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三十一章 作孽啊

第三十一章 作孽啊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273更新时间:2018-12-30 07:24:17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甘敬看着师兄高兴的去拿筹码,自己愣了一会也帮他把筹码给拿了出来。

  “来,拿个筹码盘来。”他心里比较坦然,对于这来监视自己的人也就当作普通的服务生。

  其中一人用困惑的目光看了看甘敬,还是去拿了个盘子来给两人放筹码。

  “甘敬啊甘敬,看来今天幸运女神就站在你肩膀上啊。”谭山乐呵的嘴都合不拢了。

  他瞥了眼站在后面的两个服务生,悄声对甘敬说道:“没事,放心赢吧。今天保你平安无事,我朋友在呢。”

  咦,这么说的话……

  甘敬心中确实有顾虑,这是他第一次来这种赌场,刚才赢了一把立即收手也是考虑到能不能安全离开的问题。

  不然就算有命赢钱,也未必有命花钱啊。

  人家就算不在赌场里动自己,等出了赌场自己还不是一样势单力薄。

  现在听到师兄这样说话,甘敬那一颗心立时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他双眼放光的对师兄说道:“真的吗?真没事吗?师兄,你那是什么朋友啊?”

  谭山依旧乐呵呵,就是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师弟像是在担心什么似得,真以为他自己是赌神啊。

  “没事没事,这点小钱,我朋友就是赌场的老板之一。能赢多少是多少,那我还能怼怼他。”谭山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甘敬只觉口袋里的每个筹码都在跳跃欢呼——“放我出来!放我出来!我要去赌桌!去赌桌!”

  他咽了口口水,转身刚要走又回头对着师兄确认道:“那我可自己去玩了!我去玩骰子了啊!师兄,真没事啊?”

  “去吧,去吧,我玩老虎机,等下去找你。”谭山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刚刚拜师弟所赐赢了一把,但别人赢哪有自己赢来的有成就感,他得自己试试。

  甘敬立即大踏步的冲着刚才的五号赌桌走了过去,至于刚来时所想的不感兴趣、所想的赌博不好……这会完全被抛之脑外了!

  啥不好?啥不好?!

  没听见筹码都在大喊“放我出去”吗!君子成人之美懂不懂!

  原本跟着甘敬的两个服务生再次对视一眼,一个人跟着甘敬走回了五号桌,另一个人则是留下来监视谭山——刚才这台老虎机赢的也不太正常,得注意注意!

  与此同时,赌场里的监视器收到服务生的报告也悄然转了方向,几台巡视的机器对准了甘敬所在的位置。

  “三号机就位。”

  “五号机就位。”

  “六号机就位。”

  三个声音在甘敬身后的服务生耳中响起,这一下从不同角度监视着甘敬的动作,完全没有死角。

  五号赌桌已经换了荷官,现在是一个看起来比较靓丽的女荷官。

  甘敬悄悄站在印堂发黑的朱强华身旁,看着他手里在这一会已经只剩下了一枚价值两百的筹码。

  他刚才给出去的两枚可是一共两千块,现在居然输得就剩两百了。

  “不赌为赢啊。”甘敬再次叹息了一声。

  朱强华正输得满心烦躁,现在听到这话立即怒目而视,却不想居然还是刚才那个青年站在旁边。

  他脸上肌肉奇异的扭曲了一下:“大,大哥,哎,我今天手气不好。来,你给我点手气吧!”他说着就去握甘敬的手。

  赌场里,迷信什么的都有,有人不能见红色,有人随身带着布料的书,寓意“不输”,有人脖子上挂着貔貅,意味着只进不出……

  甘敬猝不及防被他握住手,往后退了一步才挣开,然而朱强华已经像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大哥,大哥,我赢了钱也分你。”他说完听到荷官要下注的声音,立即转身去押注。

  甘敬摇摇头,心中暗自警示自己千万不要变成这个样子。

  他之前没听到这次骰子的声音,所以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别人下注。

  三台监视器静静闪烁着红光看着平静的甘敬。

  监控室里,几个工作人员牢牢盯住他的动作,看这个赌客只是瞧别人下注,不禁说道:“看起来也没什么毛病啊。”

  “也许真的只是运气好?”另外一个人这样说道。

  赌场不是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运气逆天赢得盆满钵满的。

  “再看看吧。”

  赌桌旁,甘敬不知道监视器正密切注意自己的每一个动作。

  他观察了会,心里也在默默体会着这个玲珑骰子的效用。

  当荷官摇骰的时候,骰子每一次的撞击声都好似在他耳中隆隆作响,当结束不动的时候,他心中情不自禁的就出现了点数,就好像上帝帮他做出了判断。

  甘敬回忆上一次下注过后那种掌控一切的感觉立即消失不见,心里对玲珑骰子的效用是啧啧称奇。

  居然还能限制使用次数?那也真是够奇妙的。

  每天过了十二点更新?一天三次?

  呃?一天三次郎?

  甘敬一边听着骰子声音,一边心里面胡思乱想。

  “大哥,大哥,你怎么不下注?”朱强华的一枚筹码下了几次注,居然没有输掉,尽管也没赢,但他还是坚信甘敬的手气是旺的,不然自己早输光了。

  甘敬伸出一根食指轻轻嘘了一声,好似有种奇异的魅力。

  朱强华立时不说话了,他眼巴巴看着甘敬,想跟他一起下注,可这一次甘敬仍旧只是侧耳却不见动作。

  算了,还是自己来吧,朱强华心里默念阿弥陀佛,押了一个小。

  结果出来,属大,这最后一枚筹码终于输了出去。

  朱强华好似霜打的茄子,彻底没了精神。

  甘敬仍旧半侧着身子对准荷官,脸上很正式。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女荷官摇骰,声音略微嘶哑。

  嗯,这次摇出了三个四,甘敬心里默默给出结果,伸手要把所有的筹码都放在四围骰里。

  “大哥,不能这么押啊!”朱强华大惊,怎么有人这样下注的!

  不下则以,一下就是押豹子!

  甘敬犹豫了一下,说道:“确实不能这么押啊。”

  听他这么说,朱强华才收回了手,说道:“幸好我拦了一……”

  话没说完,甘敬把筹码全部放在了全围区域,这意味猜测骰子是豹子,不分点数,赔率1赔24。

  “完了,完了!”朱强华好似自己下注一般哀嚎。

  荷官无所谓的看了一眼甘敬,说道:“开了。”

  骰盖掀开,她的手猛然一颤。

  三个四,豹子!

  满场哗然,惊呼声再次响起。

  女荷官的脸色已是惨白一片,甘敬后面的服务生瞪大了双眼,吊顶上监视器闪烁的红点都好似急促了几分。

  “怪我!怪我!”朱强华看到开出了四围骰,一巴掌冲着自己脸上就抽了过去。

  押四围骰,一赔一百五;押全围,一赔二十四。

  自己这一阻止是少赢了多少钱啊!!!作孽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