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三百七十四章 电影哲学

第三百七十四章 电影哲学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217更新时间:2018-12-30 07:28:31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目标过亿,一点五亿算好。

  乍一听不显眼,随手一搜,票房排行榜上动辄就是数亿、数亿的数字,然而那些数亿影片的背后是亏吐血的中小影视公司。

  全球票房中,美国是毫无疑问的第一票仓,好莱坞的电影制作水平又位居全球第一层次。

  去年,也就是2010年,美国一共上映了1065部影片,其中票房过亿的影片是30部——这个数字很一目了然了,连总体的零头都不够。

  当然,有些影片属于玩票性质,有些影片还有刨去北美的全球票房,但即便如此,残酷也可见一斑。

  《无法触碰》的投资成本是950万欧元,折合美元大概是1100万,这是没有计算宣发费用的数字,如果算上这个成本,大概是再加上300万美元左右全球宣发。

  也就是说,这部影片的票房达到5000万美元就是盈利点,5000万以下亏本,5000万以上多出来的都是赚的。

  不过对于华纳而言,仅仅是5000万的不亏本还不够看,他们需要看到的是阿甘身上的价值,所以安迪所说的“过亿”就是对一名华人戛纳影帝想要获得华纳集团支持、竞争奥斯卡影帝的及格线。

  这是有些苛刻,但也是安迪所能以此说服集团的数字了。

  “要不……”甘敬心中有数,知道票房的概念,他思考了一会,对着安迪试探着说道,“咱买买票房?”

  安迪差点没一口气呛死自己,他没好气的看了眼阿甘,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用字正腔圆的汉语说道:“我是一名正直、不知变故的洋鬼子。不要提这个事了。”

  “再说了,买票房这点小伎俩拿来蒙行家?你是想咱俩都不好了?”安迪直摇头。

  甘敬作罢,悻悻然:“我就是说说而已。”

  “好好做宣发活动吧。”安迪思考了一阵,“我觉得你在东亚应该还是有号召能力的。这部影片拍的还不错,5000万美元的票房应该没大问题,只看能到多少。”

  “其实吧,亚洲因为我是黄皮肤,大家会给点面子。”甘敬掰着手指计算,“法国因为我是戛纳影帝,又是法国公司投拍,大家会给点面子。”

  “然后,西班牙,我曾经给面子去给人家颁奖,大家也给点面子。”

  “再然后,意大利……嗯,大家会给面子。”

  “最后,美国,大家不给我面子,也得给华纳面子吧?”

  甘敬高兴的说道:“这样算一算,信心莫名的多了呢。”

  安迪陷入沉思,这种面子计算法真是简单易懂啊,到时候可以开会的时候拿着去说说,没准有奇效,当然,这是要在票房数字有一定支撑的情况下。

  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安迪心情也轻松了一些:“对,信心确实多了些。这样看来,自我欺骗有时候果然很重要呢。”

  两人对视一秒,都是哈哈大笑。

  事已至此,就先宣发、后上映,尽人事、听天命吧。

  见完了安迪,甘敬与华纳发行部门磋商了下,然后又打电话联系了李安沟通行程,最终确定下来后面的站台活动。

  七月十五,霓虹国东京首站,随后持续一周去各大城市。

  八月十五,韩国首都首尔,时间同样持续一周。

  九月十五,德国首都柏林,继续一周。

  十月底,甘敬将会和剧组全体成员亮相法国巴黎,开展首映会,毕竟,这算是一部法国文艺片,本土属于重点攻略票仓。

  这样的活动毫无疑问会缩减少年派拍摄时间,不过李安之前和他约定档期的时候就考虑过这些事,甘敬作为一位大牌演员,这事那事的肯定不少,所以他们的时间是往宽限的来算。

  在把宣发的事情确定了一下之后,甘敬又简单询问了优步方面的投资工作,随后就匆忙的返回了宝岛。

  少年派,少年派,不论我要上映什么电影,你都是我的最爱。

  嗯,这话不能对李安说。

  有点过于肉麻。

  休整了一天,安稳了下情绪,甘敬重新变成李安手下的那个漂流在海上的印度青年。

  前言有云,海上漂流的戏份对于甘敬这种演员是难度不大的,需要注意的点就是特效部分的结合,例如胳膊要弯多大空间才可以容纳一只老虎的头、手臂距离多远才不会碰到老虎的爪子……

  这些是细节,是精益求精的镜头,也是最耗时间的事,但不论是李安、还是甘敬、又或者华夏影视特效公司,三方都能耐下心来认真打磨这部作品。

  一个好莱坞最佳导演,一个华人难见戛纳影帝,一个是几乎集合华夏顶尖人才的特效公司,他们合力拍摄,随着时间流逝,渐渐拍的越来越有默契。

  少年派在剧本中是摆放了两个故事出来,拍到现在已然是进度过半,甘敬渐渐能窥视出李安执导的思路。

  第一个故事是人和动物漂流求生,第二个故事是人吃人黑暗独存,前者占据了影片的绝大部分内容,后者只是通过回忆口述。

  最后,中年的派询问听故事的人:“那你更喜欢哪个故事?”

  听者回答:“有老虎的那个。”也就是第一个奇幻的故事。

  可李安自己相信的是哪个故事?

  剧本中直到最后也没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主角对于听者相信第一个故事给出回应:“它更接近上帝的旨意。”

  然而李安想告诉观众的真实故事究竟是哪个?

  很显然,是第二个。

  这位大导演狡黠之处就在于他把想告诉观众的事实用隐喻和谬误表现了出来——其中最为明显的谬误就是漂流中遇到了一个满是狐獴的食人岛,这些动物傻傻的任由派抓取、食用。

  狐獴是群居的哺乳动物,白天活动,夜晚休息,擅挖掘,居洞穴,四肢匀称,体型修长,最重要的是,它们主要分布在南非的卡拉哈里沙漠。

  一种生活在沙漠的物种出现在广袤无垠的海洋岛中,这是不合理的,李安也正是运用这种不合理来暗示观众,第一个故事是假的。

  第二个故事在影片中没有一个镜头,李安正是用第一个有镜头故事的荒谬来反证第二个口述故事的真实……

  “你这样拍累不累啊?”当甘敬看明白这些,拼凑出导演的用意之后觉得特别无语,直接找到了李安。

  “很有趣,很开心。”李安理所当然,甚至有些得意,“让观众想一想才能明白是种乐趣。”

  “嗯,也是种哲学。”李安补充了一句。

  这大概是属于他的电影哲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