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406章 完结(下)

第1406章 完结(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622更新时间:2018-12-28 07:06:2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无声的哭泣很短暂,邬生很快擦干眼泪。

  他侧头重重的亲了亲苏梨的额头,“咱们说好的...下辈子...下辈子还一起...”

  “我还用自行车去载你...让你乖乖的抱着我。”

  邬生贪恋的抱紧苏梨还留着体温的身体,“我总怕我先走了,让你再遭受一次痛苦,好在我都撑下来了。”

  “我很棒吧,你走了,也不亲我一下奖励奖励我。”

  那些午夜徘徊让他不不得眠的痛,在此刻都值得了。

  两个老伴,走了一个,最痛苦的不是走的那一个,而是被留下的那一个。

  邬生到老了老了,最害怕的就是自己先走了,留下苏梨。

  所以不管这两年他多么痛,不管他是不是整整两年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了,是不是痛苦得恨不能直接了断。

  可他都熬下来了,他想她多活几年,多和她再多相伴一些日子。

  他忍着疼,一直陪着苏梨,想无论如何在她之后。

  因为苏梨已经送走过他一次,他怎么舍得让她再感受一次痛彻心扉。

  邬生每天早起就祈祷,祈求老天让他在多活一天,一天天就这样过来了。

  而老天也听到了他的祈祷,让他一天一天接着活了下来。

  他真在她之后了。

  “我只能抱一会,抱一会了还得给你洗洗,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也幸亏你叫了孩子们回来,让他们吃了你一顿好吃的,也免得通知他们,他们赶来了路上还不安全。”

  “苏梨,我没现在叫他们,你别觉得我自私,我就是想多跟你待一会...”

  邬生絮絮叨叨说着,阳台的门忽然开了。

  小陌走了出来,“爸,妈,秋天了,夜里凉,差不多该进去了。”

  小陌说完,没见答应。

  “你们难道睡着了,可不能这么睡着,着凉了怎么办...”

  小陌说着就走了上来。

  等走到前面他就觉得不正常了。

  “爸...”

  看着邬生的脸色,小陌的手颤抖了起来。

  “别抖,你年纪也不小了,抖了中风怎么办...”

  邬生抱着苏梨看向小陌。

  “你妈妈走得很安详,也没什么痛苦,不要太伤心。”

  小陌砰地一声跪地,颤抖着嘴唇,却好半天发不出声音,好一会了才终于爆发出一声哭声。

  “妈...”

  这一声哭,屋里的人都傻眼了。

  洗完碗的齐飞扬和邬子还刚出来,而纪墨和桐桐咚咚正吃着水果,听到这一声哭,邬子还他们全部跑了出去。

  而咚咚跑了两步,却忽然跌倒在地。

  “妈...妈...”

  她浑身没了力气,站不起来,也哭不出来,只能喊着,一步步往外爬。

  已经跑到阳台的齐飞扬一回头,就看到了咚咚的样子。

  他的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

  “咚咚...”齐飞扬回来,一把拉起咚咚,走到了阳台外。

  阿南他们孙子辈的已经哭成了泪人。

  邬子还跪在小陌身边,眼睛通红,却死死忍住没哭出来。

  “妈,妈你醒醒,你不要吓我,妈,我害怕,你不要吓我...”

  齐飞扬将咚咚抱到了苏梨面前,咚咚看着苏梨的样子才终于哭了出来。

  可哭出来了,却完全出不了声音,没一会就直接晕了过去。

  “不要哭了,快把咚咚抱回去,给医生打电话,你们不能全倒了,你妈还没走远,不能让她担心...”

  邬生急忙拉了齐飞扬叮嘱,又看向小陌和邬子还。

  “你们看着些咚咚,你妈妈才能放心。”

  说着深吸一口气,“你们妈妈这样走,没受什么罪,真的很幸运了,所以不要难受,而且她将你们叫回来,还做了一桌好吃的让你们吃了,没什么遗憾,你们也别太难过。”

  邬生说完抱起苏梨,“我要带着你妈妈去收拾了。”

  邬子还急忙站起身,“爸,我来抱...”

