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二百七十二章 触感

第二百七十二章 触感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148更新时间:2018-12-30 07:27:19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明星的咖位怎么体现出来?

  在外面自然有粉丝能给出架势,可在片场那就需要排场了。

  生活助理、保姆车、日常供应……拍戏时的方方面面都能看出演员与演员的不同。

  明星的咖位需要这样费劲的体现吗?

  需要。

  娱乐圈里有时候就是要有界限,拍照时的站位,化妆间的独用……这些东西都能引起演员们的比较。

  今天你不比,今天你不用,明天就能有新闻消息传出去。

  周某某和杨某某出席活动,前者用了独自一个化妆间,后者没用,第二天媒体就能爆料杨某某被周某某压下去了,第三天,另外一个活动主办方可能就不会准备独立化妆间给杨某某。

  娱乐圈里很复杂,充满了竞争和试探,充斥着你进我退、我踩你上,不容马虎。

  小楠是周讯的表妹,虽然关系有点远,但这两年跟着周讯见识惯了场面,也知道圈里的激烈竞争。

  这会,她听见周讯所说的话,满脑子里都是甘敬那张笑脸——他这是在试探地位呢!居然要求用迅哥儿的专属保姆车!

  今天用了保姆车,明天就要指定生活助理,后天可能就得重开合同……这种一步步的事太明显了!

  小楠吸了吸鼻子,看到周讯满不在意的脸色,知道这位姐一向心大,都不怎么考虑这些事。

  就像她一向是把演戏排在片酬前面一样。

  可有时候,该争就得争,这也正是自己这种助理应该露面的事。

  小楠心中定了主意,点头答应:“好,我把手中回执做了,等下就去清理车。”

  周讯随意点点头,对于自己表妹还是挺放心的。

  ……

  第二天,甘敬在威亚上忙活了半天,末了末了,从空中下来松威亚的时候崴了一下脚。

  “阿甘,没事吧?”孙建奎一看甘敬半蹲着捂脚踝,连忙近前询问。

  “崴了一下。”甘敬咧咧嘴,觉着右脚又酸又疼。

  “小德子,小德子,快来扶甘敬去旁边抹点跌打药,然后绑上纱带固定下。”孙建奎招呼着阮德,旁边其他人也赶紧搀扶甘敬小心坐下。

  “怎么样?阿甘、老孙?”徐克从镜头后面站起来,手持电音喇叭有点焦急的喊道。

  甘敬可是主演之一,他要是伤了那可不得了。

  “没事,没事,没有大碍。”甘敬冲着走过来的徐克安抚道,他知道剧组如果因为自己停工将会有很大的损失。

  “快处理一下。”徐克走过来观察了一下,又问了问武术指导孙建奎,知道确实问题不算大,也就放了心。

  “甘哥,甘哥,慢慢过来。左脚撑着,右脚别使力气。”阮德小心的扶着甘敬,回头瞧见不远处的黑色保姆车,说道,“咱到那边去上药。”他上午有看到甘敬在休息期间去那边拿饮料。

  甘敬点点头,双手搭着工作人员,左脚撑地,一步步走了过去。

  “小楠,开下门。”等到了车门前,他向今天跟过来的小楠说道。

  “啊?甘哥受伤了啊。”小楠正拿着手机打电话,看到甘敬的情况心中一动,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惊讶道,“哎,我车钥匙呢?刚才还在兜里呢!怎么不见了?”

  她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直把一边的阮德看的心急,恨不得自己上去动手帮她找。

  甘敬觉得疼痛有点加剧,吸了一口气道:“就在这边上药吧,我坐地上。”他慢慢的低下身子,把崴了的右脚慢慢伸直放在沙地上。

  阮德扶住他,从斜跨的医药箱里拿出跌打药,慢慢的帮甘敬右脚脚踝处上药。

  保姆车门前,甘敬坐在沙地上褪了鞋袜、卷起裤腿,看着阮德给自己上药,竟然露出一丝笑容:“嘿,这算工伤吧?我这第一次工伤就是献给龙门了啊。”

  “哎,甘哥,拍这个难免受伤,伤着伤着就习惯了。”阮德安慰明星的方式倒是与众不同。

  甘敬哈哈一笑:“嗯,对,以苦为乐,习惯就好。”

  两人一个上药,一个大笑,另一旁电话已经挂掉却仍旧把手机放在耳边的小楠暗自撇了撇嘴。

  就这样坐在地上的明星?

  就这还想和讯姐争咖位?

  看看自己长什么样了吗?

  小楠嘴里不断对着手机说着话,心里转动着念头,直到甘敬右脚脚踝上好药都有一会了方才貌似惊喜的找到车钥匙打开了保姆车。

  “甘哥,你快坐好休息一会。”小楠热切的说道。

  阮德扶着甘敬坐进了保姆车,叮嘱了一句:“甘哥,你在这坐会,右脚别动了啊,不然重新上药还得一番痛。”

  甘敬点头,抚了抚自己右腿,挥挥手说道:“成,你去忙吧,正好我眯一会,考虑下角色。”

  负伤状态下,他说着考虑角色的话自然而然,完全没有叫苦的意思。

  阮德暗暗点头,心里颇有些佩服,这些天甘敬在空中威亚上的艰苦自己是看在眼里的。

  可谓是非常敬业了!

  阮德离开,保姆车里安静了一阵,甘敬刚刚思考入神,忽然听到小楠的声音。

  “甘哥,我给你盛点粥,是我从早晨起来就开始熬的。”女孩关切的说道。

  甘敬似有似无的点了点头,仍旧在考虑赵怀安这个角色的表演。

  小楠看他不太搭理自己的神色,暗暗咬了咬牙,弯下身子到了保姆车后面,盛出了一碗粥。

  “哎呀,真热乎,还烫着呢!”小楠双手捧着碗,有点踉跄走向甘敬,“烫!真烫!甘哥,你喝的时候小心点!”她嘱咐着甘敬。

  还没等甘敬回神,忽然一声惊呼传来,随后他就感到右脚一阵疼痛,却是盛粥的碗不偏不倚砸在自己右脚刚上药的伤处,滚烫的粥也顺着纱布往下面淌。

  “甘哥,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擦擦!”小楠急忙去扯毛巾,低下身子给甘敬擦拭右脚。

  她这一碰,甘敬的右脚又是一阵疼痛。

  甘敬倒吸一口冷气,连声道:“轻点,轻点,先把粥清理掉。”

  “对不起,甘哥,都是我不好,这碗太烫了,我一下子没拿住!”小楠抬头,眼眶泛红。

  “没事,没事,整理下。”甘敬吸了几口气,大声招呼阮德再给自己换药,顺手又拿过滚落在身旁的粥碗。

  右手拿着粥碗放到车门边,甘敬刚要再说话,忽然心中一动,右手刚刚的触感反应过来。

  这个碗隔热性不错,完全没有烫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