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260章 养子

第1260章 养子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63更新时间:2018-12-28 07:04:2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飞扬?

  那办事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是齐飞扬,是我们的教练。”

  唐元宵哦了一声,“对,对,是齐飞扬哈,他是你们这的教练啊。”

  “是,要不要我去叫一下齐教练?”

  唐元宵有些犹豫,觉得还是不要打扰了齐飞扬的好,可是这一犹豫间那办事员已经去叫了。

  唐元宵就咽下了喉咙里的话。

  看着照片,看着齐飞扬和邬生,唐元宵只能感慨,这世上的缘分...可真是奇妙,怎么也挡不住啊。

  就算看似分开了,可是有缘,还是会以其他方式再聚在一起。

  邬生可不是会随便和人拍照的人,两人应该也是投缘的吧?

  唐元宵定定看了一会照片,齐飞扬被找来的时候他,唐元宵还在看。

  看到大步走过来神采飞扬的齐飞扬,唐元宵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

  齐飞扬这个样子...还真是像啊。

  虽然也有些不大一样,不过人还是那人啊。

  果然是缘分啊。

  唐元宵笑着开口,“齐飞扬。”

  “是。”齐飞扬立正敬礼,看着唐元宵心里纳闷不已。

  这些日子,他这是怎么了,怎么老让这些大人物找啊。

  先是邬首长,现在又来了一个唐首长。

  他命什么时候这么旺了啊。

  齐飞扬心里默默想着,面上看不出什么,当然,心里也没有见到邬生那么多触感感觉,这次是见到普通人的感觉。

  可这感觉才是对的。

  见到这种领导,那不就是应该这样的感觉嘛。

  那邬首长就是个特例。

  齐飞扬不知道说什么,等着吩咐,所以专心又没那么专心的等着吩咐。

  而唐元宵也因为思绪有些乱,一时没开口。

  两人之间陷入尴尬的沉默中。

  真的很尴尬的那一种。

  唐元宵反应过来,咳了一声打破了沉默,想了想拍了拍齐飞扬的肩膀,“你...很不错。”

  接下来唐元宵就没话了。

  然后齐飞扬就让下去了。

  齐飞扬迷迷糊糊来,然后迷迷糊糊就又下去,整个人从头到尾都是懵的。

  “就是为了看我一眼所以叫我上去吗?怎么这么奇怪啊。”

  齐飞扬百思不得其解,回去宿舍收拾东西。

  唐元宵见过齐飞扬后,没多说很快走了。

  当时他见了齐飞扬的消息还是传开了,大家都好奇齐飞扬到底是怎么了,竟然忽然被这么看重了。

  对这个,齐飞扬比他们还懵。

  “我也不知道啊,他见了我也没说什么,然后就走了,我也莫名其妙呢。”

  几个教练不相信,问他是不是休息的时候遇到了,齐飞扬更加坚定的摇头。

  “没有啊,我休息就是在到处去蹭饭吃饭啊,没遇到过啊。”

  齐飞扬坚决说没有,大家问不出来什么也只能自己瞎猜了。

  猜来猜去,大家也猜不出什么结果。

  唐元宵没有女儿,看上做女婿不可能。

  而唐元宵和苏梨的关系,没有大张旗鼓,很多人也不知道,所以并不知道唐元宵和邬生之间的关系。

  上了些岁数的,倒是有一些人知道。

  不过唐元宵和苏梨还有唐母之间,甚至和小陌之间的故事实在是太复杂了,各种说法都有。

  然后邬生和苏梨又结婚了,不管他们谁身份都不简单,这些闲话说得人就更少了。

  就算说,就算私底下猜测过很多,不过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苏梨和邬生那样幸福,还有了三个孩子,再说就有点过分了。

  针对唐元宵见一见齐飞扬的原因,知道唐元宵和邬生苏梨关系的猜测,大概是想看看曾经的情敌一起拍照的人什么样?

  理由太勉强,而且唐元宵如今也没儿女,这件事就没人提起。

  齐飞扬最后也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也就没放在心上了。

  倒是唐元宵,看到过齐飞扬和邬生他们的照片后,倒是还在感慨命运,还有缘分。

  邬生想不通他对齐飞扬的产生的亲切,想不通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做梦梦到齐飞扬叫他爸爸,可唐元宵却想得通。

  因为唐元宵清楚知道,邬生和齐飞扬是有父子缘。

  齐飞扬就是邬生上辈子的儿子啊,那个和他很像的儿子邬飞扬。

  上辈子邬生和苏梨之间没有缘分,邬生也一直没结婚,不过却有一个酷似他的儿子。

  这个邬飞扬是养子亲生孩子说的都有,说法不一,不过却都知道,邬飞扬真的特别像邬生。

  邬生养的孩子,当然像邬生,而且邬飞扬也被羊得特别优秀特别好,所以唐元宵也记得,也有特别深的印象。

  现在看到齐飞扬,唐元宵就都明白了。

  邬飞扬也就是齐飞扬,名字相同,只是姓氏不同而已,看情况就是齐飞扬小时候被邬生带回去养了。

  这辈子,邬生有了苏梨,结婚生子,没有养齐飞扬,可是齐飞扬和邬生还是遇到了。

  而且看齐飞扬的样子,虽然因为不是邬生养大的,和上辈子也有不少差别,可是还是很优秀,而且...还是有相像之处。

  这可这是缘分,也真是神奇啊。

  唐元宵无比感慨,不过这种感慨,他也没地方说。

  不管是对着舒离,还是对着阿梨,他都没办法说,也就只能自己感慨了。

  唐元宵自己感慨,邬生不知道,不过他越发觉得这齐飞扬可真是个怪人。

  可不就是个怪人吗?

  距离在梦里被叫爸爸后,过去了一个多月时间,无缘无故的,没有任何准备的这小子再次入他的梦了,没头没脑的就还是叫他爸爸。

  爸爸,爸爸,爸爸...没完没了的爸爸,简直了。

  邬生早起后坐在床上沉思,这小子到底为啥叫他爸爸啊,还总在梦里叫,还没完没了了。

  邬生没忍住和苏梨吐槽,“这是想早上上咱们家门吗?咚咚还小呢,怎么可能现在就让他做女婿啊。”

  苏梨:“...他在梦里叫你爸爸的时候,咚咚在吗?”

  邬生摇头,“不在。”

  “那有哪些人啊,有没有我啊?”苏梨好奇问。

  “没有啊,都没有,没有你没有咚咚没有小陌,就只有齐飞扬那小子,一个劲的冲着我叫爸爸,我还老是答应,我真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