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401章 我才是纪墨

第1401章 我才是纪墨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4更新时间:2018-12-28 07:06:1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明天,明天就可以去探望了。”

  认识的老同学做了出色的律师,看着邬子还的目光全是好奇和揶揄。

  “我记得你说的纪墨,一个女孩子把你校草名头都给抢了,不过现在你却见什么纪蝉,到底什么原因呀。”

  律师同学好奇问道。

  “你管那么多。”邬子还皱了皱眉,“我就好奇不行啊。”

  “你好奇的事可不多,我怎么能不管,而且还去看一个杀人犯。”

  律师同学摸着下巴,脸上满是八卦,“你知道这案子是什么案子吗?引起了这么大的关注,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就是因为是男星吗?”邬子还懒得和他说。

  “你说得倒是简单,不过就是因为这么受关注,男星的粉丝一直请愿说一定要重判,所以才严重啊。”

  律师同学摸了摸下巴,“我跟你说吧,其实这男星也不是好东西,之前老听说他私生活有很多问题,不过之后都不了了之,我听着是这次好像被杀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不过因为时间过去久了,然后又安阳惨,才没人说的。”

  邬子还抿了抿嘴。

  这案子详细情况,他也不清楚,不过过程基本是很多人都知道了。

  男星半年前就遇害了,只是那时候没人知道。

  本来那段时期也是他事业比较低落的时期,然后在手机上发布说要去休息休息旅游也没人觉得奇怪。

  只是后来经纪人一直联系不到人,怎么找也找不到,等到了三个月后还有一个签好的戏要开拍也不见人才着急了。

  拖了三个月实在找不到人才报了警,警察介入调查后,整整查了一星期才终于发现了人。

  不对,应该说发现了尸体。

  因为过去三个月,尸体都已经腐烂了,证据也消除得差不多了。

  什么指纹乱七八糟的都没留下,不过还是留下了蛛丝马具。

  警察根据留下的影像资料,最终锁定了凶手纪蝉。

  纪蝉就是个小演员,和很多人一样,抱着成名的想法,可是一直以来就是跑龙套做背景版。

  虽然只是龙套,不过还是和男星认识了,然后才有了后面的交集和杀害。

  纪蝉很快被找到了。

  只是纪蝉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避免自己的被找出来,手上指纹磨得一点都没了,然后精神还出了问题。

  一问三不知,死不承认是她杀害了男星,而且一直说自己不是纪蝉,而是纪墨。

  纪墨和纪蝉是两姐妹,不是双胞胎,不过岁数只差了一岁多。

  这对姐妹花说来也是一个优秀一个普通,纪墨算是小有名气的作家了,而纪蝉却还在起步阶段。

  纪蝉一直说自己是纪墨,让案件的关注度推到了空前。

  大家都觉得纪蝉是为了脱罪,故意说的,如今网上真是议论纷纷。

  “我听说这个纪蝉做过心理测试,显示除了非得说自己是纪墨以外,一切都是正常的,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律师同学给邬子还透露了一个消息。

  “这种案子大概什么时候会出结果?”

  “最迟一个星期吧,毕竟关注度很大。”律师同学依旧好奇看着邬子还。

  邬子还白了他一眼,“别看了,明天我来找你。”

  邬子还说走就走。

  等出来回到车上,手机来了一条短信。

  却是纪墨发来的。

  “邬子还,你到现在还不联系我,还不愿意承认你骗了我自己叫张良是不是?”

  手机里的内容,让邬子还稍微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看来纪墨是知道他是邬子还的。

  只是......

  邬子还想了想,回了短信。

  “因为你不记得我才故意说的,你现在还会变吗?”

  这句话真的够明显了。

  纪墨没及时回信息。

  等邬子还到了家里,纪墨才收到了纪墨的回信。

  “变?我当然会变了,你以为出了女大十八变就没别的了。”

  纪墨看着信息,眉头就皱了。

  他说的变,指的可是变成拇指姑娘!

  “还是明天去见了纪蝉再说。”

  邬子还觉得不管是纪蝉还是纪墨,都让人生疑奇怪。

  “明天见谁?”下班回来的苏梨,正好听了一嘴就顺嘴问道。

  “没事。”邬子还忙摇头。

  不过看到苏梨,邬子还身上关于苏梨的基因就被点亮了。

  苏梨的天马行空,有时候邬子还那是深深佩服,而姐姐咚咚其实也遗传了不少。

  邬子还被他们影响得,自己偶尔也会如此。

  比如现在,看到苏梨,邬子还忽然对纪蝉和纪墨的情况有一个猜测。

  “难道还能是重生穿越?或者是移魂?”

  拜如今网络上遍布的重生穿越小说,邬子还表示,实在太熟悉了。

  他觉得纪墨和纪蝉的情况还真有点像。

  而这其中,还事关重大。

  毕竟,纪蝉可是要被判刑的。

  根据律师同学的说法,可能会被判十五年到二十年。

  十五年二十年,这可不是开玩笑。

  纪蝉的年纪是比他小一岁,也就是二十二。

  二十二岁进去坐牢,就算只是十五年,出来也是三十七了。

  三十七啊。

  人生中最好的时光都在监狱中度过,等出来已经三十七,到时候可能已经和社会脱节跟不上时代。

  一句话,就是这一辈子已经被毁了。

  邬子还虽然天马行空,不过心里其实对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还是很清楚的。

  到底是认识一场的,还是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第二天,邬子还跟着律师同学去见了纪蝉。

  纪蝉看到律师同学和邬子还眼睛一亮。

  “邬子还,你终于来找我了,所有人都不相信我,只有你...只有你...”

  纪蝉说着忽然看向律师同学,“你...你是姓马对不对?我看着眼熟,像是同学,可是不大记得名字了。”

  律师同学眼睛都瞪圆了。

  而邬子还眼睛一眯,直接看向纪蝉,“初三你转学走之前,你...”

  纪蝉眼睛大亮,几乎是迫不及待开口了。

  “拇指姑娘,王子的吻!”纪蝉眼泪夺眶而出,“我是纪墨,邬子还,我才是纪墨。”

  这是她和邬子还共同的记忆,谁也不知道,或者说谁说出来都不会有人相信。

  除了他们自己。

  因为他们经历过。

  邬子还看着纪蝉,瞳孔猛地一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