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二百九十六章 京剧表演(二合一)

第二百九十六章 京剧表演(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208更新时间:2018-12-30 07:27:38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人的第一次往往是无措的,还没感觉到发生什么就已经结束了。

  甘敬从舞台上下来之后,原本放松下来的脑袋一下子又变得空白,他看到老陈的身影连忙快步走过去。

  “老陈?我刚才表现怎么样?是不是很逊?”

  “我刚才有没有说错话?”

  “该死,刚才笑场了!一看到李咏仪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就没忍住!”

  甘敬絮絮叨叨说了一通,这是以往不曾在他身上见到的。

  陈辉虹忍不住欣赏了一会他变幻的表情,然后才说道:“挺好的。这个气氛相当不错,看起来以后如果还有这样活动的话,咱都不用请主持人了,还能省下来一笔。”

  这番话虽然不太正经,但甘敬现在就是需要他的这种不正经。

  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甘敬点点头,严肃道:“那就行,我刚才逗你的,也不看看我是谁。”

  “哈哈。”老陈拍了拍甘敬的肩膀,说道,“赶紧去上妆吧,我在这边看会你师兄讲话。”

  今天不只是粉丝见面会,还有京剧的宣传会,也是为了让京剧扶持基金会有在大众面前的更多亮相。

  谭山拿着话筒登台,他倒是一点都不紧张,反正又不是自己粉丝,说的哪里不对了又怎么着?

  “大家好,我是甘敬的师兄,也是京剧扶持基金会的负责人谭山。咳咳,专心啊专心,第二排的姑娘,你专心听会,等下我帮你要我师弟的签名照!”谭山洒起要求一点都不吝啬。

  这话引来了一些笑声,也让一些人的印象有所改观——唱京剧的原来不都是那些老头,原来说话不都是那样刻板?

  事物最怕的不是陌生,而是没有了解渠道。

  一旦有所接触,或多或少,即便不喜爱,那成为路人粉也不错,京剧宣传和传承本就是一件长久的事,这种持之以恒的心态,谭山是做了准备的。

  等到甘敬上妆换衣完毕出来,谭山的讲话也接近结束,他很明白今天的主角是师弟,所以话里话外都是在捧甘敬。

  不过还是清晰的传达了两个信息。

  第一点,甘敬是京剧名门谭家确确实实的弟子。

  第二点,京剧扶持基金会将会启动全球京剧巡演,第一站就是放在澳大利亚的悉尼歌剧院,时间是下个月的八九号两天,届时甘敬也会登台。

  今天来到这边的媒体记者不少,前者对于他们不算什么大新闻,但后者就很有些意味了。

  要知道,甘敬现在的地位已经不差了,而且年龄不大正是属于上升期的时候,先是忽然在国家京剧院登台,随后下个月又要去悉尼歌剧院。

  这代表什么?

  他要在当红之时急流勇退?追寻心中京剧梦想?

  官方媒体还算淡定,娱乐媒体的记者们就有些急躁了,如果是这样的,那可是个大新闻了。

  一瞬间,他们心中就自动窜出了几个标题——《阿甘宣布退出演艺圈》、《甘敬龙门受挫,急流勇退》、《娱乐圈一颗短暂的流星》、《回顾阿甘影史》……

  好不容易等到谭山讲完,一名记者没等批准就站了起来:“谭山先生你好,我是《华夏娱乐报》张方,请问甘敬是要退出娱乐圈吗?”

  他一带头,其他人也跟着站起来追问。

  “甘敬是不是受到了什么打击?”

  “前阵甘敬和京剧圈发生矛盾,出演京剧是否与此有关?”

  谭山愕然,完全没想到这些记者这么激动,一下子有点无措,这种阵仗、这种记者恨不得上来撕咬的状态是他没见过的。

  “我来吧。”耳返里传来师弟沉稳的声音,谭山往后退了几步。

  金纱帽、桃形脸、明黄衣,甘敬施施然的又一次走上了舞台,引来了不少粉丝的惊呼尖叫,阿甘,阿甘,我要给你生猴子!

