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261章 咚咚生疑

第1261章 咚咚生疑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51更新时间:2018-12-28 07:04:2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觉得真造孽,梦里他清楚知道自己在做梦,然后想告诉自己不要答应,让那小子不要叫了,可是他们还是继续叫,然后自己还是继续答应无法改变。

  就那种无法控制参与的无奈啊。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这是着魔了吗?”苏梨也觉得奇怪,“还是因为咚咚越来越大,你开始有点走火入魔?”

  邬生才不会承认走火入魔呢。

  “我觉得不像,我不是。”邬生叹气,“我在看看吧,如果之后还做梦,还一直叫再说吧。”

  也只能如此了,苏梨点头。

  之后邬生有段时间没做梦,不过之后又做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生气的缘故,还有上次苏梨问梦里有没有她的原因。

  这次邬生看到苏梨了。

  就是...苏梨的样子,也有点奇怪。

  不,不,不,不是有点奇怪,而是很奇怪,奇怪得邬生都觉得不认识她了。

  和苏梨做了这十来年夫妻了,说都要不认识了,可见这反差有多大。

  苏梨还是那个苏梨,不管是从哪方面看都还是苏梨,可是又觉得不大一样。

  邬生在梦里惊鸿一瞥的苏梨,明明那时候年纪应该还不大,可是不知为何比如今的苏梨年纪还大,满脸愁苦,满脸的沧桑,是那种艰难磨砺下的沧桑。

  邬生站在旁观的角度上认出苏梨了,可是梦里的自己却不认识苏梨,甚至都没多看两眼,就那么擦肩错过了。

  耳边听来的零碎话语好像说的是找什么人。

  邬生莫名,可不管梦里的苏梨是不是真的,看到苏梨有困难,他第一时间要做的还是想去帮她,可偏偏...没能去帮。

  梦里的那个自己,就像之前不受控制的答应齐飞扬那小子的爸之外,也不受控制的不管苏梨走了。

  邬生气得骂人,然后将自己骂醒了。

  邬生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又做梦了,低头看看被自己抱在怀里的苏梨,邬生忍不住失笑。

  “幸亏都是梦。”

  他低低说了一声,深吸一口气。

  如果苏梨真变成梦里那样子,他会心疼死的。

  邬生抱着苏梨,在熟悉属于苏梨的味道中,再次入梦,这一次一觉到天亮。

  天亮后,夫妻两起来,邬生就和苏梨说起了梦。

  “老婆啊,你出现在我梦里了。”邬生叹气,“不过以后还是别出现了,我宁愿被齐飞扬那小子叫爸爸。”

  苏梨纳闷,“为什么啊?难道我在你梦里打你了?”

  “你打我倒还好,不过不是,你在我梦里变了个样子。”邬生摇头。

  “变了个样?”苏梨好奇,然后眼睛一亮,“难道我变年轻了,变回以前将你迷得晕头晕脑的青春靓丽时期?”

  邬生看着苏梨忍不住喷笑,“别闹,哪有那种好事。”

  在苏梨的撇嘴中,邬生正色,“老婆,你在我眼中永远都是十八岁,永远都是最漂亮的,不...因为说越来越漂亮,像现在,我感觉看你一样都要被你闪瞎眼了。”

  苏梨忍了有忍没忍住噗嗤一声乐了,“油嘴滑舌,我之前就是被你这么骗来的,现在休想骗我。”

  邬生喊冤,“真的啊,我句句是实话。”

  “行了,快去洗漱吧,都没洗漱,别靠过来,我嫌弃。”苏梨推开靠过来的邬生。

  邬生满脸受伤,“你还嫌弃我,我都没嫌弃你。”

  他出去之前冷笑了一声,“苏梨,你在我梦里可老了,一点都不年轻。”

  “你才老,你最老。”苏梨忍不住又手痒痒,“你梦点什么不好,非得梦我老的样子。”

  邬生哼哼,他也不想的啊,“还不是你问我梦里有没有你。”

  “那你以后别梦我了,梦咚咚吧,梦她嫁人,气死你。”苏梨反击,邬生受到了...暴击。

  “老婆你怎么狠心真的对吗?来戳我的心。”

  “我哪里狠心,我只是让你先有个心理准备,在梦里就算你发疯也都是假的,正好。”苏梨哼哼。

  “还梦到被叫爸爸,我还没追究你是不是做了坏事呢,现在有个齐飞扬,以后是不是还要有什么邬飞扬?”

  苏梨的话被咚咚接过去了,“妈?什么齐飞扬邬飞扬?谁啊?叫什么爸爸?”

  苏梨和邬生大惊,异口同声,“没什么,没什么,你听错了。”

  本来只是随意接句话的咚咚奇怪看了他们一眼,没追究走了,心里却在默默想:

  这齐飞扬还是邬飞扬是谁啊?还爸爸?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

  咚咚默默想,以后听到这个名字可以先注意一下。

  咚咚走了,邬生和苏梨的斗嘴也结束了。

  “让你说那么多,差点让咚咚听到了,要是咚咚因为听到这个对齐飞扬那小子有什么,你哭去吧。”

  苏梨数落邬生,“你看看那些电视剧电影的套路,什么缘分什么乱七八糟的就是这么来的。”

  邬生严肃点头,“那以后我都不提这个人了。”

  邬生这头才做了决定,结果刚从洗手间出来就听到邬子还这小子真唾沫横飞得意洋洋的和咚咚在说齐教官的厉害。

  “...齐教官很厉害的,而且对我很好,他是我见过的除了爸爸外最厉害的人了,等以后我打败了爸爸,也要去打败齐教官。”

  “姐姐你怎么知道齐教官,还知道他叫齐飞扬啊?他是不是很帅,我以后也要想齐教官一样帅...”

  男孩子总是崇拜比自己厉害的人,邬子还对于比他厉害的齐飞扬,自然是喜欢崇拜的。

  邬子还兴致勃勃和咚咚说的,没看到来自身后亲生父亲看他的死亡视线和母亲的同情视线。

  邬子还正想和姐姐多说一点齐教官多厉害,就被皮笑肉不笑的邬生拎走了。

  至于拎去干啥了,苏梨不管,咚咚也管不了。

  咚咚看看苏梨的表情,咽下了嘴里的好奇,乖乖吃饭,一句话没说。

  等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咚咚心里哼哼:

  看来这齐飞扬还真有点奇怪,而且这人的消息来得还真是快,竟然就是邬子还的教练。

  不管怎么说,咚咚直到了齐飞扬这个名字,也知道了这人是个军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