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404章 离世

第1404章 离世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0更新时间:2018-12-28 07:06:1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不能让纪文山伤心,她要代替阮雨兰照顾纪墨,然后代替她活下去的念头就出来了。

  那时候整容才刚刚开始,还不成熟,可是段贞却毅然而然踏上了这条路。

  将阮雨兰以她的名义安葬,出国后整容成了阮雨兰的样子,段贞从此代替阮雨兰活了下来。

  因为太熟悉阮雨兰了,模仿起来并不算难事,甚至因为纪文山和阮雨兰的事情她都一直很熟悉,所以最后当纪文山回来,竟然也没发现她的异常。

  为了骗过纪文山,还是处的阮雨兰,甚至自己弄破膜。

  一切都是值得的。

  段贞很满足。

  不过这一份满足,在她很快怀孕后就变了。

  对纪墨,段贞一开始是很疼的,她不是亲妈妈不可能有奶水,不能喂,之前都满是愧疚,恨不能给她一切,可是等她怀上自己的孩子了,感觉就慢慢变了。

  等剩下纪蝉后,更是完全变了样。

  阮雨兰漂亮,生下的纪墨也漂亮,粉雕玉琢的,而她五官平平,生下的纪蝉,五官也是平平。

  心态就是从这时一点点失衡的。

  段贞知道相貌普通的苦,也怕女儿从此活在姐姐的阴影下,所以就和纪文山商量把纪墨当男孩子养,先让家里面接受他们,反正当男孩子养他也不是男孩子,以后再改回来就是。

  纪文山看生了两个女儿,然后以后也不可能生了,也就先暂时同意。

  他也怕父母一直不原谅,然后后悔一辈子。

  就这样纪墨被当做男孩子养,养成了那样的性格。

  段贞看着纪墨那样出色,而自己的女儿纪蝉普普通通,心态也就越来越失衡,直到让纪墨代替纪蝉这一出。

  真相大白后,媒体纷纷报道。

  纪墨也终于从看守所出来了,根据她的强烈要求,请来的整容医生将纪墨和纪蝉的容貌尽可能恢复原来的样子。

  纪墨的之后恢复得不错,因为她之前五官精致,变得平凡,都是填充,填充物拿掉后,不说百分百,反正百分之八十是恢复了。

  如此下来,纪墨才终于安心,再也不用每天对着纪蝉的脸了。

  纪蝉五官普通,要做的就是削掉一些,然后在填充一些。

  拿掉填充物后,就失去了纪墨的样貌,变得不像自己也不像纪墨,整体感觉很诡异。

  不过这些她已经顾不上了。

  因为她已经锒铛入狱,接受自己该接受的惩罚了。

  一切尘埃落定。

  段贞没涉嫌杀人,只是盗用他人的身份也是罪,而且之前还移花换木的,也少不了别追究。

  段贞跟着被判刑。

  母女两都入狱了,而大女儿纪墨也彻底伤了心,纪文山一夜之间家破人亡。

  和段贞生活了这么久,就是没有感情也有感情了。

  可是纪文山想到自己连自己老婆被换了都没发现,两个女儿被换了也不知道,情绪彻底崩溃。

  纪文山本来年纪不大,可是经过这么一刺激,既然有了健忘症额症状,后来没法上班,只能去养老院。

  因为那才能得到最好的治疗。

  纪墨对于自己的赡养义务,没有二话,可是对纪文山到底失望了。

  对于自己的亲生母亲,更是心疼不已。

  等事情一切结束后,纪墨在邬子还的陪伴下,去了段贞的家乡,将阮雨兰从那边接了出来。

  身份也彻底换了回来。

  两代人通过整容闹出的事,比影视剧还精彩,全国人都在关注都在知道。

  纪墨之前就由此出名了,洗刷冤枉后,莫名的就火了。

  有人粉她的颜,还有人粉她的书。

  之后很快有人找她,要拍摄她的作品。

  拍摄出来的儿童动画剧,就此火爆。

  纪墨也算因祸得福,从此走上了另一条路。

  邬子还和纪墨也在这些摩擦中,理所当然的越走越近。

  等过了两年,邬子还将变成女朋友的纪墨带回了家。

  “爸,这是纪墨,也就是你之前看到过的那个...女孩。”

  邬生:“哎?”

  “叔叔,对不起,之前我跑了,我那时候真不是故意占子还便宜的。”

  纪墨深深道歉。

  邬生和苏梨:“......”

  时隔多年,纪墨和邬子还完整的将之前的误会澄清了。

  苏梨和邬生对拇指姑娘什么的很惊奇,也挺愧疚的,不过...愧疚也没用了。

  当年打邬子还的,也不可能再打回来不是。

  对于吃了如此多苦的纪墨,邬生和苏梨并没有什么不满,邬子还和纪墨的交往就这样得到了家人的认可。

  邬子还收获了最珍贵的感情后,接着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奶奶。

  邬琪华年纪不小了,去世的时候邬生都六十七岁,她真的算是高寿了。

  邬琪华虽然身体一直没有很好,可是比起其他老人,也还算是硬朗。

  不过再怎么硬朗,也抵不过年龄,抵不过时间的流逝。

  好像知道自己时日不多,邬琪华坚持回了一趟老家,最后一次祭拜邬奶奶和比她先走一步的小姑姑后,回来精神就不济了。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在深秋的时候,邬琪华在深夜离世。

  她走得很安详。

  连睡在身边的荣良工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

  第二天醒来,邬琪华就走了。

  荣良工抱着已经冷掉的邬琪华,大受打击,直接晕了过去,等送到医院,竟然已经来不及,脑出血也跟着走了。

  邬琪华荣良工一前一后走了,一家人痛彻心扉。

  送葬的时候,苏梨哭得肝肠寸断。

  邬生一声没哭,沉默的将邬琪华和荣良工的葬礼,打理得井井有条。

  等送走了邬琪华和荣良工,邬生一夜之间白了头发,苏梨长病不起。

  邬生和苏梨就这样断断续续病着,连续病了一个冬天,等第二年春天来临的时候才好转。

  可是被一直夸得年轻的两人,却徒然老了。

  邬琪华荣良工走后,两人就那么老了下去。

  身体也渐渐不好。

  苏梨还好一些,邬生身前受过许多伤,留下了不少暗疾,年轻时还好,老了就显示出来。

  本来硬朗的人一病,好像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找上来。

  邬生的工作渐渐减少,虽然没完全退休,可是和以前也不一样了。

  同样的,已经五十八岁的苏梨,也渐渐减少了工作。

  年轻时,他们好像一直很忙碌,到了老了老了,忽然觉得不能这样过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