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1250章 确定未来

第1250章 确定未来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2更新时间:2018-12-28 07:04:2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元宵没资格也不会要他们的命,只是他们也需要为自己之前做的恶付出代价。

  并不是只有进监狱了死了才是付出代价。

  事情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办妥。

  等办妥后,舒梦佳的身体也康复得差不多了。

  虽然经历了那么大的事情,舒梦佳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受到了影响,好在因为李贝李宝他们被找到,并且受到报应,心态终于恢复了很多。

  舒梦佳后来继续上班,只是在没有了恋爱的心态,也不想去相亲结婚,好在一切都在恢复。

  至于那些伤疤,只能交给时间来抹平了。

  唐元宵忙了一个月,比起之前,入梦只是陆陆续续,好不容易尘埃落定,倒是终于可以好好的入梦开始生活了。

  原本决定不再教女儿打拳的唐元宵,经历了这件事后,痛改前非,决定趁着还来得及,要开始教小棉花打拳了。

  嗯,就算是以后真见鬼了,小棉花因为犯花痴用强被告进了监狱,那也比遇到那样的危险强。

  因为没教女孩子的经验,在现实生活中,唐元宵还找邬生了解了一下当初他教咚咚的经理。

  邬生虽然奇怪,不过还是都分享了。

  唐元宵好好的记了下来,然后就开始教小棉花了。

  小棉花因为辛苦,一开始闹了好几次不学了,也哭了好几次,不过唐元宵都心狠的继续了。

  因为唐元宵,家属院里后来还带起了一股学拳风,不管男孩女孩都跟着学一学。

  小棉花有小伙伴了,也习惯了,倒是开始学得像模像样了。

  学了武的小棉花,后遗症就是身手越来越矫健了。

  周营长看看,觉得这样下去,自家儿子以后怕不是对手,于是也开始督促周余学。

  周余:“......”

  真是无妄之灾。

  周余作为军人的孩子,也是会点拳脚的,只不过之前呢,没怎么系统的学过,忽然间被逼着学,也是很郁闷的。

  不过后来因为周营长催,自家妹妹还有小棉花也热火朝天加入了,他也只能跟着跑了。

  他算是家属院里的大孩子了,本来人就沉稳,这一下彻底变成了孩子王。

  作为孩子王,他自然是受欢迎的,不过...他身上还有两只手的位置,永远都是固定的。

  左手小棉花右手周妹妹,小棉花唯一能忍受周余对人好的,就是周妹妹了。

  因为她喜欢周妹妹,然后她的哥哥小唐陌也对她这样好呀。

  哥哥对妹妹好,暗示理所当然的了。

  在小棉花吹着风长,在颜控的道路上奔波的时候,邬子还在晒黑和变强的路上奔波。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那绝对是最大的,可以改变一生的。

  原本是作为小懒蛋的邬子还,按照正常的轨迹,应该是懒着懒着懒长大,可惜在父母的调教挖坑下,彻底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朝着打过爸爸的路出发。

  打过他爸邬生,那是容易的吗?

  能打过邬生,他不说全世界高手行列,那在国内也是最顶尖的高手了。

  就算小小的时候就开始学武,可是要达到这样的目标,也不是容易的。

  所以即便长到九岁了,身体壮壮,已经处于高手行列了,可是依旧打不过。

  打不过归打不过,可是邬子还还是被从小改造培养着,本来懒惰的特性被彻底改造没了。

  寒暑假,或者假期每年都去各种训练,也让他适应了军队的生活。

  又是在邬生的渲染下长大,也没谁特意说过什么,他自己也没多想,可是自然而然的就想,或者说自然而然的提前走上了一条从军路。

  比父亲邬生还早很多的。

  从普通的小学,到少年军校,不过花了几年的时间,自然而然的过度了过去。

  邬子还的未来计划,也慢慢的跟着变化,已经和部队密不可分。

  等苏梨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一切一定定型了。

  “良心啊,那你以后要跟你爸爸一样做军人喽。”

  对于邬子还要子从父业,苏梨是很支持也很高兴的,军人这个身份,不管前世今生,她都很推崇很崇拜。

  家里三个孩子,小陌不用说,上辈子她就知道这是要做物理学家的。

  而咚咚,出乎预料的从小就自己做出了决定要做演员。

  邬子还之前她和邬生也没想过他将来会做什么,从事什么行业,可如今他走上从军这条路,又显得这样顺理成章。

  真的很不错啊。

  邬子还听了看看苏梨眨眨眼,反问了一个问题,“我不做军人要做什么?”

  苏梨也眨了眨眼,然后哈哈笑,“是啊是啊,你不做军人做什么。”

  苏梨忍不住抱了抱邬子还,“太好了,良心,妈妈为你骄傲。”

  邬子还有点不好意思的扭了扭,“妈...我都大了。”

  能不能不要老师搂搂抱抱。

  苏梨听了哼了哼,放开他捧住他的脸,“儿子啊,妈今天就教你一个道理,我作为你妈啊,不管你多大啊,一辈子都是你妈,你长到五六七八十我也还是抱你,懂了吗?”

  邬子还:“...懂了。”

  “乖。”苏梨嘿嘿一笑,在他脑门响亮的亲了一下,“想亲你就亲你。”

  “妈。”邬子还脸红,“你昨天还说我男子汉了。”

  “是啊,你男子汉啊,不过不影响妈妈抱一下你,亲一下你啊。”苏梨笑,然后收敛嗯了笑。

  “良心啊,妈妈也得实话和你说,你的选择妈妈很欣慰,可是也得提醒你,军人也是一个伴随着辛苦和危险的职业,看看你爸爸就知道了。”

  “你爸爸如今好很多了,年轻的时候那可真是出生入死,吓过妈妈好几次了,那一身的伤你也看到了吧?”

  “以后啊,不管怎么说,无论何时何地,还希望你注意安全。”

  苏梨可真不希望,年轻时候被老公邬生吓,老了老了还得因为儿子邬子还提心吊胆。

  这样想一想,总觉得将来可能还真会是这样的。

  苏梨觉得有点扎心。

  邬子还还在仔细想苏梨的话,想起邬生身上那一身伤疤,慎重像苏梨道。

  “放心吧,妈妈,我会好好注意安全的,我以后还要给你们养老,还要照顾姐姐呢。”

  责任重大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