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三十四章 名号

第三十四章 名号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241更新时间:2018-12-30 07:24:20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毒蛇吐信自是不怀好意,最起码在今晚是把周学文给打的很难看。

  他站在赌桌后面,看到这个马哥再次掀开牌面,面无表情的说道:“赢了。”

  己方荷官面露难堪,回头过来,看起来已是无能无力。

  “周老板,大名鼎鼎的周老板啊,你这赌场太浅了啊,容不下真龙啊。”张哥开始肆无忌惮的嘲讽了,“啧,你这样还怎么开赌场啊?”

  周学文很难堪,在道上混的得讲究个名望。

  今天这样被当面打了脸,明天只要是这个圈里的人都得知道自己被人砸了场。

  偏偏不能直接动手。

  周学文目光幽深,看向张哥,一字一顿的说道:“张立,你不要欺人太甚。”他也不叫张哥了,直呼其名。

  张立极其夸张的耸了耸肩膀,冲着赌桌呶呶嘴,龇牙笑道:“来喽。”

  不服就干,赌场里你能赢再说。

  今天就赤裸裸的干你了,怎么地吧。

  这样疯狂拉仇恨的后果就是周学文真的在心里认真考虑了,要不要直接武力给这群人点颜色看看。

  只是这样的话,很可能导致难以承受的后果。

  “老板,你那个朋友呢?”一个老荷官看了许久,观察了一阵这个马哥的手法,轻轻上前一步对着周学文说道。

  “我朋友?”周学文有点烦躁,现在这会说什么朋友,还有什么朋友能行的。

  “就是那个连押两把押中豹子的朋友。”老荷官之前在监控室里认认真真看了甘敬的动作,一点都没看出是怎么出千的,这会想起了他。

  周学文愣住,他对那个甘敬保持戒心,没联想到他身上。

  “你是说他有这个能力对付这个马三?”周学文现在知道了这个马哥在道上被称为马三,是曾经千术高手马洪刚的师弟。

  “我不知道。”老荷官这晚没上去对赌,旁观者清,“我只是看不出他的手法。现在,我同样看不出马三的手法。也许,能有用。”

  周学文沉默了。

  半晌,他冲着老荷官点了点头,深深看了一眼赌桌旁的马三,转身走了出去。

  ……

  “师兄,这不怪我。”

  “师兄,我早说了,不行不行。”

  “师兄,你非不信。”

  甘敬和谭山搬着两个凳子坐在老虎机旁,他无奈的冲着谭山解释。

  玩老虎机的这时间里,谭山已经输的脸都绿了,他让师弟过来帮忙拉杆,但仍旧是止不住输的手气。

  这个事实让谭山非常愤怒,师弟不是个赌术高手么,现在怎么就藏了拙。

  甘敬很无奈,自己这样输,师兄居然怀疑自己是故意的。

  可我之前那赢的老虎机真的只是随便一拉啊。

  这时,包厢的门被推开,周学文脸色郑重的走了进来,他扫了一圈房间,没顾得上和那些顾客打招呼就直奔这师兄弟二人而来。

  “这边出了点事,甘兄弟能帮个忙么?”周学文自身赌术不精,但他相信老荷官的判断,现在直接就是开门见山。

  “啊?”甘敬稍怔。

  周学文简单说了下情况,现在就是需要一个赌术高手出面上场。

  他话刚刚说完,谭山立时就急了,连连代师弟否决:“不行不行,他哪会什么赌术啊,那都是蒙的。从你走后,他老虎机一直在输,都没赢过。老周,你是误会了。”

  哎哟喂,是谁老虎机一直在输啊。

  呃,虽然有自己的一份,但也不能全都说是自己吧。

  甘敬心中吐槽,不过知道师兄是在保护自己,也就默默的没有说话。

  周学文是久混江湖的主,他看了一眼好朋友,又看了看甘敬,突然走到甘敬身前深深的鞠了一躬,诚恳的说道:“哥哥有难,如果甘兄弟真的有能力能帮上一把,日后必有重谢。”

  谭山皱眉,伸手揽道:“老周,你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我师弟真的只是学学京剧,当当保安,对吧?”他扭头问了甘敬一句。

  甘敬感觉到周学文的诚恳,想着这个人是自家师兄的好朋友,想着师兄之前还和他拉推广京剧的赞助费,不禁迟疑了下,没有开口否认。

  这一迟疑,旁边两个人都看出端倪了。

  谭山瞪大眼:“师弟!你真会啊!”

  好吧,事到如今,那也没办法了。

  甘敬点头,但旋即摇了摇头:“我只会骰子……如果是其他方面的,我真不行。周大哥,我是真的只擅长骰子。”

  好嘛,我就说,怎么可能押注两手赢那么钱,谭山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这个师弟不老实啊!

  周学文反应很快,立即紧紧握住甘敬的手,先感谢:“多谢甘兄弟出手,你放心,不管成不成,哥哥都承你的情。”

  “我尽力吧。”甘敬只能这么说了。

  “跟我来。”

  周学文带着两人走向不远的另一间包厢。

  这间包厢里,梳着整齐头发的马三已经几乎把所有的荷官赢了一遍,他没什么表情,放佛这是一件应当的事情。

  “哟呵,我还以为周老板不回来了呢。”一见周学文进来,张立就觉得自己快活了不少。

  “张立,做人呢不要太嚣张。今天你有备而来,没什么好神气的。”周学文不去看满脸冷笑的张立,转身又冲着马三说道,“马三哥是出名的人物,我不知道今天为什么来找我周学文的茬。”

  “今天栽了也就栽了,栽在马三哥手里,我没什么好说的。”周学文捧了一句,随后说道,“不过我这边有个兄弟一直不服气马三哥的骰子,马三哥能比上一下?”

  “您要是赢了呢,今晚我认栽;要是输了嘛,我也客客气气的给您送出门外。”周学文说话很敞亮。

  马三白净修长的手指搓了搓,饶有兴趣的看了眼周学文:“那来吧。”

  张立皱眉:“马哥?这?”

  马三侧脸点头,示意自己有信心。

  周学文立即把身后的甘敬让了出来。

  “怎么称呼,小兄弟?”马三问了一句。

  这时,荷官把准备好的骰子给放在了桌上。

  甘敬看着这阵势,看着泾渭分明的两伙人,心里有些小小的兴奋,场面挺大挺隆重啊。

  那我只是报自己的名字是不是太没气势了?行走江湖不是都得有名号么?

  他稍一沉思,露出一丝笑意,说道:“玲珑骰子甘敬。”

  “嗯?”

  别人只是略觉奇怪,师兄谭山可是彻底傻眼了,敢情自己师弟还有名号呢!真是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啊!师父到底是收了一个什么样的徒弟!?

  马三站在桌边,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热毛巾暖了下手,看向甘敬。

  “玲珑骰子?甘敬?”

  他略一思索,皱了皱眉头:“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