  甘敬抬抬头,示意大家安静,对着话筒说道:“嘿,哥几个,这就不地道了啊。咱之前说了,媒体环节是在京剧结束之后的。我要是现在回答了你们的问题,等下你们不看京剧了怎么办?”他的态度很放松。

  “阿甘,聊一聊吧。我们一定看完!”有个新记者起哄。

  甘敬摊手:“那就先聊几句。我看啊,你们比我这个孙猴子还急躁。”他一身装扮是最为典型的孙悟空,在场的人也都看了出来。

  “首先呢,我不会退出圈子,这一点是肯定的。”

  “其次,作为谭家弟子,我愿意宣传京剧,正好身上有档期,所以想借着粉丝们对我些许关注宣传一下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甘敬说话很实在,一点都没掩饰。

  “阿甘,作为一名事业上升期的演员,你不怕这样分心吗?”最开始《华夏娱乐报》的张方是位老资格记者,他站起来提问算是得到了周围记者们的默许,反正甘敬的回答大家都能听到。

  听到这个问题,甘敬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觉得还好吧,演员是我的工作,京剧呢,更像是我的爱好。两者并不是一定要二选一的。”

  “那你能透露下近期工作计划吗?”张方顺势问道。

  甘敬笑了一声,竖起一根食指:“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有问题等到最后的媒体会上提问吧。我后面有两部片约,一部是法国片,我已经看过剧本,是个很温情的故事,我个人挺喜欢。第二部还没彻底确定,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没问题。两部戏会的档期就会持续到年底,甚至更久。”

  眼看张方还想提问,甘敬连忙打了个手势:“京剧要开始了,今天的主角是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希望我们华夏文化能传承下去。拜托了,各位。”他面向台下深深鞠躬。

  观众席上的粉丝和记者们都鼓起了掌。

  甘敬直起身子,充当了一回报幕员:“下面请欣赏京剧《将相和》。”

  说完这个,甘敬退往后台,那些记者们意犹未尽的眼光紧紧追随着他的身影直至消失不见。

  舞台上开始表演起京剧曲目《将相和》。

  ……

  国家京剧院后台。

  作为《闹天宫》的主角,甘敬的妆容是最先上好的,其他人要稍慢一些,不过时间上怎么都是来得及的。

  甘敬走到化妆镜前照了照,生怕刚才回答记者问题那么一功夫把自己的妆弄花了。

  “师兄,不用看了,顶好顶好的。”谭珊走过来说了一句。

  甘敬点点头,不再言语,坐下在心中酝酿等下登台的情绪。

  不论是演艺还京剧,演员对于角色情感的理解都会影响台上的表演状态,甘敬用演戏前的调整来代入京剧,倒也是相通。

  拿金箍、闹御马、蟠桃宴、战杨戬、出火炉、对众神。

  甘敬在心中一条条过着《闹天宫》的剧情,等到耳返里传来准备的声音时,他缓缓出了一口长气。

  待到站起来时,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同,走路步伐也和之前差异很大。

  伶俐轻巧,神似猴王。

  “师妹,我上台了。”甘敬路过谭珊身边,沉稳的说了一句。

  谭珊呐呐点头,觉得唱京剧时的师兄真是帅呆了。

  看着师兄随着一众人离去的身影,她情不自禁的想道,如果师兄能一直演京剧就好了,他一定能成为梅兰芳那样的大师!

  谭珊莫名的轻叹一声,向着舞台方向走去。

  哐,一声脆响。

  ——众猴:保卫花果山,穿海入龙潭。龙宫求借宝刀銛,横扫强梁除隐患。春风暖水帘,豪气焕灵岩。愿大王乘兴而去得意返。

  ——猴王跳高山,拱手辞别,翻下而去。

  ——灯光暗下,复又亮起。

  ——敖广饮宴,龟相侍立,虾将上拜,一番言语。

  ——猴王翻出:穿波涛汪洋,翻波涛汪洋,分水越宫墙。见玳瑁珊瑚光摇荡,水晶宫真明爽,俺只待呼虾问蟹见龙王。借问龙王何在?

  ……

  舞台上京剧正在演出,本来因为之前京剧而有些分神窃窃私语的粉丝们看到偶像出场,不自觉就静了下来。

  可看了一会之后,他们还是情不自禁的开始交流。

  “阿甘居然还能翻跳,他身体素质真好啊,怪不得能去演龙门呢。”

  “听说有龙门的泄露剧照流出,阿甘古装还是挺有气质的。”

  “快看,快看,阿甘耍架势了!”

