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263章 问唐元宵

第1263章 问唐元宵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3更新时间:2018-12-28 07:04:3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小陌...小陌...

  如果小陌丢了,她会不会一直找到他回来?

  她当然会找,她上辈子找了一辈子最后才将小陌找回来啊。

  上辈子...梦...

  苏梨脑子里猛地想起了她很久想起来的一个名字——唐元宵。

  唐元宵和她都算是重生,虽然方式不一样,可是重生的意义是一样的。

  她是死后重生,而唐元宵就是通过做梦,梦到上辈子才......

  苏梨的抓着包的手猛地抓紧,脑子里疯狂闪过一个念头。

  难道邬生要要梦到上辈子?也要重生?

  不,不,好像也不像,可是...可是这件事好像也有点奇怪。

  难道她和邬生上辈子见过?他们之间有过交集?

  可不对啊,她对邬生没有任何影响,如果有过交集,邬生这样的人,她应该记住才行。

  那为什么呢?

  为什么邬生会莫名其妙做那种梦呢?

  难道真是和上辈子有什么关联?

  仔细这样说起来的话,一切的源头好像是齐飞扬。

  那个齐飞扬,难道上辈子认识邬生,或者有什么关系吗?

  苏梨脑海里瞬间闪过很多念头关系,可都抓不住不确定。

  她有些心神不宁的进了电梯,进了办公室,坐下后脑子里想的还是齐飞扬这个名字。

  之前她并没多在意齐飞扬,邬生说可能是未来女婿,她也觉得一切都只是猜想而已。

  可是此刻,她却不受控制的想齐飞扬,将之前少有的交集全部想了一遍、

  这一想,越发觉得齐飞扬眼熟,这眼熟时熟子邬生。

  邬生和齐飞扬,外貌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可是眸中程度意义上,又很像......

  苏梨的心跳一点点加快起来,不自觉的咬了咬指甲。

  “爸爸...爸爸...”

  爸爸这个称呼实在是......

  “苏记者,苏记者?”苏梨被叫声惊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助理正关心看着她。

  “您怎么了?”

  苏梨回过神,“啊,没什么。”

  她笑了笑,“你先去忙吧,一会开会的时候叫我。”

  助理点了点头出去了。

  苏梨看着她关上门,目光忍不住看向了桌上的手机。

  打开手机打开通讯录,苏梨最后的目光放在了一直存着号码,不过基本没打过的唐元宵这个名字上。

  苏梨犹豫了几秒,看看时间还是按下了拨号键。

  “嘟...嘟...嘟...”电话接通了,可是没人接听。

  苏梨不知道是失望该是松口气,就要挂电话的时候,电话忽然接通了。

  “喂,苏梨?”

  唐元宵有些失真的声音传过来,声音有点失真,可是那种疑问却清清楚楚。

  大概唐元宵也想不到想不通苏梨为什么给她电话。

  “是...是我,唐元宵。”苏梨将手机拿回耳边尴尬笑了一下。

  电话那头的唐元宵听了哦了一声,如同苏梨所说,他没想到苏梨会给他电话。

  “苏梨啊,有什么事吗?”

  唐元宵直接开口问,没事苏梨不会联系他,难道是小陌出了什么事?

  唐元宵这样一想立刻有点着急,电话那头的苏梨好像知道了他的心声似乎的,立刻回到。

  “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小陌也好好的。”

  唐元宵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

  那你是有什么事吗?

  苏梨在电话那一头咬了一下牙,忽然开口。

  “唐元宵,你上辈子是认识邬生的对不对?”

  苏梨本来犹豫的,可是想到电话都打通了,就干脆点问吧,不然自己纠结矛盾半天也没用。

  一问出来,苏梨整个人轻松了。

  这是他们两共同的秘密了,都知道,也就直接说吧。

  唐元宵倒是意外了一下,顿了一下还是点头,“是。”

  一听到苏梨这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唐元宵脑子里立刻闪过齐飞扬这三个字,就是一种直觉。

  而他的只觉灵验了,因为苏梨那边很快问道。

  “那你知道齐飞扬这个名字不?或者不是这个名字...”

  苏梨最后一句话有些犹豫。

  唐元宵这一下真不知道是不是该说自己料事如神了。

  他顿了一下没及时回答问题,而是反问道,“怎么忽然问这个?”

  唐元宵没说认识也没说不认识,而且连齐飞扬是谁都没反问,苏梨就能听出来,其实唐元宵认识齐飞扬。

  苏梨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她顿了一下,“你认识他对不对?没事,你认识就告诉我,我既然问了肯定有理由啊。”

  唐元宵这头沉默,一时之间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苏梨。

  前世的事,不管是唐元宵还是苏梨都谈得很少,邬生什么情况,他们更是从没说过。

  不,应该说两人就没针对这问题好好谈过,虽然心里都清楚。

  “我是认识他。”唐元宵顿了顿,“虽然不算熟。”

  “那他和邬生是不是有什么关系?”苏梨听到后直接问道。

  唐元宵叹了一口气,“不是,苏梨,你总得告诉我,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吧?”

  苏梨顿了好一会才开口,“就是邬生遇到齐飞扬后,梦见他好几次了,总梦见齐飞扬叫他爸爸...我之前也没怎么在意,可是邬生说他梦到我了,又老又丑又病的我,我对他完全没印象,可感觉好像认识我似的。”

  唐元宵彻底哑然,心也加速跳起来,“你的意思是...邬生也梦到前世了?像我一样?”

  “没有,不是。”苏梨摇头,“和你应该不是一样,只是我总感觉...还是有一点,我想问清楚,我也不想邬生继续梦了。”

  苏梨真的不想邬生继续做梦,倒不是为了其他,而是怕邬生难受。

  他怕邬生知道那所谓的梦是真实存在过的。

  如果邬生知道了,他会难受的,因为心疼她难受。

  她和邬生之间,到了如今唯一的秘密大概就是她的重生,她的前世。

  不是说她不信任不告诉邬生,而是她怕告诉了邬生,邬生会难过会心疼。

  同样的,这一次她也真的不想邬生在做梦了。

  她完全不知道邬生和她的交集到底是在哪里,也不确定邬生知道多少,可不管怎么说,她胃癌晚期的那一段,是她最不想邬生知道的。

  那一段日子,如今隔了这几十年回想起来,还是会觉得难受啊。

  “唐元宵,你就告诉我齐飞扬和邬生的关系吧,我心里有数也好。”苏梨还是想要一个答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