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三百六十章 善恶

第三百六十章 善恶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237更新时间:2018-12-30 07:28:22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不论狗子如何反对,它都无法更改甘敬的决定。

  玩游戏是可以的,但不要沉迷嘛,是时候有个人可以限制下你了。

  甘敬心情愉快,绝壁不是因为自己在台北片场的郁闷而幸灾乐祸,绝壁不是。

  晚饭没有出去吃,坐飞机颇为疲劳,而且想着还有很多事要忙,人就没有出门的欲望。

  好在家里的冰箱倒是有不少食材,老陈晚上露了一手做饭的功夫,下了三碗面,炒了三个菜,简简单单,味道却还真不错。

  晚饭过后,三人颇饱。

  “甘叔,你的新戏在国内上映不了怎么办?”周咚雨想起来媒体报道的事情。

  “亏本应该不至于,华纳的发行渠道是够多的,诶,估计也就小赚一点。”甘敬摇头,遗憾道,“其实只要不亏本就好,我是真觉得这部戏自己演的不错,可惜不能给国内观众第一时间看。嘿,这事不能算完。”

  最后一句话明显不一样,周咚雨追问道:“这里面有什么内幕吗?”

  甘敬斜了她一眼:“小孩子家家,管那么干什么?”

  女孩撇了撇嘴,不愿放弃难得见到甘叔的时刻,换个问题:“那少年派呢?”

  一声长叹,怎么说呢,这部戏对于华夏影视特效公司显然是利益极大的,但目前这种状态……甘敬不怎么想聊,但提及到了它又忍不住要交流下。

  他没回答周咚雨的问题,转而问了个听起来不怎么相干的话:“老陈,你觉得最能打动人的笑容是什么样的?嗯……比较善良的那种。”

  年纪大了,吃饱了就眯着眼的老陈陡然被问到,有点茫然:“善良?笑容?呃,呃,扶老奶奶过马路?做好事不留名?”

  “别闹,我认真的,我打算在屏幕上演出那种感觉来。”甘敬摆了摆手,蹙眉认真的说道。

  老陈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牵扯到工作啊,那得仔细想想。

  可是过了很久,中老年人匮乏的想象力让他一个画面都想象不出来,善良?笑容?啊,很难啊!

  甘敬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另一旁的周咚雨同样思考了一会:“每年都有感动华夏十大人物呢,甘叔要是想要善良的笑容,从他们身上能不能有启发?”

  “这是个办法。”甘敬赞同道,随后又问道,“恶呢?那种深沉的恶?”

  作为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女孩,这个问题周咚雨就难以回答了。

  老陈嘛,立即举手答题:“潜规则龙套,然后提起裤子不认账!挺恶了吧!”

  “那不是你们的常态吗?”甘敬斜眼。

  听起来不太满意,那换一个吧。

  老陈又道:“杀人放火金腰带,中午十二点多央视有个今日说法……”

  甘敬没搭理他。

  老陈停了一会,询问道:“问这些是干什么?可别拍戏拍出心理问题了。”这种担忧并非无稽之谈,演员入戏太深的时候最容易滋生心理问题。

  “少年派的第二个故事。”甘敬仰面躺在沙发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淡淡的说道,“或者说,掩藏在第一个故事下的真实故事是,这位主角漂流在海上以同类为食,生存了下来。”

  声音轻轻淡淡,萦绕了客厅另外两人的耳边。

  “为了生存,啃食同类的肉,我想这大概算是一种比较原始的恶。荒无人烟,一望无际的大海上,绝望滋生,抛弃了伦理道德,人性的恶野蛮生长。”

  周冬雨动了动喉头,听着有些毛骨悚然。

  甘敬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情绪,笑着解释道:“不过观众不会看到画面,只会听到口述的故事。但我想在口述的戏份里通过表情来表现出第二个故事的情感。”

  老陈和周咚雨同时皱眉。

  “后面的戏份有多长时间?”老陈追问。

  甘敬想了想:“幸存后成为中年人的戏份大概能有四分钟左右。”

  老陈咂摸出味道来了:“听着这意思,前面的戏份是当个花瓶,然后最后才有演技?”

  “也可以一直当花瓶。”甘敬调侃道。

  “这还竞争个P的奥斯卡啊。”老陈泄气。

  “怎么着?你手下有个戛纳影帝还不足够啊?”甘敬没怎么泄气。

  “多多益善嘛。”

  “影片本身如果拍的不错,对后面是有加成的。”甘敬心里是有颇为完整的思路,“不过很难讲,反正我要让自己做到登峰造极。其他的事情,随缘呗。”

  周咚雨忽然道:“甘叔这么一说,吃人……我想起来汉尼拔了,美国电影里的那个罪犯,你可以看看,说不定有参考呢。”

  甘敬摸了摸下巴,寻思了会,这都是吃人,说不定感觉上就有相同的地方,是应该先做一做参考。

  他拍了拍沙发,难为道:“以前没怎么考虑过这样的角色,真是……也算是学习了。老陈,回头你把汉尼拔的片子拷进我电脑里,等我回台北后再仔细研究。”

  陈辉虹点了点头,忽而有点担忧:“这吃人不吃人的,会不会对你的形象产生影响?之前的都是比较中立偏善。”

  “电影嘛,角色不同,戏路不同,观众的接受能力都是很强的。”甘敬不担忧这个,只担忧李安导演的思考。

  演员演出来之后能不能被剪辑到片子里还是一个事呢,他可认为这位大导演到时会看不出来自己演戏代入的情感——如果连他都看不出来,那自己演的也可以宣告失败了。

  “先这么说吧。老陈,你送咚雨回去,把她送到家里确认安全再走啊。”

  时间有点晚了,甘敬没有多余的意思,毕竟……比较平。

  ……

  两天时间稍纵即逝,这一趟回来的主要任务是成为人大代表的事,其他的拍广告之类都是顺带。

  京城市里的人大态度上很和善,社会知名人士入选人大是比较正常和欢迎的,不过正式的程序还要等一等。

  甘敬这算是又为自己套上了一层身份,但因为那次和中影的饭局,他有点甘之如饴,隐约也有了对中影方面动作的思路。

  见人大,拍广告,开晚宴。

  到了第三天,开啪体,苏琳悄然的从申城飞到了京城。

  胡天胡地,酣畅淋漓。

  事后时候,甘敬聊起了要把工作室里的周咚雨形象捧起来的事。

  苏琳一口咬在了甘敬的肩上,不轻不重的留下牙印:“这是不是你养的小情人?你居然在这种时刻和我谈她。”

  这种时候不谈什么时候谈,等明天我就回台北了。

  “怎么可能?她那么小!”

  女人可不信这种说辞,眼珠转了转说道:“那等她大了呢?”

  “哈哈,我又不是玩养成。”甘敬哈哈一笑,哈…哈…一…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