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二百六十二章 凡人

第二百六十二章 凡人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043更新时间:2018-12-30 07:27:09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今天这段《霸王别姬》,甘敬属于超常发挥,乃是自学以来唱的最好的一次,颇有种祖师爷上身的感觉。

  可不曾想,竟然是因为好,才要被拿掉。

  甘敬原可以说自己能唱的没那么好,但前面刚刚想起前辈先人,此刻这等话他着实是说不出口。

  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啊。

  他今天就体验到了这句话里的含义,顺便又理解了另外一句喷薄欲出的话——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演出无疾而终,甘敬穿着一身戏装往后台走,顺手扯掉了耳返。

  “甘老师,甘老师。”后面小刘一路小跑的追过来,这会他口中的老师可是叫的情真意切,刚才他也在场看着呢。

  对于京剧他同样不懂,只知道听起来挺好的,而后这位二十来岁的明星头戴如意冠、身着鱼鳞甲、手持鸳鸯剑、逼视三导演的样子他可是瞧了个一清二楚。

  小刘是理科生出身,挖心挠肺的找不出词来形容刚才那一会的场面,只在追上甘敬的那一刹那他才有了词汇。

  真是神气极了!

  “甘老师。”小刘诚恳的喊道,“刚才您的耳返掉了,我捡起来给您送来。陈导演让我告诉您,等会审查结束他和您商量下更改内容的事。”

  实际上,耳返不是掉了,是被甘敬一把甩掉,小刘自然看的清清楚楚,但他可没傻到直接说出来。

  甘敬回头看了小刘一眼,接过耳返,点头:“嗯,知道了。”接着继续往前走去。

  小刘没再继续跟着,只是在心中猜测,这位爷会不会就这样一走了之啊?

  春晚审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小刘忙到了暮色都渐去的时候方才有空喘了一口气,不过这大半天他虽然在忙,但心里老是惦记着甘敬的事,不知道到底会是怎么处理的。

  整个导演组可是都看出甘敬有脾气了,虽然这位是明星,但在央视的一亩三分地,谁能真让你个明星凌驾到头上?

  除非是赵本山那个级别的。

  甘敬还是太年轻了一些,如果过个几年……没准……

  小刘心中不觉竟然有些惋惜,他有注意到甘敬人是没走的,自打进了排练休息室就没出来,不知道是在里面做什么。

  中午盒饭他本想亲自去给甘敬送过去,可手上实在忙的走不开,也就作罢了。

  ……

  “阿甘,真没事了?”

  休息室里不是只有甘敬一个人,陈辉虹一直都在的,甚至于中午盒饭他都把自己盒里的肉给阿甘夹了一块。

  “没事,只是当时情绪实在不好。”甘敬摆摆手,低头在看手机。

  之前沉默甩耳返是真的控制不住了情绪,前辈先人的追思之情和师傅谭远曾经的寄望混杂一起在甘敬心中酿成一股浓浓的冲动。

  唱不了《霸王别姬》,甘敬很失望。

  一来,当初就是因为这个,自己才被大师兄看上,才被师傅收入门。

  二来,自己最会唱的,最能体现水平的也就这个了。

  京剧在系统里的评分是67分,并不算高,但那是在自己只会唱《霸王别姬》基础上的——什么叫做“会”,同样开口,你唱的别人没有触动,我唱的别人若有所失,这叫做“会”!

  这就相当于,人家练了降龙十八掌一共十八式,得了73分。

  自己只练一招黑虎掏心,结果得了67分。

  难度是不同的!

  黑虎掏心的精湛程度也是不同的!

  “你看,你有脾气,人家导演也有脾气,愣是让咱等到了傍晚。”陈辉虹慢悠悠的说道,“可如果不等啊,那估计春晚的节目也就黄了。”

  这个道理不用陈辉虹说出来,甘敬也知道,只是一瞬间风骨的事他没控制住而已。

  等的时间下来,他一边同老陈闲聊,一边倒是想起和自己渊源颇深的梅兰芳先生,也是因为自己出演过这个角色,所以了解更深更多。

  梅兰芳先生率团赴美,获得广泛赞誉,拒为日伪演出,排演爱国戏剧,在抗日时期更是蓄须明志。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这才是大师风骨,相比较而言,之前节目被砍的郁闷也就不算什么了。

  追思前人,有所启迪。

  甘敬轻舒一口气,心态完全转变,听着老陈絮絮叨叨劝解自己不要置气的话暗觉好笑。

  他没第一时间说自己的心态,只是默默板起脸故意逗着陈辉虹。

  咚咚咚,敲门三声。

  陈临春推门而入。

  “哎呀,久等久等,一直在忙,阿甘,陈先生。”陈临春进来之后脸色很平常,作为春晚导演,他确实是忙。

  “没事。”甘敬起身点点头和陈导握了握手。

  现在甘敬已经去了妆、换了衣,清清爽爽,完全是二十来岁的青年模样。

  陈临春坐下之后竟觉有些恍惚,之前那个台上的京剧真是他本人唱的?

  台上台下简直判若两人!

  “阿甘,我们商量了一番,这个《薪火相传梨园美》内容确实是需要改动。”陈临春侃侃而谈,“一呢,这个气氛不太符合;二呢,我们请你过来,结果一个节目就三十秒,一个节目化妆不露面,那多不好。”

  “既然上了春晚,可以的条件下,我们也是希望能对大家有个提高的。”陈临春说的颇为诚恳。

  “那就改吧。”甘敬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们呢也是……呃……”陈临春还待接着往下说,突然听到甘敬果断的决定,一时错愕。

  不知道为什么,坐在甘敬面前,他觉得有一丝压力。

  “我想了想,春晚这样的时刻确实不易,所以改吧。”甘敬的情绪很正常,“改完的台本给我就好。”

  “那成。我会督促他们尽快的。”陈临春笑道。

  “好,麻烦导演了。”

  双方握手,言别,告辞,很是干脆利索。

  陈临春把两个人送到门口,看着甘敬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暗自思考自己不自觉的失态。

  许久之后,他方才自嘲的低语一声。

  “难道这是凡人对艺术的仰望?”

  春晚大导演摇摇头,转身走进了央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