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二百五十章 文戏与一审(二合一)

第二百五十章 文戏与一审(二合一)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4171更新时间:2018-12-30 07:27:00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武戏在继续,酸疼也在继续,甘敬咬着牙忍了两天终于在武术指导给导演的建议下缓了缓。

  武术指导是个专业活,对于这部华夏第一部3D武侠,徐克邀请了元彬、蓝海瀚、孙建魁三大武指加盟,对于他们的意见是很看重的。

  蓝海瀚负责现场动作指导,孙建魁负责剑术招式套路、元彬负责武术动作在3D画面呈现的总体效果。

  除却这三大武指,其他武术助理也多达二十人。

  甘敬这几天在吊威亚的时候和孙建奎混的最熟,总是“老孙”“老孙”的喊着。

  他的动作是以剑招为主,老孙是有真功夫在身的人,曾经获得过全国拳术、刀术、枪术冠军,还在嵩山皈依了少林寺,法号释德胜。

  面对他的诸多头衔,混熟了的甘敬有一个疑惑,他这冠军那冠军的,就是没剑术冠军,结果居然过来指导剑术招式套路了。

  孙建奎笑而不语,没有回答甘敬的问题,仍旧对于这位武戏新手以耐心的指导。

  在威亚上做动作和平地上是不同的,即便是后者也容易被观众看成是花拳绣腿,更何况甘敬之前完全没有经验。

  “我们跟导演说了,你要消化吸收下招式,前面在天上吊着很难有思考的空间,这两天拍文戏的时候你多琢磨琢磨。”老孙一巴掌拍在甘敬腰眼处,直把他拍的龇牙咧嘴——这里正是酸痛最狠的位置。

  “切,你以为文戏就那么好拍啊。”甘敬嘀咕了一声。

  老孙露出一个理所当然的笑容,武戏武戏不咋地,文戏要是再不行,你凭啥子拿的影帝?难道是在戛纳被潜了?

  甘敬敏锐察觉到老孙古怪的笑容,离他远了几分。

  勉强休息了一晚,甘敬起来时还是有黑眼圈,他现在既要琢磨武术动作,还要坚持跟着徐克学习分镜头,此外仍旧在考虑着剧本剧情,一颗心恨不得掰成几瓣来用。

  吃了早饭,找到化妆师先把妆容化了,甘敬没上威亚,看了小半天李雨春的戏。

  也不知怎地,他一看这位的演戏就有点出戏。

  “甘敬,甘敬,甘敬!!到你了!”徐克过了一个镜头之后喊了句甘敬没反应,看他没答应就大喊了一声。

  “哎,哎,哎,来了来了。”之前已经被提前通知了今天拍戏内容,甘敬只是思考着剑招有点出神。

  他抬头看去,发现机位已经在架设好了,周讯和李雨春也准备就绪。

  今天是拍久寻赵淮安(甘敬饰)的凌雁秋(周讯饰)终于在地洞里见了第一面。

  凌雁秋带着定情信物寻找了很久,赵淮安有意无意的也躲了很久,这一次终于在顾少棠(李雨春饰)与凌雁秋动手的时候正面遇见。

  “迅哥儿,李雨春。”甘敬冲着两位点了点头,今天还是他第一次和她们对戏。

  周讯点了点头,李雨春则是笑笑略微有点紧张。

  “站位,准备。”武术指导元彬在一旁提醒了一声。

  周讯提剑指着李雨春,后者则是手握两柄暗器,落于下风不敢乱动。

  “这个角度怎么样?我是不是高了很多。”还没开拍,周讯笑着对李雨春说道。

  不得不说,李雨春的个子着实是有点高,在和几位女演员搭戏的时候很是鹤立鸡群。

  “哈哈,看我等下的暗器。”李雨春笑。

  “Action。”导演一声喊,两个女演员表情同时收敛。

  甘敬换装到位,周讯长剑凌空一刺制住李雨春,突然发觉苦觅已久的心上人现身,侧头一看,两人对视,周讯分神之下被李雨春暗器所伤。

  李雨春被头上甘敬踢落的木头逼退,后者从上跳下,先拉周讯右臂,然后从后面托住她不让倒地。

  踢木,跃下,伸臂,抱住,甘敬的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完全没有问题。

  镜头后面的徐克暗暗点头,觉得他确实是下了功夫的,一旁的孙建奎也觉不错,不吊威亚后的动作难度确实减轻不少。

  甘敬从后面抱住周讯,她稍微仰面,喃喃自语:“我终于等到和你见面的这一天。”

