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三百八十七章 好狗(二合一)

第三百八十七章 好狗(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161更新时间:2018-12-30 07:28:41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京城启智儿童学校,今天迎来了一群爱心人士。

  校长是位打野,厌倦了峡谷里的江湖恩怨,从打野变成了一位慈祥的大爷。

  他很高兴今天这群爱心人士带来的物资,更高兴于即便是有两位明星的存在,也没有成群结队的记者一起过来。

  特殊儿童往往有着比普通孩子更敏感的心灵,很多时候,镜头就可能对他们造成一些隐性的伤害,周讯虽然行事比较洒脱,但在来之前就和校长大爷仔细的联络过,所以只带了一位陈瑶作为例行公事。

  陈瑶没有带专业设备,只是拿了拍照效果比较好的手机、录音笔和一个笔记本。

  一群人也没有穿的花枝招展,周讯是素色淡颜,甘敬则是穿了身棕色风衣,两人都是颇为素朴,不像是聚光灯下的大明星。

  车辆里孩子需要的物资被搬下来,校长大爷笑眯眯握了握周讯的手,感谢了她的爱心之行。

  “周女士,我知道你们的活动是one-night,到了晚上是要放映电影给孩子看,可是有的孩子不合适怎么办?如果让一部分人参加,一部分不参加又不太好。”大爷别看年纪大了,但心思很细腻,尤其是在孩子的问题上。

  来的路上,甘敬就有聊到这个问题,白天时间是安排了游戏、朗读,晚上时间是适合孩子的电影时间,周讯的本意是“让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免费看到好电影,拥有一个美好的童年和未来”,这也是one-night以后继续做下去的宗旨。

  “晚上就自由活动吧,能看电影的看电影,迅哥儿组织电影,我来负责其他的。有分工,大概会好一点。”甘敬如此说道。

  “你是?”大爷眼神不太好,还以为这个男人是个跟班。

  甘敬有点糗:“呃,我也是演员,演过……几部电影。”

  大爷用打野练就的目光端详了一阵甘敬,点点头:“有点熟悉,我好像看过你的片子。”

  甘敬笑笑,没有在意,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问道:“孩子们有喜欢京剧的吗?我会唱几句。”

  “咦,我很喜欢。”大爷混沌的心思里冲出一个声音和画面,忽然认了出来,“你在悉尼唱过京剧吗?”

  甘敬眨眨眼睛,目光看到周讯和陈瑶惊讶的眼神,摸了摸下巴,有些意外:“唱过。”

  大爷舒了一口气:“原来你是那个虞姬啊,我看过你的表演。”

  “大爷去了悉尼?”甘敬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一位京剧迷,不过想想这位的年纪,倒也差不多。

  校长大爷摇头,先是招呼了一声周讯坐下,随后用热情多了的态度对甘敬说道:“我让我孙子在网上给我找的录像。嗨啊,你唱的真好。我形容不出来,但看了觉得和二三十年前听的京剧差不多。”

  “大爷抬爱了。”甘敬谦虚了下,“那我晚上唱京剧给大家听可以吗?唱唱名段,和孩子们聊聊京剧里的传统文化。”

  大爷沉沉点头:“指定行!”

  事情解决,周讯仍旧带着孩子们观看电影,甘敬则是给不适合看电影的孩子表现下自己的京剧艺术。

  周讯聊了两句,起身去和其他人忙活屏幕的搭建,也和孩子们互动。

  甘敬则是被大爷给留了下来,他这是见到真人了,忍不住想唠唠京剧——他心中本还有点怀疑是不是本人,不过在阿甘亮嗓唱了几句之后就心悦诚服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大爷曾听梅兰芳啊。

