熟悉其他角色的台词,也没有问题。

  可是,这把整个剧本都给背下来了,这就有问题了!而且还特么是不同语种的台词!

  这是一个什么演员?

  这是一个高尚的、一个纯粹的、一个有道德的、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一个有益于人民的甘求恩!

  嗯……这一段来自周咚雨无端端的赞美并没有为甘敬所知,如果知道了,他一定是要谦虚一下——其他的还行,高尚和脱离了低级趣味这两个一定要去掉。

  “知难行易,从来是一个普遍性存在的问题,在我们这个行业也很常见。”甘敬不再把目光放在那个稍胖男生的身上,这一趟他来不是为了让这位同学难堪的。

  “还记得我刚才说过什么吗?保持独立思考。背诵剧本并不是一个什么标准,也不是说背诵了你就能演好戏了。”

  “我只是为刚才我说的话做一个注脚,为角色做准备,怎么都不嫌多。”甘敬让自己的表情放柔和了一些,台下的很多学生都会在将来或者说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同行,只不过都还有点稚嫩,“剧本是你们接触一个角色精神状态的最好工具,但是我忽然又想起一些现实性的问题啊。”

  甘敬古怪的笑了笑:“最近我碰见一个有些苦恼的问题,碰见演技不如自己的对手应该怎么办?周咚雨,你觉得应该怎么办?”他点了名。

  周咚雨抬抬头,干脆的回答道:“没碰到过,不知道。”

  “这个得看情况,比如我在国外的话,就尽量展示我自己,至于怎么剪辑,怎么安排镜头,那是导演的事,如果是在国内的话,那就多考虑一下整体性。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么?”甘敬摊摊手,“一个角色怎么演活,怎么演好,在我看来是优先性的问题。”

  台下的学生们有些骚动。

  甘敬见状,停下了声音,喝了一口水发现到底了就走到旁边去倒水,然后说道:“自由讨论几分钟,我喝点水。”

  他先在保温杯里倒了水,随后走到最后排,拍了拍郝戎的肩膀:“老郝同志,讲的怎么样,是不是有点偏?”

  郝戎打掉他的手:“挺好的,就这么讲好了。不少人还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出去混两年就能成大明星呢。”

  甘敬耸耸肩,冲着后几排扭头看自己的俊男靓女们笑了笑,慢慢踱步回到了讲台。

  “我看你们对我刚才的话有疑问,举手发言吧。”

  甘敬扫了一眼,点了一个黄衣服的女孩。

  “甘老师,我是你的粉丝,今天很高兴在这里看到你,要是每天都能看到你就更好了。”黄衣服女孩上来先“表白”了一段,“不过刚才你说的以自身为优的观点我不太认同,演员角色是置身在影片之中的,一个人的出彩破坏了整体效果,那恐怕是得不偿失吧?”

  甘敬点点头,示意她坐下,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们一定都是受够了老郝的那张老脸了。刚才我就说了,分情况而定。不过,演员就是要演一个角色,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剧组给我的就是梅兰芳,就是菲利普,那我就把这个角色演透了。其他的事,是我的责任吗?”

  “我对戏的演员不行,那我还要当爹当妈的教他吗?你以为你是周咚雨么?”甘敬顺口又提了句周咚雨,直让女孩恨不得把头埋在桌子里。

  “演员是个职业。你弱你有理,我不欣赏这种说法。”他耸了耸肩,“我来这里也是为了让你们如何成为一个强者,当然,成不了的,我很欢迎来我的工作室上班。”

  这话说的就不谦和,转而有些锐利了。

  不过台上现在站着的是两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人,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影帝获得者,华夏拥有最顶尖票房的演员之一,他有资格说这个话。

  台下的一群萌新默默的收了声音。

  这时,东北角的一个男生主动举起了手,在看到阿甘同意后站起来发问道:“这种对于角色的精神挖掘和体验,恐怕很难在短时间里见效吧?现实意义上来说,一个演员一年演几部电影,留给个人细细琢磨角色的时间那么少,甘老师具体是怎么做的呢?除了背诵剧本这个方式。”

