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三百零四章 成了

第三百零四章 成了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185更新时间:2018-12-30 07:27:43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剧“师弟,紧张吗?”

  “不紧张啊。”

  明天就要登台悉尼歌剧院了,这不是京剧第一次走出国门,但这是谭家京剧的第一次。

  不管是为谭家正名,还是推广京剧,这都是很有意义的一步。

  对于谭山而言,尤其如此。

  他现在的心情很焦躁,很不安,谭家为首的京剧团因为是顶替一个因故缺席音乐团的名额,所以宣传时间不长。

  即便如此,在悉尼歌剧院最大演出厅的2679张门票也销售告罄。

  这一点刚开始能让谭山有点安慰,可转念一想,自己这群人属于国内过来的,澳洲这边华人又多,那群买票的怕是为支持老乡才买!

  来回不停的在房间里走着,谭山看到小师弟一脸平静,不由得就是一阵嫉妒。

  “师弟,你就一点一点一点都不担心吗?”他也不坐下,就站着问。

  甘敬头也没抬:“一点都没有肯定是假的了。不过,也不至于像你这样丢了魂似的紧张吧?师兄,你这样的状态让我很怀疑明天的演出效果啊。”

  明天,悉尼歌剧院,首场曲目,《霸王别姬》。

  甘敬饰虞姬,谭山饰项羽。

  这里没有把《霸王别姬》放在后面压轴就是为了能博个开门红,来个满堂喝彩,可谭山心有挂念,就患得患失。

  眼看师兄真的平静不下来,甘敬终于觉得自己要劝一劝了。

  他抬头盯着谭山的眼睛,严肃的说道:“师兄,我之所以这样平静是有秘诀的,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小时候我遇见一个道士,他教了我几句功法,特别有效果。你跟着我念。”

  谭山瞪大眼,表情有点迷糊。

  道士?功法?

  甘敬起身搬了个椅子放在自己对面,让师兄坐上去和自己面对面。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谭山真的跟着念了。

  甘敬保持严肃,继续第二句:“万变犹定,神怡气静。”

  “万变……去你大爷的!”谭山反应过来了,“这特么不是冰心诀吗!我也会!还特么道士!”

  甘敬绷不住严肃了,诧异的说道:“啊?师兄也看过《风云》。好吧,我低估你了。”

  “我草,你别跟我闹!”谭山坐不住,又重新站起来,深呼吸了几口,有点悲观的说道,“万一演砸了怎么办啊?师父不得从地里起来把我给带走啊!”

  甘敬哭笑不得,哎,这货啊,心里事真的是太重了,不像自己来之前还担忧,可到了之后也就安然了——嗯,破罐子破摔呗。

  他起身站在了大师兄的旁边,看着窗外悉尼二月份属于夏季的夜景,轻轻呼了口气。

  “放心吧,有我呢。”

  谭山的心忽然一下子静了下来。

  纵使这一趟演出不成功,师父在天之灵看到师兄弟共同努力,也会有所安慰吧。

  来吧,京剧。

  来吧,悉尼。

  ……

  悉尼歌剧院,二月七号,容纳量最大的音乐厅,华夏京剧团首演。

  作为这座城市乃至这个国度最为标志性的建筑,悉尼歌剧院在07年被评为了世界文化遗产,它的贝壳形屋顶出现在各国的教材之上,声名远扬。

  同时,这里也是世界著名的表演艺术中心,是无数艺人明星意愿登台的地方。

  华夏曾经有过两位艺人在悉尼歌剧院登台亮相有过个人演出,一位是02年的宋祖瑛,一位是09年的李钰刚。

  不过悉尼歌剧院内是有各自独立的演出厅,能容纳2679位观众的最大音乐厅还是首次为华人开放。

  这是艺术的力量,是文化的魅力,也是……金钱化为强有力的敲门砖。

  晚上七点钟,悉尼歌剧院音乐厅,座无虚席。

  谭山早就托人去看了,得到的消息是外面黄皮肤和其他皮肤的比例差不多是一半一半,也就是说差不多有一千三百个外国人将会在现场观看京剧演出。

  谭山原本平静下来的心又起波澜,只是早已上妆完毕的虞姬悄然走过。

  “何年得遂还乡愿,兵气销为日月光。”

  这句话让谭山心中一定,知道师弟已经入戏,进了状态。

  距离开演还有二十分钟,他坐在椅子上,看着镜子里的霸王,渐渐也调整了过来。

  登台,乐声,亮相。

  秦末,楚汉争,垓下,霸王困。

  四面楚歌声不尽,虞姬饮酒舞剑别。

  身着鱼鳞甲,头戴如意冠,虞姬携八侍女登台。

  这场京剧演出没有开场白,没有主持人,只有最为原汁原味的京剧,而京剧团在舞台上的第一声就是虞姬的唱词。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唱腔醇厚流丽,音色纯净饱满,行之从容含蓄。

  只这一句,还未登台的谭山就暗暗叫好,心中更定——师弟今天这状态简直好的出奇,梅派梅派,不过如此了。

  (大王回营啊!)

  ——霸王登台。

  ——“枪挑了汉营中数员上将,纵英勇怎提防十面埋藏,传将令休出兵各归营帐。”项羽唱词。

  谭山心中紧张俱去,只是在唱这一句的时候忽然觉得有点对不上师弟的功力……刚才在后台听时还好,现在登台偶然一瞥师弟眼神,活生生就是虞姬站在台上。

  容不得细想,京剧继续,两人一人一句,或白或唱,直听的台下鸦雀无声。

  谭山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只知道自己全身心的都投入到了演出之中——师弟身上无形的压力越来越大,逼得他只能拿出一百二十分的注意力才能勉强对得上状态。

  饮酒,进帐。

  外假寐,二更醒。

  将士闲言,虞姬细听。

  心中生焦虑,回帐语霸王。

  慷慨悲歌斟酒,歌舞解忧暗别。

  舞台上虞姬暂退,复又手持鸳鸯双剑上台,一曲剑舞,霓裳醉人。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一字一句,一步一舞,明眸动人,双剑寒光。

  原本十分安静的观众到了这一刻终于忍不住鼓起了掌。

  刚开始只是零星几声,随即就好似被传染一般蔓延开来,满场都是掌声和叫好声。

  京剧还没结束,可台下观众声势着实太大,一时间倒是打断了台上的演出。

  甘敬吐了一口气,稍微有点脱戏,不过随即又强行让自己进入状态。

  只是,他心中已经知道。

  这一场,成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