  “这三年来,我每天都觉得这江湖好大,大到无边无际,提心吊胆你的安危。”

  “三年前,我捡到你留下的定情信物,现在我终于可以……”周讯从怀中掏出笛子,话没说完就昏了过去。

  甘敬在她说话的时候对着镜头变幻表情,第一句时眼神复杂,第二句时有些愧疚,第三句说到一半昏迷时则是焦急担心。

  这一连串的情感转变硬生生的通过眼神来表现,直让镜头后的徐克由衷的叫了一声好。

  这几天看多了李雨春的表演,现在突然碰见甘敬全力的演出,怎是一个惊艳了得。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影帝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在空中威亚上甘敬表现的不算好,周围人虽然没说什么,但心底都是在暗暗嘀咕,如果换了李联杰来演,这些根本都不算事,那位就是功夫巨星。

  拍摄武侠片,居然放弃了一位成名已久的功夫巨星,转而用了甘敬这个年轻人,其中情况不得不令人怀疑。

  今天这一小段戏,打消了镜头后面不少人的心思。

  轻轻抱住周讯把她放在地上,甘敬拿过她手里的笛子,轻抚上面的刻痕,表情复杂。

  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又或者只是当时已惘然?

  不同的人看到此刻甘敬的表情,心中各有他自己的解读。

  “咔!再来一条!”徐克托着下巴看了会屏幕,决定再来一条,“等下第一面的对视给特写,这一段我觉得可以更好。甘敬!”

  他冲着甘敬喊了一声,摆摆手示意他回到原来位置。

  原本只是乍见,两位女演手持武器对峙自然不能太久,但现在徐克看了甘敬细腻的情感表演能力,觉得多点时间效果应该也不错。

  “对视多两秒,脚下再踢木头。”旁边的武指得到指示,告诉了甘敬改变的地方。

  甘敬点了点头,匀了匀呼吸重新回到原位置。

  “Action!”

  赵淮安心系侠义,以功夫除暴安良三年之久,他不是不知道凌雁秋在找自己,可是身处江湖,自然相忘于江湖。

  第一眼,在地洞之下看到凌雁秋的第一眼,赵淮安愣住了,眼神惊讶里掺杂了一丝柔情,却在见到她被暗算的那一刻化为凌厉。

  之前甘敬表演的功力都是在周讯身后对着镜头表现,此刻对视,周讯一个措手不及,反应竟然有点慢。

  “咔!”徐克喊停,有点不满意,“再来。”

  周讯皱了皱眉头,这是她第一次和甘敬搭戏,刚刚措手不及竟然被压了一筹。

  还真是不能小觑甘敬!

  还真的演的有些独到!

  剧本里的角色都是固定的,不同演员的演绎会有他们各自的特点,刚刚甘敬的表演就让周讯看到了一个自己意料之外的侠客。

  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柔情种种,不若相忘。

  江湖儿女,不愿相见,纵使你找了三年,擦肩而过也不会见你,是绝情也是有情。

  甘敬连续两处细节,皆是表演的很有功力,徐克对于刚才很是满意,不过面上是不动声色。

  “Action。”

  第三遍开始。

  这一遍周讯卯足了力气,撑住了和甘敬的对视,然而李雨春一个失误,暗器失误,不慎脱落,众人无奈,只能重新再来。

  好事多磨,到了第四遍,这一条终于过去。

  徐克喊完“咔”之后,看着镜头里刚才的画面,终于忍不住赞许的点点头。

  虽然在武戏上面还有所欠缺,但文戏上面的功力,甘敬真的要比李联杰强。

  如果让李联杰来演这一幕的话……

  徐克皱了皱眉头,想象着一个老腊肉勉强的样子,实在是不够赏心悦目。

  “过了。陈坤。”徐克示意另一边准备好的陈坤等人,准备拍下一组镜头。

  甘敬舒了一口气,虽然拍了四遍,但其实这还是最近比较顺利的了……

  让开空间,周讯快步走过来,一把狠狠拍在了甘敬的肩膀上,低声道:“演的不错啊。”

  甘敬瞬间笑的灿烂:“真的吗,迅哥儿,不要夸我啊,我会骄傲的。”

  周讯快走了两步,绕到他身前,认真说道:“确实挺好的,台词功力也很棒。”

  “鬼扯啊……”甘敬愣住,“我哪来的台词!”

