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321章 坑儿

第1321章 坑儿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1更新时间:2018-12-28 07:05:1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不提唐陌和桐桐是如何的烦恼,反正唐元宵是特别高兴特别圆满。

  在梦里对小棉花颜控的容忍度都提高了很多,小棉花写作业写到一半说想休息去看一会周余哥哥,给自己加油,唐元宵...也允许了。

  小棉花折腾长头发新药,将家里弄得乱七八糟,他也觉得还好,小孩子有目标挺好的。

  总之,在知道桐桐和唐陌又走到了一起,不用孤独终老后,唐元宵心情好的整个人都佛系起来。

  现实里,虽然小陌对他还是很尊敬了,可是和苏梨邬生到底不一样,想和桐桐家他们好好做亲家也不行,就怕做了什么,然后外人看着不好看,让苏梨邬生难做。

  梦里就再也没这烦恼了,他是光明正大的亲家!

  唐元宵觉得有亲家感觉太好了!

  拜访过一次后,唐元宵就将桐桐家当亲戚往来了,没事就让唐陌过去走走动啥的。

  唐陌:“.......”

  桐桐:“.......”

  两人因为这种同病相怜,亲近了很多啊。

  唐元宵看着就更高兴了,以为他们两感情更好。

  梦里喜滋滋,现实里,唐元宵跟着舒离也跟桐桐家也走动起来。

  想一想梦里的桐桐妈那精神多好,又多年轻,再看看这现实里的桐桐妈,唐元宵也很希望舒离能帮助她,帮助桐桐走出来。

  桐桐妈和桐桐都被小陌打了招呼,知道舒离还会上门来和她们聊聊。

  她们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小陌苏梨和邬生跟着操心了不少,连舒离都上门来帮忙了,也就答应了。

  不过一开始还是有点紧张的。

  可是舒离到底是专业的,很快紧张感就少了。

  第一天,舒离就跟走亲戚一样,也没怎么特别的坐着好好聊聊,就是随意的和她们聊聊天说说话,看看阿南,时间也就过去了。

  桐桐和桐桐妈的本能的防备少了很多。

  等第二次第三次后,情况就更好了。

  对舒离没有什么防备了,还会不自觉的将心事说给舒离听。

  苏梨观察了两次,回头和邬生还感慨过舒离的厉害。

  “我做记者经常需要采访,就需要一定的亲和力,我原本以为我亲和力还行了,不过在舒离面前可什么都不是。”

  作为华国电视台的代表记者之一,苏梨有着一张正直干练又不失亲切的脸,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下来,在接触陌生人采访上面还是有一些心得和能力的。

  可是比起舒离,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她和你不一样,她是专业的,所以还是你厉害。”

  邬生夸完苏梨忍不住叹气,“你还说呢,每次出去外面,你被人认出来后,又是握手又是签名的,就没人理我,你对他们可比对我温柔多了。”

  喜欢苏梨的人很多,但是和明星们的粉丝又不一样,就是没那么疯狂,可是也很少有人会说苏梨什么。

  苏梨做的一切,足够让很多人钦佩,即便不喜欢她的,也只能私底下发发牢骚,不然就会惹众怒。

  所有人都可能出来维护苏梨。

  苏梨对这样的状态很满意,也不会白痴的摆什么架子,按照邬生的话说,就是对那些外人也对他好。

  因为苏梨遇到喜欢她的人,夏天经常会请人吃冷饮,冬天请热饮,反正很多人都知道苏梨这个习惯。

  被苏梨照顾过的人,没少对外宣传,邬生看着骄傲,又觉得酸酸的,苏梨对他都这么好!

  苏梨对邬生的吐槽翻了个白眼,“你又来了,你和他们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我也是你的粉丝。”邬生戳了戳苏梨的肩膀,“我偶尔也需要你的温柔对待啊。”

  “真的吗?”苏梨忽然上前,摸了摸邬生的脑袋,“哎呀,我们邬生是不是发烧了啊?”

  不等邬生反应,苏梨惊呼一声,“哎呀,是的,真的发烧了呢,需要打针针吃药了呢。”

  苏梨顺势将邬生老忘记吃的胃药递给邬生,邬生;“......”

  乖乖把药吃了,邬生欲言又止,苏梨看着噗嗤一笑。

  “真乖,奖励奖励。”她在邬生额头上亲了一下。

  邬生一下子笑了出来,“你对外面,就是女的也不能这样啊。”

  “我要亲人家还不见得乐意呢,你不要多想了...”苏梨吐槽完就看到了咚咚。

  咚咚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他们无语。

  苏梨和邬生立刻坐直。

  “咳咳...”苏梨咳了一下,“咚咚要喝水吗?”

  “要不要顺便再送个吻?”咚咚眨眨眼问道。

  “你想要可以啊,爸妈都可以送你。”苏梨觉得老夫老妻了,让咚咚看到了还被这样问真是没脸说话,邬生笑眯眯接话问道。

  咚咚被噎了一下,然后坐在苏梨和邬生对面,托着腮认真看着他们。

  “其实我真的挺奇怪的,爸妈你们怎么一直以来都这样,不会腻吗?”

  现实里电视里多少人什么七年之痒各种的,折腾不已,就父母身上看不到。

  “不会...”邬生想了想,“所以说晚结婚还是有好处的,你看爸就是晚结婚,晚结婚了所以后面的时间珍惜还来不及呢。”

  这样一想非常有道理,邬生摸着下巴得出结论。

  “他们七年之痒的时候,我刚结婚,所以错过了这个烦恼。”

  咚咚瞪大眼,可是发现完全说不出反驳的话。

  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啊。

  很多剧本,结婚得挺早,结婚早孩子生得也早,然后等觉得痒的时候,可不就是爸爸结婚的年纪。

  看咚咚竟然相信了,邬生坐直身体继续道。

  “所以啊,咚咚以后你也不用太早结婚,你看你本来职业也是,不适合早结婚的,还是等三十的时候再结吧。”

  那什么肖竹,你就忘了吧。

  那小子都不喜欢你。

  咚咚听了摆摆手,“爸,你和我说这个,还不如教教我你们是怎么感情这么好的,我觉得真的好羡慕啊。”

  邬生摇头,“这可教不了,也没人学会。”

  “这么难学?”

  邬生深沉点头,“除非你在遇到一个像爸爸这样的好男人,可是爸爸这样的好男人...你是没机会遇到的,因为我是你爸爸。”

  咚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