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五十七章 眉头一皱

第五十七章 眉头一皱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209更新时间:2018-12-30 07:24:40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甘敬有些郁闷,这怎么刚出片场就碰见这么一档子事。

  虽然没正儿八经的接受过记者采访,但他好歹也是上过节目,拍了两个月戏的,现在脸上倒是没有慌乱,只有懵逼过后的郁闷。

  他退后了一步,对着面前的话筒说道:“慢慢来,不要急,你们一起说,我什么都听不清了。”

  记者们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便彼此看了一眼,有了些许默契。

  一个男记者手持标有星周刊字样的话筒,当先问了一句:“甘敬先生,你好,我是星周刊的。请问你对于出演梅兰芳有什么想法?你是怎么获得的这个角色?”

  甘敬瞥了一眼,看到这个人已经有四十有余,语气放缓了一些,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挺好啊的,梅兰芳大师是个伟大的艺术家,能够出演他我很荣幸。我是通过试镜获得的。”

  另一个记者立即追问道:“你是怎么试镜?是陈导演试镜的吗?”

  “是啊,陈导试镜。”甘敬点头承认。

  有两个记者相互看了一眼问道:“对于挤掉黎明,你是怎么看的?请问你觉得自己和黎明谁更适合梅兰芳的出演?”

  这是一个隐含恶意的问题,甘敬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道:“黎明是我的前辈,我很尊敬他啊。那个,差不多了,我还有事呢。”

  他想拨开记者往外走。

  “甘敬先生,为什么陈导演会选你而不选择黎明呢?”

  甘敬看了一眼没理,他又不是陈凯歌,总不能替别人回答吧。

  “请问,你作为一个从未拍过戏的新人怎么能出任一部大戏的男主角呢?”

  甘敬这次看都没看就要用力挤出去。

  “你是不是心虚了呢?”一个声音突然这样冒出来。

  甘敬心里有些烦躁了,这都什么人啊,自己不是回答过了么。

  “我已经说过了,至于导演怎么想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演,电影上映了欢迎你们去看去评价。”他让自己冷静面对这问题。

  “如果不是心虚,你为什么急着离开?”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这边围着的人有点多,甘敬分不清是哪个记者这样说话,只是有点被气乐了。

  自己要离开就是心虚啊?谁说就一定要有义务回答你们问题的?

  甘敬心中有气,闭口不言,任凭这些记者如何提问都不再说话。

  他这样一边沉默,一边挤着往前,终究还是走了出来——这些记者也不能抱着他的大腿拉扯着不让走。

  眼看他这样不配合,记者们赶紧拍了几张他离开的背影。

  “哼,这小子,不识相。”一个记者有些愤愤不平。

  “新人嘛,有他的苦头。”另一个人安慰道。

  记者虽然有时候也会和明星演员起冲突,但更多的是一种共存的默契感,现在这个一头闯进来的新人居然这样没规矩,那免不了在报道的时候会动一动笔杆子。

  甘敬不知道这背后的议论,只是觉得有些郁闷。

  等到他转念后一想,如果自己以后登上的头条更多,那是不是还得面临更多这样的场面?

  甘敬心有忧虑,不是太喜欢刚才那种氛围——刚才居然还有人说自己心虚的?什么鬼?真应该好好把那个人给揪出来然后记在小本上。

  面对可能出现的被围堵场景,还没有成为明星的小保安出去逛了一圈,买了两样东西。

  一个大大的墨镜,一个遮脸的口罩。

  心满意足而又偷偷摸摸的回来,甘敬发现那群记者已经消失不见了,本还有些纳闷,可到了第二天,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新人甘敬的第一次采访》,星周刊。

  ——《傲慢还是才华?》,娱乐都市报。

  ——《不友好的第一面,他会是怎样的“梅兰芳”?》,影视报。

  ——《深扒新人甘敬的另一面》,京城娱报。

  系统里的关注点在加快速度的增加,甘敬看着这些报纸已经无语了。

  我是想上头条啊!但我想看人家夸我啊!

  我是想上头条啊!但我是想伟光正啊!

  之前不就是说了几句话嘛,怎么能解读出来那么多东西?

  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甘敬彻底的郁闷了,他翻了翻这些报纸,又看了看网上媒体的转载,终于发现自己这个挤掉黎明的新人在大家心中是什么形象了。

  敢情都在等着自己扑街呢?

  他看着报纸上“心虚”“傲慢”“不知所措”“粗鲁”等字眼,一怒之下把报纸全部揉成一团给扔进了垃圾桶。

  这些渣渣们,等着!

  甘敬心情有些恶劣,这种恶劣一直持续到杀青宴的开始与结束。

  杀青宴里剧组的成全基本都在,只有出演了孟小冬的章子怡因为戏份早早拍完,档期又紧,所以没有在,其他人觥筹交错,拓展了下关系,算是又一场合作。

  甘敬这部戏下来,处的关系最好的就是孙红雷这个自带大佬光环的人。

  杀青宴平静的结束,甘敬心里没什么感触,只是看着大家匆匆的分离又奔向下一处片场。

  这边拍摄结束,陈凯歌的工作却仍旧在继续,他需要把片子给剪出来,剪出一个最佳的组合。

  一时间,甘敬有些无所事事了。

  回顾两个月的拍摄,他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只是不知会不会突然醒过来。

  嗯……系统里增长的关注点告诉他不是梦,媒体报道里的用词也告诉他不是梦。

  甘敬收拾了下心情,奔向了自家师父谭远那边。

  说起来,这两个月一直住在片场和剧组给定的酒店,现在拍摄结束了,甘敬要么自己订酒店,要么就得去师傅那。

  小保安出身的甘敬当然选择后者。

  师父谭远没有意外他的到来,只是意外于这个记名徒弟居然手上又拎了两盒脑白金。

  “下次不要让我再看到这三个字。天天在电视上听到就算了,居然眼里还看到。”谭远明令禁止,眼看甘敬没什么事要干就给他安排了练戏的功课。

  甘敬欣然接受。

  在师父这边能练戏那是极好的,不仅能进步,还很热闹。

  这边有各位师兄,有各位师侄,还有一个小师妹谭珊。

  “师妹,这是谁的宝宝?喂什么呢?”甘敬这天看到从羊城回来的师妹推着一个婴儿车,拿个杯子就在搅拌。

  “二师兄的小宝宝,很可爱的。喂奶粉呢。”谭珊答道。

  甘敬“噢”了一声,随手从她口中拿过杯子小小的抿了一口。

  “哎,你怎么还和小孩抢东西喝,一边去。”谭珊翻了个白眼。

  甘敬逗完师妹,刚想走开,忽然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