  “不用,我来。”邬生颤巍巍的抱起苏梨走了进去。

  苏梨的后事,基本都是邬生亲自办的。

  甚至化妆都是邬生给化的。

  他冷静的处理了苏梨的后事,甚至还能照顾邬子还咚咚他们,让咚咚他们不要太难受。

  苏梨的逝世,还有葬礼,说轰动全国也不为过。

  本来苏梨就是名人,她逝世的消息报道一出去,无数人叹息,无数人痛哭。

  邬生处理的后事,没有铺张浪费,更没有请太多的人。

  可是出殡那一天,却有无数人不请自来送苏梨。

  除了帝都的,还有不少从全国各地飞来的,那一天,苏梨出殡走的那一条路,交通堵塞,之后没有一辆车开进来。

  整整一条街,被黑白包围。

  除了帝都,全国各地的人不能赶到现场的,也在差不多时间,用自己的方式送走了苏梨。

  那一天,无数人朝着帝都的方向朝着苏梨磕头感谢。

  人的一生,不过几十年,很短暂,苏梨亦是。

  可是苏梨除了前二十年,后来做了一辈子公益,其他不说,就她生前,临死前一天都还在进行的找孩子的节目,就让无数人感激不尽。

  不管男女老少,他们用自己的方式,送别了苏梨。

  咚咚已经哭晕厥了数次,当送别苏梨,看到身后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的送殡队伍,笑着泪流满面。

  苏梨走后,小陌邬子还咚咚差一点没倒下,可是都不敢倒下。

  因为还有邬生。

  他们怕邬生支撑不住。

  没想到的是邬生一直很平静。

  他处理了苏梨的后事后,就开始整理苏梨的遗物。

  等整理到一半,也看完了苏梨后续写的笔记本。

  邬生看了一天,当晚开始,继续在笔记本后面开始写。

  小陌还有邬子还咚咚他们天天回来,他也不赶,让吃就吃,让睡就睡,不过没事就继续写。

  这一写就是一个月。

  等一个月后,正好是苏梨走后一个月。

  邬生摸了摸笔记本放下,然后继续整理苏梨的遗物。

  等整理好了,就是脱孝的时候。

  脱孝这一天,邬生亲自烧了很多苏梨的东西,穿得整整齐齐。

  等烧完了东西,回头看看红着眼睛担忧看着他的子女儿孙们,邬生说出了三个字。

  “对不起。”

  小陌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邬生嘴里喷出一口血来。

  “爸。”邬子还猛地上前接住了邬生的身体。

  邬生朝着他们歉意笑了笑,“不要送医院了,就让我在家走吧。”

  他拉过小陌咚咚和邬子还的手,“小陌,咚咚,良心,对不起,爸爸也要走了...让你们在这么短时间来承受,是爸爸对不起你们...”

  “可是爸爸撑不住了,爸爸想你们妈妈...实在撑不住了,你们以后...好好的,不要太难过。”

  “爸...”咚咚喊了一声,撕心裂肺,“不要,爸不要,你不要走,再陪我们几年吧,不,一年,半年都可以。”

  “我们已经没有妈妈了,我们不能没有爸了...”

  邬生摸了摸咚咚的头,“我的小丫头...这次爸爸不能答应你了。”

  “好好地...都好好的...”

  这是邬生最后说的一句话。

  苏梨死后一个月,邬生也走了。

  小陌一夜之间白了头发,邬子还咚咚一夜之间徒然老了几岁。

  等之后整整一年,三人才终于恢复过来。

  也才终于开始整理邬生的遗物。

  属于苏梨和邬生共同遗物的笔记本,被翻了出来。

  苏梨文笔依旧,走前写的那些文字里,对着这世间的满满不舍。

  邬生文笔没有苏梨好,平白直叙,如同说话一样。

  可是那些对往事的回忆,还有苏梨走后那些想念,还有希望儿女以后的寄托,让人潸然泪下。

  潸然泪下后,又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半年后,纪墨整理的苏梨和邬生共同创作的第三本书问世。

  扉页寄语只有一句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正文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