  台下的粉丝是为甘敬而来,自然不能像普通京剧迷一样全神贯注的欣赏京剧,只是看到热闹处才会集中几分注意力。

  不过,甘敬要的也就是这个——还是那句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但凡有一个能喜欢京剧的人,那就是好的。

  “哇,阿甘跳起来了。咦,他对手也不错的啊,挺骚气的。”

  “这京剧还有点意思哈。”

  “嗯,真别说,阿甘唱的跟我以前在电视上看的差不多,而且我怎么觉得他唱的更好呢。哈哈哈。”这位粉丝只以为是自己的偏爱才有了如此错觉。

  台上甘敬状态不错。

  这几天绝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闹天宫》上面,昨晚有了充分的休息,刚刚特意的静心……这些都反应在了动作和唱腔里。

  一通大戏唱完,甘敬鞠躬谢幕的时候,只觉满身的大汗漓淋,额头上也有汗水下来——幸好师妹化妆用料不错,汗水没有把妆湿花。

  “谢谢大家的支持,下一场是我师兄们的《四郎探母》,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个曲目。这个结束之后,我们还会有媒体问答会。最后会有礼物发放,到时有愿意合影的我也奉陪到底。”甘敬生怕这些粉丝对于京剧不感兴趣提前离场,所以如此许诺。

  按照他话中所说,估计晚上回家是要躺着回去了。

  这些话报完,甘敬缓缓下台,听着观众席上的掌声,心里还是挺满足的,这些掌声是对自己刚才表演的反馈吧。

  “师兄,唱的真棒!”刚到后台,小师妹就迎面过来兴奋的称赞,看起来就好像是她刚刚表演回来一样。

  “还好还好。”甘敬一笑,“麻烦师妹给我下妆了。”

  谭珊乖巧的走到他座位旁拿过卸妆棉开始细心的把师兄脸上的妆容卸掉。

  “师妹这手化妆技术真不错,不过没见你怎么用过啊?”甘敬闭眼闲聊。

  “男人区分女人化不化妆,只是看她有没有涂口红吧。”女孩微有不屑。

  甘敬闻言一愣,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有点是这样。

  两人没对几句话,陈辉虹已经走了过来。

  “阿甘,明天你要过春晚的三审。后天小米那边有个股东列席会议,大后天安排了天工的人见面详谈合并程序事宜。”陈辉虹只把事情报到了大后天,事实上后面还有事情呢。

  听到这些,甘敬忍不住有些头疼,抱怨道:“相比较听你叨叨这个,我还是更情愿去剧组和登台演出!”

  “正好趁着你下台,让你切换下脑子,这是属于放松。”陈辉虹说完事,又拿出了手机,“我看了下微博上关于你唱戏的讨论。”

  甘敬点头,表示在听。

  “一类认为你不务正业,一类认为你膨胀了,一类认为你只是玩票,一类……”

  “慢慢慢,就没有说我好的?都是这种?”甘敬惊诧了。

  “我是把坏的都列前面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老陈笑眯眯的说道,“根据我们对于数据的分析,真切到了现场看你表演的人大部分都是称赞的。稍后,我会把现场的视频放在网上。”

  甘敬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代表着自己没搞砸,多少也能为自己过一阵登上悉尼歌剧院攒攒底气。

  “必须称赞啊,看看我留的汗水!”担忧尽去,甘敬开始得瑟起来。

  “别乱动!”师妹一把按住甘敬想抬起的头,“急什么,还没卸完呢。”

  被一巴掌按下来的甘敬老老实实的重新闭眼,享受软香温玉。

  ……

  “师父,师父,你看,那个甘敬在京剧院的演出!”

  唐立培坐在太师椅上,眯眼看着徒弟举过来的手机,上面赫然就是甘敬在舞台上的表演,只不过手里的视频有些晃动,一看就是偷偷拍摄。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居然还敢登台?”唐立培在徒弟面前没有掩饰憎恶。

  视频往下放,镜头渐渐不再抖动。

  唐立培原本还想说的话慢慢吞回了肚子里,他睁大眼睛看着屏幕里那个手持金箍后空翻的猴王,满心讶异。

  “这是《闹天宫》?他居然这么熟络流畅……怎么可能?这个黄口小儿!”

  这个黄口小儿啊!怎么可能?

  唐立培百思不得其解,心里有些沮丧无奈,自己这把年纪活狗身上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