  这是一位资深戏迷。

  两人硬是聊了两个小时,期间大爷还带了好几位同样对京剧感兴趣的孩子过来——有这样一位大爷,他是真的在学校里熏陶了一些孩子。

  在这所学校里,没准孩子们的课外兴趣更多更广一些。

  甘敬就坐在教室里,怀里抱了一个五六岁的盲童,一会唱唱戏,一会聊聊天,心中无比的平静。

  京城日报的副主编陈瑶本来跟着周讯和她聊关于公益的想法和举动,可在路过这间教室的时候忽然被触动了。

  冬天的阳光洒在教室里,一老一少相谈甚欢,周围一群孩子或坐或站,有的大概是能听懂两个大人的聊天,脸上带着思考和笑容,有的听不懂但沉浸在气氛里也很自得其乐。

  陈瑶忍不住用手机在窗户拍了张照片,然后在笔记本上写了一段话——“在外面票房轰轰烈烈的时刻,两位明星没有去喝庆功酒,反而低调的一起做公益。我亲眼所见周讯脸上的汗水,也目睹了阿甘抱着孩子的自然。好吧,我承认我被圈粉了,在三四十岁的年纪。”

  这位副主编没有进教室打扰里面的气氛,她四处逛了逛,小意的拍了几张照片,就跟着爱心人士一起和孩子们做起了互动。

  时光飞逝。

  晚上的活动进行前,一群人在这里吃了食堂饭,然后周讯就带着孩子去多媒体教室看电影——今天选的电影是《Forrest-Gump》,又名《阿甘正传》……

  她在挑选影片的时候考虑过动画片但很快就决定用这部影片。

  孩子们或许不会完全看懂,但如果能在以后的人生路上被这部电影有过一丝的激励,那就足矣。

  ——奇迹每天都在发生。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

  ——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涵盖,什么都可以接受。相反,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而后,做一个简单的人。

  ——你和别人没有任何的不同。

  嗯……至于甘敬的到来,那是意外之喜,阿甘嘛……这不挺搭的。

  甘敬觉得有些滑稽,不过“阿甘”这个称呼是先被美国记者喊出来的,然后又被国内记者get回来,说来说去,人家确实也从这部影片得来的灵感。

  这大概算是本家电影吧。

  另一边电影放的很顺利,甘敬这边尽管没有化妆、扮相,但唱笑之间挥洒自如,颇有大师风采——他和大师还差了点胡子,大概可以称之为年轻大师。

  《闹天宫》、《霸王别姬》、《贵妃醉酒》……甘敬做起活动来算是契合自己的身份了。

  到了八点半,活动基本结束。

  时间太晚,对于孩子们的作息不好。

  回去路上,周讯在车里规划公益基金的事,忽然发现甘敬的情绪有些低沉。

  “京剧名人,怎么了?”她歪头看向甘敬。

  “想着那群孩子的处境,心情不太好,想着天下那么多特殊的孩子,心情就更不好了。”甘敬抱着脑袋侧头看车窗外路过的风景。

  “不错,挺有良心的。”周讯评价道。

  陈瑶跟着做了一天的活动,这时缓缓说道:“既能沉下心做实事,也能从大局着手,凡事尽力而为,那就行了。路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

  甘敬笑笑没说话,他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心情与旁人自是格外不同。

  “笑容你找到了吗?”周讯转了转眼珠,换个话题。

  甘敬沉吟了一会:“有些感觉,今天抱着一个孩子,他是先天性失明,父母没要他,不过好在心态挺好的。”

  “他说他最喜欢海伦凯勒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他说他最喜欢‘我要把别人眼睛所看见的光明当作我的太阳,别人耳朵所听见的音乐当作我的乐曲,别人嘴角的微笑当作我的快乐’。”

  “他未必能懂全部的意思,但也未必不懂。”

  “这样孩子的内心都早熟,可越是早熟,我越觉得心痛。”

  甘敬摇摇头,想着之前被自己抱在怀里的那个盲童。

  他安静,说话轻轻的,脸上笑容浅浅的,礼貌、乖巧,像是一个易碎品。

  陈瑶和周讯以及其他车内的助理都凝神听着甘敬说话,可他却忽然没有下文了。

  保姆车内,嗡嗡的车胎噪音轻轻回响。

  甘敬陡然想起了曾经在书本看过的一句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此刻心境颇为相似。

  他悠悠的叹了口气,宣布道:“我可以留胡子了。”

  “啊?”

  车里几个人发出了相同的声音,前面还在聊很严肃的事情,怎么忽然转弯转这么疾?