  刚刚拍的镜头,甘敬纯粹是凭借面目表情和眼神来表现自己的情绪变化,压根是没有一字一句的台词,着实是很难的表演。

  “哈哈哈。”周讯笑的有点狡猾,“不说话也比另外一位强。”她忍不住吐槽了。

  甘敬跟着笑了一声,忽然问道:“你觉得如果给李雨春配音的话,谁来配音比较好?”

  他知道迅哥儿说的是李雨春,倒不是针对她,而是她在台词念白的功力确实不太专业。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是歌手出身。

  不能理解的是,甘敬从徐老怪那里了解到剧组打算用李雨春的原音。

  “季冠霖怎么样?”周讯还真的给出了个参考。

  甘敬茫然了下:“那是谁?”

  周讯翻了个白眼:“不熟悉那你还问什么?”

  “我是想问……哪位女明星适合这个角色的声音。”甘敬在心里转了转念头,没想出来季冠霖是谁。

  “她为赵敏和周芷若配过音,我觉得还行。”周讯摇摇头,“我去卸妆了。”说着她就走向了保姆车。

  甘敬咂摸了一下,赵敏?周芷若?哪一版的?

  他打算去查查看。

  今天上午关于他的戏份就是刚才那一组,剩下一直到晚上都是陈坤呃戏份。

  这个剧本里要说戏份比例,陈坤一人饰两角,内容是最多的,也是设置的颇为出彩的。

  中午提前吃了盒饭,甘敬围观了其他人的演出。

  陈坤演的是不错的,桂仑镁演的是很美的,范小萱和周讯很有CP相……

  下午时间,甘敬正在琢磨其他人的时候忽然接到了电话。

  “阿甘,后天要去春晚第一次审查了。今晚你回京城吧,我怕明天太仓促。”经纪人陈辉虹打来电话提醒道。

  甘敬这才一拍大腿,想起来这回事!

  这段时间沉浸在《龙门飞甲》里,他真的是过的有点不知日月,完完全全把春晚一次审查的事给忘了。

  “成,我今天的戏份没了,等下和导演说一声。”甘敬就要挂电话,忽然又听到经纪人问了一句。

  “阿甘,前两天新闻上说你对于京剧前辈的立场不赞同是怎么回事?”

  京剧前辈?立场?不赞同?

  甘敬茫然问道:“哪跟哪?”

  陈辉虹说道:“娱乐媒体上记者采访你关于歌手李钰刚的看法,之前梅兰芳之子梅葆久不满他被和梅兰芳相提并论,还有些其他京剧人表示不李钰刚不是京剧演员。”

  “……”甘敬陡然想起前面几天刚从美国回来时在机场碰见的那个跑的飞快的记者,那是给自己下套呢?

  我特么老老实实在河北拍戏,这都能扯到我头上?

  提到京剧前辈,甘敬已经有所预感,问了一句:“那些京剧前辈有没有一位姓谭的?”

  陈辉虹想了想:“好像是有,谭,谭昌吧。”

  “嗯……”甘敬暗骂了一声,破事!

  “行,我知道了,回京城的时候我会注意的。”

  电话挂掉,甘敬直奔徐克所在的位置,说了下自己关于春晚的一审——这是在进组之后就说过的事情,被春晚选上的演员通常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尤其甘敬是在上升期。

  徐克没卡甘敬,很痛快的允许了,只是在他要走的时候表示,回去之后一定要多琢磨武戏的动作,不能走了两三天回来的时候又重头练。

  导演嘱咐结束,武术指导孙建奎又拉过甘敬仔细交代了一番,还加了甘敬的QQ,准备没事的时候通过视频监督甘敬的练习……

  甘敬允诺,又辞别了剧组的演员,在电话里订了机票,然后直奔机场。

  远离了河北黄沙大漠,甘敬就好像一下子从兢兢业业的演员状态中脱离出来,转而面对了明星身份的烦恼。

  ——《“梅兰芳”不认可梅葆久的言论》,华夏娱乐报。

  嘿,自己要借着春晚宣传京剧,这群人就借着自己唱京剧来蹭热点,一环连一环,真是绝了!

  虽然没公布被春晚选中的消息,但甘敬看这架势,知道这个消息八成是泄露了。

  后天参加一审,大概会很热闹吧,甘敬默默做好了心理准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