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三十六章 定风波

第三十六章 定风波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253更新时间:2018-12-30 07:24:22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甘敬在洗手间里面对镜子深刻的反省了下自己。

  不过一个小保安,哪来底气去看不上其他人?

  能挡子弹不?能扛机枪不?能掐导弹不?

  不能啊!

  所以做人还是要谦虚,还是要谨慎,不能把自己放在太高的位置上。

  要记住那句老话,谦虚使人进步。

  甘敬用凉水洗了洗脸,看了眼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便走进了包厢。

  “我回来了。”

  张立看着甘敬回来的神色,不知为何有点心中不安,脸上露出一副嘲讽模样:“哟,没掉里面啊?”

  “等输吧。”甘敬回了一句,心中默念,谦虚,谦虚。

  “哟,这么嚣张,马哥,给他点颜色看看。”张立扭头对马三说道,“干死这个不知从哪里找出来的小瘪三。”

  甘敬撇了撇嘴,冲着张立说道:“看我口型!”

  “Deng,shu,ba。”

  嗯,谦虚,要谦虚,谦虚使人进步。

  可现在玲珑骰子甘敬甘先生已经复活了,谦虚是神马?能吃吗?

  甘敬满是信心的回到赌桌旁。

  现在是新的一天了,经过三次使用玲珑骰子的经验,他已经能隐约体悟到到底该怎么用它了。

  古人常用一个“天人合一”来形容境界,现在在次数范围内,这大概就是一种“骰人合一”……

  骰蛊里的每一处细节都能敏锐的被感知,每一次摇动都能让它处在该在的位置上,每一次与骰盖的撞击,每一次骰子相互碰撞的反馈……这些统统都能被把握。

  某种意义上,这已经不只是赌术了,而是艺术——赌的艺术。

  就像大师技能的吐烟圈一样,当在某一领域做到极致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与感动。

  我吐烟圈,是世界第一。

  我摇骰子,是世界第一。

  甘敬知道对面这个马三很厉害,但只要是人就有失误的时候,他旁边的张立就一直在试图干扰自己,现在是自己干扰回去的时候了。

  “来吧。”

  赌桌旁的甘敬淡淡的说着,一手已经握住了骰蛊。

  马三皱了皱眉头,示意对手先请,可是甘敬却摇头拒绝,于是他挑动了眉,没有继续谦让,修长手指握住自己的骰蛊慢慢拿离了赌桌。

  清脆的声音再次响彻整个房间,就在马三开始摇骰之际,甘敬蓦然而动。

  他一把抄过赌桌上的骰蛊,同样在空中摇了起来,只是与上一把平实低调的风格相比,甘敬现在却是摇的眼花缭乱。

  同时,那种蕴含某种韵律的声音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嘈杂。

  旁人只是皱了皱眉,赌桌对面的马三脸色却全然的变了。

  听骰,听骰,听不清声音,听不透动静,还能知晓骰子的结果?

  马三立即把骰子拿至耳边摇晃,可甘敬骰蛊嘈杂的声音却似直接刺进了心里。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马三慢慢放缓了手中的动作,把骰蛊放在了桌上,他沉沉看着甘敬同样把动作止住,问了一句:“我不行,你行?”

  嘈杂是同样的,自己听不出,摇不出,难道这个年轻人可以?

  甘敬看着马三的骰蛊,微微一笑:“我的手就是我的耳。”

  用手的感知来代替耳朵的听觉,这是马三做不到的,也只是一种赌术传说。

  马三面色阴晴不定,他的手按在骰盖上犹豫不决。

  这一刻,他已经拿不准自己摇出的结果了,他也拿不准对面的结果。

  “马三哥,您现在要是走了,我仍旧欢迎您再来玩。”一直在观察着的周学文突然发话了,他看出了马三的拿不准。

  甘敬愕然,回头看了一眼。

  周学文冲他点点头,却是往前站了一步,表示自己才有最终的话语权。

  张立急了:“马哥,干翻他们啊!”

  抖了下眉毛,周学文沉沉的说道:“今天要是输了,马三哥,你的名声可未必能保了。明天,圈里的人都得知道你马三输给了一个无名小卒!”

  本以为这样说会让马三退却,谁知道他只是冷冷一笑,压根没理会周学文,反而伸手指着甘敬说道:“我不信!”

  哗!他猛的一把掀开骰盖。

  两个六!一个五!

  十七点!相当的大了!

  马三低头看了一眼,呼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未必是输,这个年轻人和周学文很可能是在诈自己。

  十赌九诈!

  我不信自己摇不出最大点,这个年轻人就能摇出!

  马三睁大眼睛凝视甘敬,示意他开骰,却只见甘敬往后退了两步,离开了赌桌。

  “你干什么!想走?!”张立在旁边吼道。

  甘敬回头看了一眼,耸了耸肩:“一把定输赢。结束了啊。”

  看着马三阴晴不定的脸色,甘敬指着自己的骰蛊说道:“我的是三个六。”

  周学文的喉头动了动,眼看马三和张立都不服输,于是对着下属说道:“开!”

  “开!”有荷官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一个中年人走到了赌桌旁,小心翼翼的拿着骰盖,慢慢的掀开。

  三个六!

  果然还是三个六!

  一阵抽气声汇聚在一起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马三脸色陡然一暗,心里很是不可思议,是巧合吗?还是他真的能这样也摇出来?

  甘敬看着这个马三以及周围人看过来的眼神,伸出了右手,对着它吹了一口气,笑道:“我说过了。我的手就是我的耳。”

  啪啪啪啪。

  周围的荷官们不自觉的鼓起掌来,这是一场精彩的对决!对手是圈内闻名的赌术高手马三!而他居然输给了这个第一次露面的甘敬身上!

  张立在结果出来之后就是面色铁青,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浑然没想到居然输了——自己请来的大高手居然输给了这个无名小卒!

  “滚吧。还等我送你?”周学文冲着张立喝道,他又转脸对着黯然的马三说道,“马三哥,我敬您的名声,但下次请不要再来我的赌场。这里不欢迎。”

  马三眯了眯眼,又看了一眼甘敬,摇头道:“玲珑骰子,以手作耳。好,好,我记住了,了不得!”

  “我们走!”

  张立一声吼,带着一群手下和马三退出了包厢,只留下了满桌的筹码。

  “甘兄弟!这次多亏了你!”周学文在这群人走之后终于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一把拍在了甘敬的肩膀上。

  事情得以解决,旁边的谭山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周学文,又看了看一脸平淡的师弟甘敬,忍不住用京剧腔调唱出一句:“番王小丑何足论,我一剑能挡百万的兵!”

  却是那穆桂英挂帅中的一句唱词。

  “好好好,谭山,甘兄弟,今天这个情我承了!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甘敬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