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不必理他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不必理他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318更新时间:2018-12-30 07:26:05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发布会结束,会场中的人却不是全都回去。

  谭昌起身冷哼过后也不过是过去和别人寒暄,甘敬换了个舒服的背靠姿势,冲着旁边等待的朱聪说道:“咱就在这问呗,早问早轻松。”

  朱聪刚要说话,就见最后面的记者们长枪短炮的冲着甘敬方向围了过去——真的是围,为了怕甘敬逃跑,他们是采取包抄的方式过来的。

  甘敬没瞧出这其中的专业之处,朱聪却是知道了,他暗暗苦笑,赶忙抓紧时间说道:“甘先生,你刚才可是说了让我尽情问的。别忘了。”

  耸了耸肩膀,甘敬点点头,瞅见几位记者都过来,眼下这个座位是不成了,他就起身走向了前排。

  前面位置比较宽敞,可以供记者坐下,摄像机也好摆放,能做个简短的问答。

  “甘敬,我是《京城文化报》的,能问个问题吗?”

  “我是《京城早报》,甘敬,据说你已经被封杀,有这回事吗?”

  当初甘敬起诉的十家媒体不算是大报,其中只有《燕赵报》算是比较有名的报纸,那些媒体和他们关系的同行有了默契,可京城的记者们是不怕的。

  京城里的都是啥人物?

  我想问就问,你管的着吗?

  单就这样的心态,现在已经算是在京城定居的甘敬就不可能被封杀,更何况他揭露了三鹿毒奶粉的行为确实是有不少人是很激赏的。

  “封杀我?”甘敬起身走到位置坐好,让这些记者们也都坐下,笑着重复了一句,“我没接到这样的通知。我可没做什么坏事吧?是政府要封杀我吗?”

  “不。”《京城早报》的韩旭摇头,“你最近几乎没出现过,是出现了什么麻烦吗?还是不打算在娱乐圈发展了?是有意转战京剧圈吗?毕竟听说你是谭家弟子。”

  “唔。”甘敬摇摇头,“我刚刚从美国飞回来不久,这都哪跟哪啊,我好好的呢。对了,关于我的行程计划,我的经纪人陈辉虹你们可以随时联系他。况且,我在香港和台湾录了节目才走的啊,你们都没看吗?”

  “呃……”今天来基金会的一众记者多是京城本地,他们关系的事是京城人事,再大点是国家事务,香港或者台湾出了什么娱乐节目他们还真不在意。

  这边采访的热闹,闪光灯不时的咔咔直闪,后面京剧圈的人就纳闷了。

  “那谁啊?怎么那么多记者去提问?”

  “不知道啊,好像是个年轻人,是官员吗?”

  京剧大师乔老爷子刚刚续完旧,走过来一听回身拉了把谭昌:“老谭,那是你们家弟子吧?”他有看到那身唐装,却知道谭昌压根不认这个师弟的记名弟子。

  “哼。不过是个哗众取宠的人,这样的人来学京剧也就是借着京剧的名头来炒作而已。看看谭山,这样的人才是我们京剧的未来。”谭昌凝眉说道。

  乔老爷子有些纳闷,合着这人和谭昌还不对付?

  看到乔老爷子在这边站着,今天台上的主角谭山过来拜见,顺便也问候了下师伯。

  师伯谭昌在师父去世之后是帮了不少忙的,包括这一次打通官面关系都有他的一份力,谭山心下是有些感恩。

  “谭山啊,这个基金会你要好好的做。文化传承说起来大,实际上就是你们这些小辈一点一滴做的事情。”谭昌变得和蔼了一些,他又转过头拉过了自己的两个弟子,“你们多跟你们大师兄学学,千万别像那边那个哗众取宠的人。”

  一男一女两个弟子年纪不算大,闻言乖乖的向谭山问了声好。

  谭山应下,表示自己会带这两个师弟师妹,不过他又有些好奇,不知道谭昌刚才意有所指的是谁。

  今天他是忙坏了,顺着几人的目光看去就见不少记者围成了一圈,他问道:“那是在采访侯局长呢?”

  记者是他请来的,自然以为是在采访官面人物。

  “哼,是在采访那个甘敬。天天惹是生非,谭山,我命令你把他开出去!”谭昌冷眼看着那个方向。

  谭山愣住了,过了几秒勉强说道:“师伯,你们之间是有些误会,师弟是个好人,也喜欢京剧。”

  “是糟践京剧吧?他才学了几天?有资格提喜欢京剧这个词吗?接着京剧的名头在媒体上博眼球,这样的娱乐圈明星当真是好算计啊。”谭昌淡淡的说道,一脸看透别人心思的模样。

  随后他又拉着自己的两个弟子,好好教育他们远离甘敬,不要学习那样的人。

  谭山听着这话越来越糟,脸色渐渐变黑,终于还是忍不住低吼道:“师伯!基金会的钱就是甘敬给的!”

  这声音一下把谭昌、乔老爷子以及谭昌两个弟子都震住了。

  “甘师弟不让我说这个事,不然你以为谁那么好心一定要坚持用师父的名义?师伯!你看错了!”谭山正色道。

  “而且,这一次他回来还追加了一百万美元。甘师弟是真正热爱的京剧的!”

  听到这话,谭昌喉头动了动,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看到自家两个弟子的眼神变化,自觉一阵羞愧,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就往门口走去。

  谭山刚想追去,旁边的乔老爷子拉住他:“老谭就是那样倔,让他自己想想就好。”老爷子扭头从记者缝隙里看到甘敬年轻的脸庞,忍不住说了句,“年轻人才是京剧的未来啊。好好努力吧。”

  “嗯。”谭山用力点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

  身处记者围堵之中,甘敬面对各种问题谈笑风生,他今天心情很好,一点也没为之前师伯的怒怼而挂怀。

  世间有人谤我、辱我、轻我、笑我、欺我、贱我,当如何处治乎?

  再过几年,他就挂了,不必理他……

  “好了好了,就到这吧。该问的都问了,以后还请多多支持。我不像个别媒体所说的那样吃人吧?”甘敬开了个玩笑,又道,“我答应这位朱聪先生让他多问问,其他人都先撤了吧。”

  众位记者意犹未尽,但甘敬这一阵当真是态度极好,他们自然就有来有往的给予尊重。

  朱聪真是惊住了,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快。

  这时,他感到有东西在蹭自己小腿,低头一看发现那只金毛把自己裤子蹭的油光锃亮的。

  “狗子!你刚才干什么去了?!”甘敬怒斥了一句,他想起刚才狗子被追进来的事了。

  “打了个牙祭。”狗子懒洋洋的答道,趁着朱聪不注意,又在他裤子上抹了抹狗嘴。

  我擦,英雄联盟之事必须提上日程!

  过两天要去美国,今天回去就找人来安装游戏!

  甘敬对笑容突然变得有些勉强的朱聪笑道:“我的狗不太讲究,不好意思啊,你问你问。”

  “嗯……”朱聪苦涩,这条裤子可是花了一个月工资买的,你这狗不是一般的不讲究。

  它是真的不讲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