  甘敬站在台上想了想,介绍了下自己的经验:“当初筹拍少年派之前,我已经看了剧本和原著,所以有可挖掘的方向。首先,是要有方向,同学们,这个要记住啊。有了方向之后呢,我在自己卧室和客厅都挂满了真实案件里的现场照片以及经典电影里曾经演绎过的人物。”

  “我记得我有和周咚雨说过,很多影片形象都是有前辈演绎过的,这其中就大有营养。一个演员并不是孤立的存在,哪怕你不认识汉克斯,哪怕你不认识葛优,你仍旧能从他们的作品中学习他们的表演方式。”

  “我再具体一点,仍旧是拿少年派来说,嗯,这算是有点剧透了,到时候电影上映的时候你们要去支持一下啊。”甘敬先是笑着说了一句,然后点了点刚才提问的那个男生,让他上台来。

  “你叫什么名字?”

  “张德天。”

  甘敬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看过《沉默的羔羊》么?”

  张德天点了点头,心里有点忐忑,不知道阿甘是要做什么。

  “很好。《沉默的羔羊》是部经典作品,因为有想借用汉尼拔的那种状态,所以我卧室的天花板上都是霍普金斯的剧照。每天醒来、睡去的时候,我都会看到他的眼睛。说实在的,这是种折磨,也是进步。我现在想让你近距离体验下我这种方法所带来的成果。”

  霍普金斯是《沉默的羔羊》的主角,只在这部片子里表演了16分钟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张德天继续点头,又问了句:“我要做什么?”

  “你来演史达琳探员,我来演汉尼拔,就第一次见面时的小片段好了。”甘敬今天来了就决定做到底,既说道理,也展现效果。

  “台词你还记得吗?”甘敬又问了一句。

  张德天有点尴尬的摇摇头。

  甘敬把他拉到一边,声音很低的念了几句台词。

  听课的学生们看到这一幕有些叹息,毫无疑问,阿甘大概是把这个剧本的台词也给背下来了——这远不止是当成工作,是彻彻底底的把热爱化入生活了吧。

  五分钟后,甘敬静静的站在一旁,张德生则是嘴里仍旧念念有词。

  “甘老师,我好了。”张德生反复背诵了几次,确认自己记住了台词,又揣摩了几分味道,通知了甘敬。

  甘敬点点头,又看向台下:“咱们演员,终究是要拿作品和演技来说话,等会我会再抽了两个同学对对戏。”他转过头对张德生,“那么,我们开始?”

  “好。”

  张德生有些紧张,台下的学生们则更多是兴奋。

  刚刚阿甘那一波台词背诵确实很秀,但总不如更为贴切的演技来的刺激。

  整个教室鸦雀无声,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甘敬身上,可他却左看右看,指了指多媒体教室的窗户,让旁边的学生把窗帘拉上一些。

  上午的光线太强了,整个教室过于明亮,而窗帘拉上之后,气氛也好像跟着光线一样阴暗了下来。

  《沉默的羔羊》是一部拿下过多项奥斯卡的经典影片,不过拎出来拿到大街上随即去问,可能还真有不少人没看过,然而此刻坐在这里的学生们是中戏表演系的骄子,即便他们不愿意看,中戏的老师们也会强制让他们看,顺便再写些观后感神马的。

  可以说,在座的每一位对于这部片子都很熟悉。

  后排坐着的几位老师也很好奇,其中一个坐在郝戎旁边的老师就向主任笑道:“你觉得阿甘会怎么演汉尼拔?”

  郝戎摇头:“不知道。”

  不过他随即又道:“但一定不会令人失望。”

  台下的人怀揣着不同心思,台上的张德生却发现不知何时阿甘已经换了一种给人的感觉。

  之前在台上的阿甘是演员,是一个从事演员这份工作的人。

  现在的阿甘则是……张德生形容不出来,只能勉强感觉,他不像是阿甘了。

  “史达琳探员,我只有记忆,没有景观。”

  只是一句台词,只是细微扭动的表情,只是刚刚出现的眼神。

  张德生心中一声呻吟,他此刻也有之前那个提问同学的感觉了,头皮有一点点麻!

