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402章 整容

第1402章 整容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75更新时间:2018-12-28 07:06:1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子还,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是纪墨,可是你相信我的对不对?”

  纪墨迫切看着邬子还,泪眼朦胧。

  当看到邬子还点头,纪墨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

  她从没想过她这辈子会落到这样的境地,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往日慈祥的母亲变了样,自己疼爱的妹妹也变了样。

  巨变来得太快,等醒来便已是在警察局,生活从此彻底颠覆。

  邬子还看着纪墨哭,心里突然酸起来。

  她哭声里太多悲伤了。

  看着眼前的纪墨,谁能想到多年轻的纪墨,是那样肆意的那样蔫儿坏的比他还帅气的,被称为是校草的女孩子。

  律师同学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邬子还,你怎么就相信她是纪墨了?”

  邬子还看了他一眼,“她是纪墨,我可以保证,现在...需要你的帮忙了,无论如何得证明她是纪墨,不是纪蝉,让她逃脱牢狱之灾。”

  律师同学:“........”

  不是就算他真的很厉害,可是这也很难好吗?

  不带这样玩的。

  不过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纪墨只是终于有人相信她而情绪激动而已,之后就平静了下来,抓紧时间和邬子还他们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事情说起来,其实我到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半年前...对,我有三个月的记忆是消失的,等醒来已经变成了纪蝉,变成了阶下囚。”

  纪墨摸着自己的脸,“我什么都不知道,更不敢相信自己变成了纪蝉,可是这段时间的证明,一次次看镜子,我才确认,我的脸真的变成了纪蝉。”

  “不过,身体还是我的身体,这个我确定,就是脸变了。”

  “脸是不可能忽然变了的,我想过无数可能后,只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我被...”

  “整容了。”邬子还和纪墨异口同声。

  “对,对,我被整容了,在我失去意识的三个月,我被整容了,整容变成了我纪蝉,消除掉我的指纹等等后,代替纪蝉成了杀人犯。”

  纪墨的眼睛说道这里就发红。

  “我妈和纪蝉来看过我一次,我看到自己的脸长在纪蝉的身上,纪蝉变成了我的样子,连语气都学得一模一样,而我妈妈...就说失望,让我好好赎罪。”

  纪墨的手颤抖起来,“我爸也来看过我,我和他说了我是纪墨,可是他不相信我,只是说我会尽力请律师,让我少判几年,可是我需要的不是这个。”

  “我需要的是真相,我需要的是无罪,我需要的是证明我是纪墨。”

  纪墨从不知道,这世间的事情会如此可怕。

  半年前,她从工作室离开回到家,家里妈妈妹妹都和往常一样,就是妹妹有些心不在焉而已,不过说没事,她也就没放在心上。

  吃完饭,洗了个澡,她就进房间上床睡觉了。

  直到睡觉前,一切都还是很好的,没有任何异常的。

  可是之后等她再醒来,却已经是三个月后。

  换了一张脸,变成了纪蝉,被收押调查,涉嫌杀人。

  那个男星,纪墨知道,可现实中就从没见过好吗?

  可是可笑的就是她就成了杀害的凶手了。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可是...我就是被整容成纪蝉的样子,替她顶罪了,而她则变成我的样子,成了我。”

  “我说了无数次,可是没人相信我。”

  “纪蝉和我本来年纪就只差一年多,身材体型都很像,不看脸很多人都说我们是双胞胎,我以前听了还挺高兴的,结果...”

  邬子还皱了皱眉,“你说了这么多,都没验证过吗?”

  “有验过DNA,可是之前我也没验过,而且指纹那些全被换了,也没办法,之前还和我爸爸验过一次亲子鉴定,可我和纪蝉都是爸爸的女儿,也验不出来。”

  邬子还听到这里敏感问道,“没和你妈妈验过?”

  “哎?”纪墨听了一愣,“虽然...虽然我妈一直有偏心纪蝉,可是她对我其实...其实也不差的,再怎么说也应该是我妈妈吧...”

  邬子还和律师同学相互看了一眼,“纪蝉不可能一个人做出这样的安排,肯定有人安排帮手,你爸爸常年在国外,这是没办法了,那就只能是你妈妈帮她了。”

  “两个孩子,就算再怎么偏爱另一个,也不可能毫不犹豫的让另外一个女儿代替去受苦受罪做十几年牢。

  纪墨整个人都愣住了。

  其实她不是没想过,而且从小到大,这都二十多年了,也不可能没有感觉。

  妈妈对她确实很好,可是好得太过了,对纪蝉反而严厉一些,这其中的差别,小时候只感觉有点怪,长大了想象,就好像影视剧里小说里的那种捧杀。

  可纪墨从来不敢去怀疑,也从没人和她说过这些。

  邬子还看着纪墨的脸色,欲言又止,旁边一直沉默听着转笔的律师同学却忽然道,“你先说说你妈妈这个人吧,你的律师我是知道的,他肯定各个方面都想过查过了,都找不到,我听了半天也只能从你妈妈这人入手,说不定还能看出点什么。”

  纪墨看看邬子还,深深吸了一口气,“好。”

  “我从小好像是被当做男孩子养的,听我爸的意思是,之前我奶奶好像不怎么喜欢我爸自己找的我妈妈,然后还重男轻女,两人是在家里不同意的情况下结婚的。”

  “结婚后,原本想着如果有儿子了,说不定能让奶奶接受,于是就把我当成了男孩子养。”

  “就这样...养到了八九岁,一直等我奶奶去世,我才变回了女孩子。”

  “可是...我已经习惯了当男孩子了,我的朋友,后来其实都有点想不通,想不通为什么我妈妈会那样做,我却没多想。”

  律师同学听到这里忍不住吐槽,“都这样了你还没多想,小时候男女是不能胡乱混乱的,要是混乱了长大了怎么办?”

  他摇了摇头,“你确定她不是你后妈?”

  邬子还拐了他一下,看向邬子还,“好了,今天该说的都说了,我们出去先调查看看这件事。”

  这一查,还真查出了问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