  “我觉得我成熟了。”甘敬认真的说道。

  周讯忍俊不禁,连连点头:“好,好,姐姐给你找个专业的造型师帮你留留胡须。”

  甘敬冲她翻了个白眼,不过保姆车内的气氛平和了很多,不管怎么样,能帮助到一些人还是值得安慰的事情。

  关于想要的笑容感觉,今天甘敬有了些灵感,其实善良真诚并不少见,只是都市生活来来往往,尤其他忙于拍戏、整天飞来飞去,所以也就不及寻找生活的细微美好。

  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这一趟,于甘敬而言,更有所悟的事情在于他有了更真诚观察生活的心态。

  忙活了一天的one-night活动没有掀起太大波澜,陈瑶回去之后发表了一个通稿,甘敬则是在自己微博上宣传了一下,至于后续的基金会成立则由周讯那边负责,届时视情况再看宣传策略。

  只要能落于实处,甘敬答应绝对不会吝啬支持和宣传。

  正所谓,迅哥儿一支穿云箭,阿甘飞的来相见,不外如此。

  回到家中一边休息,一边思考,甘敬过了两天人与狗的生活。

  据他在家观察,狗子早已成为一只重度网瘾的单身狗,它甚至把狗粮的袋子叼到了电脑左边,而右边就是水碗。

  “狗子,你不是说上了王者就不玩游戏了吗?”甘敬思考之余也会关心关心这只狗。

  “已经快了,两脚兽,你知道吗?我现在是黄金了。荣耀黄金的黄金。”狗子抖了抖耳朵,头也不回。

  甘敬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有点不太对,他隐约听说过这个游戏分为好些个等级,黄金好像不是太高。

  还不待他发作,就听狗子继续振振有词的说道:“不要嫌我慢,之前是玩的美服,现在已经有了国服,我重新来过都打到了黄金。”

  这话听着挺在理。

  狗子不无得意的说道:“历经厮杀,我终于看破了青铜、白银的虚弱本质,一举迈入黄金境界,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杀白金青铜,就像是杀鸡骇猴。”

  嗯?

  嗯??

  你用错成语了吧?

  不过,狗子居然都会用成语了,看起来这玩游戏对一只狗的智商还是有很大的助力作用的。

  “对了,两脚兽。”狗子忽然回头,冲着床边一袭睡衣的甘敬说道,“你能别让那个女人来家了吗?如果不是她常来,我早已经是王者脱坑了。”

  “啊?哪个女人?”甘敬有些茫然,环顾了四周,“我们家还有别人来?”

  狗子这一局已经结束,它前肢着地,后臀翘起,用力的伸了个懒腰,甩了甩脑袋,思考了一会。

  那个女人经常来家里干扰自己的正经事,可是她是什么名字?两脚兽们的称呼总是那么难记。

  一人一狗对视了一会,它心里忽然有了思考结果。

  “就是一个胸前很平的女人。”狗子走了两圈,如同一个老学究一般给出了目标特征。

  甘敬恍然大悟:“噢,周咚雨啊。”

  狗子点了点头,好像是这个称呼。

  这么一说,甘敬才隐约记起这姑娘似乎是说过没事的时候会来家里帮自己看看狗,自己也把外面放钥匙的地方告诉了她。

  没想到,她还真是说到做到,看狗子哀怨的样子,还是照顾有加的那种。

  “好的。”甘敬点头答应了下来,心里却是想着要好好谢谢她,自己回京城还没过问这位工作室签约女艺人,嗯,工作室签约一姐。

  “另外,还有一件事。”狗子蹲坐下来,仰着头看阿甘,说道,“我听说有什么游戏直播yy的,好像是可以把玩的游戏给别人看,还能有钱。”

  “啊?”甘敬不了解这个,一直忙于拍戏也没听说过。

  狗子点了点头硕大的狗头,吐了吐舌头,歪了歪脑袋,深沉的说道:“想来以我荣耀黄金的实力,也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实力赚些钱了。免得你那么辛苦在外面跑来跑去。”

  甘敬仰头望向天花板,老泪纵横,看来不只是自己觉得成熟了呢,狗子都知道要赚钱养家了。

  真是我的好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