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二百六十一章 气场

第二百六十一章 气场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109更新时间:2018-12-30 07:27:08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甘敬的名气和咖位在春晚艺术顾问身上隐隐得到印证,也让排练休息室里的人猛然意识到离开戏剧这个圈子,他们言语的威力要小上很多。

  这些人有些尴尬,但在上春晚这个问题上又不可能因为这些而退出,所以也就只能忍受迷之气氛了。

  等到甘敬从系统新版中回过神来,小刘已经把舞美方面又重新交代了几遍,直接结束也没敢去催甘敬。

  这些个明星不知道是什么脾气,虽然是在央视,自己可不是艺术顾问,更不是春晚导演,基层工作人员要是上去了还不定怎么着呢。

  小刘小心翼翼,生怕甘敬是个难搞的主,再接着刚才的事给自己一个难堪。

  “甘老师,等下要上台了。您这段是要换装的。”小刘犹豫了一下,见到甘敬清清淡淡的样子,走过来说道。

  “那换。”甘敬答道。

  小刘赶紧招呼化妆师等人带着甘敬去换装。

  “哼,架子还挺大。”等到甘敬走后,一个人冷嘲了一句。

  小刘没说话,只是在心中嘀咕了一声,人家架子大,你有种倒是当面说啊。

  等待甘敬的过程中,小刘盘点了下情况,确认没什么问题也就松了一口气,哎,碰见这些明星还真是难。

  化妆换衣的甘敬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给旁人带来的困扰,犹自在琢磨系统的事,这一波更迭能得到的用处似乎有点多。

  只要自己关注度足够,貌似就能将不同的能力点上去。

  什么外语啊,什么京剧啊,什么性……

  1.0版本的系统比较随机,2.0版本的就比较规范实用了,会不会有3.0的呢?

  一代版本一代神,代代版本……

  梳妆打扮完毕,甘敬看着镜子里的妆容微微一笑,很是有些为之倾倒的感觉——作为一只单身狗,没有为女人倾倒,那就只能为自己化妆成的相貌倾倒了。

  前不久他看到网上有说什么女装什么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难道现在京剧艺术里的反串也流传到网上,流传到民间了吗?

  如此,那可真是不错。

  师父在天有灵知道了,想必也会老怀大慰。

  甘敬思维跳脱,加上这两天被戏剧届的一群人跳出来攻击,所以情不自禁用自己见过的词汇来思考传统艺术的发展。

  就像反串,京剧里不称之为反串,有个更专业的名次,叫做男旦。

  古代不允许女子登台唱戏,所以有了男扮女装、男唱女腔的戏曲角色,而这类艺术在民国四大名旦时达到巅峰。

  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俱是一代风流人物。

  甘敬走在前往舞台的路上,思及前辈风采,不觉心中为之一荡,如果他们看到当今时代京剧的现状,不知会是何等的痛惜。

  这种突如其来的思绪让甘敬心里多了丝丝惆怅,而站在后台处借着这些感觉他也就顺势让自己浸入到虞姬的情怀之中。

  之前甘敬在系统里看到自己的属性有这么一条,京剧 67(+-)。

  如果他现在再看,就会发现这个数字悄悄产生了变动,京剧71(+-)。

  人的演出状态是会随环境、心情而有所起伏,能表现出来的艺术魅力也就有所不同。

  舞台上歌舞节奏渐起,甘敬耳麦中听到工作人员的提示。

  “甘老师,这段结束就到您了。”

  甘敬无声的点点头,酝酿了许久的心情放佛是把整个人都拎进了水中化了个通透。

  配乐一转,甘敬施施然而出。

  “大王悲慨歌,允妾剑舞解。”甘敬这一声不是原本里的话,因为他是唱选段,所以前面需有个交代。

  这句过后方是正文。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声音幽咽婉转,剑舞哀怨多姿。

  台下一众人并不是完全懂行的,只是听着甘敬的声音,看着他的剑舞,却不觉心中就是一赞。

  相比较最开始学艺之时,甘敬现在的声线控制要好了太多,因为拟声的应用,他对于那些国内优美的声线都有了了解。

  此番借着追思前辈的情绪,唱腔之中隐隐竟有所突破。

  而一身剑舞,甘敬在《龙门飞甲》剧组里被出身名门的武指孙建魁用心教导,功力也有进步。

  这一番相合,舞台上的辗转挪移、幽咽起伏着实是让审查成员们赞叹。

  之前谁说甘敬只是充数的?

  之前哪个戏剧的人说他压根不会唱京剧?

  真该把那些人都拉过来看看,人家这不唱的顶好吗?

  台下的人只有三两个专业人士,俱是闭嘴不语,倒是旁边之前一起在同一个排练房间的人忍不住相互聊了几句。

  “这甘敬是有真功夫在身的啊。”

  “这样的《霸王别姬》,纵使梅派的人来,也不过如此吧。”

  《霸王别姬》以梅派最为有名,皆因梅兰芳先生把它唱的出神入化。

  甘敬状态正佳,还待继续,却听下面的导演喊了停。

  音乐停下,甘敬也满怀诧异的停住了剑舞。

  “阿甘,我打断一下。”陈临春喊住了甘敬。

  “你说。”

  甘敬头戴如意冠,身着鱼鳞甲,手持鸳鸯剑,立在原地,目视台下,一时间竟然有些气势逼人。

  陈临春愣了一下,在甘敬的目光下突然把想说的话给忘掉了。

  不过好在春晚导演不只一个,另一名春晚导演马东开口道:“甘老师,这段您唱的很好,但是呢,考虑到咱们春晚的气氛,这段有些太过凄婉了。”

  霸王别姬,霸王别姬,既然是别,气氛定然哀婉。

  春晚则是一年最团圆的时刻,讲究的是个喜庆吉利。

  甘敬听到这话,略一沉吟:“传承传统文化,不用太避讳这个吧?”

  马东摇头道:“不瞒您说,这段您唱的太好了,我刚才心中都觉凄凉,这叫什么?这叫艺术渲染力。听着是好,可到了大年夜的时候,那不是……”

  他话没说完,但话里意思竟然是甘敬唱的太好的缘故。

  谁能想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会把京剧唱的这么好?原本只打算让他露露脸,不出错就行了。

  甘敬听懂了,久久无言,手中鸳鸯剑一挥,长叹一声,不再言语。2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