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我要上头条>目录>

第五章 霸王别姬

第五章 霸王别姬

小说:我要上头条作者:渔雪字数:2160更新时间:2018-12-30 07:23:53

  

  全本言情小说 ,我要上头条

  “咳。”

  旁边传来一个轻声的咳嗽提醒了谭山,现在是在演出呢,他刚才就没接上动作。

  演出继续。

  甘敬在台下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么传神多么有韵味,他逐渐从混沌中清醒过来。

  在心念里使用了系统提供的东西之后,他以张国荣的视角体验了一番电影《霸王别姬》里虞姬的角色。

  《霸王别姬》是国语电影的巅峰之一,荣获过戛纳金棕榈奖、美国金球奖、国际影评人联盟大奖等多项国际大奖,且入选了05年《时代周刊》评出的“全球史上百部最佳电影”。

  与此同时,它也是陈凯歌导演最好的一部作品。

  甘敬对此懵懵懂懂,一无所知,他只是还沉浸在那个不属于他的角色里面。

  酸甜苦辣,悲欢离合,种种情绪如同在他心上烙上了印子,说不出的难受,也说不出的感慨。

  时间流逝,当演出接近尾声的时候,甘敬终于慢慢控制住了心中的情绪,他注意到张叔在给自己打着手势,知道快结束了便开始往后走维持秩序。

  保安的职责就在于让观众们看的舒心、走的放心,万万不能出现什么踩踏、拥挤事故。

  演出结束,舞台谢幕,尚小荣回到后台却发现师兄谭山没跟着回来,等了一会才看到他失魂落魄的进来。

  “师兄,怎么了?你今天不在状态啊!”尚小荣很不满,师兄本来挺好了,唱着唱着忽然开始走神,不知道在搞什么。

  谭山心绪不宁,有些困惑不解,看了看师弟,张了张嘴,犹豫道:“我……我好像看到了虞姬。”

  “哈哈,啥?魔障了啊。”尚小荣此刻正是京剧里花衫虞姬的打扮,他没听懂师兄说的话,自己就是虞姬啊。

  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谭山开始卸妆,他刚才结束后立即去找了下,却没发现之前那个人。

  一个眼神在空中的交汇,其他一切都模糊了,只有眼神的情感交错。

  谭山此刻对着镜子卸妆,简直怀疑自己是出现错觉了,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韵味十足的眼神是什么人的?就是靠这部戏吃饭的梅家几个人,自己见过他们演出的状态也没这样啊。

  真是奇了怪了,谭山苦思,心中犹自不甘心,决定等会去找找监控,看一下那个人到底是谁。

  电影《霸王别姬》里有一句台词,“不疯魔不成活”,现在谭山就有点这样的状态,他只要一想起那个眼神,就坐立不安。

  他一定把那个人找出来!

  ……

  甘敬对于自己尝试经验书引起另一个人注意的状况茫然不知。

  电影里浮光掠影又印刻心中的感觉让他这会心情很低落,好在保安工作接触到了大量人群,让他有种世界依旧真实的感觉。

  等戏剧院这里的秩序维持完毕,他刚想回员工宿舍就被张叔一把拉住。

  “甘敬,这一票工资领完之后,叔就单干了,我联系好了。有个大厦的安保要人。”张叔神神秘秘的说道。

  甘敬点头,他对于跟着张叔干没什么犹豫,只是有些担心廖队长找事。

  张叔拍着胸脯打着包票不会有任何问题,员工离职还能不让走?

  显然,张叔低估了廖队长在面对自己人被挖走时的愤怒心情。

  第二天下午,当甘敬和张叔被廖队长带着人堵在员工宿舍附近的时候,甘敬很郁闷。

  “张大柱,你行啊你,挖人挖到老子头上了。”廖队长手里拿着木棍,对着没有退路的两人冷笑道。

  张叔脸色发苦,之前甘敬提醒自己还没当回事,这会就遭殃了。

  “廖队,我接的活距离这可不近,不碍你事,也只是混碗饭吃,不用这样吧。”他试图讲道理。

  “挖我的人,给你混碗饭?”廖队面色慢慢狰狞。

  甘敬观察了会环境,发现没什么机会就开口拖延道:“姓廖的,你克扣工资的时候想着我们是你的人了?奖金不发,补贴没有,你怎么不说?我自愿跟着张叔走,你凭什么拦?”

  廖队长握着手里的木棍,冷眼道:“就凭这个,给我打!”

  跟着他来的人立时往前围住开始动手揍人。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个清亮的声音凄厉喊道:“不要打我的虞姬!”

  一个人影冲进包围,一把护住很有挨揍经验、此刻已经躺地上护住脑袋的甘敬,口中喊道:“干什么?不要打我的虞姬。”

  廖队长和手下面面相觑,哪里来的疯子?虞姬?虞尼玛的姬!

  “给我打!”

  砰砰乓乓的打着,外面忽然传来警笛声。

  警察来了!

  围殴的人一哄而散。

  “踏马的,呸,呸。”甘敬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又拉起张叔,看向另外一个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的陌生人。

  “谢谢了您诶。”他之前听到了喊话,但不清楚什么情况。

  闯进人群中护住甘敬的正是京剧演员谭山,这会他哎哟哎哟的起身,答道:“不用谢,虞姬。”

  “啥?”甘敬傻眼,心中跟着一突,他研究了一番经验书呢,但没想到居然碰上个上来就说自己是虞姬的人。

  谭山揉着腰眼,刚才这里被踢的不轻,他现在打量着自己从监控里找到又辛苦查到这里的“虞姬”,也不禁在心中犯了嘀咕。

  这个灰头土脸,一身皱巴巴保安服的青年就是昨晚在剧院的那个人?弄错了?

  “看着我的眼。”谭山一把拉住甘敬的肩膀。

  甘敬打了个寒颤,挣脱开往后一跳:“你有病啊!”

  这时,警察已经过来了,旁边跟着的还有谭山师弟尚小荣——他俩是一起来的,当找到这里看到围殴时,谭山一边冲过来一边让师弟报了警,好在警察离的近,不然挨揍可得更重了。

  警察在场,谭山对甘敬施了个说不出意味的眼神,甘敬更莫名其妙了。

  打架斗殴可大可小,警察问了问,听到张大柱指认前面大厦的保安队时,互相使了个眼色,简单安抚两句就收队了。

  “大爷的,我就知道。”甘敬愤愤不平,之前就听过那个姓廖的有人,这一看警察的做派也明白了。

  “那个,那个,虞姬。”谭山心里也愤怒,但正事为主。

  “我叫甘敬,不要叫什么虞姬。”甘敬满是疑问。

  “昨晚你在戏剧院当保安是不是?是不是站在前面?”

  “是啊。”

  “那就是你了!虞姬!”

  “……”

  “我一看你的眼神就知道!”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