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二百四十九章 斗法(上)

第二百四十九章 斗法(上)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163更新时间:2018-12-30 07:26:58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龙门飞甲的故事可以从不同角度解读,甘敬在刚刚出演的时候被陈凯戈导演教导分析故事线来加深角色理解——梅兰芳的故事线相对是个单线条。

  等演了更多的影片之后,除了故事线,他自己思索,也开始用人物关系来分析剧本。

  呈现在徐克导演或者说参与了故事创作、也担任了编剧的徐克面前,是甘敬对剧本人物和线索的分析。

  “有胆子你我到龙卷风里分胜负”这句台词吐槽的实际上是甘敬在看完故事之后直接信手在剧本前面写的,在这之后才是正式对内容的分析。

  密密麻麻的不满跃然纸上,徐克黑着脸看到了后面甘敬冷静的字迹。

  人物方面。

  素慧容,这位怀孕逃出宫的宫女,剧本里设定她是个叛徒,可整个故事里情感模糊,行事不坚定,实是犯傻,尤其背后捅刀子时软弱无力,完全不是个高手模样。

  布噜嘟,客栈里的鞑靼女首领,明明听得懂汉语,可还随身带着同声翻译,不显范,其实是在戏弄观众。

  凌雁秋,这位故事里的女主角,追寻侠客的踪迹,似乎只是感动了自己,因为另一半的大侠完全看不出爱意,有的只是路人脸,这么多年表现出来的居然是对于凌雁秋爱自己的惊讶。

  顾少棠,选择由李雨春出演,呵呵呵呵。

  这一连串的“呵呵”把徐克的脸看的再次黑了下来,他终于没忍住,“啪”的一声把剧本仍到了床上。

  “胡扯!”徐克低声怒斥了一声,实在是忍受不了自己的心血被一位演员如此肆无忌惮的吐槽。

  导演的角度和观众的角度是不同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炮轰华夏垃圾观众多的小刚导演。

  冯大导演不懂电影吗?不可能。

  但为什么会这么说?角度不同,地位不同。

  徐克也是这样。

  对于剧本他肯定是满意,最起码自觉是合格线以上的,可在这种精力集中在3D技术的局面下,他的合格线很可能在不知不觉中下降了。

  余怒未歇,徐克拿出了自己手机,直接找到了甘敬的号码,可都要拨出去的时候他忽然止住了。

  现在这个样子太失态了!

  他气哼哼的把手机也仍在了床上,一口把剩余的半杯凉茶全都咽下,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出了门。

  心情不好!要散散心!

  导演也是人,烦心的时候也要排解下心情,也会……没事给人穿穿无关紧要的小鞋……

  于是,第二天,到了甘敬的戏份。

  嗬嗬,影帝会怕拍戏吗?

  “咔!”

  “咔。”

  “咔?”

  “咔咔咔咔!”

  “甘敬,你会演戏吗?”

  影帝的演技没问题,可在威亚上的武戏就不算太内行了,他不是像李联杰的功夫戏出身,最得心应手的其实是表现人物的内在。

  今天拍摄内容全是武戏!全是被咔!

  甘敬被吊在威亚上,上不着天,下不落地,只觉远处地面上的老头可恶至极。

  这绝壁是报复!这绝壁是!

  你们都看出来了吧?!这很明显吧?!

  到了中午,从天空中下来的甘敬只觉腰酸背痛,向着看了半天热闹的陈坤和周讯抱怨道:“徐导这是故意的。”

  “有什么故意的?片酬就是那么好拿的,你以前没有武戏,正好锻炼锻炼。”周讯白了一眼,毫不怜惜。

  甘敬倒不是真责怪什么,只是对于徐老怪完全不提剧本而又这样操练自己有点不满。

  “我会做好的。”甘敬故作平淡的语气掩盖不了他身上的隐隐作痛。

  下午仍然是他的戏份,其他演员就差没在旁边嗑瓜子了。

  一整天武戏拍下来,甘敬回到自己房间对着镜子一掀衣服,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煞是……好看。

  “我擦。”甘敬呲牙揉了揉,从桌子上拿过武术指导给的跌打药自己擦了擦。

  刚刚上完药,电话就好似算好了一样的响起来。

  “甘敬,来,学分镜图。”这是来自导演的命令。

  带着身上的疼痛和心中些微的怒气,甘敬到了徐克房间。

  啪。

  一沓手稿仍到了甘敬手上。

  “今天就说分镜图,不谈其他。”徐克斜瞥一眼,先封住了甘敬的嘴。

  影帝是有尊严的,你说不谈,那就不谈,有什么了不起!

  甘敬莫名的傲娇起来,翻开手稿,发现上面是栩栩如生的绘图,图案似乎按照规律从简单线条到人物场景都具备。

  “分镜图,或者说分镜头,就是把剧本的文字转化成图画,是最终成为影像的中间部分。”徐克不需要资料,信手而谈。

  “镜头号、景别、摄法、画面内容、镜头长度……很多东西都可以表现在这上面,根据你自己的习惯来定。”

  “分镜头可以说是导演为影片设计的施工蓝图,没有对于总体的把握是不容易画出来的。”徐克隐含深意。

  什么叫总体把握?仍在甘敬面前的《龙门飞甲》就是自己对于影片的总体把握。

  你看了几遍剧本算什么?看看真正的本事,那就在你面前摆着呢!

  徐克暗中的怒怼有点白费力气,甘敬压根没往这里想,只是翻着手稿说道:“嗯,知道了。开始吧。”

  这货态度无比平顺,反而把徐克弄的有点摸不清头脑,不过他本来就是要教这个,教什么、怎么教,都在心中很有条理。

  “基本功先练练,今天这几张你对着画。”徐克给了十页白纸,紧接着又翻开剧本,就着图说起了自己画分镜时的思路——这才是最为可贵的一点。

  甘敬抽空瞧了一眼,发现他手中的剧本很新,不是自己给的那一本。

  点了点头,甘敬没多说什么,认真的听了起来。

  虽有一点怨气,但现在徐老怪教的似乎是真本事,这个是要认真的。

  晚上一直到了11点,甘敬才勉强完成了徐克的要求。

  两人除了分镜图,全程没有过多交流,似乎是在暗暗较劲。

  眼看甘敬临出门前,徐克叫住了他:“我桌上有跌打药,拿去吧。”

  嗯?

  甘敬呆了一下,回道:“我有过了。”

  “哦。”

  徐克挥挥手:“那趁热打铁,明天还是你的武戏。”

  甘敬身上涂抹过跌打药的伤痛似乎加重了一下,他面上的影帝演技发挥,若无其事的说道:“好,没问题。”

  出门前,甘敬似乎看到这个徐老怪有在观察自己的表情,不知是不是判断自己的情绪状态。

  这个老家伙!给我等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