  他硬着头皮说道:“你可在这份问卷上给我们一些见解。”原作中的史达琳探员是带着笑容,这会的张德生是完全忘记了,表情很僵硬。

  甘敬放佛没看到这位蹩脚“史达琳”的表演,声音轻轻的连说了三个字:“不,不,不。”

  “你做得很好,你很有礼貌,也能包容。你对麦斯的尴尬说话,也表现得很信任。”

  他脸上浮现出的笑容很平和,语调也很正常,可是无端端的就让张德生脊梁骨上冒出一阵寒意。

  这么一会,张德生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只能继续听阿甘说话,看他的表情。

  “至于你这份拙劣的问卷……”

  甘敬脸上的笑容像是转变为被肌肉牵着在动,口中发出连串的几声轻啧,表情一下子冷了两分:“那就不行了。”

  张德生机械的答道:“我只是要求你看看它,你做不做随便你。”

  “对,若克劳福要从学校招人帮忙,他一定很忙了,忙于追捕那个新手水牛比尔吧。”这一句的台词语速忽然调快,眼神也是直勾勾的盯着张德生。

  “那、那、那……”张德生脑海中忽然一片空白,口中打了个结巴。

  甘敬身上的感觉像是如同潮水般褪去,他挥了挥手,示意就到这里了。

  “我对汉尼拔这个人物只是看了影片和印了剧照,然后日夜观摩,这是我能做到的程度。你觉得怎么样?”他向张德生问道。

  “好,很好,真的像,很像是一个东方汉尼拔站在我面前。”张德生长出了一口气,忽的有了一种描述的语言冒出来,“汉尼拔眼神和表情带给我的感觉,嗯,很有穿透力,像是子弹贯穿了我的肉,而不是停在身体里。”

  “嗯,其他人的感觉呢?”甘敬示意张德生可以回位了,又挑了挑其他举手的学生,“这是我用心揣摩角色后的体验,记住,是用心。”

  张德生背对着阿甘下台,听着他的声音刚刚坐回座位,就被旁边的同学问道:“怎么样?在台上对戏的感觉怎么样?过瘾不?”

  “过瘾!”张德生摸了摸脑袋,苦笑一声,“我刚才很糟糕吧,被压戏了……被虐的过瘾。”

  “切,那可是影帝,是咱们国内最牛笔的演员之一了,你不被虐才不正常呢。”旁边的同学嘲笑且宽慰。

  张德生点点头,连呼了两口气,刚刚稳了稳心神,忽然回手在后背一摸。

  得嘞,这背上全被汗水打湿了!

  周六上午,脊梁骨冒出一阵冷汗的不只是张德生一人,有幸上台对戏的另外两个学生也有类似感受。

  等到下了课,回了寝室,他们和朋友同学聊起阿甘、聊起搭戏,全都交口称赞,如实的叙述了戏前戏后的反应,只觉得这个上午是真的很刺激了!

  这种真实体验带来的口碑传播让其他专业的学生也心驰神往,甚至于有听不了课的学生专门给校长信箱写了信,反应了下情况——郝戎主任专制的垄断了阿甘前来授课的教室和时间!应该予以强烈谴责!

  当然,这些后话,甘敬完全不知道了。

  这么一个在中戏的上午,他也算是用尽了浑身解数,只求不丢自己的脸面就好,等到中午结束,他拉着郝戎、带上周咚雨一起吃饭的时候,得到了这两位的反馈。

  “阿甘,我瞧着你这有点用力过猛了。”郝戎边倒酒边叹息。

  “用力过猛?”甘敬有点摸不着头脑。

  郝戎一脸严肃:“我看你是要打击的有点过度了,怕不是我周一一到学校就会收到退学申请。”

  周咚雨凑趣道:“嗯嗯,周一我就去退学,跟着甘叔去演戏。”

  这夸人的方式也有点太古怪了吧……甘敬摇摇头,没搭理周咚雨,对郝戎说道:“欠你的课补上了啊,以后别烦我了。对了,你之前介绍的那位青年导演周申,我听老陈说做的很不错,这个事,还得对你说声谢谢。”

  “好的,那就再欠我一节课呗。”郝戎轻巧的说道。

  甘敬嘿然一笑:“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喝酒,喝酒,我看就是你们这样教理论的亲自来搭戏也不见得能让我过瘾。”

  郝戎撇撇嘴,没和这位国内演技数一数二的演员辩驳。

  他心里只是在仔细琢磨一件事,这阿甘,闲着没事能不能来中戏挂个职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