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二十五章 采访

第二十五章 采访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172更新时间:2018-12-30 07:24:14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谭家是京剧世家名门,谭山自小学习,天赋又高,对于各种技巧是烂熟于心。

  只是,很多时候,京剧学习需要积累的,所以他也只能纠正甘敬一些比较浅显的错误,把正确的方式教给他。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他是希望自己能把师弟带入门之后,甘敬自己有这个热爱和兴趣继续学习。

  京剧,或者说传统文化是有这个感染力的,谭山无比坚信这一点,更何况,甘敬那种眼神简直是为京剧而生的。

  不,是为虞姬而生的。

  这天晚上两人简单吃了点饭,谭山看甘敬一身疲态,又是脏兮兮的,就把他留了下来。

  反正这边有多余的房间,两人又是师兄弟,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这有意见的只有尚小荣,他在从外面回来看到甘敬之后就是一声怒哼,转而消失在自己房间不见了踪影。

  “你说,这尚师弟怎么这么不待见我啊?”甘敬扒着米饭不解。

  谭山已经吃好,正悠哉的喝着茶水,闻言笑道:“年轻人,拉不下脸,再说了,你每次一见面必称师弟,他能高兴吗?”

  甘敬夹了一口菜,咕咕哝哝:“那也是我师弟。”

  听到他这边说,谭山既高兴又不安,连忙说道:“师兄弟之间要相亲相爱,既然入门了,你们都要知道这一点,大家都是自己人。甘敬,你是师兄,尤其要包容。”

  嘿,包容,甘敬笑笑,吃了几口饭才在谭山的目光中答应下来:“得,我会包容我的尚师弟的。”

  吃完饭,谭山去房间看文件,甘敬则是去串了串门——这边还有其他的师兄们,只是平常接触的少,这晚联络联络感情正是一个好机会。

  一夜无话。

  第二天,甘敬醒的很早。

  他在自己房间里吊起了嗓子,没一会,隔壁的尚小荣也起来开嗓,再过一会,其他房间的师兄们也吊起了嗓子。

  对于他们来说,嗓子是需要日常保养的,唱腔也是需要勤加练习的。

  在咿咿呀呀的声音中,酒店大门外突然出现三个人,一女两男,带着摄像机。

  谭山他们住的酒店稍微有点偏远,但好处就是房间充足,还有个大院。

  这会谭山正在院子里打着太极拳。

  三个人带着摄像机,向门口保安出示了一下证件就进了院子。

  “您好,请问您知道烟圈之王甘敬在哪么?”女人爽朗的短发,看到正在缓慢打拳的谭山友善的问道。

  烟圈之王?甘敬?问的和我想的是一个人吗?

  谭山一脸懵逼。

  这群人,为首的谭山忙着京剧推广和顾问,剩下的师弟们每天练习,偶尔对戏,对甘敬的事迹还一无所知。

  谭山皱着眉头想了想,冲着房间方向打了个招呼:“甘敬唷,有人找你了~~”他是用京剧唱腔来喊的人,声音又长又大,愣是把旁边的女孩给吓了一个趔趄。

  谭山扭头歉意一笑,不一会,就见自己师弟穿着他那件保安外套出来了。

  昨天脏兮兮的衣服已经被他洗过晾干,现在干干净净,就是稍显破旧。

  “谁啊谁啊?”甘敬有些纳闷,什么人找自己能找到这儿?

  爽朗的女孩看了看走出来的甘敬,当看到他的衣服时候顿时眼睛一亮,网上的图片就是这个衣服!脸也是这个脸!看来没找错人!

  “您好,请问您是甘敬吗?我们是鹏城电视台的,特地过来采访您。”女孩示意后面的摄像大哥把镜头打过来。

  甘敬有点懵,他看了眼旁边好奇看着的谭山,咽了口口水,挠头道:“采访我什么?烟圈?诶,那怎么会是鹏城?”

  鹏城距离羊城并不远,它是国家第一个经济特区,有着独特地位,但甘敬和这个电视台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啊。

  “烟圈,对,首先请问您对烟圈之王这个称呼有什么看法?”女孩眨眨眼,转了转眼珠,决定按部就班的来。

  甘敬搓了搓手,大早晨的这就过来采访真是太真诚了。

  “师兄,师兄,弄点早饭吃啊,这记者朋友肯定没吃饭呢,傻愣着干嘛?”他使唤着自家高高大大的师兄,对着爽朗女孩一笑。

  但凡是采访,好像都能帮自己提高关注点,更何况人家是从隔壁城市专门过来的。

  这是什么精神?值得学习啊!

  “说到这个烟圈嘛。”甘敬边拿凳子,边说话,“我之前听说过这个称呼,后来想想,嗯,挺对的。我接受了。”

  谁问你接不接受了?

  爽朗女孩坐在凳子上,想起自己还没自我介绍,说道:“烟圈之王,您好,我是鹏城电视台的吴倩,民生频道的记者。”

  “我们这一趟是就几个在您身上的问题想做一个采访。”

  嗯,不就是烟圈嘛,好说好说,甘敬不太明白这女孩的阵势。

  “奇人节目让您有了一定的关注,而地铁里的事情现在网上是议论……”

  “慢着慢着,地铁里什么事情?”甘敬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打断她问道。

  吴倩一愣,合着这当事人还不知道他又火了一把呢?

  她连忙把事情介绍了一番,对于现在网上很多女性网民说他侮辱人的言论特意强调了一下。

  “今天呢,我们是想问问您对城乡冲突有什么看法?对于农民工在城市里的待遇有什么看法?您当时那样做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吴倩张口就是三个问题,然后一伸手,让后面大哥给了个特写。

  甘敬这会脸色有点不好,他哪能想到昨天地铁里那破事还能被人给知道啊。

  他更想不到居然还有记者专门找到自己来采访这事。

  “我……”他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好在这时候注意到吴倩的动作,眼看镜头打过来,甘敬突然恢复了自如。

  不知怎地,他现在面对镜头是一点都不怯场,更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甘敬首先对着摄像机微微一笑,整个人呈现在镜头里一种自然而放松的状态,对于记者的询问也没了之前好似被抓住作弊的窘迫。

  他心里转了一圈,缓缓开口道:“昨天我坐地铁很拥挤,当时身上比较脏,我不想碰到别人。”

  甘敬暂停了一下,说道:“别人也不想碰到我,虽然我刚刚从水里救了人比较疲惫,但我……”

  “等等,等等,您说,你刚刚从水里救了人?那是怎么回事?”

  吴倩准确的领悟到甘敬的意思,连忙打断。

  她心里感觉这里又要有一处逆转的情况。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